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胖整理The Information、纽约时报来源

「助手和搜索截然不同」,这位谷歌前高管能否救Siri于水火?


Giannandrea 将监管苹果的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策略,直接向 CEO 库克汇报


据《纽约时报》报道,苹果已经聘用了前谷歌搜索与人工智能部门老大 John Giannandrea,这可以说是苹果在人工智能方面追赶竞争对手的一大举措。

周二,苹果表示 Giannandrea 将负责苹果的「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策略」,成为 16 个直接向库克汇报的高管之一。苹果此前的领导层:库克与 15 位高管

何许人也?

John Giannandrea 现年 53 岁,苏格兰人,而 J.G. 是其昵称。在谷歌期间,其职能是负责监督相关领域的产品和业务开发,也包括带领该公司长期的科技创新。他带头推动了将 AI 技术整合进谷歌的产品中,包括互联网搜索、Gmail 和数字助理:Google Assistant。

2010 年,谷歌收购了 Metaweb,时任 Metaweb 首席技术官的 Giannandrea 加入了谷歌。Metaweb 的目标是成为「全世界知识的数据库」,而谷歌最终将其整合进搜索引擎中,其技术成为谷歌知识图谱的基础,为用户查询提供直接答案。

在这之前,John 是 Tellme Networks 的联合创始人和 CTO,该公司在 2007 年被微软收购。

在 Giannandrea 的任期内,AI 技术研究越来越受谷歌重视,甚至其主要的 AI 实验室 Google Brain 都搬到了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的办公室旁边。

苹果曾经表示保护移动端和在线服务端用户个人隐私的坚定立场,然而,如果这家科技巨头要扩展基于神经网络的业务,这个立场可能会为其带来诸多不便。

蒂姆·库克在周二上午发给职员的邮件中写道:「我们的技术必须秉持我们的价值观,John 支持我们在隐私方面的承诺,以及我们在使计算机更加智能、更加人性化过程中的周全做法。」

从重要创新到拖油瓶:搜索还是助理?

在苹果售价 349 美元的智能音箱 HomePod 发售时,有评论家认为 Siri 将导致这款产品销售不佳。

果不其然,尽管这款音箱因为时尚的外观和音质赢得无数赞誉,但是在用户体验过后,对 Siri 功能的评论如「迟钝」、「讨厌」和「令人尴尬」等使得 HomePod 声名不佳。

Siri 部门过去大部分时间是由 Bill Stasior 负责,这位安静且低调的工程师之前曾是亚马逊的搜索专家,于 2012 年后期加入苹果。

在得知像 Stasior 这样的搜索专家被任命领导 Siri 项目的时候,团队成员立刻表示了怀疑。

Stasior 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并帮助创立了亚马逊的搜索部门 A9.com。2006 年至 2012 年,他一直担任 A9.com 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

Stasior 手下的一些 Siri 团队员工觉得,他缺乏在语音或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背景(另外两个关键的 Siri 部门),难以成功地领导这支队伍。

「我觉得,虽然当他来到苹果时对 Siri 非常感兴趣,但他的长期目标还是打造一个搜索引擎,」曾在 Stasior 手下长期工作的一位前员工表示,「Siri 只是转型搜索引擎的一个起点。」

「他的工作就是在苹果把搜索变成一个核心资产,并让它达到世界顶级水平。」曾在 Stasior 的搜索团队工作的一名员工表示。

然而回到多年前,最初创立 Siri 是希望把它变成能够响应用户请求、与用户进行交互获得所需响应的智能数字化助理

举个例子,理想的 Siri 不会单纯提供给用户一个餐厅的电话号码,而是会和用户反复交流确定诸如日期、时间、排队人数之类的细节——然后再独立为用户进行预订。

Siri 的创始人认为,实现这一结果的唯一方法就是创建一个开放的平台,允许外部开发人员和 Siri 融为一体。这样做之后,Siri 的能力可以远远超过仅在团队内部建立的能力。

「这就是在建立人工智能的应用商店,」Siri 的最初的一位管理层人士表示。「它应该是一种通过对话来协调网络的方式。」

Siri 公司的创始人兼公司董事之一,Norman Winarsky 表示,乔布斯是 Siri 潜力坚定的支持者。但是早期的 Siri 团队成员表示,乔布斯承诺他们会在晚些时候构建第三方生态系统。

2011 年 10 月 4 日,在苹果公司推出 Siri 的第二天,乔布斯因为长期受癌症困扰而去世,这也基本上标志着 Siri 原始团队计划的破灭。

如今,要将现有的 Siri 团队与在 Stasior 的领导下持续扩张的搜索团队联合起来相当麻烦。

后者未必不能居上

谷歌开发语音搜索技术很多年了,事实也证明用户喜欢用语音。

和苹果目前对 Siri 缺乏清楚的宏观认知不同,Giannandrea 有着丰富的搜索和助理产品经验,也对搜索与助理产品有着清晰的认知。

「我们认为助手和搜索是截然不同的产品,而且使用起来也不一样。这两个产品的区别是搜索的深度,以及能够解答问题的数量和难度。」

今天,谷歌虽然有不错的语音搜索产品。但是,语言和对话是计算机科学尚未解决的问题之一。还需要很多年投入,才能建立任何内容都可以被理解的自然对话系统。这是一个征途。

在谈及自己对谷歌 AI first 的理解时,Giannandrea 认为它是指无处不在的智能助手。

就 Google Home 和 Google Assistant 这两个产品来说,它们本质上是一个平台,结合了许多其它 Google 产品的平台,例如 Knowledge Graph 和 Google Cloud Speech 等等。同时,也是一个其它制造商能够将其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去的平台。而就亚马逊来说,情况也同样如此。

事实上,Siri 最为显著的失败在于,仍然缺少第三方开发者生态系统。苹果的商业核心仍然是产品设计,虽然它也在重重挑战下试图将自己改造成一家服务型公司。

不过,亚马逊也是在技术落后谷歌和微软好几年的情况下,「逆袭」成功。

当亚马逊想要打造数字助理时,公司没有 AI 人才。雪上加霜的是,那些有技术能力的专家,只有极少数愿意为亚马逊工作。Google 和 Facebook 当时也在抢夺这一领域的顶尖人才。

在 Alexa 初期,亚马逊收购了很多公司。不过另一方面,亚马逊的密保文化也妨碍了公司吸引顶尖学术人才的努力。LeCun 当初之所以选择 Facebook,部分原因就在于后者愿意开源大部分 AI 研究工作。

但是一位亚马逊高管曾说,「这个领域充满希望。谷歌和微软已经在语音方面研究了很多年,而在亚马逊,我们可以从头开始,抓住并解决所有难题。」

无论如何,对苹果而言,这一人事聘用是件很成功的事。而 Siri 能否追回曾经失去的优势,苹果 HomePod 是否真的像评论那样最多进入前三名,就要看这位新晋的领导人能否摆平团队之间的棘手矛盾,能否让苹果将在线服务的重要性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产业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