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酱机器之心原创

这场大会,让两千万人抬头看见了月亮

能听到 Miguel Nicolelis 旗帜鲜明地反对马斯克,能让上千万人听潘建伟解释量子纠缠,还能让马化腾每年坚持追直播。八年来,这场大会确实从没让人失望过。

「我不同意马斯克说的每一个字。」

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合,公开表达这样的观点?

11 月 7 日,一个平凡的周六,2020 腾讯科学 WE 大会如期而至,来自四大洲、六个国家的七位讲者,以不同的方式登上了北京北展剧场的讲台。

要说腾讯科学 WE 大会是内容最前沿的企业大会,应该没人反对吧?

如果你是腾讯科学 WE 大会的忠实粉丝,就会知道「北展剧场」这个地点的意义。过往七年,腾讯连续在此地举办了七场腾讯科学 WE 大会,包括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和图灵奖得主在内的 72 位演讲嘉宾都曾站上过北展剧场的讲台,横跨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宇宙天文、深海探索、技术公益等数十个前沿领域。

今年是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届大会,因为疫情的阻隔,观众无法线下相聚。但七位嘉宾仍然选择来到现场或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与所有的直播观众见面。

他们是诺贝尔奖获得者 Steven Weinberg、干细胞生物学家中内启光、脑机接口权威专家 Miguel Nicolelis、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化学家鲍哲南、天体物理学家 Victoria Kaspi、天文学家 Jane Greaves 。

Miguel Nicolelis:我不同意马斯克说的每一个字

在当下,只要提起「脑机接口」,马斯克可能是风头最劲的一位代表人物。他在 2016 年创办的 Neurallink 每年都会宣布一些引人关注的进展:比如今年 8 月,马斯克向全世界介绍了一只名为格特鲁德的小猪,它的脑内植入了脑机接口,并通过电脑屏幕展示脑电波的变化。

但这场发布会也引发了许多的争议,其中一位质疑者就是 Miguel Nicolelis。他是美国杜克大学神经生物学、神经学和生物医学工程教授,脑机接口领域的权威专家,同时也是第一位提出并证明动物和人类受试者可以利用其脑电活动通过脑机接口直接控制神经假体设备的人。

Miguel Nicolelis 此前没有公开发表过自己对 Neurallink 的看法,倒是在这次在大会前的采访环节中毫不留情地批判了伊隆 · 马斯克:「他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同意。」

早在 1998 年,Miguel Nicolelis 和 John Chapin 开始着手研究他们称之为「脑机接口」的新技术。20 多年来,二人的研究算是贯穿了这一技术从基础科学到应用于神经康复的全部历程。

他也是让脑机接口真正为公众熟知的领头人。2014 年,在巴西世界杯开幕式上,一位因为车祸脊柱 T4 以下身体瘫痪已经 9 年的巴西年轻人 Juliano Pinto,在首个脑控下肢机械外骨骼的帮助下成功为世界杯开球。

Julian 当时说的不是「我踢出去了,我做到了或者我射门成功了」,而是「我感觉到球了,我碰到球了」。他的大脑在经过训练以后,已经能够识别所有外骨骼上的传感器传输的信号,可以体验到真正的踢球的感觉。

超过 10 亿观众目睹了这一场景,整个球场也因为这个开球沸腾了。大家意识到,脑机接口为这位多年来始终坐在轮椅上的巴西男孩带来了非比寻常的经历。更令世人惊讶的是,几个月后 Julian 和其他 7 名病人重新回到实验室进行了神经测试,结果显示他的 7 节脊椎因为训练恢复了感知 、活动和运动控制方面的功能。

在 2016 年,团队在 Nature 上发表了全球第一篇记录了最高等级的脊柱损伤造成完全瘫痪 10 年后,病人恢复部分身体功能的论文。这样的成果对于 Miguel Nicolelis 是意料之外的:「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一发现,转化成新的治疗手段,来帮助全世界 2500 万因为严重的脊柱损伤而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们。」

论文地址: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30383

有趣的是,虽然同为脑机接口领域的专业人士,Miguel Nicolelis 对马斯克「嗤之以鼻」。作为这一技术的创造者,在采访中,他很明确地表示:「不会有心灵感应,也不会有永生。」

我认为像科幻电影或小说里提到的,通过脑机接口来实现意念控制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我非常遗憾马斯克给出了这样错误的说法,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基础。我向您保证,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他的说法更像是一种用来吸引眼球的营销手段,但是这样一种说法完全无助于我们这个领域的科学工作。我要说的一点是:他讲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同意。

相比之下,马斯克的想法似乎过于大胆了:

马斯克今年 8 月说:「有了可以读写大脑活动的设备,我们自然会想到把 Neuralink 做成《黑镜》里那样,让机器作为人类记忆的备份工具。但现在肯定还是不行的,未来有可能会成功。」

Miguel Nicolelis 既是一位神经科学家也是医生,在他看来,马斯克那种开颅植入方案「太冒险」,仅适用于特别严重的神经系统受损患者。大部分人还是应该采用非入侵性的、以脑电图为基础的解决方案。

研究之初,Miguel Nicolelis 唯一的目标就是制造外骨骼帮助病人活动。但最终,完全出乎意料地,病人恢复了一定的自主活动能力。他提到脑机接口技术还处于早期阶段,未来几年内会有重大突破。

「这就说明,有时候基础科学能引领你,到达你从未想象过的地方,为你带来意料之外的发现 。为了这一天,我等了 38 年。因为亲眼见证了这一切,我的每一秒付出都是值得的。」Miguel Nicolelis 真诚地说。

潘建伟:我眼中的新量子革命

对于量子技术这一学科来说,去年和今年都是非常特殊的年份。

去年 10 月,谷歌宣布在量子优越性上实现重大突破,相关研究登上了《自然》杂志 150 周年特刊封面,轰动学界和业界。谷歌表示,自己利用一台 54 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实现了传统架构计算机无法完成的任务,在世界第一超算 Summit 需要计算 1 万年的实验中,量子计算机只用了 3 分 20 秒。今年 10 月,一条「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量子科技」的新闻更是引发了全民关注。

很多人开始了解量子技术,继而开始关注中国的量子技术。作为中国量子领域的带头人,量子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建伟走上了 2020 腾讯科学 WE 大会的讲台。

潘建伟曾入选《Nature》2017 年度十大科学人物,获称「量子之父」。2020 年 4 月,他又获得了蔡司研究奖(ZEISS Research Award),以表彰他在光量子信息领域特别是在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方面的杰出贡献。很多位蔡司奖的获得者随后获得了诺贝尔奖,网络上也有人说过:「潘建伟离诺奖只差一个量子纠缠。」

实际上,在量子技术这一方向,中国学者已经取得了不少具有世界首创级成果。潘建伟介绍说,2017 年,中国学者就实现了首个针对特定问题求解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原型机。最近比较好的进展还包括,已经开展的 50 个光子左右的玻色取样,或可在量子优越性方面超越谷歌。除此之外,我国的学者也在前期多年工作基础之上,近期已经开展 60 左右的超导量子比特的相干操纵,估计在今年年底有望能够达到超导系统的量子优越性。

在潘建伟看来,这个领域的未来发展完全是可以期待的:

「首先,经过十到十五年的努力,我们希望能够完整地发展天地一体广域量子的通讯网络技术体系。」

「其次,我们希望在量子计算方面,通过对数百个量子比特的相干操纵,能够对一些现实的问题的求解,能够超越目前的超级计算机,并且能够来解决一些重大的科学问题。」

「除此之外,我们也希望通过十到十五年的研究能够研发具备基本功能的通用量子计算原型机,来初步探索对密码分析、大数据分析等方面的相关应用。」

在大会的剩余半场,干细胞生物学家、斯坦福大学、东京大学教授中内启光,化学家、斯坦福大学化学工程系系主任鲍哲南,1979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Steven Weinberg,麦吉尔大学天体物理学家 Victoria Kaspi,天文学家、卡迪夫大学教授 Jane Greave 也各自分享了研究进展。全部演讲内容,你都可以在回放里找到: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们却能抬头看见月亮」

每年秋冬之际,我们都能看见非常多互联网公司办的会,有的是新产品发布会,有的是开发者大会,有的是企业家沙龙…… 腾讯科学 WE 大会则是个另类:它无关业务宣传,也没有合作伙伴出场,更没有一系列新品发布后等待定价的焦灼感。

但它是为数不多的场外有黄牛的企业大会,只要是去北展剧场排队入场的人,都有一定概率遇到。

2020 腾讯科学 WE 大会没有线下,但线上内容的制作实现了更高的水准。这届大会的主题「蓝点」,以 1990 年旅行者一号拍下的「0.1 像素」的地球为隐喻,寓意人类在意识到自身渺小的同时,更要休戚与共。无论是在新冠疫情肆虐还是在自然灾害频发的情况下,都要全力保护唯一的共同家园。

再往前推,2019 年的主题是「小宇宙」,2018 是「雅努斯之门」,2017 是「若有光」,2016 是「无境」…… 每一年的关键词都引人深思。

腾讯一般体量的公司,其实没有几家会做这样的活动:一场年度大会,不能带来商业利益、只关乎星辰大海。但为什么腾讯会一连举办八年呢?

答案可以在腾讯首席探索官网大为(David Wallerstein)的开场演讲中找到:

我们不仅要有能力开发助力改善人类生活的理念和解决方案,也要不断有激情与担当,去发现和实现关乎未来的突破性想法。今天的创新项目,能帮助我们做好准备去拥抱未来的重大突破,因此我们要深入地理解世界面临的挑战。它也能够进一步激发我们的热情,去成为向善的一股积极力量。
 
我们将其称之为:科技向善(Tech for Good)。

今年的腾讯科学 WE 大会、腾讯医学 ME 大会、科学探索奖、《Nature》全球影响力大奖,以及新追加的 X-Talk,共同组合成了科学周,疫情之下,热度不减。

很多人喜欢用「六便士」和「月亮」比喻现实与理想的关系,20 多岁的腾讯早已经明白了「六便士」的含义,现在它更想和众人一起看看月亮。这么多届大会办过来,马化腾没设置过 KPI,但每次的线上直播场场不落。

最初举办 WE 大会的时候,马化腾就说过:「我们在这个舞台上不谈竞争,不谈商业,只仰望星空,只看未来」。八年后再看,腾讯确实做到了。
产业腾讯科学WE大会
相关数据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腾讯机构

腾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港交所:700)是中国规模最大的互联网公司,1998年11月由马化腾、张志东、陈一丹、许晨晔、曾李青5位创始人共同创立,总部位于深圳南山区腾讯大厦。腾讯由即时通讯软件起家,业务拓展至社交、娱乐、金融、资讯、工具和平台等不同领域。目前,腾讯拥有中国国内使用人数最多的社交软件腾讯QQ和微信,以及中国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社区腾讯游戏。在电子书领域 ,旗下有阅文集团,运营有QQ读书和微信读书。

http://www.tencent.com/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