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DC公开7.2万份病例分析结果:超3000名医护感染新冠病毒

基于庞大的病例样本,论文系统地回答了确诊病例的典型身份特征,疫情发展的时空特点与病例的周期变化,通过高易发的院感人群特点揭示出职业暴露与非职业暴露的危险。

2 月 17 日,在最新一期的《中华流行病学杂志》杂志上刊登了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研究论文,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
论文对截至 2 月 11 日中国内地上报的所有 72314 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流行病学特征进行了描述和分析,这其中包含了确诊病例 44672 例(61.8%)、疑似病例 16186 例(22.4%)、临床诊断病例 10567 例(14.6%)和无症状感染者 889 例(1.2%)。

 01  确诊患者的基本特征

报告共分析 72314 例病例,其中,确诊病例 44672 例(61.8%),疑似病例为 16186 例(22.4%),临床诊断病例 10 567 例(14.6%),无症状感染者 889 例(1.2%)。
确诊病例的基本特征中,大多数年龄在 30-69 岁之间(77.8%),51.4% 为男性,农民或工人占 22.0%,湖北省占 74.7%,80.9% 属于轻/中症。
患者集中在 30-79 岁,该年龄组占确诊病例总数比例武汉市为 89.8%,湖北省(包括武汉)为 88.6%,全国(包括湖北)为 86.6%。60 岁以上的老年组病例数占比,武汉为 44.1%,湖北(包括武汉)为 35.1%,全国(包括湖北)为 31.2%。
确诊病例男女比例武汉为 0.99:1,湖北为 1.04:1,全国为 1.06:1。
在 44672 例确诊病例中,共有 1023 例死亡,粗病死率为 2.3%,病死率密度为 0.015/10 人天,即平均每个患者观察 10 天的死亡风险为 0.015。
在≥80 岁年龄组的粗病死率最高为 14.8%。男性的粗病死率为 2.8%,比女性高出六成,女性为 1.7%。(粗病死率是用确诊病例死亡数(分子)除以确诊病例总数(分母),以百分比表示。)
按职业划分,退休人员的粗病死率最高为 5.1%。湖北省的粗病死率(2.9%)则高出其他省份(0.4%)7.3 倍。
未报告合并症患者的粗病死率约为 0.9%,有合并症患者的病死率则高得多,心血管疾病患者为 10.5%,糖尿病为 7.3%,慢性呼吸道疾病为 6.3%,高血压病为 6.0%,癌症为 5.6%。
危重病例的粗病死率达到了 49%。
重症病例占 13.8%,危重病例占 4.7%。危重病例的粗病死率为 49%,病死率密度为 0.325,即平均每个危重病例观察 10 天的死亡风险为 0.325。

 02  发病的时空分布
2019 年 12 月下旬,中国武汉发生了不明原因的群发肺炎病例,引起卫生主管部门关注。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中国疾控中心派快速反应小组前往武汉。逐个排除了可能的原因包括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
流行病学调查指向病例感染可能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1 月 1 日,当地政府关闭华南海鲜市场,并对市场进行了消毒,同时要求进行病例的主动搜索和应急监测。1 月 3 日,中国政府向世界卫生组织(WHO)通报了疫情。
1 月 19 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确认广东省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这是我国内地首例在湖北以外省份报告的确诊新冠肺炎病例。
病毒传播速度之快令人吃惊。研究者按照诊断后流行病学调查回顾追溯的发病日期,分为截止到 2019 年 12 月 31 日、2020 年 1 月 10 日、20 日、31 日和 2 月 11 日五个时段,以报告省份统计的病例数分布图进行分析。
全部患者按照发病时间绘制的流行曲线。发病人数在 1 月初开始迅速上升,在 1 月 24-28 日达到第一个流行峰,后缓慢下降,但在 2 月 1 日出现单日发病日异常高值,后逐渐下降。
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4 万多病例中有 73.1% 是发生在 1 月 1 日—1 月 31 日之间。一个月时间,新冠肺炎疫情就扩散到全国。
早期病例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不如 SARS-CoV 和 MERS-CoV 严重。但是,发病数迅速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的人际传播证据表明,该病毒比 SARS-CoV 和 MERS-CoV 更具传染性。

 03  3000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
医务人员病例发病的高峰期可能出现在 1 月 28 日。在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诊治服务的 422 家医疗机构中,共有 3019 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1716 名确诊病例),其中 5 人死亡。可能存在非职业暴露造成的感染。

对 1688 名有病情严重程度的确诊病例进行分析,武汉有 1080 例,占全国医务人员发病总数 64.0%,湖北除武汉外的其他地区 394 例(占 23.3%),除湖北外全国其他 30 个省(区/市)214 例(12.7%)。
重症比例在武汉为 17.7%,湖北 10.4%,全国除去湖北外为 7.0%。按照不同时段,武汉医务人员重症比例从最高时 38.9%,逐渐下降,到 2 月上旬 12.7%。
研究人员分析医护感染的原因可能存在非职业暴露造成的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确实通过医院传播感染了医务人员。不过截至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在任何一家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提供服务的医疗机构中发生了超级传播者事件。
在 17 日晚间的《新闻 1+1》节目中,白岩松对话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刘晓安,解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问题。
白岩松提问称,早前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医护人员感染数据是 1700 多名,而今天一份疾控中心公布的报告显示在整个过程中有 3000 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该如何解读这两个数据的不同?
针对这一问题,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疾控中心公布的医护人员感染数据来源于直报系统,该系统只会显示感染病例的身份和是否感染。也就是说这 3000 多人是以医护人员的身份感染的。
这里要区分一下,有些医护人员是在医院、在工作岗位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还有一些医护人员可能是在家庭或社区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所以不能说这些医护人员都是在工作岗位上被感染的,不能说这些人都是由于防护不到位而造成了感染。当然,在早期确实存在很多因为防护不到位而感染的医护人员病例。
产业新冠肺炎CCDC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