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来源王艺、高静宜编译宇多田编辑

科技巨头们因各种丑闻接连遭遇控诉,但大多用户的反应竟然是这样的


当下,科技巨头们似乎陷入了被动,正在与一波波批评浪潮不断进行斗争。

其中,Facebook 和 Google 算是首当其冲。前者被用户控诉充斥着虚假的新闻信息,还被指控向俄罗斯出售政治广告;而后者则被竞争对手指责歪曲搜索结果,甚至其女性员工还起诉公司在薪酬和晋升方面存在性别歧视。

总之,自由主义者抱怨这些平台能煽动并导致仇恨言论的蔓延,而保守派人士却认为平台压制了人们的言论自由,一些制定政策的人则想对这些愈加强大的科技公司加以约束。

然而,如果你借此来问一个美国人「他对这些公司有什么看法」,是永远没法得到一个统一答案的。

本周二,调查机构 Morning Consult 发布了一份公司好感度调研报告。报告中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对亚马逊、Facebook 和谷歌的好感度一直保持在稳定状态。

虽然每周结果都会存在一定的波动,但总体来说,人们对这些公司的好感度并没有下降。

截至上周四,谷歌获得了 88% 受访者的认可,只有 6% 的受访者对谷歌持有负面态度。此外,根据 Morning Consult 定义的「净支持率」这一概念,谷歌的净支持率达到了 82%,亚马逊为 77%,Facebook 为 60%。



一般来说,当消费者不满意时,这些调研数字很可能会下滑,也意味着有更多的受访者对公司的态度变得消极。这样的情况在今年 4 月份发生的「美联航暴力拖拽华裔老人下机事件」中曾有所体现,使得公众对航空产业整体的支持率都呈现下滑状态。虽然在那之后的净支持率有所恢复,但仍然不容客观。



无独有偶,市场调查机构 YouGov BrandIndex 也通过让消费者票选的方式展示了公司的「品牌健康指数」,并将消费者的满意度、品牌信誉、以及「消费者是否会向其他人推荐该品牌的产品或服务」等因素考虑在内。

公司发言人 Drew Kerr 表示,从 2016 年 9 月到 2017 年 9 月这一年的时间里,亚马逊、Facebook 和 Google 的品牌健康指数在统计中并没有显著的变化。

与此同时,一些其他科技公司的「品牌健康指数」则有所提升,包括 Instagram(Facebook 旗下)、Netflix、Snapchat、Spotify 以及 WhatsApp(Facebook 旗下)。

此外,BrandIndex 的数据表明,Chipotle(连锁餐饮;饮食卫生问题)、Equifax(信用评级机构;数据泄露问题)以及 Volkswagen(大众汽车;尾气排放丑闻)等公司等在面对公关危机后,品牌健康指数出现了急剧下降。



最近,尽管 Facebook 从 BrandIndex 的「全球健康品牌」美国地区前十名跌出。但 Kerr 认为,这一现象不应该被过度解读,因为 BrandIndex 正在跟踪的美国品牌有 1700 个之多。

「由于参与比较的品牌数量众多,任何一个跌出前十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一美国地区的评比是由美国消费者选出的,但在全球范围内,Facebook 仍然紧追谷歌和 Youtube, 位列第三名。



糟糕的公众印象似乎并没有影响 Facebook 与谷歌的受欢迎程度。今年 7 月,Facebook 在二季度财报中,宣布其北美月活用户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4 个百分点(但当时的数据不包括 Instagram 和 WhatsApp)。谷歌全球广告点击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 52%,为其美国市场增收 23%。

Morning Consult 发言人 Jeff Cartwright 认为,其实很难说科技公司的公关危机为何没有像美联航影响航空业一样导致科技行业向不利的方面发展。

「或许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公众对于这些公司的新闻关注度不高,或者人们相信这些公司做带来的价值远比他们的负面新闻要高。」

Cartwright 称,Morning Consult 的调查结果建议人们不要以虚假新闻的传播为理由谴责 Facebook 和谷歌。在去年 12 月发起的一次投票中,他们发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搜索引擎以及社交网络平台需要肩负起打击网络虚假信息传播的责任,而另外一小部分人认为个人用户才是更应该负责的一方。

Scott Morin 是一位居住在俄勒冈州科贝特市的 46 岁的工程承包商,他对于假新闻、网络隐私、以及社交网络成瘾的现象颇为关注,但他认为,以上三点无法构成他声讨例如谷歌、Facebook 等科技公司的原因,也不会因为这些就减少对这些网络应用的访问。

「这些应用是双刃剑」,他说,「决定内容真实与否的责任不应该在 Facebook」,但他又补充道,「但是 Facebook 确实应该为他们头条上推荐的内容负起责任。」

同样居住在俄勒冈州的 Josh Navarro 是一位住在戈瑞仙姆市的 17 岁少年,他表示正在限制自己使用 Gmail 的次数,因为他担心谷歌在偷窥他的邮件(谷歌在去年六月曾宣布,再也不会为广告用途而扫描用户邮件)。但是他也承认,这些担心并不能让他停止使用 Gmail。

总之,目前科技公司的做法似乎并没有越过像以上两位网络用户的接受底线。这不由让人想起在 2013 年,由于斯诺登披露了科技公司向政府提交用户数据的真相,当时互联网相关的品牌无一不遭受重创。虽然后来事态回暖,市场有所反弹,但终究,会有再次落下的一天。

产业产业大公司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