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壮举!GPT-3首次完成剧本创作,AI解决创造性问题的能力正迅速提升

自今年 6 月份发布以来,OpenAI 的文本生成人工智能工具 GPT-3 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它被用来在论坛上发表评论、写诗、甚至在《卫报》中发表文章。

当 GPT-3 没有经过专门培训就学会自动完成某项任务时,人们开始思考它是否可以成为通向人工智能的门户。

如今,GPT-3 又实现了一项壮举:它编写了一个剧本——美国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的学生利用 GPT-3 创作了剧本,并制作了一部新短片:《律师》。查普曼大学以其电影专业闻名于世,该校的道奇电影艺术学院位居全美以及世界前列,是全球电影人才的聚集地,属于世界最顶级电影学院。

故事一开始,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书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她起身开门,发现一个汗流浃背、狂躁不安的年轻人站在她家门口。这个年轻人说:“我是耶和华见证人 (Jehovah's Witnesses)。”

但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并回答道:“对不起,我不和律师讲话。”

该名男子焦躁了起来,试图引起她的注意。“我有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对女主人讲道。

《律师》这部短剧有两个转折的地方。一个是与欧·亨利风格的短片一样,它在最后才迎来转折,而这个转折会改变我们对人物原有的看法;另一个转折则是在前面,即电影剧本前20秒后的一切都是由人工智能编写的。
图 | “影片其他部分由人工智能编写” (来源:digitaltrends)

从《黑客帝国》到《终结者》,从《她》到《机械姬》,电影史中从不缺乏描写尖端人工智能的优秀电影,但是没有电影可以声称是由尖端人工智能撰写的,那么《律师》这部短片会标志着一种由技术驱动娱乐这种方式的诞生吗?

短片导演兼摄影师 Jacob Vaus 在接受国外媒体 Digital Trends 采访时表示:“我在上课无聊的时候发现了一段人工智能程序,我立刻就被吸引了。

因为我们是电影专业的学生,所以我们会有一个习惯性的想法:人工智能可以编写剧本吗?我们可以制作什么内容来推动这一方面?我们将如何发挥创意?”

于是,我试着输入自己写的短篇小说,看看人工智能会把故事情节推向何处,或者给出一个疯狂的开始,看看故事的去向。”

在提供以煽动性事件的开端之后,该人工智能被用于生成剧本——包括它结尾情节的扭转部分。

制作《律师》的 Eli Weiss 表示:“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将剧本带到了如此极端,这种方法表现的也相当出色。从故事的角度来看,它击中了故事中人们想要的所有节拍,即使是以一种奇怪的方式。”

Jacob Vaus 说:“当我们第一次读它的时候,我们就快窒息了。它从一开始就以有意义但又荒谬的方式来推动情节,这种使用细节的方式对我来说太疯狂了。”
图 | 故事情节的推动需要煽动、扭转 (来源:digitaltrends)

演员 Ashton Herrild 表示:“对我来说,在一部由人工智能撰写的剧本中扮演角色的最大挑战是,试图在对话中寻找角色和意图的动力。”通常情况下,演员的工作是想象环境和人物会说、做这些事情。但是在由人工智能编写的剧本中,没有任何潜在的意义可循——只有赋予(bestow)。

制作电影的机器

这不是第一次使用人工智能编写剧本了。几年前,演员 Zach Braff 饰演一名外科医生,表演了一段机器编写的独白。其中一部分写道:“医院就像是一所高中。”“最神奇的人快死了,而你是唯一一个想要从父亲那里偷东西的人。”

这些基于大量数据训练的生成算法,可通过摄取大量材料(无论是《哈利波特》小说、《冰与火之歌》书籍还是最受欢迎的情景喜剧剧本)来创建新的但是又相对陌生的内容。

从本质上说,这是 William Burroughs 的“分割法”(cut-up method)的现代科技版: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技术,通过物理地将现有的东西切开,然后随机地粘贴在一起,创造出新鲜的东西。

就算法生成的剧本而言,最终产品通常很有趣。它们通常不是特别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能会认为好莱坞剧本才是好的。

但剧本《律师》中使用的 GPT-3 是另一回事。GPT-3 是 OpenAI 创建的自然语言处理神经网络,它是一种文本生成算法,该算法至少具有半严肃的特性。它一经发布便迅速引起轰动。

GPT-3 预先训练好的语言模型带有一些句子,例如有关一个人出现在某人家门口的剧本开头,这将令人信服地生成对于其原始资料而言令人信服的真实文本。

英国的《卫报》曾发表了由 GPT-3 撰写的文章,它的标题是《机器人写了整篇文章。人类,你害怕了吗?》(点击查看学术头条往期相关报道

实际上,当前世界顶级工作室已不再是好莱坞电影中的经典工作室,而是诸如 Netflix、Apple、Hulu 和 Amazon 之类的高科技公司,并且像任何一家值得信赖的高科技公司一样,他们经常采用高科技方案来解决创造性问题
除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雄厚财力,这种关于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精确性,还帮助博尔特(牙买加运动员)轻松获胜。

此外,像英国 Epagogix 这样的人工智能顾问公司,曾经被推荐给《纽约客》,他们不仅使用数据来说明一个项目是否值得追求,而且还就如何创造性地调整这些项目使他们变得更有利可图提出建议。

创作者的创造力工具

看完《律师》之类的短剧,很多人可能认为编剧未来不再需要存在创造力,但这是不准确的观点。

尽管 GPT-3 可能不错,但像 Sofia Coppola 或 Aaron Sorkin 这样的顶级编剧,不太可能很快就会穿着报酬丰厚的好莱坞靴子在家里发抖。像 GPT-3 之类的 AI 工作,最终只是工具。它们将在娱乐的未来中发挥作用,但将以增加而非取代的方式发挥作用。

Kirke 在接受 Digital Trends 采访时表示:“将人工智能工具整合到电影剧本写作和开发周期中的想法,似乎并不那么抢镜”。

根据 Kirke 的说法,这些类型的工具代表了一个过程的下一步,这个过程已经被我们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程序所实现,比如卑微的拼写检查器。
图 | 人工智能或可成为创作者的工具 (来源:digitaltrends)

他表示:“作家、制片人、导演、剧本编辑等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想要减少脚本中的副词和形容词的数量?这是有对应算法的;是否要确保剧本中角色对话听起来彼此不同?这也是有对应算法的;是否希望生成保留其一般含义的替代性页面并减少页面重写次数?这还是有对应算法的。”

人工智能会自动生成几页科幻或恐怖风格的想法来激励人类作家,这只是另一个迭代,就像一个机器人可以查看作品并告诉人们该类型的剧本过去是否在票房上赚钱。

Kirke 表示:“毫无疑问,机器学习算法正在蓬勃发展。将来,他们将能够与人们合作开发与人类写作风格类似的某些电影结构。而且,我们不要忘记好莱坞的读者和初级管理人员,他们每个周末都不得不花很多时间看这些令人震惊的剧本,在平庸中寻找那一点点的金子。”

毫无疑问,机器学习算法可以用来减轻这些人的工作量,通过突出明显单调的剧本特色和潜在的有趣者来缩小他们的注意力。《律师》还远远没有充分展示人工智能将在电影制作的未来中扮演的角色。但是,在不到四分钟的时间里,我们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展示人工智能创作能力的预告片。

相关资料:
GPT-3 创作的剧本: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UrqaC3GXh-VWWsk-XixyK49Qqfh1NjwX/view
复制以下链接,AI 就会继续编写你的故事,产生新的创意和故事发展:
https://www.shortlyread.com/

参考资料:
https://www.digitaltrends.com/features/solicitors-gpt3-future-of-filmmaking/
https://singularityhub.com/2020/10/23/an-ai-wrote-this-short-film-and-its-sort-of-fascinating/
AMiner学术头条
AMiner学术头条

AMiner平台由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研发,拥有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系统2006年上线,吸引了全球220个国家/地区800多万独立IP访问,数据下载量230万次,年度访问量1000万,成为学术搜索和社会网络挖掘研究的重要数据和实验平台。

https://www.aminer.cn/
专栏二维码
产业GPT-3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