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云——遇见平行世界的“你”

1935年,小说《皮格马利翁的眼镜》的撰写者Stanley G.Weinbaum第一次提到了一种虚拟现实的眼镜。

1957 年,一个叫做Morton Heilig的电影摄影师打造出第一个VR设备——Sensorama。

1968年,计算机科学家、虚拟现实之父Ivan Sutherland发明了第一款VR头盔——达摩克利斯之剑。

1994 年,日本游戏公司Sega和任天堂开启了第一次全球性的热潮。

2014年,Facebook斥资20亿美金收购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再次点燃了VR的市场。

2020年,XR(Extended Reality)作为一个全新的技术概念集合,成为了热门话题。它被誉为SR、AR、VR、MR技术的融合,覆盖了完全现实和完全虚幻之间的光谱。

再造一个平行世界始终是人类的梦想,它可以是现实世界的再现,亦可以是构想中的世界。如今,图形学、多媒体、人机交互技术、脑科学的发展已给平行世界的降临铺平了道路。这一次,我们将像生物学家看有机体一样,来看看这些即时、详尽且生动的画面。

浪漫主义存在于现实生活之上,平行云所践行的“实时云渲染,智能云交互”则拥有成就它的力量。

脱下军装,从零开始

“高中那几年我特别迷恋那身军装,大概就是那时起扎下了‘从军梦’。”义无反顾地报考军校,这是李岩第一次不顾家人反对做出的决定。

下一次,发生在十八年后。

由于本科毕业论文的方向选择,李岩正式与军事仿真结缘。“恰恰,VR虚拟现实或者说XR,其实最早也都是源自于军事领域的应用。”

研究生期间,李岩在全军最高级别的军事科研单位开始系统性地学习,并参与进入一些基于虚拟现实的仿真项目的实践。“2004年,我来到海军水面舰艇作战软件与仿真研究所工作并继续读博深造,主要从事军事仿真、作战模拟相关的科研工作。”

之后近十年,在一线的科研岗位上,李岩积累了深厚的技术功底,尤其是在XR系统、GPU虚拟化等方向,有着深入的研究;值得一提的是,李岩还作为我国指控与仿真领域知名院士的学术助手,对于整个行业有了更高层次的把控。

“挑战长存,但相对稳定,不会有任何大风大浪。可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李岩不禁自问,这个人们眼中的“铁饭碗”,却让他预想到人生千篇一律的章节。

2013年底,李岩以一名复员士兵的身份告别部队,带着微薄的退役金,下场创业。再次顶着同事与家人的不解,他选择打破舒适区,走上一条充满未知的路。

“的确,再等两年,我就能享受自主择业的优待政策。可我一再问自己,两年的时间长度,究竟是长还是短?”

如今,不惑之年的李岩回忆说,站在那个时间点,也许两年能换来一份短暂的安心和长久的保障,但他却无法承担这股热血流失的可能性。

“趁斗志还在,机遇还在,别辜负每一个‘创业梦’,它太珍贵了。”正是这次坚定的转身,让李岩完成了生命角色的全面革新;也正是这场从容的告别,奠定了平行云之后稳扎稳打的每一步。

由于我们所在的现实世界是三维的,因此,用一种等维的方式去认知世界一定是最优路径。创业前期较深的技术积累与高层次视角的全局把控,促使李岩在下场之初就清晰地看到了接下来要淌开的路。

XR云化转型,即Cloud XR,不仅是XR高效率传播、数字化转型的最优思路,也是XR规模化应用的最佳路径。

“起初我们开展了一个公路工程的三维可视化项目,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基础上,我们开始思考如何摆脱专用终端,实现可复制的规模化应用。”

李岩表示,任何一种内容的形态,其实都离不了两个层面:一是内容的生产,二是内容的传播。

因此,Easy VR被视作平行云最初的产品定位,而它又具体包括Easy to Make和Easy to Share两部分。“通过降低内容生产的成本和内容传播的门槛,来推动整个VR行业的发展。”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之后,平行云再次复盘。“与其顾此失彼,不如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李岩意识到,优先解决内容传播的问题,更为关键。

“这就好比向一群深山里居住的村民传授种植特产的经验,是直接开始教学具体的播种方法还是先告诉他们外销的门路?我认为后者更重要。”

至此,平行云便专注于为客户提供安全,高效以及便捷的企业级Cloud XR(SR/VR/AR)产品、技术及解决方案,助力客户高效搭建XR云平台,打造XR相关云产品和以及实现XR云化业务转型。

“我们在云上提供GPU内容渲染的服务化运行环境,通过高性能的串流服务,将结果同步到用户的终端里面,需要用到平行云相应的引擎植入方案。”瑞云科技CEO邹琼表示,瑞云与平行云的合作模式相当于算力资源与软件解决方案的叠加融合,呈现出的便是一套完整的云服务。

“从内容本身到内容的外延,智能云交互在未来会是无处不在的,就像在今天以前的文字、图像和视频。”李岩坚信,XR这种真三维、可交互、可沉浸的,能够被我们称作下一代的数字媒体形态,将被广泛传播和使用。

将数字内容实体化,将实体世界进行数字化。终有一天,有屏的地方便有XR的交互操作。”李岩判断,行业的渗透与市场的普及将如金字塔一般从顶端蔓延而下,最终惠及每一个怀揣憧憬的人。

打造云时代的“使能器”

现阶段,平行云的产品架构可分为上、中、下三层:

中间的核心产品层,又可分为云、网、端三层。其一,实时云渲染对可交互式的超低延时视频的要求极高,因此串流便是最先解决的首要难题;其二,云渲染的核心是云计算,而云计算的核心是资源的云化。通过平行云的底层的技术,能够去实现这种超细粒度的、动态的资源调度与分配,从而把资源云化的成本效率大幅提升;其三,赋能内容传播的关键在于,最大程度地做到兼容,适配多种类的终端。

LarkXR是一套基于GPU云化、图形容器、音视频实时编解码、网络传输优化等核心技术的Cloud XR从云到端全链路标准化产品,可以部署在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等不同网络环境中。平行云自研的核心产品,也是国内首发的基于Open XR标准的运行时Lark Wing,它能够打破所有碎片化的限制,实现了从终端、到应用、再到交互的全流程统一。

向下整合算力。作为产品的底层基础,现阶段平行云已经解决了底层算力的云化功能,接下来将向公有算力拓展,打造一个能够整合GPU算力资源的跨云管理调度平台。

“未来自建的私有资源会越来越少,使用场景也一定是更加商业化和大众化,只有把这些资源弹性地调动起来,才能够给到我们的最终用户以最佳的体验和最低的成本。这与我们现在所提的新基建是一脉相承的理念。”

向上融合场景。压缩成本是做减法,场景延申是做加法。在用户为王的时代,对任何行业来说,根据产生于具体应用中的一系列需求,重构中间通路,加速技术迭代,创造价值增量的过程,都是进阶与变革的核心。

“虚拟仿真起初在军事领域应用最多,并非偶然,而是一种由内在因素所导致的必然。”李岩指出,任何的新技术、新形态,都会在最刚需的地方先滋生萌芽。

举例来说,一项验证导弹性能的军事实验,或是一次陆海空的联合演习,单次实践的成本将是极高且不可控的,倘若用仿真的技术来替代,则能够大幅降低成本与风险。

平行云最先尝试与最广渗透的行业赛道是——教育。

“长期以来,虚拟仿真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中存在两个较大的瓶颈,擅长教学的不熟悉软件,会做软件的又不理解教学。”正如同济大学刘涛教授观察,行业高速的发展与认知判断的不足,促使高校与企业携手合作成为必由之路。

“相信平行云还能够在行业迈向“更普惠”的过程中贡献意想不到的力量”,刘涛表示,借助平行云所搭建的“虚拟仿真在线教学”云平台,把一流高校的优质实验教学资源共享其他高校,形成“辐射效应”,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的成功实践便是例证。

“对于那些安全性与可操作性较低的专业来说,身临其境的讲解与直观易懂的演示通常是极难保证的,平行云的助力让学生们实现了长期以来的愿望。”清华大学动力工程及工程热物理国家级实验教学中心李辉副教授认为,为了更好地培养学生们的专业认知,生产实习是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

“例如,能源与动力工程院系的学生们需要经常与重型的燃气轮机、超临界火力发电机、风力发电机、水轮机等‘打交道’,此时,对内部结构与生产运作全流程的全面认识与深刻理解,是引领学生迈入行业的第一步。”

2020年是B端Cloud XR发展重要的一年——‘使能’之年。”如今,平行云已完成对传统模式的优化超越,实现了与业务系统的全面打通。接下来,平行云正计划通过挖掘开拓更多的场景,打造一系列标准化的功能组件,逐步扩大产品的边界。

以小博大,重塑行业

“所有的大起大落对于一家没有回头路的公司来讲,都是小打小闹。创业维艰,四年里我们最大的成就就是——活下来了。”

“技术+模式”的双创新路径并不好走。当问及李岩平行云发展中的低谷阶段,他坦然地说道,所有企业遇到的困难无非集中在“人,钱,事”三方面,这些做产品的公司都会在最开始因为不成熟、不完善、不稳固而面对一段长时间的灰暗期,可一旦熬过来了,就不觉得那是个槛了。

与其说前四年平行云的这支团队将重心放在了打磨产品上,不如说他们在一边埋头铺路一边抬头观望。

从最初上亿网友对武汉双神山医院的“云监工”,到居家“云办公”的新常态,再到云展览、云赏樱、云游戏、云音乐节。 疫情催化下的“云模式”成为了一个触点,让用户能够接触到未来沟通方式的形态,从而让新常态成为常态发展出更多“用武之地”。

如果说2020年的疫情是新消费爆发的临门一脚,那么搭乘新基建的快车,运营商的沉浸式入局,XR行业正在涅槃中焕发出更强的活力。

“5G与XR是天然的强耦合技术。未来社会将是一个混合现实的社会,3D内容,全景和光场视频都依赖于更高的带宽和更低延时。”李岩透露,2020年公司的客户数量增幅达到十倍;从外部环境来看,疫情、新基建、5G等同样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让国家的发展观为企业的发展路导航。”戴尔产品技术部部门经理陈立建议,要看清风向,明晰方向,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举例来说,十四五规划定音,扶贫阶段性告终,但许多产业或技能仍然未能摆脱‘贫’的困境,这种情况下,背靠5G与VR的远程教育就能实现资源的传递与覆盖。”

“我们正处于最优的时间节点,硬件、软件及网络等基础设施都给行业提供了优渥的生长土壤,以供打造普惠的、极致体验感的VR应用场景。”科明数码董事长陈清奎表示,任何企业都要在这一过程中找准并坚守自己的定位,做到两方面的专业。“不仅要对所处行业的专业知识及应用场景熟稔于心,更重要的是要将VR的沉浸感、共享度、交互性,落在行业应用的需求上去。”

商业的本质还在于高效,独自包揽的“一把抓工程”是难以为继的。相反,“大鱼”和“小虾”各自找到能将优势最大化的定位,权衡投入产出比后再选择恰当的竞合关系,集成合力寻求共同落地,才是明智之选。

正如煦象科技CEO沈文所说,2016年公司创立之初整个行业仍然处在距离起跑线不远的位置,“虽然大批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整个产业都不尽完善,操作系统陈旧笨重,内容形态缺乏创新。大家都像是‘布道者’,摸索前进是第一要务。”

“不存在全领域的专家,只有深根于某一环节,做最擅长的那部分,才堪称真正的专家。”博能股份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韩静霆认为,数字孪生与云渲染在天然属性与技术特性的差异决定了二者拥有结合的可能性,在对行业赛道的扩展上也能够相互加持、紧密捆绑起来。

“当一个工匠手握锤子,会妄自尊大地将所有对象看作钉子。”万间科技CEO刘勇同样强调了“专注”的重要性。“虽然未来的云渲染技术无论在整体成本还是用户体验上,都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一味跟风走,不去站在用户的角度打造具有增量价值的产品,终究会从高空跌落。”

“千万不要去追风口,而是要去抓风口。”李岩表示,距离VR爆发元年已有六载,以硬件产品、软件算法、内容应用、服务平台为主的产业链基本形成,围绕产品的形态、体验、成本之争,正在成为全行业的焦点。而这场无声较量的胜利者,便可在初步确立的行业格局中,取得先手优势。

2021年初,平行云向业界推出行业伙伴合作计划,正是为了搭建一个全新共赢的生态。

听见用户的声音,“以点带面”去带动企业伙伴。在这一过程中深入更多标准化的应用场景,形成全链路的行业解决方案。

站上了easy to share,下一节台阶就是easy to make了。”李岩补充道,随着技术产品的升级迭代,平行云将重拾这个曾经“搁置”的东西,推出一套从底层算力到中间支撑再到场景的全套解决方案。

“我们会开始强调‘云原生’的概念,例如在云展厅、虚拟直播等重点的场景中,在原有的架构上再往前走一步,提供一种能够更快更好的生产内容的工具。”

迎风舞

《镜像世界》的最后,格勒恩特尔的思想实验最终得出了结论:镜像世界将结束科学和浪漫主义之间的斗争,除了可以产生模糊的幸福感觉,它大概还能够酿一杯酒。

人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一年到两年的变化,而低估了未来十年的变革。

而科技解放的,正是这一代人的想象力。

想象一下,当你打开任何一个可穿戴或手持的移动设备,都将瞬间从真实世界无缝穿越到一个平行的数字世界:

手刃千军万马,亲历戏剧童话。那些封印在书本中的纸片人被赋予血肉情感,那些沉寂千年的文物也一个个走出玻璃柜。在这个平行空间里,你可以是任何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你可以创造、实现更多的自由。

在过去二三十年中,科技始终都在把人的视觉体验带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后浪推前浪,虚拟世界与现实之间的界限正逐渐被冲破。

经过时间的沉淀,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我们都还有机会。


产业XREasy VR
1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