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ICML审稿延期,时间冲突?NeurIPS:我们不改Deadline

受到疫情影响,ICML 2020 已将结果公布日期延后了一个月,不巧的是,和 NeurIPS 的投稿截止日期恰好冲突了。许多投稿人纷纷请求 NeurIPS 适当延长 deadline,但 NeurIPS 官方却说了:「雨我无瓜,我们不会改 Deadline 的。」
前几天,ICML 官方正式宣布,受到疫情影响,本来应该于 7 月中旬在维也纳举办的 ICML 2020 大会改为虚拟方式举行。此外,大会的日程安排也进行了部分调整。


目前,审稿环节已经完全结束,但投稿人收到 review 的日期是 4 月 9 日,这要比计划中晚一些;4 月 9 日到 4 月 21 日是 rebuttal 环节,最终的接收/拒绝结果将在 6 月 1 日放出,也就是说,接收结果的发布日期比原计划整整延迟了一个月。

为了减少接收结果延期所带来的影响,ICML 组委会同时调整了投稿政策:

  1. 允许「一稿双投」,前期是该论文所投递的另外一个活动的截止日期在 2020 年 5 月 9 日;

  2. 作者可在审稿过程结束之前的任何时间撤稿,一旦撤稿,即使该论文已在其他活动提交,亦不算作违反一稿双投规则。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一部分投稿人的计划中,是想先把论文投给 ICML2020,如果被拒了,按照审稿意见再改改,还能来得及投给 NeurIPS,岂不美哉。

但 ICML 接收通知日期的延迟,把这个完美的「斐波那契」式循环打乱了,虽然 ICML 允许一稿双投,但 NeurIPS 却明令禁止一稿多投。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样一来大概就有以下几种情况:

理想情况是:

1、放弃 NeurIPS,坚守 ICML 成功入选;
2、放弃 ICML,转投 NeurIPS 并成功入选。
3、投 ICML 的同时也投 NeurIPS,之后被其中一个接收,但「一稿多投」没有被发现。
……

但万一运气不好的话,就可能是这几种:

1、投了 ICML,6 月 1 日得知被拒,然而自己已经错过 NeurIPS 投稿截止日期;
2、从 ICML 撤稿,转投 NeurIPS,结果两个都没中;
3、投 ICML 的同时也投了 NeurIPS,但因为 NeurIPS 不允许一稿多投,直接出局,随后,等来了 ICML 的「拒绝」。
……

于是,一些投稿人开始在推特等平台上「血书」求 NeurIPS 推迟论文提交的截止日期,但按照 NeurIPS 大会官方的态度来看,他们并没有这个打算。

在今天发布的一篇官方博客中,NeurIPS 组委会表示,「征稿的截止日期还是 5 月 12 日,我们不打算做出更改」。这样一来,大家就有点难办了。

NeurIPS 为何如此坚决?他们在博客中表示,「大会主席、程序主席和组委会都是乐观主义者,我们对大会如期举办抱有希望,相信大家会在 12 月大雪纷飞的温哥华相遇。」既然坚信大会将如期举办,那延长哪个阶段似乎都会挤压其他阶段的时间。

具体来说,在大会开幕之前,签证办理、审稿等流程都需要留出充足的时间。加拿大移民局需要 12 周的时间来审理签证申请,因此组委会在 9 月初就要通知作者。此外,审稿人也需要充足的时间来审理海量的投稿(官方组委会预计 2020 年将有 10000 篇论文提交)。因此,为了保证审稿质量和参会者的顺利出席,NeurIPS 不会选择牺牲这一部分时间来照顾投稿者。

如果日期改不了,那「禁止一稿多投」的政策能放宽一点吗?有人向 NeurIPS 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对此,NeurIPS 回复说,「我们不允许这么做」。如果开了这个口子,就意味着 NeurIPS「鼓励数千份可能被撤回的论文提交给 NeurIPS。这会使得初期审稿过程变得不堪重负。」

虽然在流程上爱莫能助,但 NeurIPS 还是提醒大家,ML 会议又不止 NeurIPS 一家,你还可以投 ICLR、AISTATS、AAAI 啊。这些会议的 deadline 可都在 ICML 通知下达的之后几个月。

虽然这一决定多半不受投稿者欢迎,但也有人表示支持这种做法,毕竟「斐波那契式」投稿本来就是一种对社区资源的极大浪费。

此外,还有人提醒 NeurIPS,与其担心签证问题,还不如提前为线上会议做准备。毕竟随着疫情的发展,谁知道 NeurIPS 2020 还能不能如期举行。

扩展阅读:NeurlPS 2020 新变动:截止日提前,AC 提前拒稿,作者也要参与审稿

参考链接:
https://medium.com/@NeurIPSConf/updates-on-program-committee-desk-rejections-353adb8dc1ae

理论同行评审ICML2020NeurIPS 2020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