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特斯拉!深度起底「偶然亿万富翁」贾跃亭的法拉第野心

编译 | 王艺、微胖、高静宜、陈韵竹

来源 | Jalopnik

作者 | Ryan Felton

在洛杉矶富裕的郊区 Rancho Palos Verdes,有一座 7800 平方英尺的豪宅,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悬崖上,可以俯瞰太平洋。房子共有两层,六个卧室、七个浴室、一个三车位的车库。房子的隐私被保护得很好,甚至在谷歌地图上也看不到这座房子附近的街景。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像这样的房产并不罕见。但不寻常的是它的拥有者:Ocean View Drive 公司。

据此前未曾曝光过的美国国家备案文件显示,Ocean View 公司登记在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的副总裁邓超英名下。2016 年,法拉第未来正式公开其 CEO 及主要资金来源——中国科技企业家贾跃亭。

过去一年内,法拉第未来深陷财务问题。作为贾跃亭科技帝国的一部分,Ocean View 这个空壳公司让这座位于 Rancho Palos Verdes 的房产得以保留。而这座房产,正是这场足以吞噬贾跃亭所有成就的风暴的核心。在法拉第未来的执行董事那里,这座房子有一个昵称,叫做 The Clubhouse,它有多重作用。

四位熟知法拉第未来的线人告诉笔者,新入职的员工会到这里做客,公司大会在这里召开。与此同时,每当有公司重要事件发生时,这座房子还是一个奢华的庆祝场所。无论发生任何事件,这里的私家厨师都能迅速地准备好鲜美得体的菜肴。其中一位线人表示,在 The Clubhouse 的聚会上使用的威士忌和葡萄酒,平均每瓶价值高达 2000 美元。

在这个庞大的居所内,奢华的生活方式与法拉第未来所面对的困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在这个月,一群刚入职的高管离开了公司,留下贾跃亭独自一人挽救自己已经破烂不堪的精明企业家形象。

「我认为,他成为亿万富翁纯属偶然。」一位前法拉第未来的员工说,他不愿透露姓名,「有些东西就是来得很容易。」

法拉第未来在 2015 年首次亮相,嘘头十足,声称要定义未来汽车的建造方式。它想要制造完全自主的、时髦的全电动汽车,并能让汽车与司机的品味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就像他们的智能手机一样。法拉第未来承诺所造的汽车比现在所有的汽车都要好,当今所有的汽车与之相比都相形见绌。

法拉第未来高级副总裁 Nick Sampson 在 2015 年表示:「汽车应该能够学习我的喜好,揣测我的想法,知道我想去的地方。」但该公司除了几辆原型车以及无数的问题之外,没有向观众交付任何东西。

法拉第未来目前的处境与去年类似,当时它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CES 大会上表示,将推出一款旗舰车型。其巨大的胃口与并不稳定的财务状况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引人注目又总是抱撼而归的 CES 去了又来,看起来今年的 CES 对于法拉第未来来说,将与去年别无二致,因为其中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法拉第的人员流失率持续走高,现金流仍然紧张。之前未曾曝光的一份资料显示,它正面临着新的法律诉讼,原因正是人们所熟悉的——欠债。从食品供应商到房租,供应商的欠款始终没有还清。

法拉第未来拒绝让某人(编者注:贾跃亭)接受采访。对于一些细节问题,法拉第未来向笔者发送了一份简短的声明。

该公司表示:「作为一家私人公司,我们不会就法拉第未来及其投资者的任何财务、法律或商业规划事宜置评。」

法拉第未来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且中心人物仍是贾跃亭——这个 44 岁的中国科技集团「乐视生态」的创始人。线人们将乐视的失败归结于贾跃亭的固执。即使公司即将倒闭,他还是拒绝放弃对法拉第未来的任何控制权。

今年,投资者已经就位,表示愿意购买这家初创企业的股份,但消息人士表示,交易成功与否取决于贾跃亭是否愿意退出。消息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贾跃亭是拒绝的。

笔者采访了 7 名法拉第未来的前员工以及熟悉这家公司的人,他们对公司的未来看法相同:如果法拉第未来能够生存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贾跃亭退出。



总部位于香港的咨询公司邓恩汽车(Dunne Automotive)总裁、中国汽车行业专家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表示:「(贾跃亭)实际上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名杰出的企业家,他非常成功,非常被尊重。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需要他退出只是权宜之计。」

曾经,贾跃亭希望以极快的速度为科技行业带来变革。他赚了数十亿美元,推出了所谓的「中国 Netflix」。几年前,他凭借自己的超凡魅力、热情和充裕的银行账户,试图将汽车行业向着纯电动和无人驾驶推进。

但后来,随着几位高管的离开,贾跃亭发现自己真正需要面对的,是从 2016 年秋季开始就不断累积的金融负债。当时建筑公司 AECOM 要求法拉第未来支付 2100 万美元欠款。2016 年 10 月初,AECOM 告诉法拉第未来,若不能及时支付费用,位于内华达州的在建工厂将停工。(为此,法拉第未来完全放弃了这个预计耗资 10 亿美元的工厂。)

当时,法拉第未来表示,钱正在筹备中。与此同时,Ocean View 也有一些工程正在进行。资料显示,就在 AECOM 发出信件的第 11 天,Ocean View 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在 Ranchos Palos Verdes 的豪宅中建造一个新的游泳池和水疗中心。

这件事情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线人们将乐视的失败归结于贾跃亭,因为他对于事物优先级的处置经常有失水准——钱是有的,只不过花在了吃喝玩乐上。

「我认为,他成为亿万富翁纯属偶然。」一位前法拉第未来的员工说,他不愿透露姓名,「有的时候,财富就是来得很容易。」

上周,公司前任首席财务官 Stefan Krause 首次向笔者证实,他已于 10 月中旬从该公司辞职。自此,贾跃亭将法拉第未来带入了更阴暗的水域。

在一份特别声明中,法拉第未来指责 Krause「渎职」,并试图声称实际上是公司解雇了 Krause。(Krause 已经聘请了一名律师,誓要与法拉第未来分出是非黑白。)

那一天,贾跃亭以略带挑衅的语气激励员工。

贾跃亭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到:「我知道,我们有一支由全球 1000 多名员工组成的精诚团队,他们每天都在继续工作,尽管他们面临着挑战与唱衰者的倒彩,但还是努力地将 FF 91 推向市场。」

这封邮件对于科技巨头来说,是一个典型的回应。在 6 位前员工看来,这样的论调一方面显示出了公司的野心,另一方面又略微自大。尽管周围尽是怒气冲天或虎视眈眈的人,贾跃亭还是不肯做出丝毫让步。

「他基本上没有改变过他自己,」一位前员工这样说道,「但这只是公众的视角,从内部看来并非这样。」

「他更像是一个手指发痒的西部枪手,」这位前雇员继续说道,「而不是一个有理性的人。」



贾跃亭于 1973 年出生于山西省农村,出身贫寒。种种迹象表明,他的家庭十分节俭,甚至他们的消遣方式都很特别:比如在夏天,他们会去一家钢铁厂度过假期。

大学毕业后,贾跃亭沉浸在科技中。在开始创业之前,他曾短暂地在当地税务机关做过电脑技术员。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曾做过手机发射塔天线电池的销售。

他的成功之路始于 2002 年,他离开了税务公司,创办了他的第一家著名公司,这是一家名为 Sinotel Technologies 的无线电公司,该公司在五年内上市。在同一时间段,贾跃亭创立了乐视,也就是众所周知的「中国 Netflix」。

2010 年,在乐视生态的保护伞下,贾跃亭带着乐视上市,并迅速扩大市场——电视、流媒体视频服务、电影和智能手机都有涉及。很快,该公司的员工总数膨胀到一万多名,上市实体每年产生超过 10 亿美元的收入。



但是,乐视的崛起让贾跃亭的背景备受瞩目。2014 年,一高官入狱,其家人曾投资乐视,这使得贾跃亭备受指责。有观点认为,贾跃亭的崛起源于官商勾结。

不久之后,贾跃亭莫名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几个月后他重回公众视野,于 2015 年向福布斯解释道,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寻求肿瘤的治疗方案。此外,他坚持自己与共产党的调查没有关系。贾跃亭告诉福布斯,如果他知道后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不会接受此人的投资。

2014 年,贾跃亭前往美国,第一次驾驶特斯拉。此后他下定了决心,称:「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不过,这个小插曲并没有阻挡乐视的脚步,即使观察家们开始好奇贾跃亭是否一次涉足了过多领域。公司的增长和扩张计划似乎涉及到所有技术领域,这实在是太过野心勃勃了。

面对激烈的竞争,贾跃亭敏锐地察觉到了挑战。为了克服困难继续生存,乐视需要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上市公司必须快速发展」,他在 2015 年时对福布斯这样说,「我们必须资助这些烧钱的新业务。」

凭借着这样的势头,贾跃亭开始大胆地宣称,乐视生态可以立即接任每一个科技巨头——苹果、特斯拉、Netflix。全部都行。

乐视生态看起来像个恶狠狠的敌人,而不是一个有希望的竞争者。贾跃亭的穿着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普通的鞋子——然后他们做起了苹果的对头,在市场上投放了大量类似苹果的产品,比如新的智能手机和电视。投资者们纷纷为他的宏大愿景出资买单。

随着贾氏帝国日益壮大,他大摇大摆起来。他坚信乐视生态能够立马赶上一大批科技巨头。他还曾公开将苹果比作希特勒——这种狂妄有时实在超出了公众可以容忍的范围。(事后他进行了道歉)

电动汽车自然也在他的愿景当中。中国汽车行业专家邓恩回忆了他听说的一个故事,讲述了贾跃亭进入汽车行业的原因:2014 年的某一天,贾跃亭前往美国,第一次驾驶特斯拉。此后他下定了决心,称:「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他投资了一家名为 Atieva 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现在更名为 Lucid Motors),极力推动乐视生态发展自己的电动汽车。乐视生态对电动汽车看似有着雄心壮志,但愿景却很模糊——「智能」,「连接」,全自动,全电力汽车,速度要达到 130 英里每小时。2014 年底,他资助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的发布,很快吸引了许多来自硅谷和传统汽车产业的人才,其中包括不少特斯拉的老员工。

法拉第未来推出了大规模的计划:在内华达州建立价值十亿美元的工厂(由税收激励);开发让特斯拉相形见绌的超级电动跑车;一个转变私人交通观念的车队。

2016 年,贾跃亭告诉路透社:「特斯拉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他们已经将全球汽车产业推向了电动汽车时代。但是我们不只是造车而已。我们认为汽车是一个四轮的智能移动设备,就像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一样。」


2016 年,Faraday Future 的概念车在 CES 中亮相


但是,贾跃亭对法拉第未来的豪言壮语并没有得到内部人士和观察者的普遍肯定。乐视生态、法拉第未来和 Lucid 三管齐下的方式总是使得行业观察者和记者产生混乱。

法拉第未来和 Lucid 的角色是否重叠?法拉第未来和乐视生态一起工作吗?贾跃亭的角色是什么,他又做了什么?法拉第未来为什么没有一个官方 CEO 呢?CEO 是贾跃亭吗?如果不是,原因是什么?可是,他们几乎没有提供任何背景,任由其成为一团乱麻。(贾跃亭此后表示他计划出售 Lucid 的股份,但 Lucid 对此不予置评。)

一位前雇员说:「他总是试图在同一时间做太多的事情,但却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完成所有的事情。」

就拿贾跃亭最初的法拉第计划来说吧。他不仅仅想打败特斯拉。据与 Jalopnik 交谈的三位消息人士透露,他预计在 10 年之内每年生产 200 万到 300 万辆汽车,并且几款车型之间的平台几乎没有重叠。他想要几个横跨中美的工厂。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法拉第未来曾经参观了倒闭的汽车厂址,例如前路易斯安那州的通用汽车厂。在那里,处境不佳的创业公司 Elio Motors 正努力建立店铺。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路易斯安那州提供的激励措施完全是闻所未闻的。不仅仅是税费减少,还提供资金。」据说,总共大概会提供超过 4 亿美元。

这并不重要。贾跃亭只想通过微薄的预算,让一批工厂拔地而起。两位消息人士表示,贾跃亭愿意交付 30 亿美元。当许多投资者意识到他并没有将他的十年的宏伟计划当儿戏的时候,他们纷纷选择了退出。对于贾跃亭心中想象的汽车帝国,他估计的成本根本不只是产生了些微偏差。他已经几乎估错了一个数量级了。

他的高级顾问是精通汽车行业的老手。他们实际上为贾跃亭计算过所需要的成本,预测值约为 250 亿美元。消息人士说,贾跃亭笑着把他们打发走了,却没有意识到那是真的。

「他们的要求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个熟悉贾跃亭计划的消息人士声称,「他们根本不懂,制造区区一台车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

然后,现实要开始上演了。

在 2015 年下半年的公开发布之后,公司准备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览中展示一款汽车。他们对此进行了大肆宣传,公众期待法拉未来第不只是空喊噱头而已。

但事实并不如愿。法拉第未来提出的概念就像是下一代的蝙蝠侠电影,人们对此都感到非常困惑。即便是概念车经常进行的技术展示也没有达到宣传的效果——人们在 CES 上实体车的影子都看不到。据说实体车正在测试,马上就能和公众见面了。

他不仅仅想打败特斯拉。据与 Jalopnik 交谈的三位消息人士透露,他预计在 10 年之内每年生产 200 万到 300 万辆汽车,并且他们的几款车型之间的平台几乎没有重叠。

毋庸置疑,这实在是太混乱了。贾跃亭在这个项目中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最终的结果却仅仅是一辆演绎了无用且停滞想法的概念车 FF zero1。这距事前声称的愿景有着天壤之别。

在 CES 舞台上,管理人员在 2007 年将他们的汽车比作 iPhone,声称可以自主驾驶或全自动驾驶,将「改变我们对汽车的所有认知」,承诺将应用诸如人工智能学习和增强现实的先进技术,还表示他们会改变世界认识移动性的方式。



简言之,法拉第未来承诺生产出比当今所有汽车都要能干的汽车。但遭人质疑。

造车可不是件轻松的活儿,但是贾跃亭的未来构想以及银行里的钱似乎仍然能够吸引优秀人才的到来。而汽车产业本身也已接受类似的想法:未来,汽车将无所不在,一键即可享受到电动自动驾驶汽的出行服务。2015 年,公众和汽车行业都觉得这种想法很玄乎。但是,贾跃亭可不这么看。

「未来汽车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他的想法可能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版本。」一位前雇员回忆道。

员工领着不菲的薪水,投入到汽车项目中,公司员工人数增加到 1200 人。这位亿万富翁不惜花血本去实现他的未来汽车王国。这里是工程师和设计师的「天堂」,两位前员工说道。

尽管旗舰量产汽车研发缓慢,但没有迹象显示法拉第未来现金流出现问题。不过,在全力资助法拉第的同时,贾跃亭还分别投资了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Lucid Motors,在 LeEco 旗下发布汽车,这些做法开始完全消耗法拉第未来的全力以赴。

2016 年底,法拉第未来账本的违规情况日益明显,这也直接引发当时公司财务总监对公司融资的担忧,乐视的复杂公司结构,缺乏内部控制,银行账户手续不足,都会给融资带来问题。

有关贾跃亭贪多最明显的证据,出现在 2016 年 10 月。当时,一张来自建筑公司的逾期未付款通知开始让公司员工感到不安,这家建筑公司承建了位于内达华州的法拉第未来的工厂。

当时,贾跃亭的精力正集中在乐视电动汽车 LeSEE。之前的几个礼拜,法拉第未来员工被调离自己项目,帮忙 LeSEE。当时,乐视计划于十月中旬让这款电动汽车闪耀登场。

 不过,事情进展不顺利。由于未加说明的原因,电动汽车未能与大众见面。但是,贾跃亭告诉大家,法拉第 F1 前任老板 Marco Mattiacci 出任法拉第首席商务官。

在与 Marco Mattiacci 的交谈中,贾跃亭说,想让法拉第未来借着即将到来的 1 月 2017 CES 盛事,发布自己的电动汽车。

此言一出,每个人都猝不及防,包括 Marco Mattiacci。曾与 Jalopnik 有过沟通的多个消息人士表示,此时的法拉第面临着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去 CES,或者不去。公司内部高管表示,作为公司的旗舰产品,法拉第未来 FF91 拥有 1050 马力,理论上可以干掉特斯拉,但是,它还没有准备好。

但是,贾跃亭坚持要去。「CES 之前的三个月,成了高管们陆续离职的时间轴。」消息人士说。

贾跃亭坚持去 CES,意味着接下来整个 12 月,员工都没有休息,包括圣诞与元旦假期。一位前高管告诉我们,当时每晚就睡一个小时。

「最后两个礼拜,根本没人睡觉。」一位前雇员说。「这个插足做出的疯狂决定激怒了几乎所有高管,一些人 CES 后就离职了。」

这场秀的成本预算最初定位在七位数字,消息人士说,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缩水,最后想要实现贾跃亭想要的程度已经明显不可能。

一旦更高级别的高管开始离开,闸门就再也收不住了。就在会前几天,员工成群结队地离职。意识到问题后,一些高管开始说服贾跃亭取消这场秀,推迟到 2017 年晚些时候,做一个独立发布会。但是,贾跃亭拒绝了。

那一天到来了,发布盛况一如过往。整个场地充满了期待。但是,本来计划 45 分钟的发布会变成了一场公司还没有准备好的尴尬展示。计划展示的 FF91 自动停车功能出现了问题。在直线加速赛中,法拉第击败了特斯拉,但是,这样的超级快速和未来电动自动驾驶汽车的世界有啥关系呢?

不幸的是,这场展示表明,法拉第的技术不过是有名无实的雾件。汽车有许多冗余设计,保证车辆在展示过程中以防万一。环境本身也被证明有问题。

CES 外的试驾环节,车辆的自动驾驶功能表现良好。这也是一些投资人仍然对公司感兴趣的合理原因之一。

不过,之前停车环节的失误清楚表明财务危机正逼近这家公司。「这也是没有全部车子内部所有功能的原因。」一消息人士指出,车门也有问题。一些员工预计到这一展示会以失败告终,有消息源指出,因为舞台本身的原因,法拉第 VP Sampson 后来也承认了这一点,但是无论如何,展示仍然要继续下去。这也是公司内部不和的完美例证。

然而,法拉第未来仍然对公众展示出一副无懈可击的外部形象。公司宣称精心规划过推出 FF91,这次展示只是其中一部分,未来还有更多的措施。

「我们会顶着质疑坚持下去。」法拉第 VP Nick Sampso 在 CES 上说,「继续变不可能为可能。」

但是,CES 后,混乱仍在继续。发布会后,公司官司不断:180 万美元的宣传制作费用、公司总部 58 万美元电费和 21 万美元的网络域名费用。

1 月末,法拉第未来被从之前租住的仓库赶出来了,所有人 Beim Maple Propertie 也起诉要求 1500 万美元的赔偿。

然而,贾跃亭的魅力仍然吸引着高素质人才头投奔而来。Krause,30 岁,拥有宝马和德银多年从业经历,在 3 月份任命为全球首席财务官,其使命是找到「公司在全球市场竞争中的可持续道路。」

夏天,Krause 开始融资之旅,旨在为法拉第项目筹措 10 亿美金。7 月,另一位前宝马高管 Ulrich Kranz 也加入法拉第任首席技术官。用汽车行业的职业老兵给高层来次换血,此时的法拉第未来仍然可以将拥有傲人履历的人才招致麾下。

但是那以后,情况变得越来越诡异。

就在法拉第的危机稍有所缓之时,贾跃亭的乐视又出了问题。

今年 4 月,乐视面临着严重的资金短缺,无计可施之下,公司不得已裁掉了美国分部的大部分员工。雪上加霜的是,国内一大波供应商纷纷起诉乐视不履行债务,这直接导致上海一家法院冻结了贾跃亭持有的价值 1.82 亿美元的资产。

今年 7 月,美国电视制造商 Vizio 也向加州联邦法院和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乐视索赔 6000 万美元赔偿金。此前,Vizio 还将贾跃亭个人告上法庭,要求他承担相应的财务责任。

令人困惑的是,那段时间法拉第高调表示,贾跃亭的理念与公司的长期目标相一致。

7 月 6 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了在乐视公司的一切职务,并表示自己会专注于法拉第未来的业务发展。

「这些消息不会对法拉第未来的日常运营产生影响,法拉第未来当前的目标是实现投资来源的多元化,公司计划在 2018 年让 FF 91 上路。」一位法拉第的发言人说道。

几天后,法拉第方面证实,公司放弃了内华达州 10 亿美元的建厂项目,计划寻找新的地点取而代之。有消息称,Krause 已经成功地找到了潜在的买家——印度汽车制造商 Mahindra,并与之展开了谈判。不过,最终此事却不了了之。

8 月,法拉第在资金方面开始出现隐忧,随后不久,公司拿到了 1400 万美元的紧急贷款以维持运营,还在加州找了一个适合建厂的新址。然而,知情人表示,如果后续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这个项目将难以为继,Krause 10 亿美元的筹款计划并没能吸引来任何实际的投资,仅有一些投资方表现出兴趣而已。


法拉第计划建造的工厂仍是一片空地

多位消息人士透露,事实上,法拉第的产品并不是问题所在。只有在贾跃亭退出,或是公司进行债务重组的情况下,投资者才能完全获得公司的掌控权,才会愿意参与投资。这也是 Krause 心仪的处理方式。不过贾跃亭拒绝让出任何权利。

这样的僵局引发了新一轮的离职浪潮。10 月初,一批公司的高管离开了法拉第未来。10 月 14 日,Krause 也宣布辞职,并表明辞职即刻生效。一天后,公司 CTO Kranz 也宣布离职。消息人士称,在那之后还有更多的高管和员工离开了公司。

「Krause 是唯一能让公司重现生机的人。」一位离职的前员工说道,「申请破产是法拉第未来唯一的生存之道,Krause 明白,只有贾跃亭离开,公司才会摆脱困境。现在 Krause 走了,其他人也不会在公司长留了。」

乐视的问题引发了中国监管机构对这类公司的审查。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近几周,国内监督批准公司上市的有关机构正处于如履薄冰的状态,两名在 2010 年负责乐视网创业板上市的律师因涉嫌违规行为而被拘留了。

「只要贾跃亭还是法拉第未来的决策者,那就造车无望了。」一位法拉第未来前员工如是说

贾跃亭否认了乐视涉嫌 IPO 欺诈一事。同过去相比,他现在也低调了很多,在法拉第总部的加州家里闭门不出。上个月,在中国媒体公开了公司给到潜在投资者的一份文件之后,法拉第濒临破产的传闻再次喧嚣尘上。

文件显示,法拉第正在申请破产,并试图将公司移交给新的投资者,这也是 Krause 之前想要采取的策略。不过,法拉第否认曾经授权起草这些文件。但知情人称,从细节可以看出,法拉第已经把类似的计划摆上了桌面。

这种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的情况一直持续到 11 月。当时,法拉第未来前 CFO Krause 向媒体证实,自己已经在几周前离开了公司。法拉第此前曾宣称 Krause 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因而开除了 Krause,并将对其采取法律行动。对此,Krasue 表示法拉第对其离职背景陈述有误,存在不实言论,具有诽谤性质。

一位法拉第未来前员工表示,法拉第对 Krause 八个月来在公司任职期间的指责无异于「胡扯」,并表示公司的这种应对行为也见已怪不怪。

「公司想挽回点颜面。」消息人士说道,「我在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发生许多次类似的情况,发生问题时,公司马上会进入一种反击模式。」

本周一,这场混乱稍作平息,一个新的传言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当年以 2.3 亿美元并购了捷豹路虎的印度塔塔汽车公司计划以 9 亿美元收购法拉第未来 10% 的股份。如果消息属实,这将成为公司的重大转机。

可惜的是,传言不是真的。周三,塔塔公司否认将投资法拉第未来一事。

「这个消息并不符实,所以我们不作评论。」塔塔公司的发言人这样告诉媒体。知情人表示,整件事都是法拉第在中国的人员一手捏造的,旨在为贾跃亭挽回形象,意图把他塑造成一个可以把公司推向正确发展方向的领导者。

除此之外,贾跃亭还面临着另一个大麻烦。他的空壳公司 Ocean View Drive 也卷入了官司之中,而他在美国富人区派洛斯福德牧场市的房产就是通过这家公司购买的。这起官司的诉讼人 Miles Bernal 是 Ocean View 的前员工,他指控贾跃亭和公司不法裁员,并指出贾跃亭把公司财产挪为己用。

根据此前尚未报道的诉讼,贾跃亭和其他两名法拉第公司高管涉嫌「将混合基金和公司资产据为己用,包括但不限于个人使用公司的车辆和资金」。该诉讼还声称,贾跃亭在经营 Ocean View 的同时转移公司财产。目前,Bernal 的律师并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记者也尚未联系到 Ocean View 的律师。该案还在审理中,将于 11 月 27 日举行听证会。

尽管法拉第负面消息频发,贾跃亭的圈子里仍有一些愿与之同行的人,这些人愿意继续为他效力。消息人士称,之前乐视公司里留下来还对贾跃亭忠诚的人会去法拉第去填补之前离职的空缺。

消息人士透露,即使现在危机四伏,身居加州的贾跃亭仍然从容淡定,对未来充满信心。知情者称,他的商业野心未死,仍计划在 10 年内让法拉第实现年产 300 万辆汽车这一宏伟目标。

不过这次,贾跃亭是否能找到追随他的信徒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除了来自乐视的那些人,其余所有法拉第未来的员工都认为,只要贾跃亭还是法拉第未来的决策者,那就造车无望了。」一位法拉第未来前员工如是说。

入门法拉第贾跃亭
微胖
微胖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