Chris Milk:虚拟现实可以改变人类意识

虚拟现实(VR)可以改变人类意识——尽管我们还未做到。

——Chris Milk

「奇怪的事情是,当你做了一个和某事有关的TED演讲,人们就会认为你对这个主题就已经有了很多答案。但我觉得,我没有可以给出的答案,唯有依旧很多的问题。」 电影制作人Chris Milk在2015年三月为TED做了一篇演讲,名为「VR——终极共情机器」。他希望开拓VR技术在游戏制作之外的无限潜力,亦在思考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caption id="attachment_5277" align="aligncenter" width="700"]虚拟现实电影Waves of Grace讲述埃博拉幸存者的故事 虚拟现实电影Waves of Grace讲述埃博拉幸存者的故事[/caption] Milk与Aaron Koblin合作创办了Vrse,他与公司正在将这个计划实践于VR短纪录片里,例如《锡德拉湾上的乌云》——展示了在约旦的难民营和《恩典之浪》(Waves of Grace)——讲述了利比亚的埃博拉幸存者。 「每一次我们在创造新事物时,即使总会有一些新问题出现,但也会有更多的问题得到答案。就像我们正在越做越好,正处于发展中并且会不断发展的进程。」Milk如此说道。 他在英国的BFI伦敦电影节上发表了关于VR创新潜力的演讲,并在「皮克斯的力量:跨媒介论坛大会」展览中播放了公司制作的电影。 Milk所说的进程包括指出了VR电影的语言——推翻传统的定义:观众才是控制他们想要观看哪个场景的决定者,而非电影制作者——仍然需要创作技巧。

Waves of Grace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创作。不是将事物容纳进一个方框里,而是关于你如何在一个空间里放置观众的意识,如何将他们与这个空间联系起来以及引导观众们在其中的动作。」Milk说道。

换句话说,即使是观众自己决定目光的方向,一个VR电影的导演仍然要决定在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场景内观众的初始视野是怎样的,这意味着除非观众转移目光,他们能够保证特定的事物是在视野之外的。 因此,在一部惊悚电影或游戏中一个场景若由空房间开始,隐伏在角落里的怪兽依然可以将你吓得魂飞魄散。 在Milk的纪录片中,这样的表现更加细微:在《锡德拉湾上的乌云》中观众开始看到坐在地上的一排男孩,然后沿着他们的视线,看到了这个场景最主要的对象——两个摔跤手。 另一个例子:当Milk在《恩典之浪》中在一个教室中心放置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摄像机,孩子们好奇地看着这个在他们之中陌生的玩意儿,而当你在观看时,孩子们就如同在凝视着你。 「当一个电影的主角通过注视着电影中的摄像机来打破「第四道墙」时,通常是用来作为喜剧效果,而不是感觉他们正在凝视着我们的灵魂。」Milk指出。 「作为一个种族,另一个人凝视我们眼睛的目光拥有巨大的力量。它意味着许多不同的东西:侵入感,还有爱意。但是这种力量是肯定的,并且可以在VR中被展现出来。」 因此这种“共情机器”可以说话,Milk希望Vrse制作的电影和其他可以帮助人们理解VR不仅仅可以提高游戏的可玩性,更可以成为一个有力量的讲述者,而不是一个取巧的花哨玩意。 「当人们询问虚拟现实能为变为现实、是不是下一个3D,我经常说的话就是:戴上头戴,走出去直至碰见另一个人。给他/她戴上,然后看反应就好。」他说道。 「人们的反应将会展现出这正是讲故事、艺术与人类表达的下一个伟大站台。只是大部分人们还没有机会去尝试而已。」 正是创造者与公司制作早期的VR电影时摸索出了它的语言——经常伴随着摔跤的过程直至技术慢慢成形。 对于Vrse来说,这还包括了研究推送至网上与APP上以供人们观看电影以及拍摄与编辑的工具。 Milk还热衷于实验不同制作电影的方法,甚至包括那些不上台面的办法。 「从长期来看,我们的确需要创造一个图书馆或者其他,里面不只是有500个《公民凯恩》的碟子,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想看它,人们也不想一直看它,”Milk说,“他们想看《惊声尖叫》或者随便什么。有时候人们只是想看,而不是为了看什么。」 Milk对于虚拟现实作为制作电影以及其他的新媒介有着雄心壮志——这正是他成为一个很棒的TED演讲人的部分原因之一——他毫无惧意地为VR铺画出一张过于野心勃勃的未来。 Vrse制作了一系列虚拟现实的电影。 472c0a6a-b08c-4a93-a75c-d0c2246e054c-620x372 「最终来看,我们讨论的是一个比艺术媒介更加广泛的东西。仅现在来说,它就可以与人类的两种感知相连接,如此真实以至于你的潜意识将这种媒介理解为虚拟的「现实」。」Milk指出。 「然而思考一下这种技术范围之广,延伸至最终更加深层以至于无法隐瞒虚拟感的感知之中。我们所谈的就不仅仅是一种媒介了,而真正成为了人类感知的替代品。」 这听起来很像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些没能成功的虚拟现实科技的广告,以及2000年后重新活跃在虚拟世界(例如Second Life游戏)中的传言。 Milk继续解释道他的重点不局限于VR所改善的东西,如果它对于我们的影响有Milk所希冀的那样深刻,那么这个新媒介的创造者肩上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就需要好好辩论一下了。 他重点提到这是属于未来的方法:「人类意识的改变已经可以远远望见,现在我们仍然在黎明前夕的黑暗里,以闪烁的光明四处摸索着,试图找到我们的方向。」 「就像我提到过的,对于这黑暗,我有着比答案更多的问题。」 【注】:第四道墙(The Fourth Wall)为在镜框式舞台上, 透过人们的想像位於舞台台口的一道实际并不存在的「墙」。 它是由对舞台「三向度」空间实体联想而产生、并与布景的「三面墙」相联系而言的。   来自theguardian,机器之心翻译出品。翻译:Chen Xiaoqing。
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