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32年后找回被拐儿子!全国打拐第一数据库立功,为0-14岁儿童预存DNA信息

经过32年漫长等待,5月18日,李静芝终于见到了她被拐走的儿子嘉嘉。

嘉嘉在2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抱走,直到32年后才与李静芝相见。为了寻找嘉嘉,李静芝从28岁找到60岁,不惜走遍大半个中国,至少印了几十万份寻人启事,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打拐妈妈”。

由于寻人启事上用的还是嘉嘉2岁时候的照片,这么多年过去了,嘉嘉的相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即使是有胎记等条件做补充,也很难被观察到。

立下功劳的是公安部研发的全国打拐第一库。

几个月前,警方通过一条重要线索——四川籍嫌疑犯曾在多年前花6000元购买一名西安籍男童查下去,发现四川绵阳人顾某宁比较符合李静芝的儿子嘉嘉情况,警方通过李静芝与顾某宁的DNA对比,发现顾某宁就是李静芝苦苦寻找32年的儿子嘉嘉。

录入一滴血,加速回家路

让李静之和儿子得以团圆的全国打拐第一库,又称全国打拐DNA数据对比库。2009年,公安部正式建立“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

孩子走丢了的父母可以通过公安机关,将血样数据上传DNA数据库,一旦发现有来源不明或者疑似拐卖的孩子,便可以进行DNA结果对比,就能确认孩子的身份。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采血检测DNA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是寻找孩子的捷径,一旦数据进入DNA数据库就能自动比对,即使被拐多年之后体貌特征发生变化,身份难以识别,警方依然可以通过DNA数据准确、快速地认定被拐儿童的身份。

如果被拐儿童例如开头的顾某宁对自己的出生抱有怀疑,可以提交血样数据上传到DNA数据库中,那么就可以在数据库里,与生母的DNA数据进行成功,这样一来,大大减少了时间,加速回家之路。

其实意外走失的,除了儿童还有老人,据不完全统计,每年走失的人数大概在70万人左右。在这个数字的背后,是70万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记不清回家的路。儿童不仅记不清,而且还不会表达,如果没有及时被找回,很容易遭受不可预测的意外伤害。

如果能把老人和小孩的信息有效安全地保存,等到意外的时候,就可以加快寻人的速度,让走失的老人和儿童安全回家。

“寻亲”小程序上线:DNA数据对比+AI人脸识别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由普嘉逸环(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北京中盾安民分析技术有限公司)、电子科技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倾力打造的“普家融合安全卫士”之“普家寻亲”平台(微信小程序)已经上线运营。

比起受限制的全国打拐第一库来说,“普家融合安全卫士”是一款可以面向社会普通大众的应用。

主要是运用DNA检测和AI人脸识别两大前沿科技,致力于解决儿童和老人在日常生活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意外走失、疾病和教育等问题。

图上的每一个红色小人都代表着有一个人走失(蓝色坐标是没有照片的走失信息),每一个走失的人的背后都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图来自小程序普家寻亲。


除了在地图上可以看到此地有人走失,还可以在寻人中心里看到全国的悬赏寻人。图来自小程序普家寻亲。
普家卫士的DNA监测的数据库主要源于公安部所创建的DNA数据库的信息,如果在普家寻亲平台上提交DNA信息,是可以直接提交至DNA数据库进行对比的。
在2016年,数据库启动了“ID+中国儿童少年基因工程”项目,该项目是为0-14岁儿童少年预存DNA信息,一旦发生意外走失或者被拐卖现象,便可以及时将DNA信息递交至当地公安机关备案,以便后期寻人做DNA对比。
除了使用DNA检测数据对比,还有AI人脸识别来帮助识别走失人员,据警方透露,李静芝此案就是是采用了AI人像技术比对,通过嘉嘉当年一张照片比对,缩小了寻找范围。
AI人脸识别主要是运用Deepface人脸识别技术,不仅对模糊图像有增强,还增加了跨年龄识别和抗干扰识别。当用户为家人提前预存人脸信息,一旦发生走失情况,即可使用人脸识别功能,打开微信小程序对疑似走失人员进行拍摄,系统会自动进行对比。也就是说如果老人或儿童走丢,通过该功能即可快速识别走失人员的身份。
除了以上DNA数据对比+AI人脸识别以外,还有志愿者和专业寻人团队接受在线求助,当家人走失的时候,这何尝不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尝试呢?

终结犯罪


DNA数据库正在成为全球警方必备的侦查工具。不仅在打拐上大显身手,也侦破了不少疑案。

震惊全美的金州杀人狂,最近就是DNA技术给成功侦破的。从1970年到1986年,美国加州曾发生一系列的杀人案,受害人一度高达62人,以及100多起住宅盗窃案,由于该案件当时缺少相应的证据而迟迟未破,直到40年后,美国警方通过DNA检验结果终于逮捕到一位72岁疑犯。
要知道,如果不是警方开放了DNA数据收集网站,这位疑犯的远房表妹因为好奇,通过该网站上传了自己的DNA,警方正好在后台通过家族DNA数据谱进行对比匹配,就匹配上了,嫌疑犯和他的远房表妹从没见过面,若不是这个突破口,警方可能至今还在寻找疑犯。
还有韩国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杀人回忆》电影所呈现的那样,1986年9月15日至1991年4月3日在京畿南部附近村庄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件,由于时间久远,要知道在案发的时候,警方发动了205万名警察和军队,盘查了21000名嫌犯,还是一无所获。直到33年后,警方对被害人衣物再次进行DNA检测,终于在服刑人员的DNA数据库找到与凶手的DNA完全匹配的人。
警方也表示,如果不是DNA技术的进步,该案还会是一桩悬案。案发当年曾经也有过具有嫌疑的证据,结果因为韩国那时的DNA技术不够发达,检验案件样本的技术只有美国才有,警方还得把这些样本打包送到美国去,时间和技术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以至于当年已经拿到嫌疑犯的生物证据,由于证据不足,不得不无罪释放,看着有罪之人,仿佛如清白之人一般自由离开,相信这也是韩国警方这么多年来,努力提升刑侦技术的最大动力吧。
很多时候,真相离我们并不遥远,但如果没有DNA技术,我们是不是就会与真相擦肩而过?
在见到亲生母亲李静芝的时候,嘉嘉说,“6年前我就在电视上看见过你的事情,我当时还期待你能早日找到孩子,我实在是没想到那个孩子就是我。”

如果不是嫌疑犯落网,试问嘉嘉需要多久才能知晓自己的身世呢?
无数位李静芝的背后,又有多少孩子能和嘉嘉一样,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呢?
电影《少数派报告》里曾经提到,终结犯罪,在犯罪之前。
愿天下无拐!

产业人脸识别智能寻亲
相关数据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人脸识别技术

广义的人脸识别实际包括构建人脸识别系统的一系列相关技术,包括人脸图像采集、人脸定位、人脸识别预处理、身份确认以及身份查找等;而狭义的人脸识别特指通过人脸进行身份确认或者身份查找的技术或系统。 人脸识别是一项热门的计算机技术研究领域,它属于生物特征识别技术,是对生物体(一般特指人)本身的生物特征来区分生物体个体。

数据库技术

数据库,简而言之可视为电子化的文件柜——存储电子文件的处所,用户可以对文件中的数据运行新增、截取、更新、删除等操作。 所谓“数据库”系以一定方式储存在一起、能予多个用户共享、具有尽可能小的冗余度、与应用程序彼此独立的数据集合。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机构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是公安部直属的综合性研究所,是国内警察装备最大的科研生产基地。研究所现有员工1200余人,其中包括现代管理人员、专家、科研人员和高水平的熟练技术工人。研究所的产品已经在警用通信、安全检查、证件与出入口控制、报警与呼救、安全防范、防护装具等方面,为全国公安系统和社会公共安全防范部门提供器材和技术服务。

http://www.fri.com.cn/gyys/ysgk/
合合信息机构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