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孙正义愿景基金背后的男人:他们才是软银科技版图的真正操盘手

整理 | 宇多田

每一家企业成名后几乎都会带有自己的人物标签。就像贝索斯之于亚马逊,马云之于阿里巴巴,软银的另一个代名词,毫无疑问便是孙正义。

某种程度上,软银就像是孙正义的代名词。这位年过 60 岁的创始人,在 1981 年成立软银,又在 1994 年带领软银成功上市后,便带领公司走上一条疯狂的收购之路,短短几年内,就在全球投资了超过 450 家互联网公司。

其中,大部分公司没有抵挡过互联网泡沫破灭时的巨大反作用力,于是许多人在那时把矛头对准了孙正义;

再后来,阿里巴巴、雅虎与 Sprint 在某种程度上成就了软银,于是人们又把花环献给了孙正义;

2010 年,孙正义再次描绘出一个新的 30 年愿景,并在去年开始谋求用价值 930 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来重塑全球科技业版图。于是,更多人开始讨论他的百亿美金豪赌与野心。

然而,在这个总是被聚光灯围绕的男人背后,是另一群对这家风险投资巨头的成长与发展产生关键作用的人物——他们既有备受孙正义信任的公司老将,也有被软银最近刚刚挖到的银行家与硅谷的科技高管们。



2014 年,孙正义的管理团队经历过一次重大改组。在当时,曾被孙正义重金聘用的 Google 前 CBO,印度裔高管 Nikesh Arora 加入了董事会,这个举动也被视为软银对印度市场的重视。

在 Arora 的带领下,软银对印度项目的投资逐渐增多,其也一度被视为孙正义最热门的接班人之一。

然而,由于印度短期内给出的回报并不能满足董事会股东的期待,在被质疑投资与决策能力并失去股东支持后,Arora 于去年离开软银,孙正义又开始重新执掌大局。

很显然,孙正义并不会很快退休,而与此同时,曾被 Arora 招募的一群精英将继续在软银的全球投资道路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左为孙正义,右为 Arora

当下,对软银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运营这个目前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新远景基金」。孙正义转而向 Rajeev Misra 寻求帮助,后者在就职于德意志银行时期,曾帮助软银处理过债务融资等事宜。

在 Misra 加入管理团队后,其同时也将与金融工程相关的技能引入了新愿景基金的结构与每笔交易中。当然,尽管 Misra 与愿景基金的其他投资经理都以伦敦为工作大本营,但软银依然将自己的投资团队扩展至硅谷,并陆续将美国西部的科技人才与美国银行家们收入了囊中。

目前,尽管孙正义与他的软银在全球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人们却对这个庞大集团背后的运营结构与收购操盘手们知之甚少。事实上,由于这个团队仍然在组建中,其中负责全球收购交易的管理人员们甚至还没有明确的职位与头衔。

但以下这些软银新远景基金团队中的关键人物,却正在通过一笔又一笔投资交易,帮孙正义把科技野心与宏伟抱负转化为现实。



核心中的核心(董事会)

1、孙正义

软银集团的创始人、CEO 兼董事会主席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孙正义的软银。1981 年在日本创立软银后,他就是集团绝对的核心。

作为一个伟大的「推销员」,他在 30 多年前建立软银时提出了一个宏伟的愿景,并说服别人接受了自己的想法。

30 年后,他又在 2010 年提出了新的愿景:通过信息革命,致力于全人类的幸福;软银旗下资产要超过 200 万亿日元等等。而这些愿景,正在通过「愿景基金」逐步实现。

2、Ronald Fisher(位于波士顿)

软银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自上世纪 90 年代软银开始在全球进行大举收购以来,Fisher 就一直是孙正义在全球收购及相关业务领域的得力助手。

据内部人士透露,即便 Fisher 在软银所有国际重大交易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他在软银收购及重组 Sprint 过程中的角色却是至关重要的。

目前,Fisher 除了正在担任 Sprint 的董事局副主席,也同样是 ARM 的董事会成员。

一位软银前高管认为,如果软银没有 Fisher,其全球扩张之路是不可能走得通畅的;曾在软银工作 8 年之久的 Qiming Venture 合伙人 Gary Rieschel 也表示,Fisher 可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金融工程师,「他处理复杂交易的能力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3、Rajeev Misra(位于伦敦)

软银集团董事会成员;软银投资顾问公司 CEO

Misra 在 2014 年加入软银,目前是新愿景基金的负责人。在加入软银之前,从美林到德意志银行,再到瑞银集团,Misra 已经在金融业工作了 25 年。

在德意志银行任职期间,Misra 领导并推动了该银行的风险信贷业务。据报道,他的团队也是该银行对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进行押注的幕后推手,成为了著名传记影片《大空头》的现实范例。

在软银,Misra 帮助孙正义建立了愿景基金,并为许多大型交易设计了更为复杂的债务融资方案组合方案。譬如 ARM 这笔超过 300 亿美元的收购案,Misra 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虽然很少有人会质疑 Misra 的金融工程能力,但他「慧眼识科技英雄」(帮助基金寻找并识别有前途的新技术与创业者)的能力还未被证实。

与 Misra 合作过的人形容他是一个「强硬的谈判者」。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软银对于「收购优步股份」进行谈判的过程中,Misra 面对 Uber 的一众早期投资人表示:「如果这笔交易没有通过,那么软银将转而投资其竞争对手 Lyft。」

4、Alok Sama(伦敦)

Alok Sama 软银国际总裁

曾在纽约、香港、孟买和伦敦等地的银行与投资机构担任要职的 Sama,于 2015 年加入软银。

其中,Sama 曾在摩根斯坦利呆了 15 年,帮助公司在印度建立了投资银行业务。

在软银,Sama 除了主导过 ARM 的这笔收购,也曾推动了另一笔中国财团(腾讯领投)对游戏制造商 Supercell 高达 86 亿美元的收购案。

在 2017 年初,Sama 与另一位董事 Alex Clavel 一起,欲「撮合」先前软银耗资 8,5 亿美元投资的卫星运营商 OneWeb 与其竞争对手 Intelsat 进行合并。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笔价值 140 亿美元的交易是为了让软银在没有整合 Intelsat 债务的情况下接管这个合并后的公司。但在 Intelsat 的债权人拒绝了这一交易后,该交易并没有继续进行。

来自科技圈里的「老兵」

1、Jonathan Bullock(伦敦)软银投资顾问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Bullock 可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交易谈判专家,但其同事认为,他在软银的全球投资与业务版图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 2014 年离开 Google 前,他在公司担任全球战略总监。加入软银后,他除了需要监督软银的日常运营与愿景基金旗下的诸多公司,还需要寻找更多潜在的合作机会。同时,他也是「软银系」核心公司——雅虎日本与 Brightstar 的董事会成员。

2、Deep Nishar (硅谷)

2015 年,Nishar 被自己的前同事 Nikesh Arora 挖进了微软。此后,他将自己的科技知识与运营技能带入了愿景基金。

在 Google 之前,Nishar 曾在 LinkedIn 负责产品与用户体验的相关工作,进入 Google 后,他帮助公司建立了自己的手机业务线。

目前,他带领软银的硅谷投资团队专注于生物技术与计算机生物学等前沿技术的投资方向。拿到了软银巨额融资的伦敦 VR 创业公司 Improbable 与癌症检测公司 Guardant Health 都是出自 Nishar 团队的手笔。

3、David Thevenon (伦敦)

Thevenon 也同样是被前同事 Arora 招进软银的。

在 2014 年加入软银前,Thevenon 主要负责维护安卓在全球的合作伙伴关系。入职软银后,Thevenon 深入参与到了软银在共享经济领域的投资业务(中国滴滴、新加坡 Grab 与印度 Ola 的投资案都有其身影),也是 Grab 与 Ola 的董事会成员之一。

4、Jeffrey Housenbold (硅谷)

在担任硅谷高管长达 20 多年后,Housenbold 于 2017 年加入软银。直到去年,他还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Shutterfly(图片共享网站)的 CEO。在那之前,他曾在 eBay 负责客户获取与粘度维护工作。

作为一名人脉颇广的科技高管,Housenbold 目前除了是两家上市公司 Chegg(在线教育)与 Groupon(团购网站)的董事会成员,也代表软银在其投资的公司 Plenty(垂直农场)和 Grab 董事会中「坐镇」。

来自金融行业的新干将

1、Alex Clavel (旧金山)

Clavel 在 2015 年被前同事 Sama 说服加入软银前,曾在摩根斯坦利工作近 20 年。作为一名银行家,他主要关注电信行业的并购交易。在软银,他帮助 Sama 完成了对 ARM 的收购,两人还对撮合 OneWeb 与 Intelsat 的合并进行了尝试。

2、Ervin Tu (旧金山)

在 2016 年加入软银前,Tu 在高盛做了 12 年科技并购案。一位前同事将他称为「交易的完美达成者」。目前,他正与 Misra 进行 Uber 股份收购工作。

3、Michael Ronen (硅谷)

Romen 在高盛工作近 20 年后,于 2017 年加入软银。在高盛,他是全球科技、媒体与电信业务的联席 COO,主要帮助高盛维护重要客户关系。在代表高盛为软银收购 Sprint 提供咨询服务的过程中,它与孙正义建立了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Romen 的经历非常丰富,他还曾担任过以色列空军的律师与情报分析员。

4、Saleh Romeih (伦敦)

Romeih 在 2016 年离开高盛后加盟软银。在高盛,他除了是一名董事,也同样是公司在中东地区的证券业务主管。

Romeih 精通阿拉伯语,是软银与沙特阿拉伯及阿布扎比(首都)的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重要联络人,后者是软银愿景基金的最大贡献者之一。

在高盛之前,Romeih 曾在德意志银行工作了 17 年。进入软银的契机便是其被前同事 Misra 说服并聘用。

5、Akshay Naheta (伦敦)

Naheta 在 2017 年初离开伦敦对冲基金 Knight Assets 后加入软银。他在愿景基金对生物技术与制药公司 Roivant Sciences 的 11 亿美元投资中发挥了主要作用。此外,他也将工作重点放在了远景基金的公共股权投资机会上。

2005~2010 年,Naheta 曾在德意志银行担任交易员。

6、Colin Fan (硅谷)

2017 年初,德意志银行资深银行家 Fan 同样是被自己的前同事 Misra 招募至软银。虽然目前他在软银担任的具体角色仍然尚不清楚,但显然有了「前队友」Romeih 与 Naheta,他加入的是一个自己非常了解的团队。

在 2008 年 Misra 离开德意志银行后,Fan 取代了他全球信贷主管的职位,同时,他也是这家德国银行的全球市场主管。

7、Munish Varma (伦敦)

2017 年初,Varma 离开了德意志银行旗下的资产与财富管理公司,正式加入软银。在进入德意志银行之前,他曾在伦敦野村证券 (Nomura) 担任高级信贷交易员,负责日本公司的结构性信贷业务。

在 Verma 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在德意志银行工作了 14 年,而那时 Misra 也同样在那里工作。

8、Kabir Misra (硅谷) 

Misra 已经在软银工作了十几年,在这期间他管理着这家公司的 4 家风险投资基金。

此外,他也在印度市场的一些交易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譬如电商 Snapdeal 与「印度版微信」Hike 的融资交易。

在加入软银之前,Misra 曾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先后在香港的德意志银行与高盛在门罗帕克的分支机构担任要职。

产业软银产业愿景基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