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力琴

10万字节跳动员工都在用的办公协同软件,如何配得上这个时代?

脱胎于字节跳动的飞书,想要成为配得上这个时代的工具。以协作沟通、信息流转为优势点,不局限于单纯的企业协作平台,还要拓宽不同领域,深入办公数字化场景。

「脱口秀大会嘉宾的稿件都是笑果文化四、五个编剧在飞书上改的。」

11 月 18 日,在飞书首场产品发布会上,脱口秀演员庞博表示。作为创作者,他最喜欢飞书文档和视频会议功能。「有了飞书,老板李诞就不用再租办公区,省下租金,留作发奖金,先让一部分戏剧演员飞起来。」他如是调侃。「让一部分团队先飞起来。」是飞书发布会的主题。

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

庞博是发布会为数不多以员工身份现身演讲的嘉宾。「我问了飞书为何要请我,飞书说现场老板浓度太高,需要找员工,稀释下浓度」。庞博在演讲时也不忘脱口秀演员作梗的本职工作,「前排嘉宾放眼望去都是公司创始人、CEO,唯独我一个脱口秀演员,把我的名字放上去,人均资产一下子少了好几百万。」

正如他所说,包括演讲嘉宾在内的绝大部分参会者都是公司的管理者,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是,究竟该如何利用工具管理好员工及激发企业活力。

作为从字节跳动内部长出来的企业协作软件,字节跳动做了近四年,在内部员工使用成熟后,才逐步推向市场。目前飞书用户的覆盖面逐渐从互联网、科技、数字媒体逐渐拓展到零售、工业、物流等领域的企业用户,包括小米、物美、三一重工等。

现在飞书有了新的目标,「飞书要成为配得上这个时代的工具。」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发布会演讲表示。他认为,在现在的知识经济时代,人和信息已经成为企业构建竞争力的核心,人是需要被尊重、被激发的。

而飞书围绕人和信息思考产品,延续字节跳动一贯做产品的思路,自下而上将员工的创造与能力最大化,是字节跳动团队文化与组织能力的体现。

从字节跳动现有产品来看,从图文到短视频,从国内市场到国际市场,已经推出了今日头条、抖音、火山及西瓜等产品,款款爆红。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表示,「字节跳动的核心竞争力直接来说是我们的产品,产品背后是我们的技术系统,技术系统背后是我们的团队和文化。」由此,体现了飞书作为企业协作平台的重要性。

发布会上的飞书乍一看像是基于 IM 的沟通工具,实际上是一款深度耦合,集即时沟通、日历、在线文档、音视频会议、OKR 等功能为一体的生产力平台。通过能够相互利用的功能,飞书不是单纯的企业沟通工具,而更具有「协作与沟通价值」。

在围绕飞书 IM 通讯体系的搭建中,一旦在文档里提及同事、安排工作,或者是有同事修改了共同协作的文档内容,均可在即时沟通模块收到提示。飞书还支持不同能力产品之间的深度耦合,例如可将文档整合进日程,在日历里面建线上会议室等。通过不同功能的连接,将工作协作透明化、内部信息沟通高效化。

内核是对企业员工的高效管理,外核是组织能力的进化,不妨可以这样理解飞书。飞书以日历形式细化员工的工作时间;以协同文档、智能会议纪要「妙记」工具等沉淀员工知识,转变为公司知识资产;以 To do list 的形式细化员工的 OKR;以公开可见的话题圈等功能建立透明、平等的企业文化。

一、脱胎 10 万员工字节跳动的企业协作工具

据数据显示,字节跳动今年在国内招聘总数已接近 3 万人,计划年底前再开放 1 万个工作岗位,预计全球员工总数将突破 10 万人。对于不断招兵买马,建立人才壁垒的字节跳动而言,从内部长出来的企业协作工具意味着什么?

在字节跳动,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在一入职即可通过飞书,点开任意一个人的头像,五分钟了解他的工作职责,甚至是张一鸣的。每一个人的工作日历都透明化,全员可见。无论进到哪一个工作群,都可以浏览过往群组历史消息,迅速获取关键信息,五分钟化身职场老手,切换模式。

在互联网企业中,字节跳动是为数不多强调透明沟通、信息流转的企业之一。

最早在成立的前几年,字节跳动曾因找不到符合公司发展的办公软件,而决定自研。回顾字节跳动做飞书的初心,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表示,字节跳动从成立的第一天起,试用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满足公司的需求。

首要市场特点是生产力缺乏变革。谢欣认为,过去二十多年,大家使用 word 的方式几乎没有改变,即便现在使用着最新的电脑和智能手机,仍沿用过去的工作方式与设备。例如,所熟知能详的微软 word,最早诞生于 1983 年,产品从诞生至今几乎没有发生本质性变化。

其次是现在生产力工具对组织的影响有限。绝大部分企业工具让员工抗拒,一离职就恨不得删掉,尚未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及能力。

再者是现在的大部分生产力工具无法达到对 B 端、C 端用户同样友好的用户体验。

基于三方面的思考,谢欣在与张一鸣商量后,在 2016 年启动了飞书项目。字节跳动希望做一款员工真正在用的文档产品,既希望于解决当前生产力工具现存的问题,又希望于创造未来的可能。

启动至今,飞书在 2017 年上线了 1.0 版本。当年,字节跳动在全公司推广使用了飞书,将内部的协作统一到了飞书平台上。据数据显示,在 2017 年上线飞书以后,公司效率得到很大提升。以会议时长为例,2017 年字节跳动平均每场会议有 10 个人,每场会平均只开了 23 分钟,也就是说平均每人只需 2 分钟就能沟通完所有工作。

在飞书,最为特别的是 OKR。这是字节跳动自 2013 年起就开始在内部推行的目标与关键成果的应用方案。字节跳动会将公司主要战略目标通过 OKR 可视化地分解到每个层级、每个员工,如此一来,员工就可理清自己工作与公司战略之间的关系,以此激发员工潜能,增强企业竞争力。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全体员工在飞书上创建了超过 2000 万篇文档。如果打印成 A4 纸,堆叠起来的高度接近珠穆朗玛峰。谢欣表示,这些文档不仅是企业知识的积累,更是企业一笔宝贵的财富。 

飞书是经字节跳动内部公园使用成熟后才开始推向市场。看似脱胎体系内的简单出鞘,实则耗费了极大的精力。对外推出一年多才举办首次发布会,也是一直在与外部的客户共同成长,持续打磨、迭代产品。谢欣在发布会提到,飞书每一次的功能迭代与版本更新,都需要不同部门的人员在飞书的协同文档、即时沟通工具里面反复修改、意见总结,因此,透明且高效的沟通与协作方式极为重要。

飞书是从字节跳动内部长出来的企业协作软件,经内部员工多次推敲造就了现在的飞书。

二、释放企业无限能力的「π」版本

在 2019 年以前,飞书还未在市场推广上发力,用户增长主要靠口碑。在今年 5 月,因雷军对飞书很满意,「越用越顺手」,撬动了小米 2 万员工使用飞书。

在飞书的首次产品发布会上,「前产品经理」罗永浩现场分享使用感受称,「飞书是我用过所有这类软件里做得最好的。」

作为企业协作平台,飞书从底层打通了 IM、日历、文档、邮件、视频会议等基础应用。不仅如此,在保证性能与安全的情况下,飞书还集成了其他企业工具厂商的产品与硬件,比如功能性产品有会计、HR 招聘、开发等,硬件有针对会议视频场景的投影仪及高清摄像头等,旨在做到一站式服务。

「好的工具能激发员工创作、有效沉淀信息并促进信息流动。」飞书总裁张楠这样定位飞书的设计理念。一直秉持着人和信息是企业构建竞争力的核心所在,飞书想让「企业释放无限能力」。

飞书总裁张楠

为此,飞书围绕「创作」与「沟通」两个信息流动的主要场景,发布了飞书全新的「π」版本。「π」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也可比喻为企业运用飞书后可以释放无限想象。在新版本中,飞书文档、思维笔记、飞书直播、飞书妙记、飞书邮箱、飞书话题圈在内的新功能集体亮相。

在「π」版本中,最吸晴的功能是「飞书妙记」,针对视频会议、会议纪要场景。妙记是一款「语音自动转文字」的效率神器,可将音视频内容转录为「强搜索、有重点、可翻译」的智能文字笔记。

飞书妙记

现场发布会展台工作人员告诉机器之心,「妙记语音自动转文字的准确率可达 97%。」在国内,类似的语音转文字产品还有科大讯飞旗下的讯飞听见。不过,工作人员表示,现阶段要使用「妙记」仅接受报名试用,预计明年才可实现该产品的商业化。

在视频会议场景中,妙记可通过会议录制自动生成内容文本,并精确对应发言人和时间轴。很多现场观展的企业用户对该产品兴趣颇高,认为能够极大推动现阶段仍在依赖人力处理会议纪要的难题,但对隐私、安全存有疑虑。

针对会议场景,飞书还推出了较为特别的「飞书会议室」。这不同于飞书其他线上的功能,而是一套基于飞书视频会议能力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

亮点在于,随时都可以通过飞书应用与会议室相互联动。据张楠介绍,用飞书日历创建会议后,在会议室一键即可入会,远程参会同事无论用 PC、手机、还是在会议室都可以一键拨入;在飞书上点击「会议室投屏」,就能通过超声波自动识别出你在哪个会议室,无需连线,就能自动共享内容。

在飞书,视频会议与即时沟通和日历深度整合,可以邀请团队成员加入,在群聊或日历的会议邀约中即可开启视频会议,同时实现各种文档在线互动,远程办公如临现场,还可以一键发起万人会议直播。

从产品布局来看,飞书从沟通与协作出发,想要打造大而全的办公平台。

三、深入不同领域的办公数字化

在视频会议领域,与飞书同处赛道的还有钉钉和企业微信,都是炙手可热的办公软件,均具备音视频会议、在线日历及云盘等功能。

整体而言,钉钉可支持远程视频会议,也可通过日历添加会议日程,不过日历与视频会议相互独立的,整体更偏重于管理,员工打卡是常用的功能。

企业微信更注重关系链,在线视频功能和微信的视频功能十分相似,画质比微信群聊清晰。

对比来看,飞书的协作功能较为突出。日历、会议和在线会议均可进行深度整合。

从企业客户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深度使用,对飞书的理解就会停留在跟钉钉、企业微信类似的看法上,仅作为企业管理员工的简单管理方式。虽然,在被迫远程办公浪潮的疫情之下,企业微信、钉钉的用户增加不少,市场潜力可期,但实际上,需要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容量依旧很大。

作为发展四年的飞书,自推出以来,其市场已经覆盖来自互联网、高科技、数字媒体等多个领域的先进企业用户,如小米、华润、物美、得物、36 氪、新氧、南开大学、三一重工、G7 等。如果再往细看,会发现飞书的企业用户分布在零售、工业、互联网及物流等信息化程度较高的领域,对效率和管理的要求较高。

对于飞书而言,不局限于做单纯在线办公软件,而是要拓宽不同领域,深入不同企业的办公数字化场景。这或许是飞书跟企业微信、钉钉最大的不同。

由此来看,留给飞书的机会依旧很多。例如有一位企业用户在发布会上分享称,「团队使用钉钉已经有两年,但过渡到飞书只用了三天。」

一位业内人士在会场表示,「目前了解到的企业用户里面,很多都没有用过钉钉和企业微信。就连阿里内部也没有用钉钉。」他表示,飞书是最有力的市场挖掘者。

虽然企业微信、钉钉都在疫情期间得到了增长。但随着公司对自我迭代的变化及行业趋势的发展,企业对信息和人的管理方式也在发生改变,它们的产品并非满足企业的需求。在这样一个变革的节点里,谁能真正抓住企业需求及商业决策至关重要。
产业移动办公字节跳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