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Elon Musk在清华和学生们聊了这些

2015年10月22日晚上7点整,特斯拉CEO Elon Musk与清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走进伟伦楼一层报告厅。作为清华经管学院一年一度全球论坛的重要组成部分,邀请一位当红大咖进行对话是清华经管每年的惯例,去年坐在钱颖一面前的,是苹果CEO蒂姆·库克。 640.webp 在此次与钱颖一对话之前,Musk之前在中国还进行过两次印象比较深刻的对话。第一次是首次访华时与央视名嘴陈伟鸿,第二次是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与李彦宏、比尔.盖茨,但这两次对话的含金量都颇有些低于预期,前者在央视的主导下“泛泛而谈”,后者也因时间和场合原因“浅尝辄止”。 因此,此次在清华大学、在众多莘莘学子前,与钱颖一的对话,被业内人士定义为Musk“最有可能爆料”的一次对话。那么,他们聊了些什么?
让思考回归本源
钱颖一:我们知道你一方面有经济学、商学、物理学等多种教育背景,一方面也曾和很多知名企业家一样有过辍学经历,先分享一下在大学中能够学到什么吧,以及你的大学如何影响你之后的职业生涯? Musk: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考虑好大学后具体要干什么,想学电脑,想学物理,也想去华尔街,实际上我陆续学了商业、数学、工程、物理等等,涉猎比较广泛,后来我又研究电池容量方面的技术,融合了物理学、材料学。 钱颖一:你觉得大学中最有价值的收货是什么? Musk:我觉得是思考的方式。例如物理学,尤其是量子物理学,它能够让人更深的思考什么是世界的本质、宇宙的真理。我习惯于把所有的事情拆分开,拆分到最本质的东西,最核心的东西,然后去思考每一个细项,这种方式相对我们习惯的对比、类推的思考方式来说,更逆向,但更容易看清一些事情。
未来十年,送人去火星
钱颖一:为什么你会想到创立很多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公司? Musk:我希望我的创业能够为人类的未来促成影响,我认为有五个领域:英特网、可持续能源、去别的地球生活、人工智能、基因学。目前,我已经涉及了前三个。 钱颖一:先聊一聊Space X吧? Musk:最初的时候,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不能去火星生活?我为什么不能进入航天领域帮助人们降低去太空的成本?以前,大家之所以没有去做,不是因为没有人想过,而是因为大家觉得没有可能成功。我决定尝试,甚至还特意三次跑去俄罗斯,去买火箭设备。 钱颖一:你觉得人类需要多久才能实现去火星的计划? Musk:我们使用反复使用的火箭,希望将成倍下降100倍,未来我们安全着落的概率将超过90%。未来十年,SpaceX会送人上火星,时间节点也就是差不多在2025年。我的终极梦想是在火星上创造新的城市。未来人类的两个走向是:第一灭亡、第二选择其他星球。火星是很好的选择,所以必须尽快行动。 钱颖一:目前来看最大的困难在哪儿? Musk:我们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包括火箭本身的成本,发射器成本、燃料成本、发射及维护成本等等。
未来交通将全部电力驱动
钱颖一:相对SpaceX来说,Tesla依然是公众认识你的第一标签,你认为Tesla如何在目前其他车企的竞争中占据优势? Musk:我们始终坚持开放的心态,我们将技术开放,希望与其他企业共同做大电动车市场,大家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共同建构市场。 钱颖一:你对未来电动车发展的预期是什么? Musk:五年前,我和一个朋友打赌,20年后,所有车都是电动车,也就是2030年,有超过一半的新产汽车会是电动车。当然,中国的份额会是最大的,因为中国的工业能力很强,宏观工业产出上最大。再往后看的话,未来所有的交通都应该是电力驱动的,除了火箭。 钱颖一:现在大家都很期待Model 3,你对这款车型的想法是什么? Musk:这款车型未来会在中国投产,目前规划是比ModelS降低一半价格,过程后的价格一定会更低,会是Model S的三分之一。并且,未来的Tesla车型都会更加自动化,我认为三年内实现完全的自动驾驶,技术上已经没有问题,只是法律和监管上的问题。
创业必须直面失望和痛苦
钱颖一:我们知道,你的创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很多次都站在死亡的边缘。艰难时刻,你的感悟是怎样的? Musk:创造一家公司很难,因此不建议大家一开始就想的很乐观。一般来说,6个月到1年后,失望和痛苦不可避免,这时候,你需要一个坚持的理由。另外,在创业之前,你一定要看到需求,社会的需求,用户的需求,找到它们,尽量满足它们,尽管这并不容易。   来自车云网,作者任海宁,机器之心经授权转载。
入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