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昕、力琴报道

武汉千亿芯片项目停摆,成立不到三年陷「烂尾」风险,光刻机刚进厂就被抵押

拟投资千亿的武汉弘芯项目运行近三年后,因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弘芯半导体项目目前基本停滞,剩余1123亿元投资难以在今年申报。

据武汉东西湖区政府于7月30日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文件(现已删除)披露,投资千亿的武汉弘芯项目运行近三年后,因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弘芯半导体项目目前基本停滞,剩余1123亿元投资难以在今年申报。

文件指出,目前该项目一期主要生产厂房、研发大楼(总建筑面积39万m2)均已封顶或完成。一期生产线300余台套设备均在有序订购,陆续进厂。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芯片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已入厂。但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二期用地一直未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资料,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成立,总部位于中国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蒋尚义系在台积电任职10多年并曾担任CTO,也是创始人张忠谋最为重视的研发人物之一。

蒋尚义 

官网消息显示,公司汇聚了来自全球半导体晶圆研发与制造领域的专家团队,拥有丰富的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节点FinFET先进逻辑工艺与晶圆级先进封装技术经验。
 
武汉弘芯项目总投资额约200亿美元。主要投资项目为: 

一、预计建成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
二、预计建成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
三、预计建成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弘芯半导体制造产业园曾是2018年武汉单个最大投资项目。该半导体项目在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位居第一,总投资额第一。 

重大在建项目160项,弘芯半导体位居第一。 

虽然该项目也曾位列2018年、2019年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不过,2020年5月20日湖北发改委印发的《湖北省 2020 年省级重点建设计划》已经没有武汉弘芯。

共安排项目 410 个,总投资13291亿元,年度计划投资2263亿元,先进制造项目清单中没有武汉弘芯。 

武汉高调造芯,前台积电CTO掌舵

自2014年国务院出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来,包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合肥、成都、贵阳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在重金布局芯片产业,争取国家资源。
 
武汉旨在打造“芯屏端网”万亿产业集群。2006年,武汉市政府出资100亿元新建半导体代工厂武汉新芯。10年后,又在此基础上获国家级产业基金注资,建立长江存储。一年后,2017年11月,武汉弘芯半导体也宣布成立。 

武汉弘芯曾是武汉市政府高调引进的半导体项目。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2019年7月厂房主体结构封顶;二期工程于2018年9月开工,目前在建。 

另据《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显示,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一期总投资额520亿元,二期投资额760亿元,两期共计1280亿元。截至2019年底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预计2020年投资额为87亿元。 

力邀蒋尚义掌舵武汉弘芯之前,据国内科技媒体报道,曾任职于中芯国际的邓觉为(中芯国际成立初期的晶圆厂厂长),以及曾是现任中芯国际联席 CEO 梁孟松技术研发班底成员的夏劲秋曾加入过武汉弘芯项目,随后退出。 

与蒋尚义恳谈多时,武汉弘芯成功说服其加入。2019年6月,中芯国际向港交所提交公告显示,独立董事蒋尚义退任,理由是个人原因和其它工作承诺。经多家媒体证实,蒋尚义未来将常驻武汉,就任弘芯(HSMC)半导体 CEO。 

蒋尚义在台积电任职10多年,是创始人张忠谋最为重视的研发人物之一。1968年于国立台湾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学士学位,1970年于普林斯顿大学获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1974年于斯坦福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 

蒋尚义不仅个人履历亮眼,而且在半导体产业经验丰富。在半导体工业界的40年中,他曾参与CMOS、NMOS、Bipolar、DMOS、 SOS、SOI、GaAs激光、LED、电子束光刻、硅基太阳能电池等项目。 

在台积电,蒋尚义牵头了0.25、0.18、0.15、0.13微米,还有90、65、40、28、20、6纳米FinFET 等关键节点的研发,使台积电的行业地位从技术跟随者发展为技术引领者。 

目前,一期工程主要生产厂房、研发大楼(总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均已封顶或完成。一期生产线300余台套设备均在订购。2019年12月,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已入厂,弘芯还高调举办了进厂仪式。 

根据媒体资料显示,光刻机于今年年初即被抵押,而抵押的这台ASML光刻机型号为TWINSCAN NXT:1980Di,状态为“全新尚未启用”,评估价值为58180.86万元。

麻烦不断,资金缺口难堵


虽然成立仅三年,武汉弘芯也是麻烦不断。由于项目一期工程总承包商拖欠分包商4100万工程款,2019年11月,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民事裁定书,查封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300多亩土地使用权,查封期限三年并立即执行。项目总规划用地面积636亩,此次被查封土地面积超过一半。 

武汉弘芯一期项目的计划总投资额520亿元,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官方声明回应称,公司按期足额支付总承包商火炬集团工程款,无拖期支付工程进度款行为。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该案件仍在审理当中并于2020年6月8日上午进行开庭。 

2020 年第一季到第二季之间,武汉弘芯是处于搬入机台设备的高峰期,已入厂的设备主要以光刻机为主,而其他的设备预计于 3 月后陆续到位,等到机台进场,会进行装机和验机程序,然后密集地展开研发。 

然而,疫情打乱了原本计划和节奏,除了影响密集装机,目前已经招募员工距离目标数字也有较大距离。2020年6月,有传闻称蒋尚义已“萌生退意”,原因是弘芯的投资与设备未能到位,导致运营困难。 

官方新闻最后一次更新显示为7月8日。主题为疫情期间弘芯公司坚守岗位员工表彰大会隆重举行,董事长李雪艳、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出席蒋尚义出席会议。

董事长李雪艳、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出席蒋尚义与疫情期间坚守岗位员工合影(来自公司官网)

目前,二期项目一直未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材料,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此前2019年11月,武汉市政府发文明确,要支持弘芯半导体项目进入国家窗口指导。 

武汉弘芯目前有两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认缴出资18亿元,穿透后股东为两名自然人李雪艳、莫森,李雪艳目前担任武汉弘芯董事长,莫森担任董事。 

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持股10%,认缴出资2亿元,穿透之后股东为东西湖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根据官网显示的规划进度,2019年3月,14纳米研发项目启动技术研发计划,并拟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测试工作,同时2020年开始进行7纳米的自主技术研发。 

依据目前情况,资金缺口无法堵上,可能又是下一个烂尾半导体项目。
 
应届生:拿了弘芯的 offer,入职时间却遥遥无期

弘芯资金链濒临断裂的问题也给今年的部分应届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有不少拿到弘芯 offer 的应届生在知乎、贴吧等发帖表示:原定的入职时间被推迟了,新的入职时间只能等通知。在此形势下,很多同学已经开始考虑重新找工作。


弘芯原有的员工日子也不好过。集微网报道称,有自称弘芯员工的网友表示,工厂现有四、五百名员工,但因设备数量屈指可数,无法进行生产线实际操作,现在的日常工作「都是读 paper、写 PPT」,部分员工须进行「产线模拟」,由员工「饰演」机台。该报道还表示,进入 8 月后,弘芯员工公积金缴纳比例也从 12% 降至 8%。

但令人疑惑的是,多个招聘网站显示,弘芯目前的招聘工作仍未停止:


地方造芯的火热与隐患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的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2021年,中国将拥有全球最多的新建或计划建设的芯片工厂,预计将在芯片制造设备支出方面超过其他国家。其中,许多新兴半导体项目,如泉芯和弘芯都得到地方政府支持。 

武汉亦在打造“芯屏端网”万亿产业集群。长江存储目前已实现32层、64层NAND FLASH产品量产,128层产品的研发成功,与三星等国际巨头的技术代差缩短至一年。 

依托长江存储,武汉已集聚芯片企业100余家,包括烽火科技、梦芯科技、芯动科技等30家本土企业,形成了以存储芯片、光电子芯片、红外芯片、物联网芯片为特色的国家级“芯”产业基地。 

然而,就在前段时间,号称总投资百亿的德科码晶圆厂项目引资失败, 南京德科码停摆超半年,最终提交破产申请。南京政府在该项目上的投入接近4亿元,鲜有社会资本进入。 

位于淮安的德淮半导体项目,同样因社会引资失败,已经处于半休克状态。据报道,德淮半导整个项目在淮安政府2020年工作报告中已被除名,而且被踢出江苏省2020年重大项目名单。基本上属于放弃治疗,任由自身自灭。 

对于陷入窘境的半导体项目,一些业内人士并不惊讶。当前多地一窝蜂地上马项目,一旦后续资金接续不上,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关门。对于动辄上百亿的半导体项目投资,政府投资带动社会投资的模式也是知易行难。

参考资料:
http://www.caixin.com/2020-08-24/101596363.html


产业光刻机芯片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