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Kirton作者

外媒爆料大疆北美裁员内幕:核心高管离职,内部斗争激烈,有团队1/3被砍

时速 140 公里,能搭配飞行眼镜使用的大疆穿越机 FPV 上周的发布惊艳了世人,然而这家全球领先的无人机企业却在美国遭遇了困境。

过去十年,大疆在美国的业务一直非常成功,几乎将所有竞争对手都挤出了市场,但局势正在慢慢发生变化。

路透社的一份采访调查显示,有 20 多位大疆的在职员工或前员工透露,这家公司的北美中心在最近的几周或几个月发生了内部骚动,有大批员工被裁或离职。

去年 12 月,大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购买或使用美国的技术或部件都遭到禁止。当时,大疆在给媒体的声明邮件中表示:「大疆对美国商务部的决定感到失望,美国的客户可以继续正常购买和使用大疆的产品。」但是,这一事件还是给大疆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参与调查的四名员工(其中有两名是 2020 年底才离职的高管)表示,核心高管的离职加剧了实体清单所带来的影响,有些高管甚至已经加入了竞争对手,这使得大疆的主导地位进一步受到威胁。

几位来自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办公室的员工表示,该地区一支 200 多人的团队去年有 1/3 的人被裁或离职。他们还透露,今年 2 月份,大疆美国研发部门负责人已经离职,公司还解雇了帕洛阿尔托美国旗舰研究中心的剩余研发人员,共计 10 人左右。

该公司表示,裁撤帕洛阿尔托中心的员工是为了适应公司的发展需求所做出的一个艰难决定。但公司也透露,大疆在北美的销售额正在快速增长。

在之前的风波中,大疆的数据安全问题被一再提起,但美国咨询公司 BoozAllen Hamilton 等多家机构早在去年就已经证明了大疆无人机的安全性,证实其不会回传数据。大疆表示:「尽管听到了来自竞争对手的误导性表述,我们的企业客户还是会了解大疆产品强大的数据安全性。尽管有来自匿名消息源的传闻,大疆还是会竭诚服务北美市场。」

对于前面提到的美国员工离职问题,大疆未予置评。但去年,大疆对路透社表示,公司的「全球架构」正变得「难以管理」。

内忧与外患

消息人士和竞争对手表示,从大疆的品牌影响力、技术专长、制造能力和销售力量来看,这家公司不会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和全球非军用无人机市场上失去桂冠。但三位前高管和两位竞争对手表示,去年 12 月被纳入「实体清单」之后,大疆关闭了其在加州的研发中心,这将影响其服务于美国消费者的能力。

实体清单发布的同一个月,大疆的美国公共安全负责人 Romeo Durscher 离职。Durscher 曾是 NASA 的一位项目经理,在无人机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2014 年,Durscher 加入了大疆,并在公司与美国非军事政府部门和机构的业务往来中发挥重要作用。离开大疆后,Durscher 转投瑞士的 Auterion 公司(大疆的竞争对手)。

Durscher 表示,他离开大疆是因为对裁员和中美团队之间的内部权力斗争感到失望。他还说,美国这边的重组计划也使得处理中美关系、赢得美国政府订单变得更加复杂。

「离开一个遥遥领先的行业领头羊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Durscher 表示,「但那些内部斗争已经背离初衷。2020 年,情况变得更糟了,我们失去了太多人才。」

由于不是上市公司,大疆不用披露自己的销售数据。美国国防部估计,去年美国的非军用无人机市场价值 42 亿美元。咨询公司 DroneAnalyst 的调查显示,大疆控制了北美近 90% 的消费市场和超过 70% 的工业市场。

去年 12 月份的「实体清单」禁止大疆购买美国的零部件,这可能会影响该公司的移动 APP、网络服务和一些电池或成像类产品,大疆企业团队的一位前资深成员 David Benowitz 表示。

但大疆当时表示,这项禁令并不会影响美国客户购买和使用大疆旗下产品的能力。

在实体清单之前,美国政府还对该公司进行过其他打击。2020 年 10 月,美国内政部宣布只会从国防部许可的公司采购无人机,意在取代「中国制造」。这份获批的无人机供应商清单中有 4 家美国公司和 1 家法国公司,没有大疆。

Benowitz 表示,中美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以及政府对大疆竞争对手的扶持,都可能导致该公司在北美市场份额下降。尽管联邦政府的需求只占大疆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其引起的「寒蝉效应」会让企业等买家变得更加谨慎,以规避未来政策可能会产生的限制。

「我们处在一个过多市场份额由某一方支配的时期。」Benowitz 补充说。

大疆的竞争对手包括法国公司 Parrot 和美国加州的公司 Skydio,2020 年对于这两家公司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Parrot 在过去一年里拿到了美国国防部的供应商资格,以及来自紧急服务和安全机构的订单。Skydio 上周刚刚宣布获得 1.7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公司现估值已超过 10 亿美元。但 Skydio 首席执行官 Adam Bry 表示:「大疆能造出好的硬件,而我们仍处于市场开拓初期,与最终目标相比,我们的产品是非常原始的。」

Romeo Durscher2014 年加入大疆,担任公共安全集成部门总监,彼时大疆的 Phantom 系列颇受欢迎,无人机正从一种小众爱好转变为主流产品。Durscher 表示,他曾希望将无人机纳入消防和救援部门的工具箱。

尽管大疆在无人机领域的地位不可撼动,但众多竞品公司的技术进展也不容忽视,这些美国本土的无人机初创公司显然引起了公共安全机构的注意。尤其是相比于一家中国公司,这些本土企业可以「绝对保证数据的安全性」。

公司内部上演的「权力游戏」

在 Dursche 和其他几名内部员工看来,大疆在项目上的内部竞争宛如一部《权力的游戏》。在任职的六年中,他总共向 12 位不同的高管汇报过工作,汇报时面向的上级管理者像走马灯一样在变化。

在包括业务发展总监 Cynthia Huang 等几位大疆北美部门关键成员离职之后,2020 年 12 月,Durscher 最终也选择离开了大疆。

Cynthia Huang2018 年加入大疆,负责大疆北美地区的企业业务,她离职后加入了无人机操作系统初创公司 Auterion,和 Romeo Durscher 共事。回忆最后在大疆工作的那段时间,她表示自己变得越来越沮丧,因为大疆无法满足企业市场的增长需求,而且,过去一年来的裁员行动也是她决定离开的原因。

去年 8 月,受到疫情和政策带来的双重压力,大疆对全球的销售和营销团队进行了大幅度裁撤,旧金山、洛杉矶和纽约等地团队的员工大量流失。Cynthia Huang 表示:「在裁员中我们丢掉了一些人,人才的持续外流令我格外沮丧。」

原文链接: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china-tech-dji-insight/game-of-drones-chinese-giant-dji-hit-by-u-s-tensions-staff-defections-idUSKBN2AZ0PV

产业裁员美国大疆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