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森未来获得C轮5500万美元融资的背后,是其他自动驾驶卡车的「各显其能」

整理 | 藤子

继 2017 年 8 月初新浪、治平资本、英伟达的 B 轮融资后,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 11 月 21 日再次宣布,已于近日完成 C 轮 5500 万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复合资本领投,新浪、治平资本跟投。此前的 2015 年 9 月,图森未来获得新浪的 A 轮融资 5000 万。

图森未来 CEO 陈默表示,本次 C 轮融资将被用于进一步的研发和路测当中。图森未来专注于自动驾驶货运卡车技术的研发,在中国和美国均设有研发中心。据图森未来表示,2016 年 9 月,在全球自动驾驶算法评测数据集 KITTI 和 Cityscapes 上,图森未来刷新 10 项世界纪录。

2017 年 6 月,图森未来在美国加州获得路测牌照,此后,完成了从加州到亚利桑那州 L4 级自动驾驶跨州长距离路测;同期图森未来 L4 级无人卡车在中国开始路测,目前完成近万公里路测里程。

2017 年 11 月初,图森未来 3 辆 L4 级无人卡车在上海公开演示,国家工信部部长苗圩、副部长辛国斌、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等官员及相关媒体参与了试乘(这是机器之能的试乘报告)。

在当天的试乘活动上,图森未来表示,卡车的主要功能在于运货,为了尽快使产品落地,图森选择自己担任物流行业中承运人的角色,通过接单将货物从 A 地运送到 B 地,使运输行业的成本降低。目前,图森已在跟一些物流公司洽谈。而接下来,他们正在促成能在上海两个港口之间的一段封闭式高速公路上通过运输货物试运行。


图森未来试乘车辆


此后,图森未来会研究自动驾驶车队,有车队后,再极致压缩车与车之间的距离,降低后车的风阻。「我们现在的技术方案能做到 3-4 辆车的编队,车辆之间间距为 20 米,车速保持在 80 公里每小时。我们最终希望在实际使用的时候,能够把车之间的距离压缩到 15 米,这样能够极大压缩后车的风阻,使车辆的风阻降低到 70%-80%,节约 15%-20% 的能耗。」图森自动驾驶研发总监/合伙人吴楠说。

而据吴楠介绍,图森在明年将会进行车队的测试,国内大概有 50 辆,主要在曹妃甸地区和上海某个港口地区。美国大概有上百辆,则主要在亚利桑那州测试。

在商业模式上,图森未来与陕西重汽合作,将自己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在汽车的设计前期就植入到汽车内部,陕西重汽生产的提供自动驾驶功能的车则会销售给图森未来,图森未来会保有这些车,进行物流运输。

而为什么投资图森未来,领投的复合资本表示,基于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系统应用于物流领域,具有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它能够减少交通事故发生,降低碳排放,让长途货运更加安全、绿色和清洁。通过节省油耗,也能够帮助用户降低最终成本。

「我们认同图森未来富有价值的技术研究和可落地的商业模式,希望能够帮助它在自动驾驶应用的路上走得更远。」复合资本说。

「在中国,物流运输成本占 GDP 的 16%,因此国内有很大的效率空间可以通过自动驾驶车队提升;而在美国,货车司机供不应求,经常严重超时工作,图森的自动卡车车队可以解决这些痛点问题,也同时提升运输效率。」治平资本合伙人 Steve Tang 说。

事实上,在长途货运行业,还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大量致命的交通事故都由货物卡车造成,究其原因则是,为了尽早将货物送达指定地点,卡车司机群体中普遍存在疲劳驾驶、超速驾驶等现象。自动驾驶卡车则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另一方面,对自动驾驶而言,由于货运卡车大多运行在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是一个封闭的较为简单的道路环境,很少有随意停车、变道以及随意超车等行为,而且也没有行人穿过道路。车辆都是在限定的范围内运行,只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并不处理城市道路、交通信号灯或者其他类似的状况。因此也更适合自动驾驶的落地。

这也是很多自动驾驶公司专注于货运卡车或率先布局于此的原因。图森看到了这个市场,其他公司也同样看到了这个市场。

Otto

说到自动驾驶卡车,因为联合创始人 Anthony Levandowski 与 Waymo 的官司,使得他创立的 Otto 名声鼎沸。

这家成立于 2016 年 1 月的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成员主要来自特斯拉、苹果、谷歌、Cruise Automation 等。联合创始人 Lior Ron 曾是前谷歌地图负责人,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Don Burnette 曾在谷歌无人车组负责软件,Velodyne 前副总裁是其 BD 负责人。

成立后不到一年,也就是在 2016 年秋季,Otto 就完成了商业上的首秀,在科罗拉多州行驶了超过 120 英里,拖挂车的平均时速达到 55 英里/小时(约合 88 千米/小时),将 50000 罐百威啤酒送到了目的地,途中,司机只需要在高速公路上按下「engage」键,卡车就以 L4 的自动驾驶状态运行。但在驾驶室内部,配置了可以禁用自动驾驶系统的按钮,以及需要人为监控的实时导航的计算机系统。


Otto 的自动驾驶卡车首秀,还挣了数百美元


自动驾驶公司分为两个流派,有激光雷达派和计算机视觉算法派,跟图森未来主攻计算机视觉感知,依靠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等传感器不同,Otto 则是激光雷达派。据推测,Otto 自动驾驶卡车的驾驶室和拖车上就安装了 3 个激光雷达,保险杠上面也安装了雷达,挡风玻璃上方则固定了高精度摄像头。

而在商业模式上,与图森未来会自己保有车不同,Otto 则是将自己的自动驾驶套件出售给卡车公司,既不会像 Waymo 那样自行设计卡车,也不会像图森未来那样与汽车制造厂商深度合作,共同生产卡车,他们只是为现有的车型加装自动驾驶套件。

Einride

Einride 是一家瑞典初创公司,这家公司的策略非常激进,2017 年 4 月,其推出的名为 T-pod 的电动卡车取消了驾驶舱,没有人类驾驶员,没有座位,也没有窗户,卡车看起来就像是带轮子的白色盒子。T-pod 电动卡车长近 7 米,电池容量为 200 kWh,续航里程数为 200 公里(124 英里),载重量为 20 吨,可一次性装载 15 个货盘的货物行驶 200 公里。


Einride 的自动驾驶卡车取消了驾驶室


而跟通常进行路测的自动驾驶车辆不同,这辆卡车并不受控于车载计算机,而是通过远程操控。T-pod 的一个驾驶员可以同时远程操控多辆卡车,并形成一个车队进行管理。但当车队到达城市之后,每辆卡车都会配备操作员,以完成接下来的行程。

但在 Einride 的规划中,他们并不仅仅是推出电动卡车,而是要建立一套新的货运体系。这套运输体系将在 2020 年交付,届时,哥德堡至赫尔辛堡的运输路线上,将有他们的 200 辆 T-pods 电动卡车及沿线的充电站组成,该运输路线的输送量将高达 200 万托盘/年(pallets per year)。目前,已有多家客户签约。

「公司的驱动力在于,我们相信自己能够带来一场变革,减轻这个社会对石油的依赖。」这是 Einride 的目标。

Embark 

AI2017 年 2 月,Embark AI 正式公布了其自动驾驶卡车技术。实际上在 2016 年 8 月,Embark 就在美国内华达州改装完成他们的第一辆自动驾驶卡车,此后,工程师一直测试、调试着该自动驾驶系统,并将其起名为 Embark AI。

据 Embark AI 介绍,Embark 不会自己制造卡车以及相关的自动驾驶硬件,而是向卡车制造商提供软件系统和平台。由于技术和法规还有待提升和成熟,在近期,他们也不会百分之百地将自动驾驶投入实际应用,只是希望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司机避免无聊和疲劳,使其在运输货物的路上,能专心做其他事情。


Embark 无人驾驶原型卡车


而在他们的规划中,进了高速后,到出高速之前,这一段长距离运输都使用自动驾驶,其余路段继续由人类司机负责。因此,客户只需要提供卡车,将货物转载完成,并到达指定地点即可。Embark 将会完成接下来的行驶路线的规划以及卡车的维修保养,当卡车接近城镇或城市时,他们会通知驾驶员并将车辆控制权移交给他。

而据《连线》报道,从 2017 年 10 月以来,Embark 的自动驾驶卡车一直沿着从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的某个仓库到加州棕榈泉的某个配送中心之间的 I-10 高速公路行驶,并运送 Frigidaire 冰箱,全程约 650 英里。

Starsky Robotics

由于激光雷达等传感器实现全自动驾驶的方案在目前无法快速实现,成立于 2016 年的 Starksy Robotics 于是采取了另外的折中方法,他们雇佣一些具有 5 年良好驾驶记录的司机,让司机通过远程自动驾驶平台,控制行驶在路上的自动驾驶卡车,每名司机能同时操控 20-30 辆卡车。



Starsky Robotics 的自动驾驶卡车


司机坐在家中,面前同样有方向盘、刹车控制器等,不同的是有电脑屏幕,而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则是由传感器、摄像机传来的道路、车辆等画面信息。司机则以驾驶位的视角观看这些信息,在必要的时候对车辆进行远程控制。但是,将集装箱运输出车场以及卸货阶段,卡车还是需要负责该程序的司机进行实地驾驶。在公路上或者高速路上则可交给远程司机。


Starsky Robotics 自动驾驶卡车工作模式


目前,Starsky Robotics 已有一套汽车改装套件,可对传统的卡车进行改造,为卡车加持雷达、深度摄像头等,包括车前驾驶系统的通信、控制改装。

此前,他们曾让一辆负载 5000 磅的卡车行驶了 140 英里,其中 120 英里(80%)的路程实行自动驾驶,并由远程司机监管和操控。Starksy Robotics 计划 2017 年底实现商用,而目前已有货运公司与其签订合同。

Starksy Robotics 认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一解决方案能够提高整体的经济效益,因为除了车辆本身,司机劳动力作为货运成本会大大降低,此外,安全成本也会大大降低。

特斯拉

最近大出风头的特斯拉 Semi,被业内人士称为货运行业数十年最重要的行业发展催化剂,Semi 是一辆半挂式电动卡车,配置了自动驾驶辅助功能以及增强版的「Autopilot」系统,帮助卡车进行车道保持、巡航,并且配有紧急情况下自动刹车功能和前向碰撞预警功能。


特斯拉 Semi


这款卡车驾驶座在正中,0 到 60 英里(约合 100 公里)加速仅需 5 秒,而柴油卡车要 15 秒。在 5 度坡度的情况下,最高速度可达 65 英里/小时,而一般柴油车仅为 45 英里/小时。在满负荷(美国法规为 80000 磅,约合 36 吨)情况下,0 到 60 英里加速需要 20 秒。

美国约有 30% 的卡车运输半径是在 100 -200 英里,而 Semi 能够有效负担 500 英里的长途运输,充电后最远可行驶 500 英里(约 804.7 公里),利用超级充电桩充电 30 分钟后,即可续航 400 英里。

Tesla Semi 行驶一英里平均成本为 1.26 美元,一般柴油卡车是 1.51 美元。但电池成本的高昂则可以通过运营维护成本进一步降低。据马斯克介绍,Semi 将于 2019 年投入生产。

福田

2016 年 11 月,福田在上海发布其与百度合作研发的自动驾驶超级卡车,后者则提供高精度地图的 Level 3 自动驾驶技术。该车型搭载车道偏离预警、盲点监测、交通标识识别、自适应巡航、超级巡航及自动制动等多项驾驶辅助功能,可实现对于车辆行驶速度、转向及安全车距的自主控制,并在车辆偏离当前车道、驾驶员视觉盲区内有障碍物接近及车辆违反交通标识规定等情况下发出警告。


福田的自动驾驶卡车


事实上,福田早已在多年前就已布局自动驾驶技术,超级卡车计划则是多年前提出的「福田汽车工业 4.0」战略规划中的重要一环。其智能卡车和智能物流以绿色卡车和车联网为主要内容,通过平台模块化设计、超低风阻设计及轻量化设计,形成三大解决方案,以常规高效动力、混合动力、高效 AMT、辅助驾驶系统、车队管理和载货匹配等技术为支撑。

戴姆勒

作为奔驰的所有者,德国戴姆勒很早就在布局自动驾驶卡车了,2015 年 5 月,戴姆勒推出的 Freightliner Inspiration Truck 正式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首个卡车自动驾驶执照。

Inspiration 使用的技术包括雷达和摄像头、计算技术、电子架构等可以从戴姆勒现有商用安全技术中找到源头,比如车道偏离报警、自适应巡航控制技术。其卡车的自动驾驶系统能分辨单双道公路、静止物体、移动障碍物、行人以及范围内的其它一些物体,并已以 80km/h 在德国 Magdeburg A14 高速上进行过成功的实际道路测试。最大的不同在于汽车全身安装了蓝色 LED 灯,正如奔驰 F 015 自动驾驶概念车一样。

而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共有 2 步:第一步是启动 HWP(Highway Pilot)功能,在控制按钮中有一个红色的按钮名叫「HWP」,当卡车进入高速公路时启动,该功能可以让卡车按稳定速度行驶,与其它汽车在同一车道上保持安全距离,卡车不会为了超过行驶速度慢的汽车而自己改变车道;第二步是巡航,需要打开巡航控制。如果碰到其它情况无法处理,比如大雪天、车道线褪色,卡车会向司机发出警报,此时由人类接管汽车。

而在 2016 年 4 月,在 European Truck Platooning Challenge(欧洲卡车车队挑战)上,戴姆勒的三辆自动驾驶卡车车队上路,从德国斯图加特行驶到荷兰鹿特丹,这些从德国前往荷兰的卡车全部通过 WiFi 连接,并采用戴姆勒的 Connected Highway Pilot 系统。在该系统的控制下,卡车能在 0.1 秒内通知其他车紧急制动,相比人类对刹车灯的反映速度来说,要快 1.3 秒。


戴姆勒的自动驾驶卡车车队


戴姆勒以车队行驶,可以节省 7% 的油耗,而这种行驶方式能把车辆之间的距离从 50 米缩短至 15 米,减少了对路面空间的占用,增加了卡车的通行效率。

借由这种新技术,一辆装载货物的 40 吨半拖车每行驶 100 公里耗油仅为 25 升,每运送 1 吨货物,1 公里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为 13.3 克,耗油量甚至会低于使用内燃发动机的小型乘用车,能够极大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沃尔沃

2017 年 11 月 15 日,沃尔沃在北京的交通创新科技论坛中,展示了其最新的自动驾驶卡车沃尔沃 FH 卡车,该款卡车实现了完全的自主导航和自动驾驶,可以融入客户控制货物交付的整体运输解决方案而无需人工干预。借助激光雷达和 GPS 技术,卡车可持续识别周围环境,在固定和移动的障碍物间穿行,同时还利用车载交通系统来收集数据,优化行驶路线、道路安全和油耗性能。

这并不是沃尔沃第一台自动驾驶卡车,2016 年,基于沃尔沃 FMX 底盘打造,通过激光雷达、GPS 导航系统、矿井地图,沃尔沃在矿井下实现了自动驾驶,此外,沃尔沃还推出了自动驾驶垃圾车等。


沃尔沃的自动驾驶卡车涉足多个应用场景


而在 2016 年 9 月的 2016 年沃尔沃节油先锋评选活动亚太区决赛及全球总决赛上,沃尔沃还演示了其自动驾驶车队技术。在该决赛上,沃尔沃安排了 3 辆自动驾驶卡车,在道路上依次前进,车辆可以自己选择间距,后车通过摄像头获知前面车辆的情况,将信息传递给驾驶室中 pad 里面的自动驾驶系统,系统将指示通过互联网传递给其它车辆,实现自动队列行驶,并实现统一加速以及制动。

Peloton Technology

在 11 月初的图森未来试乘活动中,图森未来表示,他们将在明年测试自动驾驶卡车车队。事实上,从上文也可以看出来,让车队列队行驶并不是科幻片中遥不可及的场景。

以车队行驶的自动驾驶卡车,可以减少对路面空间的占用,提升车辆的通行效率,降低油耗,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而当前自动驾驶技术的一个目标,也就是使多辆汽车能在电子通信技术的应用下,实现自动驾驶卡车编队自动驾驶。

这样的需求催生了另外一家创业公司,这家名为 Peloton Technology 的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的编队技术,目前已完成 6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Peloton 使卡车通过 V2V 技术连接,前面车辆需要刹车或减速时,后面车辆就会对这些动作自动做出反应。而 Peloton 的驾驶辅助系统也会将卡车的安全系统与云网络进行连接,将卡车编队驾驶限定在合适的道路和条件内。


Peloton Technology 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的编队技术


而 Peloton Technology 推出的商用卡车编队行驶管理系统 Class 8,目前可以支持两辆半挂牵引车编队行驶,通过 V2V 技术通信,车辆之间可以共享各自的位置信息和行驶状态参数。根据 Peloton 的数据显示,组队行驶时,牵引车的油耗可以降低 4.5%,跟随车的油耗则可以降低 10%。

更多应用实例尽在「AI 商用搜索」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