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开怼硅谷性派对报道,「没有裸体没有性,作者应该感到羞耻」

编译 | 王宇欣

作者 | Rin Griffith

来源 | WIRED


Steve Jurvetson 风险投资公司 DFJ 的联合创始人,去年 11 月被排挤出公司

本月早些时候,《名利场》的报道揭露了硅谷里的性派对及其伴随着的肮脏故事。然而,这些故事虽然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污言秽语和细节,却并没有包含任何具体的名字,这不禁让人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

两位对这些派对中某一个很熟悉的人——其中一位还曾经参与其中——对连线杂志表示,这个派对是由风险投资人、风险投资公司 DFJ 的联合创始人 Steve Jurvetson 举办的。参与者表示,这个派对与 DFJ 的年度会议 Big Think 有关联。

熟悉这个派对的人表示说,在进行派对的邀请或是其他消息传递中均不会明确提到性或是毒品这样的字眼。但是这些人说,这些元素从派对的安排中就很容易看出来,比如在吧台后面有一个被大只的皮毛抱枕覆盖的「宝宝抱抱」区域,打着特殊的灯光。一些参与者会吸食一种被称为「Tesla」的摇头丸增强版本,据传这种药物有和那辆同名汽车相媲美的强劲药效。根据 Vanity Fair 的报道,该活动以「地球边缘派对」为主题,鼓励「战士一样迷人的女冒险家参加,具有狩猎情趣并穿着丛林部落的服装。」

在声明中,DFJ 表示,「我们对派对中发生的与 DFJ 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的行为感到非常失望,DFJ 的文化一直并且也将继续建立在尊重和诚信的价值基础上。我们绝不希望让任何人感到不舒服,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我们近几个月采取的决定性的行动反映了我们对价值观的坚定承诺。」

据 Recode 报道,去年11 月,经过内部调查之后,Jurvetson 被发现了对女性不忠的行为,这影响到了他的职业发展,随后 Jurvetson 被排挤出公司。

这次派对举办于 6 月,恰好在风险投资公司 Binary Capital 陷入性骚扰危机,遭到社会舆论爆炸性指责后不久。当时 Binary Capital 的消息震动了风险投资界,并在 DFJ 内部引起了一些这类派对究竟是好是坏的讨论。知情人士透露,DFJ 的合伙人 Emily Melton 对这一派对的性质表示不安,并且在讨论是否应该支付派对的来往车费。「很显然,为这样的派对买单并不是一步好棋。」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在公司内部,有一群人对这个派对感到不舒服,还有一些「持中立或者稍微支持态度的中间派人士」。「Steve 明显是这一群人里最支持派对的那个。」最终,Melton 的不安和担忧还是被无视了。

Jurvetson 的公共关系负责人并没有立即对评论的要求予以回应。Axios 早些时候就报道称,记者 Emily Chang 在其即将出版的书中描写的那种派对,就在 Jurvetson 的家中举行过。而名利场的文章正是改编自 Chang 的书。

Big Think 会议的大约 100 名与会者几乎都被邀请去了派对,还包括一些知名的非公司内部人士。名下多家公司获得过 Jurvetson 投资的 Elon Musk 向连线杂志确认,他就去了这个派对,但是对《名利场》在文章中称之为「性派对」表示异议。

「Emily Chang 的文章充斥着毫无意义的污言秽语。她把当年还没有硅谷的时候发生在旧金山 Tenderloin 区的性俱乐部里的事情和举办在半岛酒店的无聊风投年会混为一谈。这是对大众的误导,她应该感到羞耻。就算硅谷真的存在『性派对』的话,我也未曾得见。如果你想要参加一些疯狂的派对,显然,来硅谷是走错地方了。DFJ 的派对很无聊,并且商业味道很浓,没有性也没有裸体。一群书呆子坐在一张沙发上也不是在玩儿什么『宝宝抱抱』。我被 DFJ 资助的企业家追了一整晚,所以凌晨 1 点才睡。整晚都没发生过任何有哪怕一丁点儿值得写下来的意义的事情。最有趣的部分就是 Steve 在午夜时候点燃了一个模型火箭了吧。」

天使投资人 Jason Calacanis 也对此次事件的「性派对」描述提出异议。他表示,「我和我的妻子以及 200 多位业内人士一起出席了派对,但是我们没有见证到任何《名利场》文章里描述的事情发生,而我们在那里待了足一两个小时,」

同样,企业家 Mary Lou Jepsen 也如此说道:「我没有看到任何性行为、或是毒品之类的东西,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派对,有很多很棒的人,但是这不是一个性派对。」

周三,参与派对的企业家 Paul Biggar 在一篇名为「那个派对比听起来糟糕的多」的博客文章中描述了自己的经历,但是并没有提到 Jurvetson 或 DFJ 的名字。「去之前我们就被警告,不要被即将见到的东西吓坏,现场不允许拍摄任何照片(!),以及别对任何人讲你看到了什么。」他写道。但是他也指出,他是于凌晨 12 时 30 分离开的,过程中并没有目睹任何性或药物。

Biggar 表示,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发声了,因为许多硅谷内部人士都因《名利场》的故事而被开除。许多投资者和企业家认为这些故事「不是真正的硅谷派对,它们只是发生在旧金山的一些火辣派对,被这些外界人士称作了科技圈派对」。他补充说,「我就在那,我可以拿出我的一部分信誉来担保,事情并非(《名利场》)所描述的那样。」

入门
微胖
微胖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