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驾驶路上,「豪言满志」的特斯拉与「揭竿而起」的车主们

来源 | Bloomberg

编译 | Rik R 王宇欣 张震


一年前,马斯克酝酿了一个新奇的想法,同时想快速向外界传达。特斯拉为其安排一场紧急的在线记者发布会,允许记者自由提问。

这并不常见。

而且,发布会并没有推出任何一款新产品,甚至连一个产品计划也没有。马斯克只是透露,特斯拉的驾驶辅助平台 Autopilot 即将转向全自动驾驶领域。在未来,每一辆特斯拉都将配有八台摄像机、雷达、12 个超声波传感器和一台 Nvidia 公司生产的超级计算机。「一旦通过了测试和监管审批,特斯拉将能够实现全自动驾驶。」马斯克说。

马斯克宣称:「基础已经打好了。」特斯拉信心满满,它开始计划将「全自动驾驶」功能应用于所有新款 Model X 或 Model S 系列,并将收取 8000 美元的额外费用。

通常情况下,特斯拉的布局总是领先市场数年,但这次不同。巴克莱银行的分析师 Brian Johnson 称这是「过度炒作的新产品」。

在第二天,特斯拉的股票就下跌了 2.2%。接下来几个月,特斯拉遭遇各种挫折、延误和内部混乱。

如今,特斯拉仍然无法兑现全自动驾驶的承诺,却面临许多忠实用户的集体诉讼。

无法实现的期许

一年后,全自动驾驶(Full Self Driving)功能仍没有落地的迹象,甚至连野心较小的「增强型自动驾驶仪(Enhanced Autopilot)」,在功能上也没能赶上先前已停止生产的车型。特斯拉 Autopilot 部门的主管于今年一月份离职,六个月后他的继任者也步其后尘。

与此同时,已为这些功能支付了数千美元的特斯拉车主们提起了集体诉讼,他们声称自己被欺骗购买了一个不存在的功能,有人还宣称自己购买了一辆不安全的汽车,想要获得退款和惩罚性赔偿。特斯拉尚未正式回应这些车主们的不快,该案目前正在调解中。

在一月份,46 岁的马斯克被问到全自动驾驶功能何时将会比增强型自动驾驶(Enhanced Autopilot)功能有一个明显的改进时,他通过 Twitter 对此回答说:「也许需要 3 个月,最多 6 个月。」

9 个月后,这事还仍没有着落。


马斯克的 Twitter

上周,特斯拉的发言人表示,「虽然实际情况比推出所有 Enhanced Autopilot 的新功能的原本预期要长,但是该功能已经为司机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他补充说,该公司在新产品的更新上取得了「快速进展」。

但无论全自动驾驶何时成为现实,诉讼以何种方式结束,过度允诺和交付不足的现实已经让特斯拉的品牌形象受到一定的损害。

与此同时,当特斯拉试图兑现承诺时,其对手们也没有坐以待毙。通用汽车、大众、沃尔沃、戴姆勒以及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都允诺在 2018 年实现那些曾令特斯拉风光一时的新功能。「特斯拉起步较早,」彭博社新能源金融领域分析师 Salim Morsy 说道,「但现在各路资本都进入了自动驾驶电动车领域。在未来两年,大众、沃尔沃和戴姆勒所推出的车款会对特斯拉产生很大的影响。」

众所周知,马斯克习惯于设定一个雄心勃勃的截止日期,却往往无法按期兑现,例如特斯拉的项目平均会比原预期晚 4 个月。虽然这种推动行业前进的「马斯克信条(Musk Doctrine)」从未能如期完成任务,但确实在过去起到了作用。然而,现在特斯拉总是拖延兑现承诺的毛病在它首次试水面向大众市场的汽车时却遇到了麻烦。

曾被广泛认为事关公司生存的 Model 3,现在也已移出了公司的日程。特斯拉接到了 50 万个订单,其第一季度的产量却只有 260 辆,远远不及 1500 辆 的预期。虽然目前还处于 Model 3 实现量产的初期阶段,但这对特斯拉来说,这是测试消费者信任度的一个关键时期。Autopilot 未能按广告宣传的日期发布,则让问题变得更为棘手。

上周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特斯拉车主私人活动中,车主们直言不讳的谈起了这种沮丧感。「我们只是想知道: Autopilot 2 何时才能达到生产标准?」现场有人这样问特斯拉的销售与售后服务部总裁 Jon McNeill,而他所说的 Autopilot 2 指的就是 Enhanced Autopilot,「因为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我们已经落后了,所以我不想做出明确的承诺。」McNeill 回答道,「可以确定的是,我觉得,你会对我们在今后几周和几个月后的进展而感到高兴。」

与 Mobileye 分道扬镳

特斯拉为何会沦落到此种局面?这始于一次糟糕的纷争。

一年前,特斯拉被卷入了与 Mobileye NV 的一场纷争中,后者是其在原 Autopilot 项目中的合作伙伴。马斯克指责该供应商试图阻止特斯拉发展自身的自动驾驶能力。

Mobileye 迅速切断了与特斯拉的合作,并称它曾提醒了马斯克关于「Autopilot 解放双手所涉及的安全问题。」

特斯拉的 Autopilot 能否脱离 Mobileye 实现自力更生,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当马斯克承诺推出全自动驾驶模式时,这些担忧都得到了解决。特斯拉基于一种被其称为 Tesla Vision 的新技术,开发了自己的 Enhanced Autopilot,及时更换掉了 Mobileye 的技术。这种新产品的售价是 5000 美元,是之前版本售价的两倍,但该公司承诺可以提供更高水平的自主性以用于公路驾驶。


特斯拉的三种自驾模式


然而特斯拉表示,公司将会有一个「校准期」,在该场记者发布会 2 个月之后,它向客户宣称,该功能可能会在 2016 年 12 月通过云端更新部署到特斯拉车载计算机上。在此之后,车主们被告知要经常进行更新,直到汽车能够自动处理几乎所有的公路驾驶情形,包括变更车道。

12 月份的最后期限来了又去了。基于新硬件的关键安全功能被推迟了几个月发布,包括一些关键部件,比如自动急救制动,这种救生技术成为了特斯拉汽车的标配,并帮助其树立了交通安全程度最高的品牌形象。而汽车制动功能直到 6 月份才得到全面部署。

来自用户的集体诉讼

在很多人看来,比起某些功能的缺失,更糟糕的是新款 Autopilot 本身的体验不佳,尤其是在窄道和危险的急转弯时出现的问题。尽管当记者在七月份再次体验时, Autopilot 的某些功能已得到了改善,但其整体仍不如原来的 Mobileye 。此外,相比于原先版本,现在减少了自动雨刷以及自动读取限速标志等功能。

「很明显,由于要快速摆脱对 Mobileye 的依赖,我们确实做得有点不尽如人意,」马斯克在 6 月份召开的股东会议上说道,「基本上来说,我们不得不在大约 6 个月之内重新创建所有的 Mobileye 功能,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

去年秋天,在特斯拉开始推出 Enhanced Autopilot 时,它也开始接到了更多的订单。多付 3000 美元,你就可以得到全自动驾驶功能。该公司发布了一段视频,其开头是一个戏剧性的描述:「司机座位上的人只具有法律上的必要性。他什么也没做。汽车是自动驾驶。」

这段视频意思很清楚:全自动驾驶即将来临。然而,加利福尼亚监管机构随后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特斯拉只是在该录像被制作的时候才开始在该州测试全自动驾驶,而且其座驾上的人要经常控制汽车。(目前尚不清楚该功能是否在对报告要求不太严格的其它州进行了测试。)

「我觉得他们发布的整个全自动驾驶视频就是一个大骗局。」集体诉讼的其中一个原告 Tom Milone 在接受采访时称。同其他原告一样,他在 12 月份为一辆 Model S 90D 支付了超过 10 万美元,他表示,基于 Enhanced Autopilot 缺乏进展的现状,他不相信全自动驾驶功能 会得到顺利部署。

「他们仍在向客户销售的一些不知何时才会成为现实的东西,」Milone 说道,「这改变了我对该公司的看法。」

在购买全自动驾驶功能时,客户必须查阅一份文件,告知称「自动驾驶功能有赖于广泛的软件验证和监管批准」。这是一条合理的警告,因为该功能当前还不可用。

但在软件行业,从工程的角度来看,「验证」意味着该测试品已准备就绪,或是处于一个几近成型的状态。特斯拉在使用这个术语时所暗示的是,至少其中一些特性即将被推向市场。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该公司真的进入了验证期——这意味着全自动驾驶功能可能还会需要数年时间以及数以百次的汽车试验。


Twitter 上的分析

美国一家顶级的集体诉讼公司 Hagens Berman 在这场诉讼当中带领特斯拉车主们冲锋在前。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新泽西州和弗罗里达州的原告代表在向圣荷西联邦法院提交了一份长达 72 页的文件,控诉了特斯拉在 Autopilot 销售中对消费者欺骗行为。

原告们声称特斯拉仅仅定期发布一些关于后续更新的公告,却并没有承认问题。该诉讼将自动驾驶技术视为「幻想(Vaporware)」,也就是说这项技术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其中一个原告代表 Dean Sheik 是在他妻子想换掉原来的座驾 2006 BMW X3 时才第一次接触到特斯拉。2017 年初,Sheikh 新买的特斯拉汽车进行了无线更新,这次更新允许他使用增强版的 Autopilot。Sheikh 表示,「这个系统运行方式让人难以捉摸,有时候会在车道上突然转向或者突然摇晃,有时候会没有缘由的就紧急刹车,靠近其他车辆或者障碍物的时候也不能减速或者停下。」而 Autopilot 的第二次更新并没有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

特斯拉在公司的陈述中表示,「无论是何种事情和决定,特斯拉都会将安全放在核心」。据用户表示,4 月份第一次提起诉讼之后,该软件确实得到了大幅改进。

今年,汽车交易平台 Edmunds 根据可用的主动安全功能进行排名,特斯拉再一次被评为最安全车辆。

当务之急是兑现承诺

去年公布 Autopilot 的时候,马斯克宣布计划从加州开到纽约作为演示,全程驾驶员不参与控制,甚至不对电池充电。该计划有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实施。到目前为止,马斯克还是坚持这个时间点。「当然,我可能会丢脸,」他在今年 8 月的电话会议中说道,「如果不在今年年底,也在这前后。」

但竞争比他料想的来的还要快。如今,通用汽车正准备在 2018 年的 Cadillac CT6 车型上推出无需驾驶的超级巡航(Super Cruise )高速驾驶系统,并在多个州部署全自动驾驶测试车型的车队。近期,通用汽车公司成为了纽约首个获批进行测试的汽车制造商。

分析员 Rod Lache 在 9 月 24 日的一份报告中对客户说道,GM 有望在「数个季度之内,而不是数年的时间」完成自动驾驶汽车的部署,他认为通用汽车公司的这一举动将领先其他竞争者数年之久。接下来六周,GM 的股票爆涨了 25%,市值增加了 近 150 亿美元。

或许,特斯拉仍旧拥有最佳的驾驶员辅助项目,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优于通用汽车和日产汽车等对争对手,但是它在自动化技术探索上的领先优势只有几个月。在继续前行之前,它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兑现自己的诺言。

入门特斯拉无人驾驶产业Mobil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