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校长评中美科技竞赛:胜利源于自身的成长,而不是期盼对手的失利

在中美之间的科技博弈升级后,这项被寄予厚望的《无尽前沿法案》,是否能够延续美利坚荣光?

用一句话来总结过去的近半年时间,应该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应对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中美科技之战也在不断地升温。

前不久,美国政府宣布将阻止全球芯片制造商向华为输出半导体元器件,这一似乎要彻底「封杀」华为在全球范围内获取芯片部件的举动着实疯狂,但也并不意外。

近两年来,「实体清单」几乎成为了科技领域从业者讨论度最高的话题。2019 年 5 月,美国政府以「科技网络安全」为由,将华为及其 70 个分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华为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从美国企业获得元器件和相关技术,一时间国内舆论哗然。10 月,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IS)又将 28 家中国实体加入「实体清单」,包括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科大讯飞、旷视科技、商汤科技、美亚柏科等多家科技企业。

在「步步紧逼」的态势下,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加重制裁或许是不可避免的。但这样的「对战」真的能让美国守住自己所认为的「科技领导地位」吗?

近日,美国著名高等学府麻省理工学院校长 L. Rafael Reif 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在任何一场竞赛中,胜利都应该源于自身的努力和提高,而忙着防备对手或者期望对手意外失利,从来都不是达到目标的正确手段。美国对中国的处处防备,也是一个道理。


这或许也是《无尽前沿法案》的初衷。5 月底,美国参议院提出拟在未来五年内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器人技术等 10 个关键技术领域投入 1000 亿美金。如果这项法案通过,或将意味着中美之间新一轮科技竞赛的启动。

以下是公开信的全文内容:

COVID-19 的流行正在加剧美国对中国科技实力的担忧,由此展开的诸多政策辩论都集中在限制中国能力上。实际上美国最需要的是一种增强自身实力的系统方法。

在任何比赛中,成功都是来源于更加努力的训练和更快的前进,而不是期望着你的挑战者会失利。为了确保美国未来的经济健康和国家安全,美国需要一个全面的有前瞻性的国家战略,以维持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前沿地位。

幸运的是,两个党派针对当前的需求提出了一项《无尽前沿法案》,参与者包括民主党参议员 Chuck Schumer(D-N.Y.)和 Ro Khanna,以及共和党参议员 Todd Young(R-Ind.)和 Mike Gallagher 等人。

《无尽前沿法案》将为美国的科研、教育、技术传播以及经济发展提供明显、专注并持续的承诺——一定意义上这些保障了这个国家安全的未来。

该法案承认,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联邦研究基金一直是美国经济优越地位的主要贡献者。受益于数十年联邦研究支持,航空业和信息技术产业一直是美国主要的出口行业和美国领导地位的标志,这绝非偶然。这项法案将批准在五年内给科研和相关活动 1000 亿美元的新经费。

但是这项法案也反映出一个事实:为了应对中国非比寻常的经济増长模式,美国不仅需要增加在现有科技领域的投资,还需要有和过去不同的投资。也就是说,美国需将更多科学领域的成就有效地转化为对市场的影响力。

出于这种想法,该法案将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设立一个新的技术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将资助多项基础研究,着眼于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在内的十项关键技术。为了推进这些的研究,该法案呼吁支持更多学生攻读相关领域的学位以及深造,同时也呼吁让实验室的科研成果更顺畅地进入开发市场,包括为新开发的项目创建测试平台等。

设立新理事会的目的是支持基础科研,并且设立了具体的目标,也就意味着不再重点关注解决增量技术的问题。例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关注的焦点将不会是进一步优化当前算法,而是开发让机器能够使用小得多的数据集来学习的新方法,这类根本性的进步将减少访问大规模数据集的需求。恰恰在这个领域,中国拥有巨大的优势。这一方面的成功将会带来双重好处:一是为美国带来经济利益,同时在获取训练数据方面存在的隐私削弱和公民自由等压力也会有所减少。

基于现实世界的挑战来推进基础研究,这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发展互联网的出发点。在 NSF(一个非政府机构)资助下的应用驱动型基础研究,是维持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保持美国的繁荣与安全所需要的。

此外,该法案也鼓励大学采取一些新途径来加速创新型想法投入市场的进程,比如通过成熟的公司或者创业都是可以的。麻省理工学院(MIT)启动了加速器 The Engine,它向正在开发有巨大潜力技术的初创企业提供投资,但比典型的风投公司更熟悉前沿技术领域,从聚变能量到新冠检测都有涉及。美国需要在全国范围内更多地鼓励此类活动,才能取得科学领域联邦投资的全部收益。

有些人会担心这种新方法可能会影响到 NSF 的主要使命,但我相信这将有机地融合。美国有着世界一流的大学,因为我们曾在应对挑战时,将先前的最佳策略和新型挑战的灵活性相结合,这项法案旨在保护科学领域中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这是 NSF 在这个国家应该承担的职责,甚至能够促进 NSF 的使命并为其提供了更多的工具。

国家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是相同的,并非止步不前、盼着别人失败就能获得成功。真正的成功来源于自身的实力,来源于他们在过去的工作中学到的东西,但并不局限于此。

今年是发布战后美国研究企业的报告《科学——无止境的前沿》的 75 周年。这项伟大的事业为美国人带来了数十年来的高度繁荣、生活质量提升以及军事信心。现在,《无尽前沿法案》也将让美国人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来面对当今世界存在的新型挑战。

原文链接:https://thehill.com/opinion/technology/500417-is-the-endless-frontier-at-an-end

产业MIT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