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能降低传感器成本,又能解决主流传感器性能问题的这家公司被Cruise收购了

在继去年收购创业公司 GM 后,Cruise CEO Kyle Vogt 10 月 9 日在 Medium 上宣称,他们已收购 Strobe。后者于三年前创立,是把整个 LiDAR 整合到一个芯片的传感器公司。

对于大规模部署自动驾驶来说,LIDAR 是当前主要的技术瓶颈,也是关键一环。

这既有成本的原因,也有技术的问题。


Cruise 的首席执行官 Kyle Vogt 在 Medium 上表示,LiDAR 如今仍旧是自动驾驶汽车部件中最贵的零部件,如果是现有的商业解决方案,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

但是,成本只是瓶颈之一,LiDAR 体积庞大,机械结构复杂,导致生产工艺也非常复杂。

目前市场上的主要激光雷达,比如 Velodyne 和 Quanergy 生产的雷达,大多采用飞行时间(TOF)系统,这类雷达依靠激光雷达信号发射和返回之间的微小延迟来确定距离,如果物体距离激光雷达过近,则会因为时间太短而影响激光雷达的空间数据度。此外,这类激光雷达需要非常敏感的光电探测器,容易受到太阳和其他光线的影响。在各种天气状况下的性能表现和可靠性欠佳。

为此,Cruise 收购了 Strobe。

Strobe的雷达部件

与目前主流的(TOF)系统雷达不同,Strobe 生产的雷达(FM LiDAR)主要发射线性调频激光,只需测量返回激光的相位和频率,就能直接得到车辆周边物体的距离和速度等数据。在降低系统负荷的同时,也能使得系统更快地做出决定。另一方面,FM LiDAR 有着更强的抗干扰能力,无需配备敏感的光电探测器。

Vogt 表示,Strobe 公司的 LiDAR 可以提供精确的位置和速度信息。这些信息可以根据雷达传感器提供的类似信息二次检查。而 Vogt 认为,Strobe 公司新型芯片级 LIDAR 技术极大提高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性能。

「即便是在最具挑战性的环境下,LiDAR 传感器也能有助于构建无人驾驶汽车所需的冗余和重叠的功能。在极端情况下我们的新传感器也能有效抵制太阳光带来的阻碍,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基于相机的解决方案失效后继续运行。」Vogt 说,「更重要的是,通过将整个传感器整合到单一芯片上,我们会将自动驾驶汽车上的每个 LiDAR 传感器成本降低 99%。」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成本的降低,我们可以加快生产速度,更快地把我们的技术推向现今拼车并不普遍的郊区。」Vogt 表示。

据悉,Strobe 目前有 12 名员工,收购后,其创始人 Julie Schoenfeld、Lute Maleki 及其团队都会加入 Cruise。

Vogt 表示,收购 Strobe 公司是 Cruise 大规模部署自动驾驶汽车迈出的重要一步。「Strobe、Cruise 和 GM 的工程师会与我们在 HRL 实验室(前身 Hughes Research 实验室)的光学和制造专家并肩工作。我们联手起来一定可以大大减少创建更安全更实惠的运输方式并将其大规模运用的时间。」Vogt 说。

入门Cruise自动驾驶激光雷达产业收购创业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