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的终极命题:宇宙级的融合心智即是上帝本身

By 机器之心2016年10月31日 13:59

「科学神学」思考的是心智的最终目的。

科学神学家 Freeman Dyson 在评论智能的长远发展时说道:「我并没有在心智(mind)和上帝(God)之间划出明显的界限。心智在超出我们理解的范围之外时就会成为上帝。」

10415_670d3369559cd4f24e79046d6372a0e9.png

这到底是好是坏呢?作为一个头发花白的科学迷,新的事物对我来说都像是老掉牙的了。比如说,在最近的一次人工智能大会上,听着那些聪明人们谈论、思考那些超级智能会想要什么,而对我来说,我一直在思考一些我曾经听过、看过和读过的东西。

正如一些演讲者所认为的,无数科学幻想中都曾经想象过人工心智想要什么。电影中一些常见的答案有能量(比如说像《2001 太空漫游》、《终结者》、《黑客帝国》)、自由(像是《我,机器人》、《机械姬》),还有爱(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斯派克·琼斯的《她》)。

但是要是机器既具备能量,又拥有自由(可以说是同等的),还有它们需要的爱,会怎么样呢?或者说如果所有的机器都融合成一个庞大的心智呢?在这个时候,自由、能量和爱这些社会目标就会变得无关紧要。这些宇宙级的计算机到底想要什么呢?它们会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在《科学的终结》(The End of Science)一书中,我把这种推测叫做「科学神学(scientific theology)」。物理学家 Freeman Dyson 是我最喜欢的实践者。1979 年,他发表了一篇名叫「Time Without End: Physics and Biology in an Open Universe」的论文,对现代物理学进行了评论。Dyson 写这篇论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反驳另一位物理学家 Steven Weinberg 臭名昭著的观点:「宇宙越难以理解,它就似乎越毫无意义」。

Dyson 反驳道,「没有智能的宇宙是没有意义的」。他试图向大家展示,即使是在一个不断膨胀的宇宙当中,通过精确地能量守恒,智能几乎能够永远坚持下去,防止热寂(heat death)。

在他 1988 年的文集Infinite in All Directions当中,Dyson 展望了智能充满整个宇宙并转化为巨大的宇宙级心智的情景,并问道:「在心智可以知会并且控制宇宙之后会选择做什么呢?」他认为我们不能确切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涉及的是神学而不是科学:「我没有在心智和上帝之间划分明显的界限,心智在超出我们理解的范围之外时就会成为上帝。上帝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世界灵魂,或者说是世界灵魂的集合。我们是当前这个星球上神的最主要入口,我们会随着神的成长而成长,要不然我们就会落后」。

Dyson 的想法是受到了科幻小说作家(和哲学家)Olaf Stapledon 的影响,Olaf Stapledon 在 1950 年就去世了。在他的两部作品Last and First MenStarmaker当中,Stapledon 想象了心智在上百万甚至是上亿年之后会变成怎么样?他假设宇宙心智想要创造。然后它就会成为一个艺术家,它的作品就是整个宇宙。

这个想法很酷(这也意味着我们就生活在某个艺术作品当中),但是我还是更喜欢 Dyson 的假设。他猜想,一个宇宙心智不是一个艺术家,而是一个科学家,一个探索知识的人。我在 1993 年采访 Dyson 的时候,他非常有信心地说道对知识的追求的没有尽头的,因为知识是无穷无尽的。

他的这种积极的态度部分是从哥德尔定理衍生而来的,每一个公理系统提出的问题都无法用这些公理解答。这条定理也暗示着数学是没有限制的,所以可以永远延续下去。

Dyson 对我说,「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物理定律其实是数学上的,而我们也知道数学是一个不相容的系统,所以说我们似乎有理由相信物理也是不相容的」,而且没有限制的。

我在最后想象终极宇宙计算机——也就是「上帝」——的时候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因为数学和物理问题让我想破了头。我的想法是(诚然是由于毒品的启发)它可以基于自己的来源思考问题。元问题是:它会解决这些玄之又玄的问题吗,还是说会永远被它难住?

后记:另外还有两位神学家值得一提:物理学家 Frank Tipler,在他 1994 年出版的作品 The Physics of Immortality 中,他认为最终,像上帝一样的机器可以让在网络天堂(cyber-paradise)中幸福生活的每一个生物都能复活。另外一位是 Stanislaw Lem,他在 1961 年的小说《索拉里斯星》(Solaris)当中想象了人类和一个有感知的星球相遇的场景。他认为超智能是难以预测的。他的观点是否定的神学,因为他认为上帝永远都是在我们的理解范围之外的。Lem 非常聪明的一点是,他认为普通的人类心智也是非常难以预测的。

声明:本文由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原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作者 John Horgan,译者:曹瑞,转载请查看要求,机器之心对于违规侵权者保有法律追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