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张倩

英特尔复兴第一步:新CEO未上任,退休大佬先返聘

「返聘」退休三年架构师,公布 2020 全年财报,英特尔开始重整旗鼓。

继请回有 40 多年工作经验的前 CTO Pat Gelsinger(基辛格)担任新 CEO 之后,英特尔又有了进一步动作:请回已经退休三年的前英特尔高级研究员 Glenn Hinton。
Glenn Hinton 是谁?为什么会被英特尔「返聘」?

Glenn Hinton 是英特尔 Nehalem CPU 内核的首席架构师,还领导了奔腾 4 的微体系结构开发,是 Intel P6 处理器设计的三位高级架构师之一。在此之前,他在英特尔工作过 35 年,手握 90 多项 CPU 技术专利。

Nehalem 架构诞生于 2008 年,与 Conroe 齐名,在英特尔经历奔腾 4 的挫折后力挽狂澜。此外,他还催生了酷睿 i7 这个高端子品牌的诞生。Nehalem 架构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它诞生以后的 12 年里,Intel x86 架构服务器、消费级处理器中仍然可以看到它的影子。

Glenn Hinton 表示,回归之后,他将加入一个高性能 CPU 项目。基辛格的回归让他坚定了重返英特尔的决心。
Glenn Hinton 在帖子的评论区补充说,「如果要加入的不是一个有趣的项目,我是不会回来的——因为,退休生活真的太舒服了。」

根据很多传闻和消息来看,近年来英特尔的人才流失非常严重,很多顶级架构师和专家陆续离开,加入了 AMD、苹果等竞争对手。这一现状遭到了股东的严厉批评。激进对冲基金 Third Point 曾对英特尔表示,「公司已经失去了很多最富才华、最令人鼓舞的芯片设计师和领导者,我们得到的消息显示,那些留下来的人也因为这种现状而士气低落。」

因此,如何重振士气、重建公司的骨干力量成为摆在新任 CEO 基辛格面前的首要任务。从这方面来说,请回经验丰富的 Glenn Hinton 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同时,Glenn Hinton 的回归也让一些业内人士猜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可能不是唯一一个重返英特尔的架构师。

刚刚,英特尔还公布了第四季度财报及全年财报。报告显示,英特尔第四季度营收为 199.78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202.09 亿美元相比下降 1%;净利润为 58.57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69.05 亿美元相比下降 15%。2020 财年销售额为 779 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也高于华尔街预期的 754 亿美元。财报公布之后,英特尔股价涨幅超过 6%。
关于此前人们非常关心的「寻找台积电代工下一代芯片」问题,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基辛格在英特尔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相信我们 2023 年的大部分产品将在内部制造。同时,鉴于我们产品组合的广度,我们很可能会在某些技术和产品上扩大外部代工厂的使用。」基辛格还透露,公司陷入麻烦的 7 纳米制程工艺有望被用于 2023 年销售的芯片制造中。

美国股票分析公司 Summit Insights Group 分析师 Kinngai Chan 认为,英特尔不太可能将其旗舰芯片的生产外包。

「英特尔 14 纳米芯片晶体管的速度一直比其他任何代工厂生产的都要快,甚至其他家的 7 纳米制程都追不上,」Chan 表示,「我们相信英特尔后续将逐步增加其外包的比例,但不是将其大核 CPU 生产外包。」

将芯片的生产制造留在公司内部意味着英特尔要增加投资。Bernstein 分析师 Stacy Rasgon 质疑基辛格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来研究这个问题。

「显然,他们在借用他的信誉,」当基辛格表示支持英特尔延迟的 7 纳米技术时,Rasgon 表示。

在英特尔做出这一决定的同时,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一项有关支持美国芯片制造业的法案。但新法案并没有指出具体的资助级别和受助企业。Forrester Research 分析师 O’Donnell 表示,英特尔可能会借此机会寻求美国政府对国内制造业的支持。

「返聘」之后

对于 Glenn Hinton 回归之后的安排,科技媒体 anandtech 给出了一些猜测。

anandtech 认为,虽然制程工艺一再落后,但英特尔内部的芯片设计团队并没有闲着。在过去的几年,我们已经看到 Skylake 为代表的英特尔芯片组合不断更新,新一代 10 纳米产品也已经上市,但英特尔的内部设计团队应该已经在研究下一代了,甚至是下一代的下一代——而部署这些芯片的唯一障碍就是制造工艺。

在 Kaby Lake 上市之后,anandtech 的记者 Ian Cutress 曾与英特尔的工程师展开过一次对话,当时,Ian Cutress 问到了 IPC 方面的进展问题,询问英特尔能否在未来两年提升 10%。结果,英特尔工程师告诉他,相关设计已经做好了,而且已经经过了烘烤(bake)阶段,他们现在已经在开发下一代产品了。

Ian Cutress 表示,那位工程师所指的设计可能是 Ice/Tiger Lake,因此英特尔的核心设计团队其实可能一直是领先的,只是被制造掣肘。因此,他猜测,英特尔的设计可能已经有 3-4 年的领先。有鉴于此,我们要想看到 Glenn 的成果,可能还要等个几年。

最后,基辛格的到来虽然无法立刻改变产品推出周期的运作方式,但可以对于英特尔的文化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他可以和工程师们坐在会议室里,和相关工程师们讨论 Bob Swan 不擅长的产品设计,并有机会安排高管结构,重新树立研发团队的信心。

在 1 月 13 日,帕特 · 基辛格向全体英特尔员工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其中提到:对于英特尔丰富的历史和所创造的强大技术,我心怀崇高的敬意。这些技术奠定了、并将继续塑造世界上的数字基础设施。我们拥有非凡的人才队伍和令人瞩目的技术专长,对于从一家 CPU 公司到一家多架构 XPU 公司的转型,我非常兴奋。

作为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制造商,我们的机遇前所未有。

参考内容:
https://www.anandtech.com/show/16438/new-intel-ceo-making-waves-rehiring-retired-cpu-architects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intel-results/intel-sees-mix-of-internal-foundry-manufacturing-ft-says-quarterly-results-hacked-idUSKBN29Q2VD
https://www.tomshardware.com/news/nehalem-lead-architect-returns-to-intel
产业英特尔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