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协会陆战研究所发布报告 《自动化信息作战:战略制胜的机制》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

该报告讨论了美国的潜在对手利用人工智能来监控美国的特定受众,以及为了实现其预定目标而通过数字媒体网络向美国民众产生和传播误导性信息的威胁。

背景

基于人工智能的信息作战(IO)工具,可以通过快速有效地模仿人类同理心来塑造目标受众的感知。美国防部对于人工智能的整合工作并不包括任何信息作战内容。通过自动化信息决策决定作战目标、时间、地点、方式,在战略层面上比其他人工智能应用更有影响力。俄罗斯作为美国的威胁之一,正主导着这些工具的开发。这种新型威胁有三个特殊能力:算法内容生成、个性化目标定位和传播能力。其理论整合术语为“自动化信息作战”。该术语将用于探索人工智能驱动的作战影响,并比较与国防部目前人工智能应用的影响目标范围。

自动化信息作战原理

人工智能具有“获取信息并生成新信息”的能力,机器学习与信息作战整合,可使使用者定位最易受到行为心理学影响的目标,然后利用情感和偏见集中影响目标群体,快速产生预期结果。随着视频内容的日益普及,以及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出现,电脑生成的虚假内容只会变得越来越普遍,与现实的区别也越来越小。对于人工智能来说,更普通的预测应用是预测目标用户想要什么或想做什么。人工智能通过从用户的社交媒体账户、经济媒体互动和位置数据中获取的数据进行训练,可以推断出更具有预测性的内容。自动化信息作战知道目标是谁以及他们会对什么做出反应,那么它的下一个预测就是什么时候提供催化输入。这种武器的真正威力在于,当一种认知武器成功地击中目标时,这些受害者就会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将文化因素融入他们的网络。如果“重复是信息作战执行的关键原则”,那么这种“思想病毒”能够以一种虚假的引发同感的定制内容,将信息以最快的速度从受众的角度散布。

自动化信息作战的作用

俄罗斯选择的机制使其能够直接、几乎即时地攻击对手,而炮兵或无人机无法做到这一点。自动化信息作战最大的价值是在一段时间内,操纵某一特定的情绪,支持某一特定的政策目标,从而给对手造成负面影响。电子平台没有地理和安全力量的约束,可以直接大范围地影响特定网民,取得的反馈可以发挥信息作战的最大优势。网民的点击量可使竞争对手获取相应国家的交通数据、网络地图,支持下一步作战。俄罗斯成功地调动了对手的公民参加游行,开启了自动化信息作战的能力,而华盛顿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应对自动化信息作战的措施

牛津大学的计算项目已开始记录不同国家自动化影响;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创建了汉密尔顿数据库,以追踪俄罗斯在推特上的影响力。英国陆军对俄罗斯宣传战的研究表明,对错误信息的反应需要数小时或数天,使得应对措施几乎无效。兰德公司发布报告建议将信息流指向竞争对手的宣传目标,而不是发起者,以及增加本土说服性信息的流量。

应对自动化威胁的方法要比虚假信息侵入系统更快,而不仅仅是对其做出反应。根据兰德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俄罗斯利用大量的渠道和令人眼花缭乱的信息,用快速、连续和反复的信息曝光度影响受众。随着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大量投资以及俄罗斯继续其影响力运动,美国必须做出回应,在规模上利用真实信息击败对手,以比对手更快的速度过滤视频流,从现有的任务提要中创建内容,并协助公共事务。

报告来源:美国陆军协会网站(https://www.ausa.org/)

产业自动化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