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南 蛋酱作者

光头识别为足球?AI:本场最佳是裁判,已责令摄像头全场追踪

AI:光头还是足球,这是一个问题。

AI 把裁判光头当足球,球迷气到昏厥,这不是洋葱新闻,而是一场苏格兰足球冠军联赛中的真实事件。

因为欧洲最近经历了新冠疫情的再次爆发,所有足球联赛都被迫空场进行,即使对于坐在电视机前的球迷而言也少了气氛。各支球队、转播商和联赛都在想尽办法寻找提高现场效果的办法。

球队搞事的结果可以说立竿见影,但是原因和结果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最近两周被人们讨论热度最高的竟是一场英国境内,苏格兰二级联赛的比赛:10 月 24 日苏格兰足球冠军联赛,因弗内斯对阵艾尔联(Inverness Caledonian Thistle vs Ayr United)。

在比赛的一周前,因弗内斯俱乐部宣布将采用 AI 控制的摄像头替代人类摄像师,表示「在过去的 14 天中,成功举行了两次测试活动之后,我们与 StreamAMG 达成了新的实时流媒体合作伙伴关系,并将其与 SPFL 和 Pixellot 结合使用。」

正如俱乐部所说,Pixellot 系统使用具有内置 AI 追踪技术的摄像头来制作所有苏冠联赛的实时高清视频内容,ICTFC 季票持有者会收到一封包含专属座位信息代码的电子邮件。在比赛当天登录 ICTTV,就能够看到主场比赛的实时转播。没有季票的观众也可以购买单场门票,价格是 9.99 英镑。

然而,在首次现场赛中,AI 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挑战:一名秃头的边裁。

全场下来,只要是边裁出现在镜头内,AI 就会把边裁的光头误认为是足球,执著地跟着边裁的步伐摇摆。

即使调整也没有用,它还是会被光头吸引回来:

尤其当足球落在边裁附近的时候,AI 仿佛很纠结:「这里有一个球形光头!嗯,接下来放大这个光头。」

失误瞬间合集

被迫错过进球画面的观众相当愤怒,在失误瞬间的视频合集最后一页写到:「为了记录比赛?还是为了变成全世界的笑柄?」负责这场比赛的解说员不得不为此道歉。

在赛后的回顾中,我们找到了这位助理裁判 John McCrossan 的正面照:

可能对于 AI 来说,这真的很难分辨。

目前,我们无法确定 AI 还是否会应用在下一场球赛中,如果短时间无法改进其追踪技术的话,那就必须让秃头裁判戴上帽子或者假发了。

对于那些被整场比赛被 AI 摄像头折磨的观众来说,要想获取场上的信息有些困难。这场比赛的结果是 1:1 打平,客队在下半场率先发难,主队直到比赛第 86 分钟才扳平比分。因弗内斯和艾尔联这两支球队的大名,你没看过几十年球恐怕不会知道。没关系,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为什么要用 AI 指挥摄像头工作呢?俱乐部有自己的苦衷。面对新冠疫情,上个赛季的绝大多数联赛都经历过停摆和重启,英国政府最近又颁布了新的封城令,不过足球联赛还得继续,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联赛再停摆一次,各支球队可能就要破产了。最近关心体育新闻的人可能会了解到,一些球队一直在试图给球员降薪,裁员更是少不了的,阿森纳俱乐部甚至把自己的吉祥物扮演者给解雇了。

用 AI 来代替摄影师,说不定也可以省下一笔费用。事实上对于很多小球队来说,用于生成比赛回看录像的摄像头经常是由 AI 控制的。虽然我们不知道因弗内斯在本场比赛中使用的是哪套系统,但类似的产品比如丹麦 Veo 提供的 4K 自动摄像头,其单价为 1050 美元,用户每年还需要支付 1000-1500 美元的软件费用。

节省人力,这是 veo 摄像头的广告语。

这种智能摄像头可以用于跟踪球场上特定的球员,也可以自动剪辑出比赛的精彩画面供人观看。据介绍,Veo 背后的 AI 算法已经经过超过 100 万张标注图像的训练,随着人们的不断使用,算法还会变得越来越聪明。根据 The Next Web 的报道,Veo 已经向全球 2500 多家俱乐部出售过智能摄像头,其中包括利物浦、伯恩利、西班牙人……

当然,青年队用一下,录像分析战术也就罢了,直接用在正式联赛的转播中,因弗内斯开了先河。

这样的搞笑事件又一次引发了网友对「人工智障」的调侃:

同时,这再一次证明了 AI 是存在偏见的,它更爱秃头的人:

第一次,秃头的人也获得了偏爱。

有人表示自己曾经做过类似研究,会被 AI 误认的可不止有光头,还可能是「亮白色球鞋」、「灯光」、「比赛场地之外的球」等等。

这样看来,我们可能需要一个「这不是球」的数据集。

AI 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固然可笑,但仔细一想,今天的失败也为人工智能的应用「蒙上了一层阴影」。众所周知,光头这个发型在足球场上出现的概率可不小,对于看球比较多的人来说,仅仅光头裁判就能随口说出好几个名字,比如英超的迈克 · 迪恩、安东尼 · 泰勒等人。

老球迷还会记得屡有争议的霍华德 · 韦伯,以及正面典型,很长一段时间里足球裁判的代名词:意大利光头裁判皮耶路易吉 · 科里纳。

即使是足球场上的球员,别看年纪轻轻,也有很多是光头的。你一定还记得法国著名球星齐达内,就是在 2006 年世界杯决赛上头顶马特拉齐的那位。

虽然这件事在当时所有人都是通过回放看到的——的确要比场上有球的那边更吸引眼球——但必须要说的是,在绝大多数时间内摄像头视角还是跟着足球比较好。

许多年过去了,齐达内并没有离开球迷的视线,他在皇家马德里当上了主教练,还带领球队史无前例的拿到了欧冠三连。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 AI 控制的摄像头总是对着教练席,那对于观赛者来说,又会是怎样一场灾难。

你花钱看球,就是为了看这个吗?

这位 AI 摄影师,就不能调好了参数再上阵?

参考内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zoJP2FkpgU&feature=emb_logo
https://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8889809/AI-camera-used-replace-humans-soccer-games-confuses-referees-bald-head-ball.html
产业体育节目智能摄像头目标追踪
2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