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梦断"恶意"专利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IPO 前夕上演诉讼狙击的商战片并不少见。在技术概念密集的科创板阵地,恶意专利诉讼的杀伤力已经初露锋芒。

去年,安翰科技就因同业的「专利讹诈」等待八个月,两度中止审核,最终止步于科创板。近日,相似的脚本在 MEMS 芯片(微机电系统)领域上演——苏州敏芯股份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芯」)成为焦点。

这家公司此前在 MEMS 领域的突出技术积累,而科创板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背后是中国「蓝牙一哥」、苹果最大扬声器供应商歌尔股份的步步紧逼和「图穷匕见」。

撰文 | 吴昕

一 一波三折的「专利囧途」

2019 年 11 月 1 日,敏芯提交科创板申请并获受理。

2020 年 4 月 30 日,本应该是敏芯科创板上市审核的日子,却因为竞争对手的诉讼,暂时中断了上市审核进程。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2020 年 5 月 22 日,上交所披露将在 6 月 2 日的第 34 次上市委员会会议重新启动敏芯微电子上市事宜。5 月 26 日,歌尔股份就敏芯「不正当竞争」在山东发起诉讼并已立案。

目前,6 月 2 日敏芯是否能同寒武纪、路德环境一同上市尚存变数。

自 2019 年 7 月,歌尔股份以敏芯股份产品中产品编码为「MB17H11N」、「MB10H11X」、「MB16H11Y」的产品侵害其第 ZL201521115976.X、第 ZL201520110844.1 及第 ZL201020001125.3 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起,专利大战就此拉开帷幕。

到目前诉讼案已多达 16 起,主要就集中在 MEMS 麦克风领域,涉及金额上亿元。起诉时间颇值得玩味,最后三次专利诉讼都是在 4 月 30 日敏芯股份上市委会议前一周提起。

在专利覆盖方面,歌尔有碾压式优势,截止 2019 年末,歌尔申请发明专利 18765 件,敏芯 4411 件。

歌尔股份内部人士则认为:「这是他们在问询回复中的答复,有些主观臆想。我们只强调一点,我们诉讼时间是去年 7 月,是在它申报上市之前提起的,并没有去阻碍 IPO。」但是,从各方面来看,这并不能站住脚。

第一,诉讼时间太「巧」了。敏芯公开发行股票的两个月后歌尔就开始了第一次诉讼;上市委受理敏芯上市申请了半个月内又发起来了第二次诉讼;在敏芯第一次上市被取消时,甚至在歌尔尚未收到起诉书的情况下就迫切的痛过媒体曝光了青岛起诉消息;发现敏芯修改专利发明人时,歌尔又立刻跟进提起诉讼。

第二,仔细看起诉内容会发现,歌尔起诉的专利并没有多少含金量,很多都是「实用型专利」,相比发明专利,实用型专利的技术含量更低,主要是产品形状、构造或者其结合所提出的适于实用的新的技术方案,是「小发明」,有效期只有 10 年。并且,知识产权局还两次宣布了歌尔专利无效,有利用起诉打击竞争对手之嫌。

专利权纷争的表象之下就是商业利益的冲突,歌尔股份明显的意图之一是要阻止敏芯上市的步伐。

敏芯也在科创板第一轮审核问询回复中用罕见的主观语气表示,「发行人(敏芯股份)作为行业内新兴竞争者的角色引致传统竞争对手的显著危机感,并因此无法避免传统竞争对手以扼杀竞争、阻碍发行人 IPO 为主要目的提起的诉讼。」

二者竞争的核心点是 MEMS 传感器,它是物理量连接半导体的产物,由 MEMS 芯片和集成电路芯片(ASIC 芯片)封装而成。在手机等消费电子、汽车电子、智能家居中扮演重要作用,全球市场体量接近 200 亿美元。

究竟谁之过法律上尚没有明确的说法,该案由于疫情推迟审判,开庭时间尚未确定。但是在纠纷案背后,大家看到的是分明的「商战」。

整个传感器封装相对简单,但 MEMS 芯片制造非常难,因此国内芯片长期依赖进口。

歌尔股份成立于 2001 年,2008 年便赴深交所上市,主营声学电子元器件,占据全球 MEMS 麦克风市场 18% 的份额,位列第二。但 MEMS 传感器售卖模式是通过购买进口 MEMS 芯片做封测。

敏芯微电子成立于 2007 年,专职 MEMS 芯片设计研发,据《2019 年中国 MEMS 传感器潜力市场暨细分领域本土优秀企业》,以 2018 年内销计算,敏芯微电子的市占率仅为 0.9%,与歌尔股份不在一个市场量级。但主营 MEMS 芯片的研发和生产工艺,被誉为「一己之力推动 MEMS 国产化」。

二 商战背后:艰难的国产 MEMS 芯片

敏芯的体量与歌尔相比或许不值一提。从营收看,歌尔 2019 年营收 351 亿,敏芯 2018 年营收只有 2 亿,只不过是前者的零头。那么,为何业界的「蓝牙一哥」为何要对这为后起之秀连环出击,短时间如此密集地发起诉讼?

二者的纷争要从 MEMS 说起。

MEMS 全称微机电系统(Micro-Electro Mechanical System),是指尺寸在几毫米乃至更小的传感器装置,其内部结构一般在微米甚至纳米量级,是一个独立的智能系统。该系统可以把外界的物理、化学信号转换成电信号,在大的信息系统里承担传感功能。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楼氏 MEMS 硅麦克风

在物联网时代,由于物联网特别是无线传感器网络对器件的物理尺寸、功耗、成本等十分敏感,传感器的微型化对物联网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MEMS 微机电系统结合兼容传统的半导体工艺,采用微米技术在芯片上制造微型机械,并将其与对应电路集成为一个整体的技术,它是以半导体制造技术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批量化生产能满足物联网传感器的巨大需求量和低成本要求。

所以,MEMS 的下游应用十分广阔,它是智能手机中必不可少的零件,同时作为物理量连接半导体的产物,MEMS 在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工业控制、军工、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领域也非常重要,市场规模庞大。

据赛迪顾问,到 2021 年,全球 MEMS 市场规模将超过 200 亿美元,中国也市场逼近 900 亿元。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但是,如同许多中国芯普遍的痛,MEMS 也面临着国产化难题,并且可能比一般芯片更难。

一个完整的 MEMS 麦克风是由一颗 MEMS 芯片和一颗专用集成电路芯片(ASIC 芯片)封装后形成,难点主要在 MEMS 芯片。MEMS 芯片制造也分为设计-制造-封测三个步骤,最特殊也最卡壳的点在制造阶段。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MEMS 麦克风内部构造放大图,右 MEMS 芯片,左 ASIC 芯片

与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有本质不同的是,MEMS 传感器的制造,需要兼顾电路和机械系统,且一种传感器对应一种工艺路线,第三方半导体制造企业(如台积电、中芯国际)普遍缺乏成熟的 MEMS 传感器工艺模块。

不仅如此,MEMS 工艺特殊,采用三维堆叠技术,例如三维硅穿孔 TSV 等把器件固定在硅晶元上。MEMS 传感器的芯片设计和工艺研发必须紧密配合,制造端已有的工艺路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芯 片的设计路线,而芯片的设计路线又需要对制造端的工艺模块进行重组和调试,以实现芯片所需达到的功能和可靠性要求。

一言以蔽之,MEMS 芯片即便设计出来了也根本没有地方生产,研发企业必须同时进行芯片和工艺端的研发,在制造端缺乏成熟工艺模块的情况下,需 要与制造端企业共同开发成熟的工艺模块,在制造端具备成熟工艺模块的情况下,新的一款芯片的推出需要重新对制造端工艺模块的重新组合和调试。周期长、成本高。

据 2016 年报告,国内 MEMS 进口比例达 90%。以歌尔股份为代表的企业都是用「富士康模式」,向国外采购 MEMS 芯片,做封装测试;敏芯可以说是唯一一个从研发切入,做裸芯和制造工艺研发的企业。

三 「半只脚出富士康」与「MEMS 国产之光」

虽然法律判决还未出,但就舆论好感度而言,敏芯绝对大于歌尔,一方面是歌尔的行为确有恶意诉讼之嫌,另一方面也与二者的商业模式有关。

有媒体曾用「半只脚迈出富士康」来形容歌尔股份,的确如此。

歌尔 2008 年赴深交所上市,从招股书来看,歌尔股份起家于声学精密仪器的组装制造,上市时产品线包括微型麦克风、微型扬声器/受话器、蓝牙系列产品和便携式音频产品,并没有 MEMS。歌尔 MEMS 芯片的来源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就是从英飞凌采购裸芯,自己做封装工作。

2015 年,歌尔股份打入了苹果产业链,营收暴涨,盛极一时,拿到了全球 MEMS 二把手的交易,市占比 18%,仅次于美国巨头楼氏。

但做代工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近两年「富士康模式」的弊端已经在歌尔身上逐渐显示出来。

首先是对苹果依赖过大,2018 年歌尔出现了营收利润双跌,上市 10 年来首次负增长。一个主要因素就是苹果 iPhone x 与 iPhone 8 的销售不甚理想。2019 年财报显示,歌尔股份的最大客户,也就是苹果占销售额比例高达 40.65%,前 5 大客户销售额占比 69.26%。

其次,英飞凌近期开始出售整个 MEMS 麦克风,而不是单独供应 MEMS 芯片,也就是说,昔日的供货商成了强劲的竞争对手。

另外,歌尔的毛利润一直备受质疑,2019 年年报显示,包含 MEMS 在内的精密零组件毛利率只有 22.93%。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歌尔 2019 年财报截图

反观敏芯,走的完全是另外一条道路。敏芯成立于 2017 年,创始人李刚是十足的「学院派」背景,硕士和博士都致力于 MEMS 研发,从创始初期业务就聚焦在 MEMS 麦克风,在研究裸芯设计和工艺生产。

目前设计到的业务包括 MEMS 传感器的芯片设计、生产工艺研发、产品销售和生产环节中的部分测试环节。

在 MEMS 生产阶段,敏芯经过十余年的研发投入,深度参与供应商工艺的开发,帮助其建立产品线,后续环节交由制造企业和封装企业完成。

目前,敏芯已经帮助中芯国际、华润上华和华天科技等国内半导体制造厂商开发了专业的 MEMS 晶圆制造与封装测试工艺,实现了全生产环节的国产化。

可以说,敏芯是「一己之力促成了 MEMS 芯片国产化」。

由于前期研发市场长、投入大,敏芯目前市值并不大,切中的也是中低端市场。但是发展十分迅猛,2018 年 MEMS 出货量已经排到全球第四。

和歌尔股份成鲜明对比的是,敏芯的产品毛利率高达 40%。

不论从哪个点看,敏芯的上市都会对歌尔造成很大的威胁。多家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都对敏芯表示出了友好意向,招股书中显示,多家上市公司都加入了敏芯的股东行列。比如元禾控股旗下的中新创投、拥有上海国资背景的华芯创投等,中芯国际也间接持有了敏芯的股份。

科创板梦断"恶意"诉讼?上市前夕被对手16次送上被告席的芯片之争


敏芯股权结构

国产化意味着敏芯的 MEMS 芯片未来会更便宜、出货更稳定,会持续挤占歌尔的份额,目前敏芯 MEMS 出货量已经全球排名第四。

对于敏芯冲击科创板的意义,创道投资咨询创始人步日欣在个人公众号中谈道,

「敏芯科创板之路受到的诉讼阻碍,不管最终 IPO 成功与否,都将深刻影响中国科技企业资本市场之路,都将在注册制实施历程上留下重要一笔。

监管层需要在其中寻找一个平衡点,需要提出解决这个问题的完善机制。

可以通过实控人担保保证的方式,建立完善的投资者保护机制,既不能带病上市,因为潜在诉讼危机损害投资者的利益,更不能因噎废食、一刀切,拒绝受狙击的企业上市,这样会更加助长扰乱资本市场正常秩序的行为。

这才是注册制的根本。」

产业敏芯微电子科创板
1
相关数据
寒武纪机构

寒武纪科技是全球智能芯片领域的先行者,宗旨是打造各类智能云服务器、智能终端以及智能机器人的核心处理器芯片。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陈天石教授,在处理器架构和人工智能领域深耕十余年,是国内外学术界享有盛誉的杰出青年科学家,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优青”、CCF-Intel青年学者奖、中国计算机学会优秀博士论文奖等荣誉。 团队骨干成员均毕业于国内顶尖高校,具有丰富的芯片设计开发经验和人工智能研究经验,从事相关领域研发的平均时间达七年以上。 寒武纪科技是全球第一个成功流片并拥有成熟产品的智能芯片公司,拥有终端和服务器两条产品线。2016年推出的寒武纪1A处理器(Cambricon-1A)是世界首款商用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面向智能手机、安防监控、可穿戴设备、无人机和智能驾驶等各类终端设备,在运行主流智能算法时性能功耗比全面超越CPU和GPU,与特斯拉增强型自动辅助驾驶、IBM Watson等国内外新兴信息技术的杰出代表同时入选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评选的十五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目前公司与智能产业的各大上下游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人工智能大爆发的前夜,寒武纪科技的光荣使命是引领人类社会从信息时代迈向智能时代,做支撑智能时代的伟大芯片公司。

http://www.cambricon.com
堆叠技术

堆叠泛化是一种用于最小化一个或多个泛化器的泛化误差率的方法。它通过推导泛化器相对于所提供的学习集的偏差来发挥其作用。这个推导的过程包括:在第二层中将第一层的原始泛化器对部分学习集的猜测进行泛化,以及尝试对学习集的剩余部分进行猜测,并且输出正确的结果。当与多个泛化器一起使用时,堆叠泛化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交叉验证的复杂版本,利用比交叉验证更为复杂的策略来组合各个泛化器。当与单个泛化器一起使用时,堆叠泛化是一种用于估计(然后纠正)泛化器的错误的方法,该泛化器已经在特定学习集上进行了训练并被询问了特定问题。

专用集成电路技术

专用集成电路是为特定用户或特定电子系统制作的集成电路。数字集成电路的通用性和大批量生产,使电子产品成本大幅度下降,推进了计算机通信和电子产品的普及,但同时也产生了通用与专用的矛盾,以及系统设计与电路制作脱节的问题。同时,集成电路规模越大,组建系统时就越难以针对特殊要求加以改变。为解决这些问题,就出现了以用户参加设计为特征的专用集成电路,它能实现整机系统的优化设计,性能优越,保密性强。

量化技术

深度学习中的量化是指,用低位宽数字的神经网络近似使用了浮点数的神经网络的过程。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