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写下人工智能圣经《集异璧》的人,为何渐行渐远?

1979年,一本叫做《哥德尔、艾舍尔、巴赫书:集异璧之大成》开创性的书,震惊了所有人,获得了当时非小说类的普利策奖。由计算机科学家Douglas Hofstadter执笔,这份长达777页的书籍,鼓舞了许多年轻有抱负的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 [caption id="attachment_5500" align="aligncenter" width="1200"]image Douglas Hofstadter[/caption] 而对于Oren Etzioni,现任Allen人工智能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这本书籍决定了他的一生。他说:「每当我读它时,就会被它完全迷住。你如何建立一个智能机器?这是贯穿所有科学的最基本的问题,也是最富有智力的问题。这非常基本,同时也觉得这正是自己毕生努力的方向所在。」 g-del-escher-bach-the-eternal-braid-at-34 [caption id="attachment_5499" align="aligncenter" width="1136"]image (1) GEB其中一页[/caption] 如同被常称为的GEB,它将数学,科学,音乐和艺术等看似像是不同的领域,联系在一起。GEB的章节被经常打断,要么是因为虚构人物之间的迟钝对话,或者是由于Hofstadter邀请读者参与的谜题。只要阅读完这本书的一部分,你很容易就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受到了触动——因为它论证了那些被链接在一起,有着隐藏含义或者存在循环的定理(艺术作品)。 11 Waterfall 虽然这本被称为「人工智能的圣经」的书籍,激励了一代人工智能研究者,但是Hofstadter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和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的队形。据《大西洋月刊》报道,Hofstadter在最近30年内,没有参加任何一次AI会议。 这是因为Hofstadter理解和重塑智能机器的方法,与主流研究者的蛮力方法大相径庭。主流研究者们认为发展人工智能,主要是通过的大量数据分析和程序训练。 「我和这些人之间没有沟通,」Hofstadter这样告诉《大西洋月刊》。「没有。从来没有。我不想跟那些我觉得非常强硬并且很难说服的同事们有所交流。我称他们为同事,但他们几乎就不像是同事——因为我们没有一点共同语言。」 Hofstadter与主流研究的基本分歧,在于人工智能程序应该如何操作。那本关于Hofstadter研究领域所推出的书,提出的人工智能方法应该更多地关注于理解和模仿人类智慧,而不止是解决某些具体问题。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正在他写GEB的时候,因为过去的方法证明是徒劳的,人工智能已经准备采取一个不同的策略。当时,科学家们开始远离创造思考机器,而是转向构建可以解决具体问题的应用程序。 科学家们开始琢磨特定部分的智能,如视觉,语言理解,语音合成等。这就是今天仍然存在的现象——智能被攻击得零零碎碎,不同的专业人员侧重不同方面,或者不同的智能方法。 一个人工智能的里程碑式的成功,是「深蓝」终于在1997年打败国际象棋冠军Garry Kasparov。深蓝下棋并不像人类——它是在使用蛮力。即它在游戏中任何时候都会计算,未来最好的移动方式。但是Hofstadter告诉《大西洋月刊》,这并不能让我们洞察,关于人类是如何下棋。事实上,游戏一开始,「深蓝」就偏离了真正的AI。 「深蓝确实很会下象棋——那又怎样呢?」Hofstadter说。「我不想沉醉于一些假冒智能的程序,尤其当我知道了它们与智力并无关系。我不知道为什么更多的人不像我这样。」 不幸地是,AI最近的成功主要是因为这些使用计算能力和大量数据的蛮力方法。被称为”机器学习“的统计方法促使改进了那些传统AI并不擅长的领域,如视觉和语言处理。虽然它能大致模拟大脑细胞的互连结构,但是机器学习大大背离了人类大脑如何处理视觉和语言的途径。 但是分歧并没有让Hofstadter停止他的工作。Hofstadter在布卢明顿的印第安纳大学任职教授已有30年,他认为现在外界的工作都是在小打小闹,剩余的人工智能社区已经停止了运作,根据《大西洋月刊》报道。他引导「流体类比研究」小组,试图首先揭开创造力的秘密,接着再揭开意识的秘密。 拿一个解决单词谜团程序为例,霍夫施塔特在1982年写道:他们试图「在电脑建立心理过程的模型,然后学习这个模型不可避免的一些失败。」Hofstadter认为,错误和失败正是大脑是如何工作的线索。他甚至给口语错误和语言勿用做了笔记,这些是他少年时就养成的习惯,《大西洋月刊》说。 「一个机制涉及的孤立错误,只会产生轻微痕迹,然而,在一个大集合中,由于大量这样的轻微痕迹存在,共同论证了特定机制的存在,」Hofstadter写道。 尽管他的工作不被主流AI所承认,但是因为GEB,Hofstadter能够把时间奉献给他所坚持的AI,据《大西洋月刊》报道。35岁时,由于他的第一本书,Hofstadter赢得了普利策奖,被授予终身职位,也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他写的任何作品。 Hofstadter 和主流的AI研究,是否有一天会融合还有待观察。但与此同时,Hofstadter会安静地继续他的研究。 「生命短暂,艺术长远。」Hofstadter告诉大西洋。「我只是明白生命的短暂。我工作不是为了出名,更不是要同别人打架。」   来自businessinsider,作者GUIA MARIE DEL PRADO。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黄志臻。
入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