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创作的瓶颈

本文作者:Margaret A. Boden,萨克萨斯大学认知科学的研究教授,《创作与艺术:给予惊喜的三条路》作者。

人工智能有着一个「阿基琉斯的脚踝」:它无法判断相关性。

这样的能力需要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创造性。用电脑所创作的艺术为例,这样的作品在过去几年的许多重要领域内都广受好评——2007年华盛顿州「ColorField Remix」展览中Ernest Edmond出色的人机交互作品(与Mark Rothko的油画一起展出),还有Richard Brown的Mimetic Starfish,一同在伦敦的千年穹顶下面见世界,被伦敦的泰晤士报称赞为「穹顶下有史以来最好的东西」。

但是这些艺术品并不是依靠于对相关性的精细理解。Edmonds的作品是抽象的:不同颜色变幻的竖直条带,没有具有代表性的内容。Starfish用来回想起真实的动物与动作,即使是好奇与警惕这样的自然反应,也没有特殊的文化关联。

或者在音乐的范围内思索一下DJ的创造性(「The Hit Charade」)。一个DJ的工作是「接合性」的创作,或者将一些熟悉的想法用陌生的方式组合起来。DJ不创作新的音乐。反之,他们用新的方式来组合并排序熟悉的作品。这个价值并不仅仅取决于DJ选择的新奇,而是他们的才能:他们让我们回忆起音乐上或文化上的联系的能力,而这些是其他人做不到的。

当音乐还有歌词的时候,更广泛的文化连接会更加有相关性。想想披头士的「Eleanor Rigby」。没有歌词,无论旋律如何缭绕,它的价值都会更少,并更加难以回忆。主乐于大提琴制造出的尖利声音造成的刺耳的不协调更加剧了歌词的悲伤。他们以无限的深度与丰富层次,加深了神父McKenzie以及Eleanor Rigby的孤独感与绝望。

一个好的DJ可以考虑这些事情。例如,一个悲伤的曲子可以延伸至极度甜蜜的歌曲,并让听众们享受这讽刺感。

潘多拉不能做到这个。AI的自然语言处理被相关性这一盲点大大限制,这是计算机缺少语序理解能力或者文学知识的结果。计算机可以写小说,但它写出的文章却是干瘪无味的。计算机所创作的肥皂剧情节(忽视了词语与语法上的细致)并不能吸引来任何观众。

这些创作,依然需要着人类的参与。

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Chen Xiaoqing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