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多田整理

马斯克的离开将是对市场创新的最大损失

特斯拉和市场需要秩序与规则,但也需要这个疯子。

马斯克与美国政府近两个月的「私有化」纠纷,终于暂时落下帷幕。

8 月 7 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 · 马斯克发布了一条致命的推文:「我正在考虑以 420 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得到了保障。」

接下来便都在意料之中——这一事件完全触动了华尔街与美国监管机构的神经,特斯拉股票也随之发生强烈震荡。

仅仅「思考」了一个月时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就在上周正式宣布起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这般速度达到其处理同类事件的史上最快。

而马斯克起初拒绝了证监会一开始提出的协议(被禁止在未来两年时间内担任特斯拉公司董事长,另外罚款 1000 万美元),但就在今天上午,他最终向联邦政府妥协——接受了一份更加苛刻的和解协议。

根据纽约联邦法院提交的文件,马斯克与特斯拉将不得不各支付 2000 万美元的支票,用于补偿那些在马斯克的推文发布后因市场剧烈波动而受到伤害的投资者。

此外,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将必须在董事会中再任命两名独立董事。而公司也将不得不对马斯克与投资者之间的沟通渠道保持严格监督ーー包括 Twitter 这种社交媒体。

而最为关键的条件是——马斯克将被迫在至少 3 年内辞去特斯拉主席的角色。当然,他可以继续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并在董事会保留自己的席位。

马斯克的统治地位将被削弱?

当然,尽管对马斯克来说这个新协议并不仁慈。但法律专家表示,对于马斯克和他的汽车公司来说,这个结果已经算是幸运了。

「坦率说,我认为这对马斯克有些好处,」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院的证券法与公司治理学教授 Stephen Diamond 认为,马斯克仍然可以随时「插手」公司事务,

「他仍然是首席执行官,他仍然是公司的主要股东,而且他仍然在董事会的位置上。」(马斯克拥有特斯拉 22% 的股份。)

不过,由于马斯克没了主席的位置,他的确失去了召开董事会会议的权力,也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制定议程的权力。

而美国证交会明确要求,「主席」这个位置的继任者必须保持「独立」。这意味着至少他在一定程度上会打破马斯克对公司近乎象征性的「统治」。

事实上,多年来特斯拉的部分投资者就一直呼吁特斯拉应该将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的角色正式分离。

「两个角色的分离,将会有效遏制马斯克在集团内部逐渐失控的力量。」但 Diamond 强调,作为 CEO,马斯克也将保留自己对特斯拉日常运作的控制权。

当然,除了马斯克自己掌握的权力,长期以来,分析师们也一直在抱怨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不够独立。

譬如马斯克的兄弟 Kimbal Musk 同时是特斯拉与 SpaceX 的董事会成员。而马斯克的老朋友,同时也是投资公司 Valor Equity Partners 创始人的 Antonio Gracias,已经给 PayPal 与 Solar City 注入了大笔资金。

因此,一个重要的问题浮出水面: 新主席将会是谁?这个选择能否真的摆脱马斯克以及其亲信的掌控?

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专门研究「创业精神」这一课题的律师 Erik Gordon 表示:

「如果新任主席是一位非常强大的人,而且他敢于与马斯克进行对抗,那么马斯克的生活将发生巨大变化。」但他话锋一转:

「如果这个人像特斯拉内部所谓的独立董事一样『高高挂起』,那么马斯克的角色可能不会有太大改变,因为他将以控制董事会的方式控制这位主席。」

但无论如何,对马斯克来说有件事肯定会发生改变:

这项协议要求特斯拉需要开启强制性程序与控制措施,以监督马斯克以任何形式发出的涉及到公司内容的所有信息。当然,包括 Twitter。

「对马斯克来说,这既是一件丢脸的事,也是一个对他自己有利的事情,毕竟他将是我所知道的所有首席执行官中……唯一一个需要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前获得批准的人。」Gordon 甚至幽默地表示,没了马斯克的「狠话」,我们可能会少了 很多乐趣。

那么假如马斯克这次仍然拒绝美国证交会的提议呢?法律界的答案是——可能会导致更可怕的结果。

美国证交会最初是希望通过诉讼将马斯克从其所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位置上拉下来,甚至是让其终身不能返回岗位;

而对于马斯克来说,在法庭上的败诉也可能让他为自己的火箭发射公司 SpaceX、神经网络技术公司 Neuralink 以及隧道公司 Borning 等非上市企业更加难以筹集到资金。

他的离开将给创新型经济带来损失

但以上所谓的「马斯克的幸运」,仅仅是法律界的看法。事实上,包括诸多华尔街分析师在内的许多市场研究机构都对「惩罚措施」持保留意见。

譬如市场与企业策略研究机构 River Twice Research 总裁 Zachary Karabell 就认为,马斯克如果离开,毫无疑问将对国内的市场创新驱动力造成巨大危害。

「马斯克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自己既是一个有远见的首席执行官,又是一枚引人注目的避雷针。

这不仅仅是因为马斯克所有公司的不可替代性与在创新生态中的重要地位,而是因为美国经济需要更多像马斯克这样的人才才能生存和繁荣。

马斯克的行为的确跨越了法律界限。但对他的处分就等同于以小偷小摸的罪名处决某人,这种损害将远远超出对马斯克本人的伤害。」

事实上,尽管马斯克在 8 月 7 日那天以一句「我们正在考虑 420 美元每股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引起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轩然大波。

但在随后的推文中,他对「交易对现有股东意味着什么」,以及「交易如何进行」做了充分阐述。

实际上,唯一的问题,也是马斯克所犯的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在没有获得任何资金的前提下做出了某种决定。

尽管马斯克声称他与潜在的投资者,包括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众多金主进行了明确对话。但两个多星期后,马斯克却又「出尔反尔」表示他不会继续将特斯拉私有化。

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起诉理由是,这些推文具有很大的误导性和欺诈性——没有获得资金,也没有关于 420 美元/股这个定价的详细讨论,就直接发布错误信息,并最终导致股票价格波动以至于给投资者造成损失。

Zachary Karabell 认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案件。所以在大多数时候「办事拖拖拉拉」的证交会,这次只用了一个多月就提出了正式指控。

然而,这么多年来马斯克发表过的令人质疑和匪夷所思的言论堆成了山,难道他的举动不应该早已让人有所习惯?

「任何投资过马斯克公司的人都对他有很清醒的认识——从令人陶醉且鼓舞人心的产品宣布,再到突如其来且诡异的想法,亦或是激昂中透着一股怪味的未来预测……把他所说的任何一件事当做福音,绝对是一个错误。」

你信了,你就输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Model3 交付日期一拖再拖,但他每次对下一个月的展望永远是「一定能达成」的。

此外,就在今年 5 月,马斯克还在 Twitter 上宣布自己已经启动了一个从纽约到华盛顿特区的超级铁路项目,希望明年还能在洛杉矶与旧金山之间开一条。

没错,这个推文也完全是误导性的。

实际情况是,马斯克获得了在华盛顿进行小规模测试的许可,也与加州监管机构进行了若干次对话。

但是,将这些正在进行交涉的项目形容为「已经完成的工作」,就像是给自拍加了无数层滤镜,真相与影像完全是两码事。

相信除了投资人,连关注科技圈的普通人都已经清楚马斯克「喜欢发表近乎谎言的夸大性言论」已经是他长期养成的坏习惯。

2009 年,也就是在特斯拉筹资最艰难的时间点,他曾向特斯拉的投资者们保证,在公司获得贷款之前,公司已经依靠能源部的贷款项目中获得了大笔资金(事实是,你懂的)。

面对用户,马斯克已经无数次保证提升汽车的生产能力与交付数量,但每每真实数据都有些打脸。

甚至是商业成绩最耀眼,让无数人受到鼓舞的火箭公司 SpaceX,目前的进展也与「2022 年向火星发射首艘有效载荷飞船」的承诺大相径庭。

然而 Zachary Karabell 认为,对于他做的事情,给出 100% 的承诺,能做到 50% 就可以给予信任。

「马斯克的每一家公司,包括 2016 年被特斯拉收购的 SolarCity,已经取得了比大多数公司都要多的成就。

Model3 难产,但是特斯拉已经证明了从零开始建立一家汽车公司,并同时拥有电池技术与分销系统的可能性;

SpaceX 的飞船可能飞不了火星,这家公司已经证明了成立私人航天公司的可行性;

而对于美国来说,既然已经错过了高铁时代,那么试着让 Boring Compay 来颠覆和改善城市之间的交通运输。」

马斯克这段话的意思是:为一个「地下火山穴」写封面故事并不容易,但我认为这件事是有用的。这里的「地下火山穴」就是 Boring 公司正在做的事情——挖隧道,改善城市交通系统)

他应该接受惩罚,但不应该是「下台」

以上说明,马斯克的缺点与优点都是一样东西,所以很难做出评判。

「他梦想着许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并且能够集合人力和金钱来实现这些梦想。事实是,现实中太多人缺乏实现『量子飞跃』的意愿和愿景。」Zachary Karabell 不希望马斯克变得与其他 CEO 一样变得「谨言慎行」:

「无论人们多么希望马斯克能正常一些,但他就是不正常的。因此,『投资马斯克』总是被视为高风险。要么获得巨额的回报,要么迎接彻底的失败。」

当然,问题还在于,特斯拉是一家上市公司,需要对投资者负有责任,而高管言论受到极大的约束,「怎么说」以及「对谁说」都有严格的规定。

假如马斯克是作为一家私人公司的 CEO 各种吹牛,各种走擦边球(毕竟这样的公司其实一点都不少),那么这些荒谬言论就不会带来同样的法律风险。

因此根据法律条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投诉很难被拒绝。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在法律的范围内被起诉。就拿金融危机期间那些破产的银行来说,直到公司倒闭很久以后,「宽容」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才会要求撤换他们的 CEO 或主席。

有些法律界人士曾在证券委员会提起诉讼后给出如下判断——任何一个不懂马斯克想法或总是寄希望于押注特斯拉高估值及动荡股价的投资者,都会把马斯克的 twitter 当成真话。

但其实恰恰相反,如果真的是马斯克的投资者,他们早就学会了面对马斯克的夸夸其谈时保持冷静,并给其言论真实性打上一个大折扣。因为他说过的大多数话几乎都是与现实脱轨的。

因此,将他的私有化推文视为欺诈,有点搞特殊化。

「要么就把马斯克长期依赖发表的各种不实公开演讲都视为欺诈;要么就对马斯克惯有的行为进行警告,没必要选择性执行惩罚。」

事实上,Zachary Karabell 并不是反对惩罚马斯克。巨额罚款是有必要的,但并不是要让像他这样比较稀少的「疯子」在上市公司没有立足之地。

「如今美国的法律法规其实已经在推动一些公司保持私有化。这可能对公司有利,但并不能帮助他们创造强劲和活跃的市场,以及向投资者保持内部运作的透明度。」

「正义应该是盲目的,但不应该是冷漠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完全可以成功赶马斯克下台,但这样做有利于谁呢?

不过倒是可以顺便警告一下 Musk,让他在发推文之前,多呼吸几下,冷静做出决断。」

特斯拉和市场都需要疯狂的梦想家,但也需要秩序与规则。要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绝非易事,但却至关重要。

产业马斯克
2
相关数据
神经网络技术

(人工)神经网络是一种起源于 20 世纪 50 年代的监督式机器学习模型,那时候研究者构想了「感知器(perceptron)」的想法。这一领域的研究者通常被称为「联结主义者(Connectionist)」,因为这种模型模拟了人脑的功能。神经网络模型通常是通过反向传播算法应用梯度下降训练的。目前神经网络有两大主要类型,它们都是前馈神经网络:卷积神经网络(CNN)和循环神经网络(RNN),其中 RNN 又包含长短期记忆(LSTM)、门控循环单元(GRU)等等。深度学习是一种主要应用于神经网络帮助其取得更好结果的技术。尽管神经网络主要用于监督学习,但也有一些为无监督学习设计的变体,比如自动编码器和生成对抗网络(GAN)。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