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边界

人工智能成为热议话题的是发生在最近这些年的几件事情。一是阿尔法狗依靠学习棋谱战胜人类棋手事件,而二代阿尔法狗仅靠规则和算法通过自我练习就成了不可战胜的对手。二是Facebook的两个聊天机器人则是自主发展出自已的语言,引起了人工智能界的不安而被关闭。三是人工智能在阅读理解测试中胜过人类。

人们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充满忧虑。人工智能会产生自主意识吗?会有智能思考能力吗?它会欺骗人类吗?我们能承受人工智能无限提高能力的后果吗?

而面对人工智能的一场论战也在进行。最著名的要数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唇枪舌剑。中国的Al巨头们也参与论战。

这场论战涉及到“人”与“机”之间的分野,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边界。

人们在问:我们距离创造“通用人工智能”和“超级智能”的奇点还有多远?

人工智能肯定是一种“全新生产要素”。它所缔造的是一种新的“虚拟生产力”。而且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贬值,而是会通过网络传播扩散其价值。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重构几乎所有的行业。一切都会改变。

在对人类发展起重要推手作用的人工智能有其发展的边界吗?我们会向何处前行?人工智能会重新定义“人”吗?

这些问题连最睿智的人都很难预测和回答。但我们又必须去预测寻找答案。未雨绸缪也是人的智慧之一,未来的人工智能可以吗?

未来的人工智能会发展成什么样?

其实最好的预测有时就是科幻作品,而非科学家或未来学家。

未来一定很科幻。现在我们说人工智能,若干年后由机器人设计制作的也许就叫智能人。人工智能借助基因工程产生人机共生体也许不是神话。我们的思维或智慧也许在网上或某个机器人上延续。基因技术也许能让我们的所有器官再生。脑部基因技术也许真的能把我们改造成科幻作品里的大头娃娃。也许只要我们的脑洞接上芯片,一个愽物馆一个图书馆就成为我们固有的知识。

所以人工智能一定要给人工智能设定边界吗?

面对未来世界,恐怕我们的任何预测也许都是愚蠢的,缺乏想象力的。

  8月22日(本周六)

“当AI照进现实”主题论坛在杭州开幕

 长按扫码,对话AI

产业人工智能
相关数据
重构技术

代码重构(英语:Code refactoring)指对软件代码做任何更动以增加可读性或者简化结构而不影响输出结果。 软件重构需要借助工具完成,重构工具能够修改代码同时修改所有引用该代码的地方。在极限编程的方法学中,重构需要单元测试来支持。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聊天机器人技术

聊天机器人是经由对话或文字进行交谈的计算机程序。能够模拟人类对话,通过图灵测试。 聊天机器人可用于实用的目的,如客户服务或资讯获取。有些聊天机器人会搭载自然语言处理系统,但大多简单的系统只会撷取输入的关键字,再从数据库中找寻最合适的应答句。

通用人工智能技术

通用人工智能(AGI)是具有一般人类智慧,可以执行人类能够执行的任何智力任务的机器智能。通用人工智能是一些人工智能研究的主要目标,也是科幻小说和未来研究中的共同话题。一些研究人员将通用人工智能称为强AI(strong AI)或者完全AI(full AI),或称机器具有执行通用智能行为(general intelligent action)的能力。与弱AI(weak AI)相比,强AI可以尝试执行全方位的人类认知能力。

人机共生技术

人机共生是人类和电子计算机之间合作互动的一个预期发展。这将涉及人类和电子设备之间非常密切的耦合。主要目的是1)让计算机促进公式化思维,因为它们现在促进了公式化问题的解决;2)让人类和计算机能够合作做出决策和控制复杂的情况,而不依赖于预先确定的程序。在预期的共生伙伴关系中,人类将设定目标,制定假设,确定标准,并进行评估。计算机将会做一些常规的工作,为人类在技术和科学思考方面的见解和决策做好准备。初步分析表明,共生伙伴关系将比单独的人能更有效地进行智力活动。实现有效合作关系的先决条件包括计算机分时、内存组件、内存组织、编程语言以及输入和输出设备的发展。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