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PR 2020放榜,录取率降至22%,港中文周博磊发文感慨十年变迁

昨天,计算机视觉顶会 CVPR 2020 论文接收列表公布,从 6656 篇有效投稿中录取了 1470 篇论文,录取率约为 22%。在社区热烈讨论之际,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周博磊也发文回顾了他和 CVPR 十年来的不解之缘。机器之心经授权对此文章进行转载。

在过去的几年里,CVPR 投稿规模不断壮大,有效投稿量从 2018 年的 3300 篇到 2019 年的 5160 篇再到 2020 年的 6656 篇。其实,这一投稿量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早在去年 11 月的时候,三星 AI 中心研究科学家 Kosta Derpanis 就在推特上表示,大会投稿论文 ID 数量已经破万。

可以看出,顶会扩招论文的趋势似乎已不可逆转,无论是 AAAI、ICLR 还是 NeurulPS,每年都会刷新记录,而这也引发了「评审质量」问题。为了把控评审质量,今年 CVPR 共有 3664 位审稿人,198 名领域主席参与评审。

从论文接收率来看,被接收难度似乎在逐年增大,从 2018 年的 29.6% 到 2019 年的 25% 再到 2020 年的 22%,两年都出现了下降趋势。

论文接收结果公布之后,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了自己团队的「战绩」。其中,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高级研究员王云鹤所在的团队有 7 篇论文被接收,主题包括超越 Mobilenet v3 的架构、加法神经网络、3dCNN 压缩等。

也有人在接收 ID 列表中发现了有趣的现象,比如 ID 在某个区段内的论文都被拒稿了。有 reddit 网友制作了接收论文 ID 分布图,指出 ID 分配在 4000 左右存在异常,由此认为 ID 并不是按顺序分配。

CVPR 2020 接收论文 ID 分布图。

在这场 CV 的盛会中,有人是初次投稿的萌新,有人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周博磊就是后者的代表。他回顾了自己过去十年参与 CVPR 投稿的经历,写下了《十年之间的 CVPR 与我们》。在文中,他介绍了自己和 CVPR 十年来的「情感纠葛」,也分享了从学生到研究生导师这段身份变化带来的不同感悟。

十年之间的 CVPR 与我们

又是一年一度 CVPR 开奖日,希望各位同学都有好收成。掐指一算,这正好是我第十年投稿了。我第一次邂逅 CVPR 是在 2010 年,当时把自己的本科毕设工作整理出来投稿,可惜被拒。随后便上了这条贼船,一晃把十年大好光阴贡献给了这个领域。

这十年之间,我幸运地见证了计算机视觉领域的蓬勃发展。

从十年前的 CVPR 大概投稿 1700 篇接收将近 500 篇论文,到十年后的今天投稿 6600 篇接收将近 1500 篇。计算机视觉,最早作为从图像处理衍生出来的毛孩子,成为了目前人工智能方向最红火的方向之一,与之而来的是大量资源和人才涌入。研究方向的潮流从 SIFT, graphical model,manifold learning,到现在的各种花式神经网络解花式研究问题。计算机视觉也与其他的研究方向,如图形学,虚拟现实,机器人,自然语言处理,认知与神经科学等,建立起了各种交叉领域。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字来总结和展望计算机视觉的发展,计算机视觉是否已经进入瓶颈期?,也成了我知乎点击最高的文章之一,其中提到的几点都成了现在的热点研究问题。而每年不断涌现的新的研究问题,也如乱花迷人眼。希望后面能有时间再写篇文章来总结和憧憬下正在进行时的计算机视觉。

另一方面,这十年之间,我也从最早的怀着撞大运投稿的小虾米,变成了现在靠投稿谋生的科研老油条。

从学生时候的独挑大梁,到现在作为发考题跟学生并肩作战,前后所依赖的技战术水平都很不同。以前可以坚持己见熬夜死磕写码,现在得同时跟踪和推进多个研究项目,争取在每次跟不同学生的讨论中提供有建设性的意见,也得时刻为同学换位思考,并兼职拉拉队长为他们加油鼓气。现在这个开源代码爆炸的时代,科研项目的周期被大幅缩短,研究者们不得不以半年,三个月,或者更短的工时来迭代研究,从而不得不着眼于短平快的工作。这之中又有各种利益纠纷,比如说本科生猛糙地发论文申请出国,以及各种 AI 相关的研究经费与资源的快速置换。我不反对刚入门的同学以短平快的工作作为练手,但是同学在完成粗暴的原始积累过后,还是得诚实地去思考下手上工作的价值以及这个研究方向的意义所在

其实我自己作为研究生导师,最担心的是怕给同学指了个错误的研究方向,浪费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最近几个我手把手带学生做的自以为很不错的工作,都不幸被拒。论文被拒,其实我比学生更着急。这次 CVPR 几个工作的投稿中,我最忐忑的其实是一两个 resubmit 的工作。其中一个同学说这次再不中他就要 quit 了,吓得我够呛 -,-。不过运气好这次都收了,瞬间放下了包袱。

在这浪打浪投稿 CVPR 的 10 年里,我确实能感觉到会议的审稿意见变得越来越随机,不负责任的审稿人越来越多。这也是滚滚 AI 浪潮带来的负面效应之一,「限制人工智能发展的瓶颈在于合格的审稿人不够了」。我们应该正面看待这个效应,反过来把 reject & resubmit 当成是把研究工作做得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大浪淘沙,好的工作总会留下来而闪光。在所谓的 AI 研究确实变得越来越 cheap,门槛越来越低的时候,以及大家都随地吐痰的时候,并不意味着你也可以吐。保持对科研的敬畏和好奇,这条路才能越走越宽,越走越远。另外,现在已经过了数中了多少篇 paper 的年代了,一年发一篇拿到出手的特别 proud 的工作,足以。正如我在某个知乎问答中写的那样,评价一个研究者的水平,在于看他拿出手的最好的三篇论文。而对于研究者自己,做更好的研究的目标,就是尽量使得新的工作能替代掉这三篇论文中的某一篇。

最近在看《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这本书,我由衷感叹费曼是个如此有趣而坦白的灵魂,瞬间被圈粉。有句这本书的书评也写得挺好,我摘抄在这里:

Dr. Feynman's delight with life shines through everything--nothing gets him down for long. The reasons for this attitude are his ever-present compulsion to learn and discover, his urge to follow his insatiable curiosity (about everything!) wherever it might lead, his willingness to simply state whatever he thinks when asked, and his refusal to always take life so seriously. It is evident that Dr. Feynman has achieved what many can only dream of--living a meaningful and accomplished life while still being able to find absolute joy and fun in so much of how we spend that life.

最后,致谢 10 年前带我入坑的那些 id,如 dodo, tyd, filestorm... 又比如汤老师那篇《天下第一铭》...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参考链接:

CVPR 2020接收ID列表:http://cvpr2020.thecvf.com/sites/default/files/2020-02/accepted_list.txt

《十年之间的CVPR与我们》原贴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08878723

理论周博磊录取率约为22%CVPR 2020
1
相关数据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自然语言处理技术

自然语言处理(英语: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缩写作 NLP)是人工智能和语言学领域的分支学科。此领域探讨如何处理及运用自然语言;自然语言认知则是指让电脑“懂”人类的语言。自然语言生成系统把计算机数据转化为自然语言。自然语言理解系统把自然语言转化为计算机程序更易于处理的形式。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