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1亿美元融资,却熬不过疫情,这家软件公司用菲律宾人工代替AI招数被揭穿

所谓的用人工智能帮助企业提升财务自动化流程,实际上还要借菲律宾外包公司,雇用簿记员和会计师团队,手动纠正客户帐簿或软件中的错误。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成立至今获得了1亿美元融资,它是怎么做到的?  


撰文 | 徐丹、力琴

表面上看,这是一家蓬勃发展的金融公司在疫情的打击下破产的故事。 

ScaleFactor致力于为小企业提供人工智能记账工具,去年年中完成一笔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成立以来总融资额达到了1亿美元,投资方当中包括「初创企业加速器」之称的 TechStars Austin、硅谷著名云计算投资人Byron Deeter以及知名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 

官网上的宣传十分美好,称其可以让小公司花在账上的时间减少85%,「夜晚留给家庭,而非经济」。

但今年三月新冠疫情肆虐美国时,ScaleFactor上升的趋势被切断,公司走向破产。 

CEO Kurt Rathmann表示,破产原因是疫情缩减了中小客户的开支。 

不过,《福布斯》记者随后对这家公司进行了彻底的调研,发现真相并非如此简单。


 一  1亿融资之后倒在疫情前,真是疫情的锅?

6月23日,《福布斯》对该事件进行了调查,CEO Kurt Rathmann称,破产是因为疫情使小企业收入骤减,对记账软件需求缩小,所以公司业务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疫情期间ScaleFactor收入骤减了50%。而在2019年底,该公司的收入是700万美元。 

ScaleFactor目前有1000多个固定客户,软件包起价6,000美元,固定收入每年3万美元左右。因小企业缩减开支,这部分收入已经枯竭。 

不过,事情并没有Kurt Rathmann说的那么简单。ScaleFactor成立于2014年,它为小型公司提供财务自动化软件刚好切中了市场空白,是Shopify和Square等面向大中型客户的产品补充。 

诚然,疫情会让一些企业缩减开支,但能影响至破产的大多数是房地产、旅游等行业,ScaleFactor提供的财务自动化软件可以说是企业必需品。甚至,在疫情的影响下,不少企业都会更注重自身的自动化转型。工作流软件初创公司Notion或基于云的设计公司Figma等估值都在逆势增长,已经飙升至10亿美元以上。  

并且,ScaleFactor的危机从疫情前就开始显现。去年筹集资金后,ScaleFactor雇用了数十名客户服务代表来改善客户关系,但由于公司的盈利受到影响,他们在2月解雇了40名客户服务代表。 

更诡异的是,6月23日当天Kurt Rathmann解雇了50名员工,到8月底,将只有10名员工留下处理公司「后事」,被辞退的员工将在今年年底之前获得12周的遣散费和医疗保健费用。一部分融资也将被退还给投资者,Kurt Rathmann并未透露具体的退还份额。 

不过,《福布斯》发现,这边在裁员,那边又在领英上发布了招聘信息,招聘了一名高级用户体验设计师。不过目前招聘信息已经被删除。

该设计师表示,自己是被「诱骗」进来的。 

报道发出后, ScaleFactor认为报道不实,于是记者又去深挖了这家公司,结果这一调查扯下了公司最后的遮羞布。 

 ScaleFactor所谓的「人工智能」实际上是「人工智障」,多名员工爆料称,该公司根本就没有用来记账的人工智能工具,而是用外包工人。

 

 二  人工智能or人工智障?

「数十名会计师没有使用软件来生成财务报表,而是从ScaleFactor的奥斯汀总部或菲律宾的外包办事处手动完成了大部分工作。」一位匿名前员工爆料称。有趣的是,ScaleFactor对员工下达了「封口令」,所有员工都只敢匿名爆料,否则会收到公司的报复。 

人工会计师记账时需要尽可能详细的咨询以了解公司帐簿的细微差别,从而避免一种账单支付两次或根本没有支付的情况发生。 

ScaleFactor以五个自动化工具来实现数字化过程:簿记,财务预测,账单支付,完税和工资单。客户只需要交付文件、收据和账号信息。其中核心的簿记工作将由人工智能驱动完成,主要做法是从其他软件(Quickbooks或Xero)中提取编号,然后确定如何列出或组织交易。 

不过,实际交易中该工具存在故障,无法准确的对交易进行分类。所以,ScaleFactor借助菲律宾的一家离岸公司The Outsourced Accountant雇用了一个簿记员和会计师团队,手动纠正客户帐簿或软件中的错误。 

但这并不能提高记账的精准性。很多客户表示ScaleFactor的产品记账结果错误频出,不得不重新雇佣会计师或者自己收拾烂摊子。Lindsey Reinders表示该公司将1.7万美元的金额错误的计入了另一家电子商务客户的贷方,6个月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但已经因期限到期无法收回这笔钱。 

Lindsey Reinders说,一开始接触这家公司时,觉得他们记录的帐非常清晰、干净,因为这点自己才「入了坑」。事发后ScaleFactor给她提供了每年23,000美元的合同的部分退款,但前提是签署保密协议,不声张这个事情。 

一家咖啡店也表示自己交了钱但没有得到应有服务,最后ScaleFactor放弃了该笔订单,「这有多难?我们只是一家咖啡店。如果连我们都服务不好,那没办法服务任何人。」 

有客户甚至公开骂道,「如果您是向这个小丑提供一亿美金的投资者之一...您应该知道他们早就用糟糕的产品和服务将这些钱冲进了马桶里。」 

被曝光后,起先CEO Kurt Rathmann拒绝接受《福布斯》采访,只用电子邮件回复信息,并且表示对方邮件中的内容不实,多处伪造。最后,Kurt Rathmann终于松了口,「客户需要的是人,而不是计算机。我们真的认为我们可以使整个小型企业的后台办公自动化。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只靠钱是不能实现的。」


 三  产品价值无法撑起巨额融资

ScaleFactor获得投资人青睐,和其创始人不无关系。Kurt Rathmann在创办ScaleFactor 之前,曾任职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也在一家小型电信公司担任过首席财务官。通过这些经历,他深知小型企业对财务处理的痛点。财务处理是一项极其繁琐的工作,但又非常重要,企业不得不在这上面花费大量精力。

ScaleFactor的首席执行官Kurt Rathmann

因此,ScaleFactor 在2014年成立的时候,就提出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会计自动化工具,以实现财务处理。他们还表示,中小企以极低的成本就能搞定记账、账单和税务。 

这个工具是Shopify和Square的其他产品的补充,使小企业可以在线操作。ScaleFactor 向商业客户收取固定费用的软件,套餐起价约为6,000美元,最高可达到每年约30,000美元。 

在成立的头三年这家公司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直到2017年,ScaleFactor加入Techstars推出的Techstars Austin加速器计划,让公司得到了曝光,也引起了投资人的关注。 

从TechStars的Austin加速器毕业后,ScaleFactor获得了2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就包括TechStars Ventures,NextCoast Ventures和两家堪萨斯城的投资公司-Firebrand Ventures和Flyover Capital。 

就在这之后,ScaleFactor的融资之路越来越顺畅,投资人里面就包括一些知名投资人,为这家公司品牌背书。老牌风险投资机构Canaan Partners(现为Coatue)的合伙人Michael Gilroy就领导了ScaleFactor的1000万美元融资,并成为ScaleFactor产品的使用者。 

2019年1月,ScaleFactor宣布获得由Bessemer合作伙伴Byron Deeter领导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Besseron是硅谷著名的云计算投资者,曾对Box、DocuSign和Twilio进行过有先见之明的下注。

当时ScaleFactor表示,2018年的一整年里,它的客户增长了700%。并在2018年的9月与商业软件巨头Salesforce集成了其产品。 

紧接着2019年的8月,ScaleFactor宣布获得6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Coatue Management领投,融资后公司估值 3.6 亿美元。Coatue Management是电子商务公司Square和Shopify的早期投资者。它对ScaleFactor表示非常看好。

当时,Coatue Management高级董事总经理Thomas Laffont表示,「为什么中小型企业无法像大型公司那样拥有按需簿记服务,而没有一个由50名财务人员组成的团队并无法获得最好的会计服务。」 「如果您想到Shopify和Square这样的平台,它们就会吸引个人或小商人,并赋予他们执行以前仅适用于大公司的功能。我们相信ScaleFactor发挥着巨大的价值。」 

ScaleFactor的融资事迹可谓是光鲜亮丽,但正因为是这样,也引起很多投资机构的注意,想「验明正身」,看看这家公司是否真的值得投资。 

结果不出所料,经一些投资机构的尽职调查后发现,这家公司确实存在猫腻。据福布斯援引知情人士报道,多家风险投资公司反映「ScaleFactor与其说是软件平台,不如说是服务业务」。 

在尽职调查期间,其中一位潜在投资者了解到ScaleFactor拥有一个客户服务团队,被告知他们是「客户经理」 。进一步调查显示,这些雇员是会计师。潜在投资者说,「该软件看起来可能是自动化的,但实际上所有这些人都在后端工作。」 

潜在投资者最后经员工确认,唯一具有真正自动化组件的工具是一个内部工作流引擎,或者说是ScaleFactor员工的 「指导性待办事项清单」,主要是组织关闭客户账目所需的任务。 

投资者的调查结论与知情的会计的说法一致。一位在ScaleFactor工作的会计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ScaleFactor几乎就是一家被美化的记账公司」。这位会计并未向媒体透露其身份,并要求匿名,因为签署了保密协议,并担心遭到公司的报复。 

最后的结果与这家公司的初衷完全背离。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告诉他的大牌投资人,称其已经开发出突破性的人工智能来为小企业做账。实际上,大部分工作都是人类在做。 
早期这家公司因为创业产品切中行业痛点而备受关注,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失去了绝大多数人的信任。迫使它倒下绝不仅仅是一场疫情,更在于被美化、放大的产品价值已经无法撑起这家公司的发展了。
产业RPA人工智能推理引擎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