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前CEO谈华为事件:科技脱钩并非上策,用产品直面华为竞争

谷歌前CEO谈华为事件:科技脱钩并非上策,用产品直面华为竞争

6月18日,谷歌前CEO、Alphabet前执行董事长、现任五角大楼国防创新委员会主任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接受了BBC广播四台专题节目《新科技冷战》的采访,表达了自己对华为与美国现状的看法。

如今,以华为为中心的中美科技冷战正日益胶着扩散。近日,英国也正在重新评审是否应该继续允许华为帮助修建5G通讯网络事宜,目前英国政界要求与华为全面脱钩的呼声日盛。

埃里克·施密特认为,华为威胁到了西方国家安全,可能将客户数据传递给当局,但西方国家警惕华为的根本原因还是在华为挑战到了美国科技领导地位。

他警告,科技脱钩并非上策,最好的办法是直面来自华为的挑战,用更好的产品展开竞争。

一 华为「可与情报机构同等看待」?

埃里克·施密特告诉BBC说,「华为毫无疑问从事了一些在(西方)国家安全方面令人无法接受的行为。」

埃里克·施密特同时担任五角大楼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他认为可以把华为当作间谍机构来看待,类似于英国的GCHQ或美国的NSA,可能将客户数据传递给当局。

「毫无疑问,来自华为路由器的信息最终似乎落到了国家手中。」「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确信它发生了。」

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华为方的否定,认为埃里克的说法并没有实际证据,华为还是一家独立于政府的企业。

华为英国负责人维克多·张(Victor Zhang)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现在为美国政府工作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指控是不正确的,并且与过去的类似主张一样,没有证据支持。」「华为独立于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任何政府。」「我们同意并一直说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应用标准可以确保创新,促进竞争并使所有人受益。」

二 承认偏见

不过,埃里克·施密特也表示,西方国家警惕华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华为对美国领导地位构成了挑战。他承认,华为如今是美国最高决策层面对的「一大难题」:因为这家业务遍布全球的中国公司生产了比所有竞争对手都好的产品。

「我们现在需要选项,这一点极为重要。」他告诉BBC,「我们对华为的回应……应该是通过拥有一个一样好的产品、产品线来展开竞争。」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Google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长达15年,之后又担任执行董事长。在硅谷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承认他低估了中国的创新能力。

谷歌前CEO谈华为事件:科技脱钩并非上策,用产品直面华为竞争

施密特2001年加盟谷歌,曾长期就任公司总裁一职

「与他们合作的这些年,我对中国充满了偏见。」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他认为中国只会复制和抄袭。

「他们非常擅长仿效别人、擅长组织团队、搞人海战术,但不会进行创新,他们非常善于偷取我们的东西。这些偏见应该被抛弃。」

「在关键的研究和创新领域,中国人与西方人一样好,甚至可能更好。」

他同时提到,中国的技术投资模式不同于西方,以政府为主导,投入的资金更多。「他们投入了更多的钱,以国家主导的方式不同于西方,我们需要团结一致,共同参与竞争。」

他否认中国政府主导的技术投资模式本质上比自由市场模式更为成功。但是,西方需要通过以下方式来充分利用其优势:

  • 在研究资金上投入更多
  • 确保私营部门,国家和学术界之间加强合作
  • 向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开放

三 危机:西方需要迎头赶上

施密特认为,美国(尤其是硅谷)的一个问题是,人们一直忽视政府在支持研究方面的作用。

「其实,硅谷任何成功的创新项目从始至终都会有联邦政府科技补助金的影子。」他说。

去年,施密特曾主持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次研讨会,专门聚焦人工智能领域。研讨会结论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的进展迅速令人关注。中国正在不断缩小与西方国家的差距,在某些方面会与西方持平甚至领先西方。

「我得说,他们落后了几年。不是5年,也不是10年。有证据表明,中国将在未来几年缩小这一差距。」

「所以问题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明显,人工智能在军事和国家安全方面都有应用。」他补充道,「中国在量子计算方面的成就与西方相当,甚至领先于西方。」

科技脱钩并非上策

尽管如此,施密特还是对美国政界一些人希望推动的美中科技脱钩不以为然,认为这样做只能最终让世界上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系统。

「一旦科技平台在全球范围内分支了,就不会再合流了。」

「我们将从一个通用的交流平台中受益……我担心,通过单独建立这些平台,两国之间的相互了解会减少。」

「无论是联结还是脱联,中国将占主导地位。他们有资源,有钱,有技术。」他说,「问题是它们在全球平台上运行还是在自己的平台上运行?平台越隔离,危险就越大。」

「每个技术平台都具有西方价值观符合西方的利益。」

施密特警告说,西方各国不应人为地袒护本国高科技企业,因为西方也有自身的弱点,特别是在半导体芯片产能方面。他认为,应该继续允许中国企业使用西方公司设计的芯片,否则一旦中国开始拥有自身研发芯片的能力,对西方来说将更加不利。

各国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抬头也是施密特访谈中批评的对象,他指出硅谷一半以上的新兴企业是由外国人创立的这一事实。

历数了自己在硅谷的多年经历,施密特认为,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最好办法是利用西方自身的内在优势而强势竞争。

「竞争将会是激烈和残酷的——大批对手相互竞争,而我们将力争取胜。」

产业华为谷歌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