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居家隔离令」让视频会议软件市场火爆。海外巨头微软、谷歌、思科以及 Zoom 纷纷抛出杀手锏,国内阿里和腾讯也向企业服务领域倾斜资源。其中,专注的 Zoom 使用量不断创下历史新高,这让 Facebook 蠢蠢欲动,也想要在视频聊天领域分得一杯羹。

上周,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在直播中宣布推出 Messenger Rooms(以下简称「Rooms」)。该消息一经传开,Zoom 股价迅速跳水,收盘下跌超过 6%,Facebook 的股价则上涨约 2%。Rooms 能否成为社交版「Zoom」的替代品?

撰文 | 力琴

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居家隔离令」让视频会议软件走红。

国内,全国近两亿人开启居家远程办公模式,企业服务公司纷纷提供远程协作办公服务,其中包括视频会议,国内巨头阿里、腾讯、华为、字节跳动相继向企业服务领域倾倒资源。

国外,微软、谷歌、思科等巨头正在市场上有所动作。本月,微软推出 Skype 的 MeetNow 功能,最多可以在不下载应用的情况下提供 50 人通话。谷歌提高了视频聊天应用 Meet 的易用性,用户通过 Gmail 就能够便捷访问。思科最近也在推广其 Webex 电话会议服务,称其比 Zoom 更安全。

视频会议软件很早就已经存在,只不过疫情成为了它的催化剂,扩大市场普及面。疫情期间,Zoom 成为云视频会议应用中跑得最快的。疫情爆发之前,Zoom 专注于企业沟通服务,只有 1000 万用户,现在用户总数超过了 3 亿人,使用场景也由商务逐步扩大到社交、教育等。

巨头们不想错失良机,也包括 Facebook。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Markets and Markets 数据统计,2019 年全球企业协作规模达到 310 亿美元,预计到 2024 年将增长至 481 亿美元。市场红利巨大。

上周五,Facebook 宣布推出新产品 Messenger Rooms,它将允许 Facebook 和 Messenger 用户创建最多 50 人的群组视频通话,完全免费。

推新当天,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还亲自上阵推销自家产品,推介 Rooms 的新功能。

Facebook 正式进军视频会议市场的消息一传开。Zoom 股价迅速跳水,收盘下跌超过 6%,Facebook 的股价则上涨约 2%。


 一 复制另一个 Zoom,以免费巧夺用户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远程办公成为主流,Zoom 成为云视频会议应用中跑得最快的。疫情爆发前,Zoom 仅有 1000 万日活用户,现在日活超过 3 亿,成为海外市场网络视频会议领域的「当红炸子鸡」。

「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Zoom 由华人袁征创立,于 2011 年在美国推出,2013 年发布其第一款基础产品并随后推出了 Zoom Chat 以及会议室产品,2019 年 Zoom 成功上市,市值高达 242.29 亿美元。

Zoom 最初定位是面向商务场景,随着用户数的增加,Zoom 覆盖的场景也纷纷向外延伸,教学、社交等。中小学和大学纷纷使用 Zoom 进行线上授课;世界各地的民众也使用 Zoom 组织家庭聚会、开派对或者共享欢乐时光的画面。

至于社交,Zoom 显然触碰到了扎克伯格擅长的领域,于是 Facebook 选择「复制」另外一个 Zoom。

「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Messenger Rooms 打入视频会议市场,以免费巧夺用户的关注。Messenger Rooms 的基本功能和 Zoom 类似,可容纳 50 人参加会议,没有时间限制,多人视频完全免费。

而 Zoom 只有 40 分钟的免费通话时间,如需更长时间的视频通话则要付费订阅,分为不同版本,每月价格 14.99 美元-19.99 美元之间。

Messenger Rooms 还可嵌入到 Facebook 的其他应用社交功能中。Rooms 最开始将在 Facebook 和 Messenger 上发起创建最多 50 人的群组视频通话,之后还将支持 Instagram Direct、WhatsApp 和智能聊天设备 Portal。

「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用 Rooms 邀请成员加入会议的流程也非常简单。用户可以在 Facebook 群组直接创建会议,也可以在 News Feed 上发起邀请。受邀者无需拥有 Facebook 账号,也不需要下载额外应用,通过浏览器就能直接参会。

在 Rooms 里,人们可以利用 Facebook 的增强现实滤镜,将背景换成虚拟背景,可以提供 360 度全方位的异国风情景观。

在这一点上,Rooms 跟 Zoom 极其相似。Zoom 也是为用户提供了多种虚拟数字背景,例如北极光、金门大桥、原始海滩等。这些虚拟背景可以让在家参加会议的用户不必担心画面中暴露个人隐私。

扎克伯格将 Rooms 比作人们随意参加的社交聚会。「周末的时候,我会在沙发上弹吉他,创造一个房间,『谁想来这里玩?』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互动方式……如果我在浏览 Facebook 的应用,看到他们有房间,我也可能会进去。」

Facebook 更倾向于从线上社交平台另辟蹊径,先深入 C 端用户,再往企业服务用户靠拢,既适用于轻松、随性的线上视频社交,又适用于工作远程交流。

据 techcrunch 报道,自 2017 年以来,Facebook 就一直在悄悄地研究 Rooms,探索如何使群聊变得可被发现。

Messenger 负责人 Stan Chudnovsky 表示,该产品中部分元素原计划在今年第三、四季度才推出,但看到视频会议市场迅速增长后公司决定加快开发进程。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推出,或与 Zoom 被爆隐私风波有关,Facebook 推新产品 Rooms 以替代 Zoom。


 二 不犯 Zoom 的错误

实际上,在 3 月底,Zoom 的隐私问题爆发之后,不少企业以及个人纷纷寻求其他适合的视频会议软件。对于视频会议平台而言,用户的安全性需求永远摆在第一位。

扎克伯格多次强调,会对 Zoom 的隐私问题尤其重视,「这段时间内看到其他人滥用视频会议工具,我们试图吸取教训」。

Zoom 软件默认任何人甚至是没有账户的人都可以通过任何设备加入视频会议,不需要登陆、不需要密码,用户所做的只需点击文本或电子邮件中的一个链接便能参加视频会议。会议主持人可以轻松录制视频和音频并生成文本,与会者也可以便捷进行屏幕共享。

「眼红」Zoom,扎克伯格直播带货,力推社交版视频会议软件


实际上这种方式很容易造成安全隐患。尤其在用户激增以及使用量暴增的情况下,扩大了 Zoom 在安全和隐私问题的漏洞。

例如,别人可以在未被邀请的情况下参与和恶意搅乱视频会议,迫使会议中止。这种恶搞行为被称为「Zoom-bombing(Zoom 炸弹)。iOS 版的 Zoom 应用会在未经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向 Facebook 发送分析数据。

3 月 30 日,前美国国家安全局黑客帕特里克·沃德尔还在博客中披露了一些 Zoom 漏洞,称黑客可以利用这些漏洞在电脑上安装恶意软件,或劫持视频会议中的网络摄像头和麦克风。此前,就有一所小学的老师们上课时,发现课堂被恶意闯入者打断,他们喊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口号,或者在屏幕上分享色情内容。

此后 Zoom 修改了其隐私政策,明确表示不会共享视频内容和聊天记录;更新了 iPhone 应用程序,停止向 Facebook 发送数据;还修复了沃德尔发现的漏洞。不过,这也很难挽回 Zoom 因隐私泄漏问题所酿下的「大祸」。

4 月 4 日,Zoom 表示在 90 天内,公司将暂停更新,并将集中资源修复隐私、安全等问题。至于之后,Zoom 是否会挽回用户,仍未知。

目前很多 Zoom 的使用者转移战场,转向使用其他视频会议软件。例如 NASA、SpaceX 等公司已明令禁止员工使用 Zoom, 而 FBI 则就 Zoom 隐私安全问题发出警告。美国最大的纽约学区也已经禁止使用 Zoom,转而支持微软 Teams 和谷歌 Hangouts。

Zoom 遇到的问题,Facebook 同样也经历过。自剑桥分析公司丑闻曝光起,Facebook 就一直深陷数据泄露的泥潭。不过好在宣布推出 Messenger Rooms 的前一天,Facebook 才刚刚从数据丑闻中解脱出来。

4 月 23 日,Facebook 宣布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剑桥分析事件达成的和解获得了联邦法院的批准,Facebook 付出的代价是 50 亿美元的和解金。

那么,Facebook 打算如何避免 Zoom 犯过的错误?

扎克伯格曾在一篇重要的博客中表示,会把注意力放在即时通讯加密上,将加密技术纳入关键技术之一。

在用户安全方面,Facebook 表示并不会收集用户的会议内容。Facebook 首席隐私官 Erin Egan 在一篇博文中写道,「虽然为多人视频通话提供端到端的加密功能有很大的挑战,但我们正积极为 Messenger 和 Rooms 努力。」

据他介绍,Facebook 的安全团队通过在末尾添加一串随机字符和数字,并在不同情况下添加数字和字母,使 Rooms 链接「难以被黑客猜到」。每当用户创建一个会议,就会生成一个新的链接。而会议的发起者,也可以决定是否对所有人开放,或者锁定它以防止陌生用户加入。

对于远程视频而言,安全性固然是第一考虑因素。但从需求角度来看,企业视频会议对信息交互的清晰度、完整度、流畅度、安全性方面有更高的要求,音视频质量和稳定性也应该考虑在内,这也是 Room 后续需要加强的地方。

尽管 Zoom 曾因产品的安全性问题受到严厉批评,但也有用户反馈,在尝试使用多个远程视频会议产品后,发现 Zoom 较为稳定性,不可否认 Zoom 在视频会议的专业领域确实优秀。


 三 视频会议市场竞争加剧

视频会议软件很早就已经出现,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居家隔离令」成为视频会议软件走红的幕后推手。

国外的微软、谷歌、思科等巨头正在市场上有所动作,国内阿里和腾讯也在企业服务领域倾斜资源。

4 月初,微软推出 Skype 的 MeetNow 功能,最多可以在不下载应用的情况下提供 50 人通话。据了解,MeetNow 的参与者也可以免费参加,此外,Skype 还提供了其他家庭友好功能,包括模糊背景选项,以及共享屏幕以查看文件和演示文稿的功能。当时,微软也强调,Skype-to-Skype 视频会议使用端到端加密,包括屏幕共享、消息、视频和文件传输。

3 月,谷歌宣布向受 COVID-19 大流行影响的客户免费开放 Hangouts Meet 的高级远程会议功能。4 月,谷歌将 Hangouts Meet 重新命名为 Google Meet,发布新的隐私功能。

思科在疫情期间推广其 Webex 电话会议服务。Webex 的免费版本包括视频会议、屏幕和文件共享以及用于协作的交互式白板。思科公司已经将参加会议的人数从 50 人增加到 100 人,会议时间从标准的 40 分钟增加到无限长,并支持电话录音。思科表示,所有 Webex 会议都是通过端到端的加密实现安全的,包括消息、文档和白板内容。

巨头在视频会议市场的势头,影响了其他公司的布局。美运营商 Verizon 在上周宣布以 4 亿美元收购视频会议服务公司 BlueJeans Network。BlueJeans 是市场上领先的在线视频会议平台和远程办公协作工具之一。

反观国内,阿里和腾讯也深受 Zoom 的影响。腾讯和阿里纷纷推出专门进行视频会议的独立产品——腾讯会议和阿里云会议。在海外云复工需求增长的背景之下,腾讯会议也抓住了进军海外的机会。

整体来看,国内外视频会议产品在服务渗透上相互影响。国内巨头既面向国内企业用户,又面向海外企业用户。而 Facebook 作为全球社交平台,其触角未来也会遍及全球。

入门FacebookZoom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