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a、张倩报道

虽然再次被卖,但「波士顿动力还是波士顿动力」

12 月 11 日,韩国现代宣布从软银手中收购波士顿动力,但这场交易却给我们带来了诸多疑问,比如波士顿动力接下来会怎样发展?还会继续开发那些「震惊世人」的机器人 / 机器狗吗?为了解开这些疑惑,IEEE Spectrum 近日采访了波士顿动力的业务发展副总裁 Michael Patrick Perry。他坦诚地回答了有关波士顿动力与现代公司的新关系和近期未来规划等问题。波士顿动力希望在转向商业化运营的同时继续「用机器人做很酷的事」。

IEEE Spectrum:波士顿动力估值 11 亿美元,您能说明一下该估值的背景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自 2018 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向商业化转型。其中包含许多方面,比如将我们已有技术首次带向了市场。我们部署的 Spot 机器人从 0 台增长到了 400 台,并且正在构建一个软件开发者、传感器提供商和集成商的生态系统。有了这种规模的部署,再看看明年等着我们的一系列机会,我认为人们会开始相信这不只是一次性的创新——Spot 能够创造切实的价值。

波士顿动力的 Spot 机器人。波士顿动力表示已部署 400 台 Spot 机器人并「正在构建一个软件开发者、传感器提供商和集成商的生态系统」。


其次,通过我们在物流市场上的一些努力,我们的 Pick 产品得到了一些非常强的积极信号,我们也已开始探讨在仓库中部署 Handle 的可能性,我们相信这会给该行业带来变革。

波士顿动力的 Pick 机器人。

波士顿动力的 Handle 机器人。波士顿动力正在进行 Handle 的商业化和迭代其设计,该公司计划在未来一两年向客户交付可在工作场所移动货箱的机器人。


还有,真正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在两年前,那时候我们在讨论这个愿景,人们说「哇,那听起来真不错,让我看看你会怎么做。」现在我们已经从市场得到了验证,而且结果不仅表明这真的很有用,而且我们也确实能够做到。也因此,我们开始相信波士顿动力的长期生存能力。我们不仅是一个前沿科技研究机构,也是一家企业。


IEEE Spectrum:您会怎样描述现代公司对机器人的未来愿景,他们又希望波士顿动力在这一愿景中扮演什么角色?


Michael Patrick Perry:短期来看,现代公司的重心是继续我们现有的发展轨道,也就是 Spot、Handle 和 Atlas。他们相信我们目前已经做出的成果,而我们认为,对于我们的目标产业,不管是制造、建筑还是物流,有了理解这些产业的合作伙伴,会有助于改善我们的产品。而且很显然,当我们开始考虑大规模制造这些机器人时,现代公司在制造业方面的专业能力能为我们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

波士顿动力的 Atlas 机器人。


再往长远看,波士顿动力和现代公司都相信智能出行的价值,而且他们已经在这一领域做出了许多成绩。不管是城市空中出行还是自动驾驶,他们已经在切实地思考如何通过移动系统将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连接起来,不管是汽车、垂直起降多旋翼飞行器还是机器人。我们已经在机器人学方面有了良好的根基,同时也会连接其它一些自动化服务。


IEEE Spectrum:您能说明一下现代汽车集团现在正在研发哪些类型的机器人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他们正在研究很多很有趣的东西——就是如何连接各种事物,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没什么具体可以分享的。但他们已经组建了一个聪明的才华横溢的机器人团队,在研究很多不同方向,有些与我们有所重叠。很显然,很多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技术都存在一些共性,有了我们在 Spot 和 Handle 自动化方面的研究成果,会得到一些激动人心的进展。


IEEE Spectrum:在现代公司,您觉得最激动人心的是什么?您觉得这个交易对波士顿动力有什么好处?


Michael Patrick Perry:我想有这样几点。一是他们在硬件上很专业,在某种方面这是很独特的。他们理解并且能够体会创造大型复杂机器人系统的复杂性。所以我认为在创造出色的硬件产品方面,我们能达成相互理解的共识。其次,他们有资源,能在实质上帮助我们与他们共同构建这些产品——他们有生产制造等等资源。


另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是现代公司在自动驾驶和无人飞行系统方面有一些颇具远见的投入,所有这些目标都与我们之前谈到过的机器人互连愿景非常契合。机器人技术不是短时间就能成功的。对一家机器人公司而言,我们在实际场景部署的机器人的规模上发展得相当快,但对于波士顿动力这样的公司,要想发挥全部潜力,会需要多年的时间。我认为现代公司认可这样的长期愿景。


IEEE Spectrum:当你们与现代公司商谈时,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Michael Patrick Perry:我认为他们真的对我们已有的产品和我们的技术很感兴趣。看看 Spot、Pick 和 Handle 现在所能做到的事情,就能明白在移动、遥感和材料搬运等方面,有很多应用能让现代公司的许多客户受益。放眼未来,现代公司对智慧城市技术也兴趣浓厚,而移动机器人技术将是这一未来应用的一大核心。


IEEE Spectrum:我们在看 Spot、Handle 和 Atlas 时,通常关注的是平台功能,但您能谈谈波士顿动力独有的一些零部件层面上的技术吗?现代公司会对这些技术感兴趣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自 BigDog 和 LS3 开始,我们在设计功率密度很高的执行器方面已经成功了很多年。Handle 配备了一些液压执行器和阀门,它们在设计和功能方面非常独特。从根本上讲,我们内部拥有一种可将硬件和软件结合在一起的系统工程设计方法。你常常会看到不同的团队专精不同的事情,比如很棒的机械工程或电子工程团队,还有很出色的控制团队,但我认为波士顿动力的独特之处就是我们有能力将所有技术都融合到一起,创造出能力非凡的系统。也因此,对于 Spot 这样的成品,我们有能力大规模生产,同时还能让其足够灵活,可以适应该机器人当前被用于的所有不同应用。

波士顿动力早期的 BigDog 机器人。


现在很难具体描述哪些技术对现代公司有用,但很显然机械工程、电气工程、机器人控制和自动化系统等技术方向能用到我们的一些技术。


IEEE Spectrum:尽管波士顿动力曾经是谷歌的一部分,然后又被软银收购,但看起来该公司一直在努力保持独立运作。现在作为现代汽车集团的一份子,情况是否会有所不同?是否会有更加直接的整合或协作?


Michael Patrick Perry:很显然现在还处于早期,但目前来看,我们得到了支持,可以继续推进原来的所有计划。这包括 Spot 的所有商业化计划,还有 Atlas 的开发工作,这将能切实地将我们团队的能力推进到新的领域。这将是我们眼下的重点工作,我没看到短期内会有什么能让我们偏离这些核心工作。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在这种新的所有权下,波士顿动力还将继续是波士顿动力。


IEEE Spectrum:波士顿动力目前的工作中,有多大比例可以定义成基础机器人学研究,有多少是商业化工作?您认为未来几年会有何变化?


Michael Patrick Perry:我们已经扩大了我们的商业团队,但我们肯定保留了大量核心的基础机器人学研究能力。其中某些很显眼,比如对 Atlas 的新行为开发,我们正在推进感知路径规划的前沿。但是,我们做的很多研究都有点像是幕后工作,进展不会那么显眼,比如地形处理、干预处理、如何保证故障时的安全。一开始当 Spot 在地面上打滑时,它会向周围摆动,尝试恢复平衡。我们必须找到让机器人挣扎着站立的适当平衡,还要确定什么时候它应该直接锁定四肢选择摔倒,因为这样会更加安全。


还有一点,我们的另一大推动力是操控。我们为 Spot 开发的夹持器会在明年初面世,这将为我们解锁一些新能力。我们在移动运动上已积累多年的经验,但操控事物的能力对我们而言还是一个相对新颖的领域。过去几年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工作,想要在该技术上进行一些早期的但仍然有价值的迭代升级;我们还将继续推进,同时开始了解什么能力对我们的客户来说最有用。

Spot 的带夹持器的机器臂将在明年初面世,波士顿动力表示这将「解锁一些新能力」。


IEEE Spectrum:回头看,商业机器人 Spot 的历史可追溯到 LS3 和 BigDog 等机器人,这些项目都曾雄心勃勃,并得到了 DARPA 等机构的资助,而且也没有商业方面的预期。您认为波士顿动力还能继续做这类非常早期阶段的、成本非常高的、非常技术化的项目吗?

波士顿动力的 LS3 机器人。


Michael Patrick Perry:是的——需要指出我们在 Atlas 上做的很多研究都是这类项目。尽管我们短期内没有商业化 Atlas 的计划,但可以说基于 Atlas 研发的一些技术能随着时间为我们带来商业化成果。对于如何将 Atlas 研究的每一部分都发展成商业产品,我们没必要有清晰的路线图。我们的情况更像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困难的基础机器人学难题,我们来解决它吧,然后学到一些未来可让整个公司受益的东西。


而且从根本上讲,我们团队热爱用机器人做很酷的事情,未来几个月你还会继续看到这些成果。


IEEE Spectrum:Atlas 的商业化需要什么?Handle 的商业化越来越近了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我们正处于商业化 Handle 的过程中。我们还在相对早期的阶段,但我们有一个计划,即在未来一两年为客户提供可在工作场所移动货箱的第一个版本。去年,我们做了一些现场部署来进行概念验证,基于此得到的反馈,我们对该机器人进行了新的设计,我们希望增加我们的生产制造能力。一切都在进行中。

Atlas 就像机器人中的一级方程式赛车——你不会想缩减一级方程式赛车的能力,然后开着它上路吧。我们仍在尝试探索哪些应用必需能量和计算密集型的人形机器人,而不是本身就更稳定的机器人。我们很有兴趣理解应用空间,未来我们还会研究创造新的形态以帮助解决特定的任务。从很多方面看,Handle 都是其中第一个版本,我们曾说过:「Atlas 擅长移动货箱,但它非常复杂,成本也很高,那我们就来创造一个能做到同样的事情的更简单和更小型的设计。」


IEEE Spectrum:你们的新闻稿提到明年会推出一款用于仓库的移动机器人——那是 Handle 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是的,那是我们目前在 Handle 上的工作。


当我们开始思考用于仓库的整体机器人解决方案时,我们不仅必须考虑 Handle 这样的高功率、低占用空间、动态平台,我们还需要考虑视觉上的一些没那么激动人心的事情。我们需要一个能看清混乱的货箱堆的视觉系统,然后抓取它们。我们需要在机器人与订单构建系统设置一个接口——这些事情可能会让人质疑:波士顿动力为什么要关注这种事,因为它与我们的疯狂的后空翻机器人不搭调,但是创造完全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是我们的职责。


IEEE Spectrum:在现代集团麾下,波士顿动力还能继续冒险以保持在机器人学研究领域的前沿地位吗?对此您有信心吗?


Michael Patrick Perry:我认为我们还将继续推进机器人的发展前沿,我还认为在近期你将能在我们的产品以及我们推进的研究中看到这一点。对我们来说,2021 年会是非常好的一年。


参考原文:

https://spectrum.ieee.org/automaton/robotics/industrial-robots/boston-dynamics-hyundai-interview

Powered by Froala Editor

产业波士顿动力机器狗未来规划
相关数据
感知技术

知觉或感知是外界刺激作用于感官时,脑对外界的整体的看法和理解,为我们对外界的感官信息进行组织和解释。在认知科学中,也可看作一组程序,包括获取信息、理解信息、筛选信息、组织信息。与感觉不同,知觉反映的是由对象的各样属性及关系构成的整体。

机器人技术技术

机器人学(Robotics)研究的是「机器人的设计、制造、运作和应用,以及控制它们的计算机系统、传感反馈和信息处理」 [25] 。 机器人可以分成两大类:固定机器人和移动机器人。固定机器人通常被用于工业生产(比如用于装配线)。常见的移动机器人应用有货运机器人、空中机器人和自动载具。机器人需要不同部件和系统的协作才能实现最优的作业。其中在硬件上包含传感器、反应器和控制器;另外还有能够实现感知能力的软件,比如定位、地图测绘和目标识别。之前章节中提及的技术都可以在机器人上得到应用和集成,这也是人工智能领域最早的终极目标之一。

路径规划技术

路径规划是运动规划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运动规划由路径规划和轨迹规划组成,连接起点位置和终点位置的序列点或曲线被称为路径,构成路径的策略则被称为路径规划。路径规划在很多领域都具有广泛的应用,如机器人的自主无碰行动;无人机的避障突防飞行等。

移动机器人技术

移动机器人是一种能够移动的自动机器。移动机器人具有在其环境中移动的能力,并且不固定到一个物理位置。移动机器人可以“自动”主要是指它们能够在没有物理或机电引导装置的情况下导航非受控环境。相比之下,传统的工业机器人或多或少都是固定的(stationary)机械臂或抓取组件。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