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Byte

专注未来出行及智能汽车科技

微信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Science AI

关注人工智能与其他前沿技术、基础学科的交叉研究与融合发展

微信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进我的收藏夹吃灰吧:大模型加速超全指南来了

2023 年,大型 语言模型(LLM)以其强大的生成、理解、推理等能力而持续受到高度关注。然而,训练和部署 LLM 非常昂贵,需要大量的计算资源和内存,因此研究人员开发了许多用于加速 LLM 预训练、微调和推理的方法。

最近,一位名为 Theia Vogel 的博主整理撰写了一篇长文博客,对加速 LLM 推理的方法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对各种方法展开了详细的介绍,值得 LLM 研究人员收藏查阅。

以下是博客原文内容。

之前,我使用经典的自回归采样器手动制作了一个 transformer,大致如下:

def generate(prompt: str, tokens_to_generate: int) -> str:
    tokens = tokenize(prompt)
    for i in range(tokens_to_generate):
        next_token = model(tokens)
        tokens.append(next_token)
    return detokenize(tokens)

这种推理方法很优雅,是 LLM 工作机制的核心。自回归 LLM 在只有数千个 参数的情况下运行得很好,但对于实际模型来说就太慢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怎样才能让它更快?

本文整理了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从更好的硬件利用率到巧妙的解码技巧。

图片

为什么简单推理这么慢?

使用普通的自回归生成函数进行推理速度缓慢,主要有两个原因:算法原因和硬件原因。

从算法上讲,生成过程必须在每个周期处理越来越多的 token,因为每个周期我们都会将一个新 token 附加到上下文中。这意味着要从 10 个 token prompt 生成 100 个 token,需要在 10 + 11 + 12 + 13 + ... + 109 = 5950 个 token 上运行!(初始 prompt 可以并行处理,这就是为什么 prompt token 在推理 API 中通常更便宜的部分原因。)这也意味着模型在生成时会变慢,因为每个连续的 token 生成都有越来越长的前缀:

图片

注意力(至少是普通注意力)也是一种二次算法:所有 token 都关注所有 token,导致 N^2 扩展,使一切变得更糟。

硬件原因是什么呢?很简单:LLM 规模很大。即使像 GPT-2 这样相对较小的模型也有 117M 参数,并且所有数据都必须存储在 RAM 中。RAM 确实很慢,现代处理器(CPU 和 GPU)通过在靠近处理器的地方设置大量高速缓存(cache)来弥补这一点,从而使访问速度更快。其细节根据处理器的类型和型号而有所不同,但关键是 LLM 权重不适合缓存,因此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等待从 RAM 加载 权重。这会产生一些不直观的效果!例如,即使激活 张量(tensor)大 10 倍,对 10 个 token 进行操作也不一定比对单个 token 进行操作慢很多,因为主要的时间消耗在于移动模型 权重,而不是进行计算。

指标

大模型推理速度「慢」到底是什么意思?谈到 LLM 推理,人们采用的指标有很多:

  • Time to First Token(TtFT)—— 收到 prompt 和返回第一个 token 之间需要多长时间?

  • 生成延迟 —— 收到 prompt 和返回最终 token 之间需要多长时间?

  • 吞吐量

  • 硬件利用率 —— 我们使用硬件的计算、内存带宽和其他功能的效率如何?

不同的优化对这些指标的影响不同。例如,批处理可以提高吞吐量并更好地利用硬件,但会增加 TtFT 和生成延迟。

硬件

加速推理的一个直接方法就是购买更好的硬件(通常是某种加速器 ——GPU 或 TPU),或者更好地利用您拥有的硬件。

使用加速器可以显著提高速度,但请记住,CPU 和加速器之间存在传输瓶颈。如果模型不适合加速器的内存,则需要在整个前向传播过程中进行交换,这会大大减慢速度。这也是 Apple M1/M2/M3 芯片在推理方面表现出色的原因之一 —— 它们具有统一的 CPU 和 GPU 内存。

关于 CPU 和加速器推理,另一个关键是充分利用硬件,适当优化程序。例如,在 PyTorch 中将注意力写入 F.softmax (q @ k.T/sqrt (k.size (-1)) + mask) @ v,能提供正确的结果,但如果使用 torch.nn.function.scaled_dot_product_attention,会将计算委托给可用的 FlashAttention,这可以更好地利用缓存的手写内核产生 3 倍的加速。

编译器

torch.compile、TinyGrad 和 ONNX 等编译器可以将简单的 Python 代码融合到针对硬件优化的内核中。例如,我可以编写以下函数:

def foo(x):
  s = torch.sin(x)
  c = torch.cos(x)
  return s + c

简单来说,这个函数需要:

1. x.shape () 为 s 分配的内存

2. 对 x 进行线性 scan 以计算每个元素的 sin

3. x.shape () 为 c 的另一种内存分配

4. 线性 scan x 以计算每个元素的 cos

5. x.shape () 为结果 张量分配的内存

6. 线性 scan s 和 c,将它们添加到结果中

这些步骤每一个都很慢,并且某些步骤需要跨越 Python 和本机代码之间的界限。如果我使用 torch.compile 编译这个函数会怎样?

>>> compiled_foo = torch.compile(foo, options={"trace.enabled": True, "trace.graph_diagram": True})
>>> # call with an arbitrary value to trigger JIT
>>> compiled_foo(torch.tensor(range(10)))
Writing FX graph to file: .../graph_diagram.svg
[2023-11-25 17:31:09,833] [6/0] torch._inductor.debug: [WARNING] model__24_inference_60 debug
trace: /tmp/...zfa7e2jl.debugtensor([ 1.0000,  1.3818,  0.4932, -0.8489, -1.4104, -0.6753,  0.6808,  1.4109,         0.8439, -0.4990])

如果进入 debug 跟踪目录并打开其中的 output_code.py 文件,torch 就会为 CPU 生成一个优化的 C++ 内核,将 foo 融合到单个内核中。如果使用 GPU 运行此程序,torch 将为 GPU 生成 CUDA 内核。

#include "/tmp/torchinductor_user/ib/cibrnuq56cxamjj4krp4zpjvsirbmlolpbnmomodzyd46huzhdw7.h"
extern "C" void kernel(const long* in_ptr0,
                       float* out_ptr0)
{
    {
        #pragma GCC ivdep
        for(long i0=static_cast<long>(0L); i0<static_cast<long>(10L); i0+=static_cast<long>(1L))
        {
            auto tmp0 = in_ptr0[static_cast<long>(i0)];
            auto tmp1 = static_cast<float>(tmp0);
            auto tmp2 = std::sin(tmp1);
            auto tmp3 = std::cos(tmp1);
            auto tmp4 = tmp2 + tmp3;
            out_ptr0[static_cast<long>(i0)] = tmp4;
        }
    }
}

现在,步骤就变成了:

1. x.shape () 为结果 张量分配的内存

2. 对 x (in_ptr0) 进行线性扫描,计算 sin 和 cos 并将它们相加到结果中

对于大输入来说更简单、更快!

>>> x = torch.rand((10_000, 10_000))
>>> %timeit foo(x)
246 ms ± 8.89 ms per loop (mean ± std. dev. of 7 runs, 1 loop each)
>>> %timeit compiled_foo(x)
91.3 ms ± 14 ms per loop (mean ± std. dev. of 7 runs, 1 loop each)
# (for small inputs `compiled_foo` was actually slower--not sure why)

请注意,torch.compile 将上面的代码专门用于传入 ((10,)) 的 张量的特定大小。如果我们传入许多不同大小的 张量,torch.compile 将生成超过该大小的通用代码,但具有恒定大小可以使编译器在某些情况下生成更好的代码。

这是 torch.compile 的另一个函数:

>>> x = torch.rand((10_000, 10_000))
>>> %timeit foo(x)
246 ms ± 8.89 ms per loop (mean ± std. dev. of 7 runs, 1 loop each)
>>> %timeit compiled_foo(x)
91.3 ms ± 14 ms per loop (mean ± std. dev. of 7 runs, 1 loop each)
# (for small inputs `compiled_foo` was actually slower--not sure why)

该函数具有数据相关的控制流,这意味着我们会根据变量的运行时值执行不同的操作。如果以与编译 foo 相同的方式编译它,我们会得到两个图(因此有两个 debug 目录):

>>> compiled_gbreak = torch.compile(gbreak, options={"trace.enabled": True, "trace.graph_diagram": True})
>>> compiled_gbreak(torch.tensor(range(10)))
Writing FX graph to file: .../model__27_inference_63.9/graph_diagram.svg[2023-11-25 17:59:32,823] [9/0] torch._inductor.debug: [WARNING] model__27_inference_63 debug trace: /tmp/torchinductor_user/p3/cp3the7mcowef7zjn7p5rugyrjdm6bhi36hf5fl4nqhqpfdqaczp.debug
Writing FX graph to file: .../graph_diagram.svg
[2023-11-25 17:59:34,815] [10/0] torch._inductor.debug: [WARNING] model__28_inference_64 debug trace: /tmp/torchinductor_user/nk/cnkikooz2z5sms2emkvwj5sml5ik67aqigynt7mp72k3muuvodlu.debug
tensor([ 1.0000, -0.1756,  2.6782, -0.7063, -2.5683,  2.7053,  0.9718,  0.5394,
         7.6436, -0.0467])

第一个内核实现了函数的 torch.sin (x) + torch.cos (x) 和 r.sum () < 0 部分:

#include "/tmp/torchinductor_user/ib/cibrnuq56cxamjj4krp4zpjvsirbmlolpbnmomodzyd46huzhdw7.h"
extern "C" void kernel(const long* in_ptr0,
                       float* out_ptr0,
                       float* out_ptr1,
                       bool* out_ptr2)
{
    {
        {
            float tmp_acc0 = 0;
            for(long i0=static_cast<long>(0L); i0<static_cast<long>(10L); i0+=static_cast<long>(1L))
            {
                auto tmp0 = in_ptr0[static_cast<long>(i0)];
                auto tmp1 = static_cast<float>(tmp0);
                auto tmp2 = std::sin(tmp1);
                auto tmp3 = std::cos(tmp1);
                auto tmp4 = tmp2 + tmp3;
                out_ptr0[static_cast<long>(i0)] = tmp4;
                tmp_acc0 = tmp_acc0 + tmp4;
            }
            out_ptr1[static_cast<long>(0L)] = tmp_acc0;
        }
    }
    {
        auto tmp0 = out_ptr1[static_cast<long>(0L)];
        auto tmp1 = static_cast<float>(0.0);
        auto tmp2 = tmp0 < tmp1;
        out_ptr2[static_cast<long>(0L)] = tmp2;
    }
}

第二个内核实现了 return r - torch.tan (x) 分支:

#include "/tmp/torchinductor_user/ib/cibrnuq56cxamjj4krp4zpjvsirbmlolpbnmomodzyd46huzhdw7.h"
extern "C" void kernel(const float* in_ptr0,
                       const long* in_ptr1,
                       float* out_ptr0)
{
    {
        #pragma GCC ivdep
        for(long i0=static_cast<long>(0L);i0<static_cast<long>(10L);i0+=static_cast<long>(1L))
       {
            auto tmp0 = in_ptr0[static_cast<long>(i0)];
            auto tmp1 = in_ptr1[static_cast<long>(i0)];
            auto tmp2 = static_cast<float>(tmp1);
            auto tmp3 = std::cos(tmp2);
            auto tmp4 = tmp0 - tmp3;
            out_ptr0[static_cast<long>(i0)] = tmp4;
        }
    }
}

这就是所谓的「graph break」,这会让编译后的函数变慢,因为必须离开优化后的内核并返回到 Python 来评估分支。最重要的是,另一个分支(return r + torch.tan (x))尚未编译,因为它尚未被采用。这意味着它将在需要时动态编译,在不合适的时间(例如在服务用户请求的过程中)就会很糟糕。

理解 graph break 的一个方便工具是 torch._dynamo.explain:

# get an explanation for a given input
>>> explained = torch._dynamo.explain(gbreak)(torch.tensor(range(10)))

# there's a break, because of a jump (if) on line 3
>>> explained.break_reasons
[GraphCompileReason(reason='generic_jump TensorVariable()', user_stack=[<FrameSummary file <stdin>, line 3 in gbreak>], graph_break=True)]

# there are two graphs, since there's a break
>>> explained.graphs
[GraphModule(), GraphModule()]

# let's see what each graph implements, without needing to dive into the kernels!
>>> for g in explained.graphs:
...   g.graph.print_tabular()
...   print()
... 
opcode         name    target                      args          kwargs       -------------  ------  ------------------------------------------------------  ------------  --------  placeholder     l_x_     L_x_                                ()         {}  call_function   sin    <built-in method sin of type object at 0x7fd57167aaa0>   (l_x_,)        {}   call_function   cos   <built-in method cos of type object at 0x7fd57167aaa0>  (l_x_,)      {}  call_function   add   <built-in function add>                      (sin, cos)     {}  call_method    sum_1   sum                                  (add,)       {}  call_function   lt    <built-in function lt>                       (sum_1, 0)   {}  output        output   output                                 ((add, lt),)   {}

opcode         name    target                      args          kwargs       -------------  ------  ------------------------------------------------------  -----------  -----placeholder        l_x_    L_x_                                                    ()            {}    placeholder        l_r_    L_r_                                                    ()            {}  call_function      tan     <built-in method tan of type object at 0x7fd57167aaa0>  (l_x_,)       {}  call_function    sub    <built-in function sub>                     (l_r_, tan)   {}  output             output  output                                                  ((sub,),)     {}

# pretty cool!

像 torch.compile 这样的工具是优化代码以获得更好的硬件性能,而无需使用 CUDA 编写内核。

批处理

在生成的未优化版本中,我们一次向模型传递一个序列,并在每一步要求它附加一个 token:

图片

为了批量生成,我们一次向模型传递多个序列,在同一次前向传递中为每个序列生成一个补全。这需要使用填充 token 在左侧或右侧将序列填充到相等的长度。填充 token(这里使用 [end])被隐藏在注意力掩码中,这样它们就不会影响生成。

图片

由于以这种方式批处理序列允许模型 权重同时用于多个序列,因此一起运行整批序列比单独运行每个序列花费的时间更少。例如,在我的机器上,使用 GPT-2 生成下一个 token:

  • 20 tokens x 1 sequence = ~70ms

  • 20 tokens x 5 sequences = ~220ms (线性扩展~350ms)

  • 20 tokens x 10 sequences = ~400ms (线性扩展~700ms)

连续批处理

在上面的示例中,「Mark is quick. He moves quickly.」在其他序列之前完成,但由于整个 批次尚未完成,我们需要继续为其生成 token("Random")。

连续批处理通过在其他序列完成时在其 [end] token 之后将新序列插入批处理来解决此问题。

图片

缩小模型权重

浮点数有不同的大小,这对性能很重要。大多数情况下,对于常规软件,我们使用 64 位(双精度)IEEE 754 浮点,而 ML 传统上使用 32 位(单精度)IEEE 754:

>>> gpt2.transformer.h[0].attn.c_attn.weight.dtype
torch.float32

模型使用 fp32 进行良好的训练和推理,这为每个 参数节省了 4 个字节 (50%),这个影响是巨大的,例如 7B 参数模型在 fp64 中将占用 56Gb,而在 fp32 中仅占用 28Gb。训练和推理期间的大量时间都花在将数据从 RAM 移动到缓存和寄存器上 —— 移动的数据越少越好。

fp16(或半精度)显然可以再节省 50%!这里有两个主要选项:fp16 和 bfloat16(brain float)。

图片

在减少 fp32 的字段时,fp16 和 bfloat16 进行了不同的权衡:fp16 试图通过缩小指数和分数字段来平衡范围和精度,而 bfloat16 通过保留 8 位指数来保留 fp32 的范围,同时将分数字段缩小到小于 fp16,损失了一些精度。范围损失有时可能会成为 fp16 训练的问题,但对于推理来说,两者都可以,如果 GPU 不支持 bfloat16,fp16 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还能更小吗?当然可以!

一种方法是 量化以更大格式(例如 fp16)训练的模型。llama.cpp 项目(以及相关的 ML 库 ggml)定义了一整套 量化格式。

这些 量化的工作方式与 fp16 /bfloat16 略有不同 - 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整个数字,因此 权重以块为单位进行 量化,其中 fp16 充当块尺度(scale),然后 量化块每个 权重都乘以该尺度。 

bitsandbytes 还为非 llama.cpp 项目实现了 量化

然而,使用更广泛的 参数训练的模型 量化越小,它就越有可能影响模型的性能,从而降低响应的质量。因此我们要尽可能少地采用 量化,才能获得可接受的推理速度。

但我们也可以使用小于 fp16 的数据类型来微调或训练模型,例如使用 qLoRA 训练 量化低阶适配器。

KV cache

在 Transformer 内部,激活通过前馈层生成 qkv 矩阵,其中每一行对应一个 token:

图片

然后,qkv 矩阵被分割成 q、k 和 v,它们与注意力结合起来,如下所示:

图片

以生成这样的矩阵:

图片

现在,根据该层在 Transformer 中的位置,这些行可能会(在通过 MLP 之后)用作下一个 Transformer 块的输入,或者作为下一个 token 的预测,但请注意,每个 token 都有一行!这是因为 Transformer 经过训练可以预测上下文窗口中每个 token 的下一个 token。

# the gpt2 tokenizer produces 3 tokens for this string
>>> tokens = tokenizer(" A B C").input_ids
>>> tokens[317, 347, 327]

# if we put that into the model, we get 3 rows of logits
>>> logits = gpt2(input_ids=torch.tensor(tokens)).logits.squeeze()
>>> logits.shapetorch.Size([3, 50257])

# and if we argmax those, we see the model is predicting a next token
# for _every_ prompt token!
>>> for i, y in enumerate(logits.argmax(-1)):
...     print(f"{tokenizer.decode(tokens[:i+1])!r} -> {tokenizer.decode(y)!r}")
' A' -> '.'
' A B' -> ' C'
' A B C' -> ' D'

在训练过程中,这种行为是可取的 —— 这意味着更多的信息正在流入 Transformer,因为许多 token 都被评分。但通常在推理过程中,我们关心的只是底行,即最终 token 的预测。

我们如何才能从经过训练来预测整个上下文的 Transformer 中得到这一点呢?让我们回到注意力的计算。如果 q 只有一行(对应于最后一个 token 的行)怎么办?

图片

那么,这一行就将作为注意力结果,即最后一个 token 的结果。

图片

但只生成 q 的最后一行,意味着我们也只能在单行上运行生成 qkv 矩阵的层。那么 k 和 v 的其余行从哪里来?这就需要「KV 缓存(KV cache)」。

在模型内部,我们将注意力期间计算的 KV 值保存在每个 Transformer 块中。然后在下一次生成时,只传入单个 token,并且缓存的 KV 行将 堆叠在新 token 的 KV 行的顶部,以产生单行 Q 和多行 KV。

下面是使用 HuggingFace transformers API 进行 KV 缓存的示例,默认返回 KV cache 作为模型前向传递的一部分。

>>> tokens
[317, 347, 327] # the " A B C" string from before
>>> key_values = gpt2(input_ids=torch.tensor(tokens)).past_key_values
>>> tuple(tuple(x.shape for x in t) for t in key_values)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torch.Size([1, 12, 3, 64])))

KV cache 有助于解决 LLM 缓慢的问题,因为现在每个步骤中只传递一个 token,所以我们不必为每个新 token 重做所有事情。然而,KV cache 的大小仍然每一步都会增长,从而减慢了注意力计算的速度。 

KV cache 的大小也会带来自己的新问题,例如,对于 1000 个 token 的 KV cache,即使使用最小的 GPT-2,也会缓存 18432000 个值。如果每个值都是 fp32,那么单次生成的缓存几乎为 74MB。对大模型来说,尤其是在需要处理许多并发客户端的服务器上运行的模型,KV cache 很快就会变得难以管理。

查询注意力

查询注意力(Multi-Query Attention,MQA)是对模型架构的改变,通过为 Q 分配多个头,为 K 和 V 只分配一个头来缩小 KV 缓存的大小。值得注意的是,使用 MQA 的模型比使用普通注意力训练的模型可以支持 KV 缓存中更多的 token。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分页注意力(PagedAttention)

大型 KV cache 的另一个问题是,它通常需要存储在连续的 张量中,无论当前是否所有缓存都在使用。这会导致多个问题:

  • 需要预先分配比所需更多的空间;

  • 该保留空间不能被其他请求使用,即使还不需要它;

  • 具有相同前缀的请求不能共享该前缀的 KV 缓存。

PagedAttention 从 操作系统处理内存的方法中汲取灵感,解决了这些问题。

PagedAttention 会为请求分配一个块表(block table),类似于内存管理单元(MMU)。每个请求没有与大量 KV 缓存项相关联,而是仅具有相对较小的块索引列表,类似于 操作系统分页中的虚拟地址。这些索引指向存储在全局块表中的块。

图片

在注意力计算期间,PagedAttention 内核会遍历请求的块索引列表,并从全局块表中获取这些块,以便按照正确的顺序正常计算注意力。

图片

猜测解码

要理解猜测解码,需要了解三件事。

首先,由于内存访问开销,模型运行少量 token 所需的时间与运行单个 token 大约相同:

图片

其次,LLM 为上下文中的每个 token 生成预测:

>>> for i, y in enumerate(logits.argmax(-1)):
...     print(f"{tokenizer.decode(tokens[:i+1])!r} -> {tokenizer.decode(y)!r}")
' A' -> '.'
' A B' -> ' C'
' A B C' -> ' D'

最后,有些词很容易预测。例如,在单词「going」之后,单词「to」极有可能是下一个 token。

def generate(prompt: str, tokens_to_generate: int) -> str:
    tokens: list[int] = tokenize(prompt)
    GOING, TO = tokenize(" going to")

    for i in range(tokens_to_generate):
        if tokens[-1] == GOING:
          # do our speculative decoding trick
          logits = model.forward(tokens + [TO])
          # the token the model predicts will follow "... going"
          going_pred = argmax(logits[-2, :])
          # the token the model predicts will follow "... going to"
           to_pred = argmax(logits[-1, :])
          if going_pred == TO:
            # if our guess was correct, accept "to" and the next token after
            tokens += [TO, to_pred]
          else:
            # otherwise, accept the real next token
            # (e.g. "for" if the true generation was "going for broke")
            tokens += [going_pred]
        else:
          # do normal single-token generation
          logits = model.forward(tokens)
          tokens += [argmax(logits[-1])]

    return detokenize(tokens)

我们只需要使用一个足够小的「draft 模型」(运行速度足够快),并使用相同的 tokenizer,以避免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对序列进行 detokenize 和 retokenize。

然而,猜测解码的性能可能非常依赖于上下文!如果 draft 模型与 oracle 模型相关性很好,并且文本很容易预测,那么您将获得大量 draft token 和快速推理。但如果模型不相关,猜测解码实际上会使推理速度变慢,因为要浪费时间生成将被拒绝的 draft token。

def generate(prompt: str, tokens_to_generate: int, n_draft: int = 8) -> str:
    tokens: list[int] = tokenize(prompt)

    for i in range(tokens_to_generate):
        # generate `n_draft` draft tokens in the usual autoregressive way
        draft = tokens[:]
        for _ in range(n_draft):
            logits = draft_model.forward(draft)
            draft.append(argmax(logits[-1]))

        # run the draft tokens through the oracle model all at once
        logits = model.forward(draft)
        checked = logits[len(tokens) - 1 :].argmax(-1)

        # find the index of the first draft/oracle mismatch—we'll accept every
        # token before it
        # (the index might be past the end of the draft, if every draft token
        # was correct)
        n_accepted = next(
            idx + 1
            for idx, (checked, draft) in enumerate(
                # we add None here because the oracle model generates one extra
                # token (the prediction for the last draft token)
                zip(checked, draft[len(tokens) :] + [None])
            )
            if checked != draft
        )
        tokens.extend(checked[:n_accepted])

    return detokenize(tokens)

图片

图片

图片

阈值解码

一种缓解使用固定数量 draft token 问题的方法是「阈值解码」—— 并不总是解码最大数量的 draft token,而是保留一个移动概率阈值,根据当前的 token 数量进行校准。draft token 会一直生成,直到 draft 的累积概率低于此阈值。

例如,如果阈值是 0.5,并且我们以 0.75 的概率生成 draft token「the」,继续下去。如果下一个 token「next」的概率为 0.5,则累积概率 0.375 将低于阈值,因此会停止生成并将两个 draft token 提交给 oracle 模型。然后,根据 draft 被接受的程度,向上或向下调整阈值,以尝试用实际接受率来校准 draft 模型的置信度。

def speculative_threshold(
    prompt: str,
    max_draft: int = 16,
    threshold: float = 0.4,
    threshold_all_correct_boost: float = 0.1,
):
    tokens = encoder.encode(prompt)

    # homegrown KV cache setup has an `n_tokens` method that returns the length
    # of the cached sequence, and a `truncate` method to truncate that sequence
    # to a specific token
    model_kv = gpt2.KVCache()
    draft_kv = gpt2.KVCache()

    while True:
        # generate up to `max_draft` draft tokens autoregressively, stopping
        # early if we fall below `threshold
`        draft = tokens[:]
        drafted_probs = []
        for _ in range(max_draft):
            logits = draft_model.forward(draft[draft_kv.n_tokens() :], draft_kv)
            next_id = np.argmax(logits[-1])
            next_prob = gpt2.softmax(logits[-1])[next_id]
            if not len(drafted_probs):
                drafted_probs.append(next_prob)
            else:
                drafted_probs.append(next_prob * drafted_probs[-1])
            draft.append(int(next_id))
            if drafted_probs[-1] < threshold:
                break
        n_draft = len(draft) - len(tokens)

        # run draft tokens through the oracle model
        logits = model.forward(draft[model_kv.n_tokens() :], model_kv)
        checked = logits[-n_draft - 1 :].argmax(-1)
        n_accepted = next(
            idx + 1
            for idx, (checked, draft) in enumerate(
                zip(checked, draft[len(tokens) :] + [None])
            )
            if checked != draft
        )
        yield from checked[:n_accepted]
        tokens.extend(checked[:n_accepted])

        if n_accepted <= n_draft:
            # adjust threshold towards prob of last accepted token, if we
            # ignored any draft tokens
            threshold = (threshold + drafted_probs[n_accepted - 1]) / 2
        else:
            # otherwise, lower the threshold slightly, we're probably being
            # too conservative
            threshold -= threshold_all_correct_boost
        # clamp to avoid pathological thresholds
        threshold = min(max(threshold, 0.05), 0.95)

        # don't include oracle token in kv cache
        model_kv.truncate(len(tokens) - 1)
        draft_kv.truncate(len(tokens) - 1)

图片

图片

此外,分阶段猜测解码为普通猜测解码添加了一些改进。

指导型生成

语法指导型生成可约束模型的输出遵循某些语法,从而提供保证匹配某些语法(例如 JSON)的输出。这对模型推理的可靠性和速度都有益。

前向解码

前向解码是一种新的猜测解码方法,不需要 draft 模型。相反,模型本身用于两个分支:预测和扩展候选 N-gram 的前向分支和验证候选的验证分支。前向分支类似于常规猜测解码中的 draft 模型,而验证分支与 oracle 模型具有相同的作用。

图片

还有一种方法是 prompt 查找解码,其中 draft 模型被上下文中的简单字符串匹配所取代。

最后,作者从稀疏注意力(sparse attention)和非 Transformer 架构两个方面简单阐述了训练时间优化的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博客原文,了解更多内容细节。

原文链接:https://vgel.me/posts/faster-inference/?continueFlag=dc32042695bb7e31fb9280e21ab25f8c

Training time optimizations

入门TransformerTheia Vogel大型语言模型
1
相关数据
权重技术

线性模型中特征的系数,或深度网络中的边。训练线性模型的目标是确定每个特征的理想权重。如果权重为 0,则相应的特征对模型来说没有任何贡献。

参数技术

在数学和统计学裡,参数(英语:parameter)是使用通用变量来建立函数和变量之间关系(当这种关系很难用方程来阐述时)的一个数量。

张量技术

张量是一个可用来表示在一些矢量、标量和其他张量之间的线性关系的多线性函数,这些线性关系的基本例子有内积、外积、线性映射以及笛卡儿积。其坐标在 维空间内,有 个分量的一种量,其中每个分量都是坐标的函数,而在坐标变换时,这些分量也依照某些规则作线性变换。称为该张量的秩或阶(与矩阵的秩和阶均无关系)。 在数学里,张量是一种几何实体,或者说广义上的“数量”。张量概念包括标量、矢量和线性算子。张量可以用坐标系统来表达,记作标量的数组,但它是定义为“不依赖于参照系的选择的”。张量在物理和工程学中很重要。例如在扩散张量成像中,表达器官对于水的在各个方向的微分透性的张量可以用来产生大脑的扫描图。工程上最重要的例子可能就是应力张量和应变张量了,它们都是二阶张量,对于一般线性材料他们之间的关系由一个四阶弹性张量来决定。

操作系统技术

操作系统(英语:operating system,缩写作 OS)是管理计算机硬件与软件资源的计算机程序,同时也是计算机系统的内核与基石。操作系统需要处理如管理与配置内存、决定系统资源供需的优先次序、控制输入与输出设备、操作网络与管理文件系统等基本事务。操作系统也提供一个让用户与系统交互的操作界面。

查询技术

一般来说,查询是询问的一种形式。它在不同的学科里涵义有所不同。在信息检索领域,查询指的是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对信息检索的精确要求

参数模型技术

在统计学中,参数模型是可以使用有限数量的参数来描述的分布类型。 这些参数通常被收集在一起以形成单个k维参数矢量θ=(θ1,θ2,...,θk)。

批次技术

模型训练的一次迭代(即一次梯度更新)中使用的样本集。

堆叠技术

堆叠泛化是一种用于最小化一个或多个泛化器的泛化误差率的方法。它通过推导泛化器相对于所提供的学习集的偏差来发挥其作用。这个推导的过程包括:在第二层中将第一层的原始泛化器对部分学习集的猜测进行泛化,以及尝试对学习集的剩余部分进行猜测,并且输出正确的结果。当与多个泛化器一起使用时,堆叠泛化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交叉验证的复杂版本,利用比交叉验证更为复杂的策略来组合各个泛化器。当与单个泛化器一起使用时,堆叠泛化是一种用于估计(然后纠正)泛化器的错误的方法,该泛化器已经在特定学习集上进行了训练并被询问了特定问题。

语言模型技术

语言模型经常使用在许多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应用,如语音识别,机器翻译,词性标注,句法分析和资讯检索。由于字词与句子都是任意组合的长度,因此在训练过的语言模型中会出现未曾出现的字串(资料稀疏的问题),也使得在语料库中估算字串的机率变得很困难,这也是要使用近似的平滑n元语法(N-gram)模型之原因。

GPT-2技术

GPT-2是OpenAI于2019年2月发布的基于 transformer 的大型语言模型,包含 15 亿参数、在一个 800 万网页数据集上训练而成。据介绍,该模型是对 GPT 模型的直接扩展,在超出 10 倍的数据量上进行训练,参数量也多出了 10 倍。在性能方面,该模型能够生产连贯的文本段落,在许多语言建模基准上取得了 SOTA 表现。而且该模型在没有任务特定训练的情况下,能够做到初步的阅读理解、机器翻译、问答和自动摘要。

量化技术

深度学习中的量化是指,用低位宽数字的神经网络近似使用了浮点数的神经网络的过程。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