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领衔专家组:磷酸氯喹「确定」对新冠肺炎有效,且安全性可控

老药新用是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一个重要方向。在昨天的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宣布:原本用来治疗疟疾的磷酸氯喹在临床上「非常确定地」显示出对新冠肺炎的疗效。而且,这种已经用了几十年的药似乎更加安全。

「基于前期开展的临床研究结果,可以明确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疗效,基于当前临床救治的迫切需求,专家一致推荐应尽快将磷酸氯喹纳入到新一版的诊疗指南,扩大临床适用范围。」

在 2 月 17 日下午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介绍说,目前,抗疟药磷酸氯喹已在临床上「非常确定地」显示出对新冠肺炎的疗效,且未发现和药物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

什么是磷酸氯喹?

氯喹(Chloroquine)是一种抗疟药物,最初应用时间早在上世纪 40 年代,至今已在临床上用了 70 多年。根据既往研究,氯喹不仅具有抗疟作用,还具备广谱的抗病毒作用,另外还有免疫调节作用,因此在类风湿性关节炎、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中也有使用。

氯喹分子结构图。

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机制尚不明确,但根据此前有关氯喹发挥抗病毒作用机制的研究,氯喹在新冠肺炎治疗中所显示的效果可能出于以下几种机制:

  1. 氯喹可能改变新型冠状病毒进入人体细胞受体「ACE2」的结构,或者抑制病毒表面 S 蛋白与 ACE2 相结合;

  2. 氯喹作为一种碱性药物,可以改变细胞内 pH 值,抑制病毒繁殖;

  3. 氯喹作为免疫调节剂,其自身所起到的免疫调节作用也可能对新冠肺炎的治疗起到积极作用。

在临床方面,此前北京、广东和湖南几省十余家医院曾联合开展关于磷酸氯喹对于新冠肺炎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价。无论是重症化率、退热现象还是肺部的影像好转时间、病毒核酸的转阴时间和转阴率,以及缩短病程等一系列指标,氯酸氯喹均显示出了确定性的疗效,用药组均优于对照组。同时 100 余例的用药患者中至今没有发现和药物相关的、明显的严重不良反应,表明磷酸氯喹在安全性上表现良好。

发布会上,孙燕荣介绍,北京一位 54 岁的病人在发病第 4 天住进医院,服药(磷酸氯喹)一周后核酸转阴,所有指标全部转好,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

2 月 15 日,由科技部、卫生健康委、药监局等科研攻关组的主要成员单位在北京组织召开视频专家会,会议专家组组长是钟南山院士。经过若干位药物研发和临床专家论证,「明确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具备一定的疗效」。

武汉病毒所早有研究公布

和瑞德西韦一样,其实「磷酸氯喹」早在本月初就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只不过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于瑞德西韦,磷酸氯喹的关注度相对较少。

2 月 4 日晚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曾发布过一项研究进展:发现瑞得西韦和磷酸氯喹能在体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 Cell Research(《细胞研究》) 上」。

图源:http://www.whiov.ac.cn/kyjz_105338/202002/t20200204_5497136.html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网站上,我们可以查到数条「磷酸氯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相关注册信息。其中,最早的注册信息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注册时间是 2 月 6 日。也就是说,在武汉病毒所公布研究成果的第一时间,相关临床试验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这项最早注册的临床试验计划招募 205 个病例,轻症占多数,分别服用磷酸氯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或组合服用这几种药物,以非随机对照的方式展开试验。

图源:http://www.chictr.org.cn/showproj.aspx?proj=49145

目前试验仍在进行中,原始数据将在试验完成后 6 个月内公开。

除了磷酸氯喹,我们还可以查到其他一些类似药物的临床试验注册信息,如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羟氯喹为 4-氨基喹啉衍生物类抗疟药,作用和机制与氯喹类似,但毒性仅为氯喹的一半,也有抗炎、调节免疫、抗感染、抗凝等作用。

更多药还在路上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最近关于药的好消息也是越来越多。

2 月 15 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药物研发和科研攻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发布会上介绍称,在多轮筛选的基础上,科研攻关组已经聚焦到少数几种药品上。除了上文介绍的磷酸氯喹之外,法匹拉韦、瑞德西韦另外两种药物也已先后开展了临床试验,目前部分药物已初步显示出良好的临床疗效

其中,适应症为流感的法匹拉韦由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并于 15 日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成为疫情期间第一个批准上市的对新冠肺炎具有潜在疗效的药物。

法匹拉韦片。

此外,一直备受关注的瑞德西韦也处于双盲试验阶段,预计将在四月份得到临床结果。

根据《Nature》的报道,国内关于新冠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已经超过 80 个。相关药物试验包括抗 HIV 类药物、类固醇以及双黄连等中药;治疗方法包括血清、干细胞等。不过,目前只有非常少的证据能证明干细胞在清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方面的作用。

这篇《Nature》文章还指出,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的蔓延,中国正在开展的这些临床试验不仅对本国意义重大,对其他国家也将产生重要影响。

参考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444-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loroquine

http://www.nhc.gov.cn/xcs/s3574/202002/f12a62d10c2a48c6895cedf2faea6e1f.shtml

入门老药新用磷酸氯喹
5
我们的中华医药,用中药治疗各种疾病和研发各种中药新药的历史,渊远流长。
这些西医专家只知道在现成的西药中苦苦搜寻,这种想法科学吗?山穷水尽了还不投靠中医,真顽固!
叶恵虹 能發現治藥應該很高興!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磷酸氯喹的研究不是中国最早做的,比利时等国家已经做过
我们中华医药,用中药治疗各种疾病和研发各种中药新药的历史,渊远流长。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早已用各种中药治愈了无数的各种疾病和疑难杂症,早已取得了举世认可的和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献。 继续深挖和利用中华医学宝库中 浩瀚无比 的中医 魁宝,研发试制防疫和治疗新冠状病毒新药和疫苗,应是当前我国各大医学院和专家教授们义不容辞和不可抗拒的历史使命。 在党和国务院的领导下,经过多位专家教授的努力奋斗,各种治疗新冠状病毒的新药被快速研制出来,特别是中药的治疗新冠状病毒新药,取得的成效,可谓硕果累累!各研究所也经过多次临床试验,已能确认,这几批治疗新冠状病毒中药新药,病人服用后见效快,安全性可靠! 这些短时间内取得的研究成果,给我国对当前暴发的严重疫情的防控和治疗,早日消灭新冠病毒和杜绝 新冠病毒复发,带来了时间上的优势。 但是,目前所取得的这些现有成果,也只能算是取得了整个防控新冠病毒战役 的阶段性成就。因为这些个新研制出来的防控和治疗新冠病毒的中药新药,由于时间太仓促 ,在没有经过长时间的临床可靠数据出来之前;加之老冠状病毒的特效药和疫苗,都这么多年了,现还没有研发出来。而且新冠状病毒的毒性,比之老冠状病毒,更具有特异性和复杂性,所以现在的所有新研制出来的各种治疗预防新冠病毒的药物,只能算得上是治疗新冠病毒的支持性治疗药物,病人的康复和治愈,主要还是依靠患者的免疫系统。 所以,我国目前离世界上首先研发出能彻底杀灭新冠病毒,并能防止新冠病毒永不复发的特效药和疫苗,任务仍然非常的艰巨,路还很长!
能發現治藥應該很高興!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磷酸氯喹的研究不是中国最早做的,比利时等国家已经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