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erge来源宇多田编译高璇翻译

喜欢说真话的Waymo用户: 一场大雨就能浇蒙自动驾驶出租车

为什么很多公司都说已投入无人车运营,但我们却鲜少在社交平台看到用户真实照片?

上个月,Waymo 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推出了首个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Waymo One,媒体报道是够火了,但是美国人民表示并没有感受到这项服务存在的实感。

(当然,除了 Waymo,很多已经投入无人车运营的公司也是如此)。

没有 Facebook 帖子,没有直播视频,没有推文。

因此,我们完全不知道有多少正在使用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无人车接驳服务(Waymo 肯定不会说)却喜欢在社交媒体上默不作声的用户。

但只有住在钱德勒市的 Shawn Metz 是个例外,他是一位 30 岁的人力资源经理。

自从他在 12 月被邀请使用 Waymo One 以来,Metz 已经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上至少发布了十几个视频,记录了他使用 Waymo 自动驾驶服务的经历。

他逐渐成了 Reddit 上自动驾驶爱好者们心中的英雄,原因就是他愿意回答问题,并愿意发布未经修饰过的驾驶视频。而 Waymo 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营销机会,甚至在其 Medium 博客上刊登了一次对 Metz 的采访。

「你会认为,如果你坐在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里,就会把这一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但我们也会受到一些约束。」Metz 告诉我,因为我好奇为什么他似乎是唯一一个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与 Waymo One 照片和视频的人。

可以肯定的是,Metz 先前是 Waymo 无人车「小众俱乐部」的一员。

在 2018 年的几个月里,他曾是 Waymo Early Rider 计划中的成员,该计划是由公司挑选出凤凰城的 400 名居民,让后者对其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进行验收测试。

在这期间,Waymo 严格控制该项目的任何信息,并通过签署合同禁止 Early Riders 讨论他们的乘坐体验。

但是,如今即便 Waymo One 乘客都曾是 Early Rider 中的体验者,但他们已经不受再保密协议的约束了。

Metz 说:「能够有机会进行这样的对话,并分享我们对此的一些反馈,实际上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Metz 和他的妻子去杂货店、餐馆或者一些停车位有限的地方时,都会使用 Waymo One,平均每周会用到六到八次。

但有趣的是,他在与 Waymo 签约前,从未使用过优步或 Lyft。因此,他只是下载了优步 app 来比较 Waymo One 的价钱。根据他的反馈,两者的价格差不多,「甚至还觉得 Waymo 大概便宜 20 美分。」

平时上班,他选择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在 Tempe 做人力资源经理时,他每天要骑行 9 英里。

但是当天气太热无法骑行的时候——去年凤凰城温度高达 122 华氏度——Metz 会选择乘坐 Waymo One。

虽然 Waymo 在一些业务上已经相当透明,但我们对它仍有许多不了解。

譬如,目前使用 Waymo One 的客户数量、服务区域的准确地理位置,以及公司何时取消安全驾驶员……各种细节性信息都是一个大问号。

Waymo 只是表示,「数百名」Early Riders 正被邀请体验 Waymo One,服务区域占地「100 平方英里左右」,包括 Chandler、Mesa、Tempe 和 Gilbert 等城镇。

Waymo自动驾驶技术也遭到了质疑。

据此前 The Information 获得的信息显示,这些 Waymo 无人车仍会偶尔被某些交通状况所困扰,例如无保护举措下的左转弯就会让无人车「很吃力」。

这表明,Waymo 的技术虽然先进,但仍没有为进入现实世界做好万全准备。

针对上述我们最好奇的一些问题,Metz 分享了几张 Waymo One 应用程序中的截图。其中,有几张显示了服务区域的地理位置以及一些辅助功能。

他告诉我,他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 Waymo 的车辆是否刻意避免走高速公路。

起初他告诉我他没法真正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与 Waymo One 的大多数行程都不需要上高速。

但是在我们的采访结束后,他给我发了他最近一次夜间出行的视频——在自行车爆胎后,他坐车从 US-60 驶上了 Loop 101(两条都是高速公路的标号)。

(他甚至设法把这辆坏了的自行车塞到无人车里,尽管他根本无法打开后备箱)。「卸掉轮胎就能塞进座椅中间了!」梅斯在 Reddit 上写道,

「但是,我不确定我还会这么干。我发信息给 Waymo 的技术支持向他们道歉,因为我好像把车顶给弄脏了。」

夜间出行视频截图

他也回忆起 Waymo 汽车发生过混乱的情景,譬如在 Costco 外面拥挤的停车场。

「我真的异想天开在假期的周末让车开到 Costco,」他说,「基本上我们被卡在了入口处。」

由于无人车在几分钟内未能从川流的人群中找到任何一个车位,所以 Metz 表示这辆车的工作时间已经完全「超时」(包括费用),安全驾驶员不得不致电 Waymo 的远程支持中心,请求重新安排路线。

Waymo 的远程支持工作小组在凤凰城、山景城以及奥斯汀均设有办公室,为自动驾驶车辆提供额外监管。通常情况下,技术支持人员都是从 Waymo 车身的六台摄像机和车内的一台摄像机获取视频反馈。

而恶劣的天气,特别是降雨,也给无人车运营带来了另一些麻烦。

Metz 说,他在一次暴雨天气中叫了一辆 Waymo 车,但当他上车时,发现安全员正在手动驾驶汽车。

但 Metz 表示,他并没有对 Waymo 过于谨慎的做法提出异议,但也不会因为凤凰城市民被龟速的 Waymo 堵在路上破口大骂无人车而同情 Waymo

「如果你在跟在限速 10 英里的车后边,你肯定会生气,」他说。

但是,最近关于 Waymo 车被愤怒的亚利桑那州人用刀和石头攻击的报道让 Metz 震惊,因为 Metz 表示自己在乘坐时从未遇到任何冲突。

据亚利桑那共和报的一项调查显示,钱德勒警方在过去两年内已经记录了近二十起此类事件。

「这就是亚利桑那州,」Metz 露出微笑脸。

此外,他评价 Waymo 的上下车过程总体相当顺畅,不过有一次,无人车把他送到了错误的一边。

「最后司机不得不把它调到了手动驾驶模式,只因为我们的付费行程已显示结束,所以他不得不带我们穿过街道,」他说。

可以想象,当 Waymo 真的把人类安全驾驶员移除时,这样的微小修正会变得更加复杂。

实际上,当 Waymo 推出带有人类监督员(安全员)的 Waymo One 时,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批评。大多数人认为这项服务已被大肆意夸大了。

与此同时,限速的 Waymo One 也加强了人们对自动驾驶真相的认识,即自动驾驶汽车——在特定区域内无需人类干涉的真正无人驾驶汽车——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 Metz 仍然是对无人车满怀期待的一员。Waymo One 做不到真正无人驾驶的事实并不会对他造成困扰。

至少现在没有。

「我真的希望汽车在三到六个月内还保留安全驾驶员,」他说。

Metz 表示,如果车辆被卡住或发生交通事故,如果没有安全驾驶员辅助,乘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鉴于这项技术的重要程度,我宁愿等待三到六个月,也不愿让这项技术因为某些糟糕事情的发生而倒退十年或更久。」

最后还需要强调一点——Metz 不是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的工程师或专家,他只是坐在后排的普通用户。

但很显然,用户们对这项技术充满热情,同时也渴望这项技术能一步到位。

产业Waymo自动驾驶
相关数据
Waymo机构

Waymo是Alphabet公司(Google母公司)旗下的子公司,专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前身是Google于2009年开启的一项自动驾驶汽车计划,之后于2016年独立。2017年10月,Waymo开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公开道路上试驾。2018年12月,Waymo在凤凰城郊区推出了首个商业自动乘车服务Waymo One。

http://www.waymo.com/
自动驾驶技术技术

从 20 世纪 80 年代首次成功演示以来(Dickmanns & Mysliwetz (1992); Dickmanns & Graefe (1988); Thorpe et al. (1988)),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尽管有了这些进展,但在任意复杂环境中实现完全自动驾驶导航仍被认为还需要数十年的发展。原因有两个:首先,在复杂的动态环境中运行的自动驾驶系统需要人工智能归纳不可预测的情境,从而进行实时推论。第二,信息性决策需要准确的感知,目前大部分已有的计算机视觉系统有一定的错误率,这是自动驾驶导航所无法接受的。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自动驾驶汽车技术

自动驾驶汽车,又称为无人驾驶汽车、电脑驾驶汽车或轮式移动机器人,是自动化载具的一种,具有传统汽车的运输能力。作为自动化载具,自动驾驶汽车不需要人为操作即能感测其环境及导航。

计算机视觉技术

计算机视觉(CV)是指机器感知环境的能力。这一技术类别中的经典任务有图像形成、图像处理、图像提取和图像的三维推理。目标识别和面部识别也是很重要的研究领域。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