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胖 EX编译

「早发现早治疗」是治疗疾病最有效的办法,而不是「病入膏肓后殊死一搏」。

渡鸦智能音箱虽然在商业上失败了,但至少证明百度能做硬件。未来,百度仍然不会将核心硬件能力外包给他人。

去年年初,百度花 9000 万美元收购了硬件创业公司渡鸦科技。当时,高层希望这家公司能够成为百度人工智能战略的支柱之一。

2017 年 11 月,百度世界大会上,渡鸦首次发布硬件智能产品,成为大会亮点,此时,渡鸦的核心地位似乎更加稳固了。

然而,短短几个月后,销量不好再加上公司内部在产品路线上的分歧——走高端市场还是大众路线?渡鸦的工程师们被告知停止 Raven H 的研发工作,结果,百度只生产了不到 10000 台音箱。

一位接近渡鸦创始人吕骋的人透露,吕骋也在考虑是否离开百度。

去年年底开始,百度的 AI 软件工程师们就集中精力研发一款价格更低的带屏音箱,由小鱼在家负责制造。

为了减少对搜索广告业务的依赖,百度正在尝试新的业务方向。除了自动驾驶领域,也进军人工智能硬件。然而,Raven H 的失败以及公司对渡鸦政策的收缩,使得百度曾经的战略目标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渡鸦的智能音箱,其实就是百度版的 Echo。在百度的战略中,这台智能硬件构成百度搜索、地图、视频和音乐服务的中心,而所有这些均可通过百度版的 Alexa,DuerOS 进行控制。

然而,百度最终认为,在中国,Raven H 这样的高端音箱没有市场。

「为了占领市场,百度必须拥有一个强大的智能音箱。这一点,至关重要。这只是第一步。」日本大和资本市场公司的 John Choi 说,他长期跟踪科技公司的走势。

但是,百度缺乏硬件知识,收购业绩也喜忧参半。比如,公司以近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中国的 Android 应用商店,去年以 2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它。

在 AI 领域的进展,也麻烦不断。陆奇突然离职,自动驾驶部门的高层人物也陆续出走。继在外卖配送、在线支付等领域的十亿美元投资打水漂之后,人工智能硬件策略也触礁。

The Information 与 17 位在职或离职的百度员工以及投资者交谈之后,尝试揭开渡鸦背后的故事。

百度拒绝就本文做出任何评论。

90 后企业家

Raven H 是吕骋的发明。公司卖给百度时,他才 26 岁。

2013 年,吕骋从利物浦大学毕业,拥有数学和市场营销学学位。还没毕业时,他就做过一个社交网站,帮助他人协调行程安排,找出可以碰头见面的时间。

Raven Tech 是接下来的一个项目。他还开发了 Flow,一款可以使用语音来访问移动应用程序的软件。当时,渡鸦也是硅谷著名加速器 Y Combinator 2015 年冬季班的学员。

一些顶尖的中国科技投资基金,包括真格、DCM 、经纬中国和和玉另类投资(MSA),成了 Raven 的投资者。

它的第一个硬件产品叫做 Raven H-1,可以用语音控制智能设备,如电视或空调。不过,该产品没有使用百度的操作系统。

随后,渡鸦在京东的众筹平台上进行了推广。

2016 年底,平台销售了 1047 台的 RaveH-1,不过一半的设备相当于只卖 16 美分。

2016 年夏天,渡鸦开始寻求新一轮融资时,吕骋被介绍给了百度高管。当时,百度正在人工智能和硬件方面寻找新的机会。

李彦宏与吕骋见面后,表达了对这位年轻企业家的认可。之后,李彦宏的夫人也有不错的回应,交易成功的概率又高了一些。马东敏是李彦宏的长期生意伙伴,最近才重新加入公司。

不久,2017 年 2 月,百度同意了收购渡鸦的交易。

Raven 随后搁置了 RaveH-1,开始研发一款新的智能音箱,也就是后来的 Raven H,它将基于百度的人工智能操作系统 DuerOS。

与此同时,百度还聘请了微软的陆奇担任首席运营官。吕骋被任命为百度智能硬件部门的负责人,并直接向陆奇汇报工作。

一开始,事情进展的不错。

收购完成之后的几个月内,百度批给渡鸦 2 亿人民币的预算,用于产品制造成本和市场营销,一名前雇员说。

两名参与过内部讨论的渡鸦员工透露,当时的目标是生产 50000 至 100000 台 Raven H。

公司的阻力

但是,他们很快就面临一些来自百度的压力,一位渡鸦前雇员透露。他们被告知,要削减营销预算和音箱的初始生产量。

按照百度和渡鸦员工们的说法,百度变脸部分是因为公司顶层与吕骋存在分歧。

高层想要的是一个廉价、大众化的产品。但是,身为乔布斯的信徒,吕骋却想要开发一款高端设备。

他坚持打磨细节,不计成本,尽管这会减慢生产速度,增加开销。

比如,为了避免剐蹭掉色,使用彩色塑料作为音箱材料,而不是喷涂材料,会增加产品成本。

他还希望音箱顶部有一个独立的 LED 触摸屏,充当遥控器。但是,这种设计为软件工程师和硬件产品人员带来了许多挑战和额外的工作量。

一直以来,吕骋就想打造一款类似苹果手机那样的「权威产品(definitive product)」。

为了让这款音箱拥有魅力四射的优良标志,他聘请了总部位于伦敦的营销机构 Twelve,还邀请瑞典设计公司 Teenage Engineering 研究音箱的设计与功能。

但据雇员透露,由于不断与制造商沟通以满足吕骋的高标准要求,生产一再被拖延。

日益激烈的竞争

而与此同时,11 月,阿里巴巴和小米推出了更智能但价格更便宜的音箱。Raven H 定价 265 美元,而小爱音箱售价 93 美元,天猫精灵售价为 78 美元。

竞品出现后,百度高管开始对渡鸦失去信心。夏天,试行的量产目标被压缩。

接着,双十一购物节,天猫精灵打折。原价 78 美元,活动价 15 美元。据阿里巴巴说,音箱卖出了一百万台。

五天后,百度召开了大型会议。

吕骋作了汇报。此时,渡鸦仅仅是制造了一个产品原型。吕骋说,他知道其他智能音箱的价格有多么便宜,但他争辩到,Raven H 是一款优秀的产品。

但百度的高管们越来越怀疑。

根据公司内部人士的说法,试行的产量又被减到 10000。因为订单少了,各零部件的制造商们纷纷跑去找百度要说法。

「百度不知道硬件业务是如何运作的。」「你不能先预定 100000 台,然后又在过程中改变主意。」一位前渡鸦员工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百度也开始削减渡鸦的市场营销预算。最终降低到不到 1500 万,而百度最初承诺费用是 3000 万。

据前两名渡鸦员工和一名百度员工透露,百度也没有为产品的市场推广提供帮助。

困难重重的产品发布

当时,在北京,产品的发布也挺糟心。

十一月世界大会结束后的一个寒冷周末,在一家豪华购物中心举办的一个快闪(popup)活动上,百度的这款旗舰智能音箱登台亮相。

人们排着队,想一睹芳容。但是,他们无法体验这款产品:它被放在一个玻璃盒子里,像一件昂贵的珠宝。甚至没有插上电源。

这在内部引发了争议。

一位员工在公司内部的电子公告栏上贴了一篇冗长的留言,严厉批评了这次活动。

在回复中,吕骋将糟糕的发布会归结为当时现场没有 WiFi 和电源插座,以及恶劣的天气。一周后,在上海的一次活动中,智能音箱终于可以接通电源开始工作了。

尽管目标产量被大幅裁剪,但是,渡鸦的员工仍然继续为年初的 CES 做着准备。

一名员工表示,市场团队连续工作了一个月,团队常常在办公室加班至午夜。最初的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华尔街日报》、Verge 以及 Wired 都称,这款音箱是 CES 中最好的设备之一。

但是,好评并不足以消除百度内部的担忧,他们认为,Raven H 只能满足利基市场,无法吸引大多数消费者。

与此同时,百度投资的小鱼在家也开发出了一款智能音箱。在百度看来,这款音箱比 Raven H 更有前途。小鱼在家重新更名为百度产品,并于三月公开发售。

就在百度专注小鱼在家后不久,渡鸦团队进行了重大重组,吕骋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

绝大多数渡鸦团队的成员被转移到百度其他部门,渡鸦团队改名为 Raven Studio,从最初的 80 人减少到 10 人,仍由吕骋负责。

Raven H 继续蹒跚而行。一名员工表示,目前仍有大约十几个人在研究音箱,为应用程序做一些基本维护,以及继续在线销售音箱。

一位渡鸦的高管为智能音箱项目辩护道,从一开始,它就没有打算与那些便宜的智能音箱竞争。它表明,百度可以制造硬件,他说,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成功了。

百度仍在尝试自己制造智能音箱,而不是将工作外包给小鱼在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SLG旗下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负责人杨永成曾参与过小米的智能音箱的研发工作,他正在研发一种便宜的智能音箱。

产业智能音箱百度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