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同学、熊炎、蒋宝尚编译

硅谷华盛顿正面杠:科技巨头参加“世纪听证会”,谷歌缺席,推特道歉

美东时间9月5日,Facebook、推特在华盛顿参与“世纪听证会”,协助调查互联网干涉美国选举一事。这是自今年4月的Facebook听证会之后,美国国会再次针对社交网站的政治影响力召开聆讯。

Facebook COO谢丽尔·桑德伯格、Twitter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出席了听证会,并回答议员们的提问。

整场听证会的主题是监管与责任。

这场会议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有人认为,这场会议过后,美国社交媒体“狂野西部时代”将成为过去式。其实从议员们态度和话语来看,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听证会上议员发问

在听证会上,议员们表达了对“谁拥有”数据的担忧。因为他们认为谁拥有了数据,谁就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作恶”,如果“数据巨头”们一旦“作恶”或者动了“作恶”的念头,那将对公民极为不公平。

所以,没有正规的法律条文和机构监管的科技巨头公司就像一颗随时就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尔纳(Mark Warner)建议社交媒体平台应该向用户传达积极的数据价值观,而不是其他。数据的透明度水平必须受到监管。

以下是对听证会的总结。

谷歌缺席

如图所示,议员们前面有三张椅子,一边坐着谢丽尔·桑德伯格,一边坐着多西。令人奇怪的是中间的那张椅子却空着。

是的,那张中间空位是留给谷歌的。

谷歌有接到邀请,但委员会嫌弃谷歌派出的出席代表档次不够,所以拒绝让谷歌代表入会。值得一提的是,谷歌派出的代表既不是拉里·佩奇(Larry Page)也不是桑达尔·皮查伊,而是谷歌首席法律顾问。

其实,这里面未必没有相互赌气的成分,议员们气谷歌搜索结果有政治偏见,而谷歌也不爽立法者们整天想着监管谷歌。

但是无论如何,这次会议过后,谷歌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因为它将会成为政治家们的下一个抨击对象。就像之前特朗普发推吐槽谷歌搜索结果竟是些负面新闻一样。

谷歌的缺席显得推特和Facebook更有爱国主义情怀,也更有担负公民责任的担当。参议员们也纷纷表示对“杰克”和谢丽尔的好感。对于谷歌,他们好像翻起了白眼。

参议员 Tom Cotton更是在会议上表达了对谷歌的强烈不满:这段日子谷歌与美国军方中止了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谷歌称不想研制杀人武器,但Tom Cotton认为,事情都有两面性嘛,武器也是可以保护公民滴。

推特一直在道歉

“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太好”,这是Twitter创始人 多西在会议上最常见的口头禅。当参议员们问:为什么Twitter不能让外部研究人员更好地获取数据,帮助他们应对恶意干扰;为什么没有告诉用户他们遭受了侵犯;为什么没有给用户哪怕一点点的提醒,比如提醒他们看到的某个可能是内容恶意伪造的。

“之前我们做得不够好。”多西在听证会上面露“后悔”地说。虽然承认错误总比否认错误好,但是现在的悔恨无法改变那个失败的事实。

委员会似乎被多西的诚恳认错动摇了,没有过多逼问他。

一个非常好笑的细节是,委员会的其中一个成员在磕磕绊绊地读出了Dorsey的双音节姓名以后,开始对Dorsey改称‘Darcey先生’。这位Twitter CEO以后在参加冥想课程的时候,可能确实是要思考一下“傲慢与偏见”这个问题了lol。(Darcey是《傲慢与偏见》一书中男主角达西先生的姓氏。)

多西正在艰难地经历第二次自我探索。 他仍然因为商业、文明、人类本身、公众面目等各种问题感到无力和困扰,并在犹豫不决地权衡应该听取哪些人的意见。

而他经营的那个号称是“数据化公众广场”的平台,至今无法遵循他号称要遵循的健全的商业准则。事实上,那么现在这个平台本来要遵循的准则已经被涂抹的体无完肤了。

现在的问题是,在多西对委员会做出的要维护“平台上所有的声音”的报告中,Twitter有些过于傲慢和自以为是了。对多西想要维护的自由言论和健康交流造成损害的不是别的,而是他们错误的意识形态,因为纳粹最善于让被仇恨和迫害的人民保持沉默。

Facebook桑德伯格的顺畅演说和焦虑对话

桑德伯格这个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可不是白当的。她极其擅长毫无漏洞地闪烁其词。本次听证会她的表现也确实很好,很顺利地向大家暗示公司一直在努力,努力与仇恨言论、虚假内容作斗争,努力查找并屏蔽州级的虚假信息活动。

桑德伯格在发言中很有礼貌地告知参议员们,Facebook将会对他们做出的答复进行跟进,并且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组织一些对象不明的“合作”——她的这些话可以说是十分专业的踢皮球大法了。

踢皮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皮球总会被踢回来的,而且鉴于问题越积越多,皮球回到你这里的时候可能还会有爆炸的风险。

参议员Kamala Harris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自2017年11月Facebook的总理事会第一次向委员会为虚假信息问题报告和作证时,Harris提出的问题就一直被Facebook搪塞。Harris决心深入质询甚至激怒桑德伯格。

这场令Facebook首席运营官焦躁不安的对话开始于探讨Facebook在虚假账号发布的广告中赚了多少钱——比如克林姆林宫支持的互联网研究机构(Kremlin-backed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桑德伯格很纯熟地偷换概念,将这个问题表述为“不实信息”,甚至“无内容信息”。这时候,她已经通过心理战术使人们把视线从令人震惊的Facebook涉嫌克里姆林宫政治宣传丑闻移开了一点儿。

Harris继续强调Facebook的最重要的商业模式是从用户身上获得收益,因为用户每观看平台上的广告,Facebook就会有盈利。所以,用户参与的程度越大,Facebook获得的收益越多。很显然,极具煽动性的内容往往更能更能激起用户的兴趣。

桑德伯格和多西宣誓

然后参议员举了一个例子(暗示这是一种财务激励政策和道德上的失败),2017年6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显示Facebook要求版主删除针对白人的仇恨言论,而保留了针对黑人孩子的仇恨言论,因为他们认为后者不是“受保护的阶级”。

桑德伯格回应道:这确实是一项糟糕政策,但是我们已经做出了改变,准确的说,已经完全的改变了这项政策。

Harris问道:“但这不就是仇恨时期的问题吗?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看待的吗?

桑德伯格说道,“Facebook非常关心公民权利”,她试图重新获得主动权。但Harris步步紧逼问道,Facebook究竟何时“解决”了糟糕的政策。

桑德伯格撑不住了,因为她无法确定政策变更的时间。

“在那份报告之后,政策改变了吗?或者在ProPublica的报告之前?“Harris问。

“我可以回复你关于何时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具体细节,”桑德伯格说道。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Harris)

“我不记得确切的日期。”(桑德伯格)

“你还记得具体的年份吗?”(Harris)

“你刚才说它是2017年。”(Harris)

“所以你认为2017年政策改变了吗?”(Harris)

“差不多吧。”(桑德伯格)

这场尴尬的交流结束时,桑德伯格被问及Facebook是否改变了仇恨言论政策,是否保护了那些受法律保护的公民。

他说:“我知道我们的仇恨言论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合适,而且它们都是公开的,我们可以回到那个法律分类范围”。于是乎,她再次承诺了后续会采取行动

推特原则上同意给消息加上标签

我们早些时候就指出了这一点,但Warner参议员设法从多西那里获得了一份承诺,即未来推特平台会采用打标签方式提供相关信息,帮助用户在了解他们所接触的信息。

多西回应说,在过去一年,他们已经考虑采用打标签的方式了。虽然,他对机器人能力的限制有很多警告。

他补充说:“这实际上取决于这一点的实施。”

推特所打的标签究竟是机器人自动化标签还是其他还尚不明确。 也没有任何时间表。但至少可以想象,推特将来会在账户中增加某种程度的自动内容。

桑德伯格表示会继续坚持对WhatsApp的加密

自从WhatsApp创始人离开Facebook以来,有传言称该公司可能正在考虑放弃其一直自豪的端到端的加密技术。

桑德伯格被直接问到WhatsApp是否仍然使用端到端加密。 她肯定的回答了加密对用户安全有好处。

“我们坚信加密,”她告诉议员。 “加密有助于保护公民的安全,它可以保护我们的银行系统,它可以保护私人信息的安全。”

然而,就问题的具体内容而言,WhatsApp是否还在使用端到端加密,她告诉议员们:“我们会回复任何技术细节,但只能局限于我所知道的。“

这种公关似的回复很可能这只是她的职业习惯。但这是重申端到端加密体系结构这样的基本功能是非常奇怪的,尽管这种加密的产品每天都会被数十亿人使用。端到端的加密给技术也给facebook带来了很多政治上的麻烦,而桑德伯格也亲自参与了修复这一问题。

大数据文摘
大数据文摘

秉承“普及数据思维,传播数据文化,助⼒产业发展”的企业⽂化,我们专注于数据领域的资讯、案例、技术,形成了“媒体+教育+⼈才服务”的良性⽣态,致⼒于打造精准数据科学社区。

产业推特硅谷
2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