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分不清虚实,有人沉溺虚幻

前言 | 心游
这篇《名利场》10月刊的封面报道,讲述了马克·扎克伯格和Oculus Rift创始人帕默尔·拉奇的相遇,这两个有着共同黑客文化的人试图从一个笨重的显示器里创造未来。2014年3月25日,Facebook宣布收购Oculus Rift(OR)公司,扎克伯格相信,虚拟现实技术未来将能够连接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OR是一个终极计算和媒介平台,你只要坐在家里带上头盔,就可以在虚拟世界里见想见的人,去想去之地。 那么让我们先聊聊那些因为太远、太忙或者太穷而迟迟没有实现的梦想:去亚马逊探险,去遥远的某人身边,去太空旅行,去看一场偶像的演唱会,也有人总想回到从前,看看儿时生活的街头巷尾。去年,我拜访了英国萨利大学宇宙研究中心的Aaron Knoll博士,他的团队将一个载有12台全景相机的特制气球放飞到大气层边缘进行拍摄,试图为大众制作一个能通过OR体验的360全景虚拟现实太空旅行视频。同时,硅谷的科技公司Jaunt已经开始为OR制作虚拟现实旅行、虚拟现实电影院等内容。Knoll博士对我说,如果能通过足够的历史资料还原过去的场景,未来虚拟的“时光旅行”也成为可能。你可以在虚拟世界实现那些梦想。也许你还可以谈一场虚拟的恋爱。 麦克·卢汉曾说,媒介是人的感觉和感官的扩展和延伸,而英国经济学家、《经济学人》编辑Frances Cairncross却担忧这种延伸对人类生活的改变。她在《距离之死》一书中认为虚拟世界缩短了人们的社会距离和地理距离,使人们在真实世界中越显孤立。不久前我们还在担忧工作被机器人替代,现在我们开始想象虚实之间的生活。接下来的问题是,虚拟世界能替代现实吗? 显然不会。有人分不清虚实,有人沉溺于梦幻,但我仍然相信现实的珍贵。有一天当人们可以坐在家里走遍“世界”时,我相信他们仍然更珍惜一次面对面的交流和有温度的握手。

Virtual Boys 马克·扎克伯格和帕默尔·拉奇在Oculus总部(位于加利福利亚的门洛帕克市的Facebook总部)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

Virtual Boys
马克·扎克伯格和帕默尔·拉奇在Oculus总部(位于加利福利亚的门洛帕克市的Facebook总部)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

马克·扎克伯格第一次带上这笨重的虚拟现实头盔时,他立即意识到:这就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Oculus Rift头盔看上去并不起眼:一个砖块大小的磨砂黑盒子,就像个巨型滑雪护目镜一般挂在扎克伯格脸上,头盔后脑处的一条电脑数据线连接着一台小型台式电脑。它的外表未来感十足,但并不完美,反而更像一个少年对未来随心所欲的畅想。事实上,这正是这款独特设备诞生的原因。当时,17岁的科幻小说迷帕默尔·拉奇(Palmer Luckey) 在位于加州省长滩市的父母的车库中设计出了Rift的原型。他把自己的作品发布到众筹平台Kickstarter,并出人意料地筹到240万美金。之后他在硅谷小有名气,而短短四年后,科技圈子中的头号人物正坐在对面试戴他研发的产品。

748-oculusrift


窥镜 虚拟现实头戴装置Oculus Rift,最早将会在2016年发售 照片由Oculus Rift提供

窥镜
虚拟现实头戴装置Oculus Rift,最早将会在2016年发售
照片由Oculus Rift提供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坐在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办公室里,这间办公室位于坐落在门罗帕克城的Facebook总部,和他一起的还有二把手、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以及首席技术官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选择在桑德伯格的办公室开会是因为这里装有百叶窗,不像扎克伯格的玻璃房一样透明。扎克伯格的办公室像个大鱼缸,确实适合这样一个全心想要帮助人们分享生活点滴的男人。但Facebook的CEO的脸上挂着一块屏幕这种事还是保密为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扎克伯格并不在桑德伯格的办公室里。此时他正完全身处于另一个世界。在一片微微闪光的雪花之中,他注视着山坡上一座废弃的古堡。不论他看向何处,场景都随着他头的移动而变换。瞬间,他又到了一座巨大的、口里喷着岩浆的石制滴水兽面前。 “哇,这玩意儿简直太赞了!”扎克伯格边取下头盔边说。

戴上Oculus Rift玩太空游戏EVE:Valkyrie

2014年1月,这位Facebook的CEO正准备庆祝两个里程碑事件:Facebok成立十周年纪念,以及他本人30岁生日。多年以来,扎克伯格可谓全心全意地经营公司,力争上游。在桑德伯格的帮助之下,他将Facebook从一个通讯平台变成了上亿人几乎全天开启的应用程序。“当你以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创业时,你的视野其实是受限的。”他说,“这就好比’我要为身边的社群做点事’,之后就是‘我要为因特网上的人们服务。’但到了某个点当你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时,你会坚信其实我们可以解决更大的问题,甚至在未来十年中改变世界。”

不久前,他一直在思考究竟什么才能成为下一个划时代的产品。他不断地问,什么是下一个出色的计算平台呢?手机之后又是什么?扎克伯格相信,答案是能够为用户提供“沉浸式3D体验”的虚拟现实头盔——它们不仅可以应用在电影和电视上,还能用于游戏、课程和商务会议。最终,这些头盔能够扫描我们的大脑,把我们的想法传送给朋友们,这就好像今天我们把婴儿照晒到Facebook上一样。

他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 “我认为最终我们会拥有一种技术,让我们能够通过思想和别人分享完整的感官体验和情绪。”之后他又踌躇满志地补充道:“已经有许多有趣的关于这种技术的研究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参考看看。” 这听上去有些疯狂,但扎克伯格并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未来有些事情必然会发生。”他继续说道,“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辨认出什么是现在可行的,以及你该如何去实现。” 而现在就有一个:Oculus Rift。Facebook将于明年年初向用户推广这项产品。它不是第一款面世的虚拟现实头盔,但1500美金就能买一台头盔和用来操纵它的电脑,这在同类产品中算得上是第一款物美价廉的虚拟现实头盔了。(Oculus也曾帮三星手机开发过一款售价200美金,做工稍显粗糙的头盔)。同时,这也是首款不会引发用户的眩晕感的工具。

2014年3月,扎克伯格宣布他将以超过20亿美金的价格收购Oculus VR公司。忽然之间,什么是未来的新产品这个问题变得不那么难以预料。视频游戏机的两大巨头——索尼和微软都摩拳擦掌,准备在明年推出它们自己的虚拟现实头盔。而就在Oculus收购案被宣布的几个月之后,Facebook的主要竞争对手Google也推出了一款廉价版的虚拟现实设备Google Cardboard。这款设备把智能手机安装在一个价值几美金的再生纸板做成的头戴式盒子里。媒体称之为“草根版Oculus”。

Google Cardboard

Google Cardboard

也许最受人瞩目的事件是Google和其他公司一起向Magic Leap注资了54.2亿美金。这家隐秘的公司设立在南弗罗里达,由44岁的怪才Rony Abovitz运营。这家公司似乎很多年没有推出新产品了,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它比Oculus Rift更令人激动。因为它承诺将使用AR技术(Augment Reality,增强现实技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能在你的视野里叠加逼真的全息影像,而不仅仅是虚拟现实。

Legendary Entertainment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塔尔(Thomas Tull)用“欣喜若狂”来形容Magic Leap的投资人们的热情。这些投资方包括Google公司、他自己,还有如Andreessen Horowitz(硅谷最顶尖的风投公司之一,简称A16Z)这样的重量级技术投资方。

塔尔说:“Magic Leap的那些人仿佛有外星人的技术。” 塔尔作为Oculus的投资人底气十足,对虚拟现实的影响力充满信心。他认为不管哪家公司在竞争中获胜,都会比先前的技术,如HDTV和3D电影等具有更大的影响力。“一旦你体验到虚拟现实技术的绝伦效果,”他说,“你就会摘下头盔说,‘它确实提供了做与众不同的事的机会’”。就在一年前,Google Glass在市场铩羽而归,而现在,消费者们会买这些新型面部设备的账吗?好莱坞和硅谷似乎并不把这个当成一个问题。

比赛已然开始。 在独立日的前几天,我在玩拉奇的视频游戏,我站在一件装修简陋的房间里的桌子边,桌子上放置着弹弓、球、遥控车和乒乓球拍。桌子的另一边是拉奇,或者说,是一颗微微发蓝的头以及漂浮在空中的一双手。而他还带有孩子气的声音从这头中发出声来“你看过《黑客帝国》吗?”他问道,他指的是1999年的那部科幻电影。他用自己蓝色的虚拟手指打着响指,在桌上制造出一堆M-80爆竹。“我们把这称作罗马火焰筒太空派对(Roman Candle Space Party)。” 他向我展示的这款原型机叫作Toybox,名字正好与弹弓、爆竹,也许还和虚拟现实技术本身相呼应。

尽管已被炒得沸沸扬扬,身价数十亿,它仍处于雏形阶段。拉奇说:“我们的目标是让分隔两地的两个人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他们待在同一个地方。”怎么实现呢?一个传感器锁定一个带着头套的玩家,他们通过头盔上的麦克风,两个手持控制器来感知手臂的移动。这些动作就像蓝色的阿凡达般传递到其他玩家的头盔中。 当提到一部逼真的电脑动画电影,大多数人会想象它近乎荒谬的逼真程度。比如说,迪士尼作品《勇敢传说》的主角那顺滑又狂野的头发,每一丝红发都缕缕分明。照这个标准来看,Toybox的技术根本不够格。拉奇创造的爆竹更像是几何体;桌子的质地既不是木质,也不是金属或玻璃,它只是简单的灰色。但这些围绕着我的粗糙的动画确实有点意思,不论我看向何方,都觉得比我之前看到的其他动画更加逼真。

在几秒钟之内,我全然忘记拉奇和我正站在位于Facebook大本营内中Oculus新总部的两个分开的隔音室里。我也忘记了我看见的并非拉奇本人,而是一个电脑合成的头像。他正把M-80爆竹排成一行,并指导我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现在尽可能快地点着它们。”他狂笑着说。这一切都是虚幻,尽管导火线燃尽,爆竹爆炸,我也没有躲避。虚拟现实技术的狂热粉丝们把这种感觉称为“临场感”。这种现实感直到在六年前拉奇开始组装Rift时才成为可能。

增强现实(Augment Reality)技术可以在现实环境的影像上添加虚拟对象

增强现实(Augment Reality)技术可以在现实环境的影像上添加虚拟对象

虚实之间

我遇到扎克伯格和拉奇之前,我就已经料到这两个人必然会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在20岁之前就创办了非常了不起的公司,但不同的是,扎克伯格已经早已不再是那个穿着人字拖的顽皮青年。而年仅22岁的拉奇, 看起来稚气未脱。据福布斯报道,拉奇身价已经高达5亿美元,但他依旧穿人字拖,住在一个六人合租房里,说起快餐就会格外激动。

“我爱Pei Wei(一个快餐店的名字)”,拉奇有次告诉我,那是他最爱的一家连锁快餐面店,“那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亚洲料理!” 拉奇在ebay上收购坏掉的苹果手机,修好它们再出售,以此赚钱支持自己的兴趣爱好。他还在网络论坛上找到了一些也喜欢捣鼓小发明的同道中人。“即使每个城镇里只有几个人有共同的小爱好,但你把世界上的这些类人都集中起来之后,就可以创造一个社区了。”拉奇如此说到。拉奇通过电脑游戏接触了虚拟现实技术,之后好一阵沉迷于此。他回忆道:在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六屏显示器”时,他就想,为了创造极致饱和的视觉体验,为什么不试试直接在脸上放一块小屏幕呢? 拉奇在论坛上写下自己的雄心壮志,然后在他每每取得进展的时候,便会向他的网友们报告。

2012年四月,拉奇19岁,他宣布他已经完成了第一个虚拟视觉装置,并计划将此作为一个自助装配的项目放到著名的融资网站“kickstarter”上。如此一来,任何人都能制作一个系统的雏形。“我不会靠这个项目赚一分钱,”他如此写道,“我们的目标是靠此支付部分零件、制造生产、运输、信用卡以及Kickstarter的会费,剩下的十美元就用来买比萨饼和啤酒庆祝好了。” 他打算给这项装置取名为Oculus (拉丁文中是眼睛的意思) Rift (指虚拟现实在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之间构建的裂缝)。

当拉奇四处搜集对产品的建议时,论坛上的熟人给拉奇介绍了布伦丹·艾里布(Brendan Iribe),一个32岁经验丰富的游戏创业者。艾里布想要联系上拉奇有些困难,因为拉奇当时担心受到政府的监视,所以没有使用手机。不过最后他们还是约在了Wesrwood公司内的STK牛排馆共进晚餐。拉奇当时去得有些晚,他穿着拖鞋和Atari的体恤衫,说起话来神采飞扬。艾里布回忆说:“和拉奇的那次照面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艾里布和曾与他在两视频游戏软件公司工作过的三名朋友,内特-米切尔(Nate Mitchell),迈克尔安东诺夫(Michael Antonov),和安得烈(Andrew Reisse)(在一年后丧生于交通事故)给拉奇提供了帮助。艾里布告诉拉奇他会借给Oculus几十万美元,帮助他制作一个放在Kickstarter上的融资竞选宣传视频。艾里布特别仗义,写了一张5000美元的支票,却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拉奇搬出了父母的房子,雇了一个技术人员,和两个男孩在长滩的一家二星级的廉价旅馆撑起了店面。他们把床推到角落,并用上了每一个可用的电源插座,把房间变成了一个临时住处和实验室。“这里的确有点阴暗。”拉奇露出恶魔般的笑容说。 拉奇和艾里布最初曾计划向支持者募集50万美元用来进一步完善样品,但是在最后拉奇却感到不安,将筹款目标削减到了原计划的一半。高达百万美元的Kickstarter的项目在当时是罕见的,拉奇担心如果计划失败了,他将得不到足够的融资。

令人意外的是,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达到了目标;在融资活动结束之后的一个月,拉奇从近万人那儿筹集了240万美元。拉奇搬出了旅馆。自硅谷的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对Kickstarter众筹网上的竞选活动十分关注。迪克森是一个刚刚加入Andreessen Horowitz的经验丰富的连环创业家。他说:“我认为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在未来人们都会带上连通大脑的头盔。”他刚上任就要着手的一系列会议中就包括和Oculus公司接洽的会议。迪克森对Oculus还是持有怀疑态度。因为微软应该已经在开发它自己的头盔the Hololens(全息透镜)。据他所闻,这款头盔的性能可比拉奇的产品卓越得多。

但结果表明那只是虚张声势,迪克森说。尽管Rift对于头部的动作反应十分精准,在你仰头时会出现天空的场景,或者在你视线下移时会有骤降感,但是做出这些反应时有明显的时差,这让艾里布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感晕眩。按照科学家一贯的解释,如果不能够把反应时间缩短到20毫秒或更少的时间,就会出现持续恶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被强力胶带紧紧裹住一样恶心,你还得在其中忍上80毫秒,”迪克森回忆说。当时他对这个产品印象深刻,但这款产品要吸引他的投资还欠些火候。 艾里布最终得到来自波士顿两家风险投资家1600万美元的资金,这使得拉奇得以雇佣卡马克做他的首席技术官。

2013年入秋以前,反应延迟时间已经减半,艾里布在十月份的一次会上得意地宣布,他在使用设备时已不再受到晕眩的困扰。没过多久,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A16Z公司联合创始人)发来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上写道“我们完全被说服了,尽管先前我们有些迟疑,但现在我们决定支持这个项目!” 安德森和迪克森到了Oculus公司在加州欧文市的总部,艾里布和拉奇向他们展示了Oculus Rift的一个版本,这和一个即将上市的产品十分相似。“你意识到,哇,这就是它,”迪克森说。“你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传送到远处。”他们开始商讨一项涉及7500万美元的交易条款。安德森是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此前他一直对资助一家虚拟现实公司抱有怀疑态度。然而现在他对这笔交易十分感兴趣,并建议艾里布去跟马克·扎克伯格谈谈。

扎克伯格和艾里布之间的第一次通话持续了10分钟。扎克伯格对安德森大加赞扬,然后又把话题转向Oculus。“你认为这款产品在哪个市场的前景最广阔?扎克伯格问。“仅仅是游戏市场吗?” 当艾里布说它现在只针对于游戏市场,至少现在是的时候,扎克伯格似乎又失去了兴趣。

Facebook不是一个视频游戏公司,在过去几年里,视频游戏在Facebook用户主页所占的版面越来越小。但安德森的投资计划搁浅几周之后,艾里布给扎克伯格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建议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亲自去试试拉奇的头盔。 扎克伯格好像并没有在意Oculus在视频游戏上的野心,但最近Facebook用户破十亿的创纪录佳绩使他陷入沉思。

“十亿人,” 扎克伯格若有所思地说,“从前那是个疯狂的目标,但是,当你实现了目标时,你会发现十亿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我们的使命不是连接十几亿人,而是连接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Facebook已经错过了成为手机业界龙头的机会,那时扎克伯格正在哈佛的宿舍里和黑客作斗争。他认为虚拟现实技术的出现和智能手机一样,是个时代转折点。 “10年是大型计算平台的更迭周期。”他说。“我认为开始下一个10年的时刻到了。”他邀请艾里布在Facebook总部给他展示产品样品。 在桑德伯格的办公室里样品演示十分顺利,“我们到处击掌庆祝, 科里昂·德莱奇卡(Cory Ondrejka)说,他是Facebook的工程师,曾帮助过扎克伯格进行虚拟现实产品的相关甄选。 艾里布告诉扎克伯格说如果他认为这很酷,最好是亲自去欧文市看看一个更先进的版本。

当扎克伯格到达时,拉奇向他介绍了自己,然后很快就走了。“我是你的超级粉丝,”他说,“但我真的要回去工作了。”拉奇算了算,他在银行里的钱已经超过9千万美元了。“如果马克说这东西很蠢,没什么意思,我们就会说,去他的,他懂什么?” 扎克伯格对拉奇的直率又惊又喜,“他们绝对和我们一样拥有一样的黑客文化。”他说。“这些共同对价值观正是我们吸引彼此,并且和谐相处的原因。”

随后的洽谈在接下来几周之内进行,Facebook方面能够投资大约十亿美金——但艾里布认为这笔钱少了。谈判似乎就这样搁置下来,直至二月底的时候,突然Facebook传出以一百九十亿美金收购WhatsApp的信息服务,这引起了艾里布的注意:“嗨,马克”,他写了一封邮件,“我们应该谈一谈。” 他们最终决定碰面。“来找我吧”,扎克伯格说。“我不会浪费你的时间”, 艾里布回复道。

REALITY BITES 布伦丹·艾里布和内特-米切尔坐在Oculus的硬件工程工作桌边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

REALITY BITES
布伦丹·艾里布和内特-米切尔坐在Oculus的硬件工程工作桌边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

月的一个星期天,在扎克伯格位于帕洛阿尔托的住处,艾里布同扎克伯格在露台上共进午餐。他们点了披萨,同时扎克伯格提出了新的方案:Facebook提供总价值超过二十亿美金的现金和股票。

在Oculus尚未发布面向消费者的产品的情况下,这确实算是大手笔了。扎克伯格承诺,Oculus将会在Facebook旗下独立运营,就像Instagram和WhatsApp一样。它的应用将包含游戏,但不止于游戏领域:新闻,体育,电影和电视——所有领域都囊括在内。“我想要做好这个项目,并且希望它成为Facebook的未来。”扎克伯格说,但艾里布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并且保证不向外界兜售这个交易的消息。

到目前为止,Oculus成立了董事会,成员包括了四名风投人员,其中一人是安德森。董事会将决定是否通过此项与Facebook的交易)。安德森并不喜欢这个计划,他觉得在卖掉公司以前,应该与Facebook的竞争者接触一下。“别这样!别这样!别这样!” 艾里布回忆了在某个深夜里在他家举行的最后一次会议,当提到扎克伯格的方案时,安德森反应激烈。(鉴于他在Facebook董事会的职位,在Oculus公司的创始人开始认真与扎克伯格进行谈判后,安德森自行请辞)但最终,董事会还是批准了这笔交易。

距离艾里布星期天在扎克伯格家的谈话三天之后,交易在后者家中的蘑菇烩饭和扇贝的晚餐中达成。拉奇回忆这次晚餐说:“非常棒”。Facebook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知道我会将余生精力都倾注在虚拟现实技术中。凡是能使这个产业发扬壮大的,我将无所不用其极。这是一个我梦寐以求生活在其中的超酷的世界。”如今拉奇好运不断,对于未来十分狂热:“能够做成任何事,经历任何东西,成为任何人,作为一项娱乐科技,什么东西能够超越无懈可击的虚拟现实技术呢?没有。”

在敲定交易不到一个星期后,扎克伯格在他Facebook主页上宣布了此项收购。他描绘了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远景。“想象一下坐在球场边看比赛;跟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老师一起学习;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这一切只需要你在家里戴上头盔就可以实现”他写道。“虚拟现实技术曾经只是科幻小说中的梦境。正如在过去,互联网、电脑和手机同样是个美梦一样。” 即使发行在即,Rift的性能仍不完善。尽管艾里布不断吹嘘,Rift的情况仍然使人略感不安。如果你长时间使用它,它可能会使你感到头晕。此外,大多数的技术人员,其中包括扎克伯格,认为Rift目前最好作为媒介技术投入使用。 “我认为在未来的某一刻,我们必然需要使用眼睛或隐形眼镜......这可以让你更加了解环境,也更加清楚周围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他说。

扎克伯格认为,Oculus公司和它的竞争对手,将会生产出更小的头盔,知道每个人都可以戴上一副虚拟现实眼镜,而未来它将能把虚拟物体投射到现实世界中来。“在未来A.R.(增强现实)的产品将会相当惊人,届时它和虚拟现实的竞争就好比一盘棋局博弈。未来的情况会是比:“好吧,我们来下盘棋。”他闭拢手指,然后在他办公室的古董茶几上比划了几下:“这就是一个棋盘。”

飞跃

根据扎克伯格的意思,这种事在5到10年间是不会发生的,但有些人要乐观许多。“我们正在做的一些事有了真正的突破性进展,它们不仅仅是在你面前放一块手机屏幕。”罗尼·阿伯维缇(Rony Abovitz),Magic Leap的创始人,在今年早些时候在由麻省理工《技术评论杂志》组织的一次会议上这么说道。这是一次关于设计的深入探讨,内容涉及到拉奇的项目之类的产品。然而关于Magic Leap的产品上市时间始终不为人知,一小部分公司外部人员在私下曾见过头盔的成品。“我肯定,我们会在短期内发布产品,”发言人安迪·富歇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我。

他拒绝进一步解释,因此我直接发了封邮件给阿伯维缇。一个小时后,富歇在回信中冷冷地说,“请不要直接与罗尼联系。”但根据专利申请的信息,Magic Leap的产品将是一副运用投影仪直接将面画送入眼中的眼镜。

通过它,你将看到怪兽在办公室中游走,或是芭蕾女伶在你床上起舞。 阿伯维缇曾经还拥有过一个叫Mako Surgical的公司,生产用于膝关节置换手术的机器人设备,之后以17亿美元的价格卖出。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在博客上写意识流文章,和朋友玩“不靠谱的流行摇滚”,有一个叫做Sparkydog & Friends的乐队,2012年在TEDx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活动中发表演讲,他打扮成宇航员的样子,并再现了1969登月的情景。在他身后,两个毛绒吉祥物重演了库布里克经典电影《2001:漫游太空》中轻敲巨石的经典场景。然后在播放朋克摇滚的同时,乱扔写着“FUDGE”(胡言乱语)的标语。阿伯维缇本来预计在去年三月TED的活动中谈谈Magic Leap,但他在前一天出人意料的取消了这场演讲,这使一些人怀疑Magic Leap是否真的能够实现其宏伟诺言。 “Magic Leap做的东西是非常宏大的,”来自传奇娱乐公司的塔尔说。“但是,你一定要去着手去实施才行。” 另一方面,阿伯维缇是大众公认的天才,这就意味着他的任何奇思妙想都会被认真对待。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暗示了给人带来眩晕感的虚拟现实系统,如Oculus公司的Rift,可能给人的大脑中带来更多影响。“大脑神经具有可塑性,” 阿伯维缇在Reddit Ask Me Anything的节目中解释道,“毫无疑问,近眼立体3D系统(如Rift)有可能改变人的神经系统。”他的意思是,Oculus的全屏包围可能会造成脑损伤,而不像他的产品能够提供现实世界的投影。但这只是混淆视听——没有证据表明阿伯维缇的虚拟现实产品要比拉奇的更加对大脑无害——虽然他的话可能有一点道理。

一些研究表明,电视和互联网可能会妨碍大脑发育,由此,一个刺激更强烈、直接的通信技术会导致大脑损坏的猜想就变得合理起来。 虚拟现实的支持者并不在意这些恐惧。“我比任何人看虚拟现实的时间都多,但我不觉得有脑损伤,克里斯缪克(Chris Milk)曾经是一名音乐视频导演,其公司生产和销售使用头盔观看的360度环绕的短视频电影。他认为,人们对Rift及其竞争对手产品中可能有健康损害一项的担心,最终会被产品的艺术性和共鸣性替代。“当你第一次让别人尝试虚拟现实技术,他/她会有一次革命性的体验。”他说。克的公司叫做Vrse.works,这个名称参考了科幻小说中“虚拟空间”(the metaverse)的概念。

公司概念由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制定的,他现在是罗尼阿伯维缇Magic Leap公司的“首席未来学家”。这个概念的主要内容是,在一个几乎无限的虚拟世界中安排居住数十亿居民。他们将交换意见,买卖商品,比如进行虚拟房地产交易或更换一个新的头像,以及极其逼真的网络性爱(如果不出意外,虚拟现实技术将永远改变色情产业和体育运动产业)。拉奇和扎克伯格都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坚定信仰者。拉奇说,这就是为什么他把公司卖给Facebook的原因。“如果你考察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公司,然后问我,哪间公司在未来二十年间能够成功运营一个虚拟空间?也许是Facebook。”

正如虚拟现实的倡导者,文化评论家贾瑞恩拉尼尔(Jaron Lanier)说:“虚拟现实技术最奇妙的地方在于你脱离它的瞬间,而不是在你接触它的时刻。”当你有了在虚拟现实中与恐龙作战,或像超人一样飞翔的体验时,反而会更加珍惜现实生活中微小的瞬间。“在你从虚拟现实走出来的瞬间,你才了解了什么是真实。” 拉尼尔说。 按照拉尼尔和扎克伯格的想法,未来所有人都会沉浸在虚拟现实世界中的想法是老生常谈。“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世界,用虚拟现实取代大多数真实世界的互动,” 拉尼尔坐在Facebook总部的一家露天咖啡馆里,边吃桃子馅饼边告诉我。“那些和我们现在聊的东西一样没什么意义的对话将会何去何从呢?”如同这个馅饼一般?我忍不住想,“将会被虚拟现实取代。”

鉴于Oculus Rift即将被投入市场,掀起波澜,扎克伯格十分谨慎。“它将缓慢运行,”他说。“第一部智能手机......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在第一年销售量就已经破百万,但它确实每年呈两倍,甚至三倍的增长,最终成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都拥有的东西,如今它成为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

 

入门虚拟现实Facebook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