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黑客爆发的前夜,我们来盘点这个行业的创新

最近由于Theranos公司遭受《华尔街日报》的质疑以及23andMe公司重新推出面向消费者的遗传疾病基因检测服务,硅谷生物科技和健康类的创业公司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其中围绕生物黑客(biohacking)的运动和创业生态值得关注。 在TechCruch的一篇报道中,硅谷的这些生物黑客创业公司正在打造一个类似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的PC时期的生态系统。 PC革命产生的主要因素是各个类型创业公司的兴起,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创新。如果将PC时代的生态系统划分为软件和硬件层面的话,生物科技领域也可以从这个角度切入分析。这是因为,生物黑客已经将人类身体想像成一个新的计算平台,围绕这个平台的出现了一系列软硬件的创新。 下图对比了早期电脑发展与现在生物黑客领域的相同点: Print   或许五年后,独角兽就将出现在生物黑客领域。
硬件与API
生物黑客领域的硬件,除了人们日常理解的可穿戴设备,也包括一些能够产生数据的服务。比如Apple Watch或Fitbit手环来记录心跳和步数。prototypes收集汗液数据,从皮质醇层面分析运动员的精神压力情况;23andMe提供遗传疾病基因数据;uBiome提供生物部落数据,备受争议的 Theranos也是通过简化验血的步骤提供相关数据。 在API层面,苹果的HealthKit和Fitbit的API能够解决人们在心跳、睡眠等方面数据收集的困难。MyFitnessPal公司正在测试一种大卡消耗和营养元素吸收方面的API。
软件和应用
正如PC的发展离不开各种生产力、娱乐软件的一样,生物黑客的生态也需要软件和应用层面的发展,在完成对人类身体各个层面的数据收集之后,数据分析和决策就成为生物黑客的新挑战。 比如23andMe刚推出的新测试服务可以让健康的人知晓自己是否携带了与36种病症有关的遗传变异。除了囊性纤维化,这些病症还包括镰状细胞贫血,家族黑蒙性痴呆症和β地中海贫血。此服务同时也可检测一些非医学需求的细节性状,如雀斑、头发卷曲和乳糖不耐受。用户在得到这些分析后可以自行选择个性化的预防或治疗方案。 不过综合来看,生物黑客领域的进展还在早期阶段,不同领域的创业公司与FDA之间的博弈也将持续下去,不过风险投资以及互联网巨头都不同程度地介入到这个领域,谷歌不仅投资了23andMe,还与美国心脏协会合作,在心脏病治疗方面投资5千万美元,而Andreessen Horowitz则在本周宣布向生物科技、数字医疗领域投资2亿美元。 机器之心编辑出品,编辑:赵赛坡
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