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治疗全记录!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症状大幅改善,德国雾化治疗4名患者

1月15日,一名美国中年男子结束武汉的探亲之旅回到美国。

五天后,1月20日,该名男子被确诊为美国确诊首例2019-nCoV感染病例。他报告称并未前往华南海鲜市场,也没有和已知的病人进行过接触

11天后,1月31日,美国流行病情报局(MLH),美国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AC,LF,AP),美国病毒疾病司等单位联合发布了该起病例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报告。

报告显示,在接受了美国新药瑞德西韦的静脉治疗后,这男子的临床症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改善。他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96%。除了干咳和流鼻涕外,已没有其他症状。

与此同时,据中新社柏林1月29电,称德国用雾化手段治疗新冠肺炎,4名确诊病患已无症状;按照新闻时间显示,从确诊到治疗,德国的医疗专家仅用了不到72小时。

撰文 | 机器之能

美国首例确诊新冠病毒的病例经过12天治疗症状大幅改善的案例被刊登在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报告名称为《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美国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报告针对该起病例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进行了详细介绍,对于国内医务人员更好地了解疾病的特征,指导患者的诊疗有着重要的意义。

1 发热进急诊 未发现肺部异常

患者是一位35岁的男性。2020年1月15日,他结束了在武汉的探亲,返回美国。

返美后的第一天,他就开始咳嗽。

第二天,在咳嗽之余,他还自觉有一些发热。

第三天,他选择在家休息,并依旧感觉有发热现象。

在了解到美国CDC的健康警报后,结合自己的症状和武汉旅行史,他决定去看医生。

1月19日,也就是返美后的第四天,他前往了位于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Snohomish)的一家急诊室。病人到诊所检查时,在候诊室戴上口罩。等待大约20分钟后,他被带到检查室接受了提供者的评估。

除了高甘油三酸酯血症的病史外,该患者并无吸烟史。

就诊时,体温为37.2°C,血压为134/87 mm Hg,脉搏为每分钟110次,呼吸频率为每分钟16次,氧饱和度为96%。

2020年1月19日(患病第4天)的后前胸和外侧胸片

肺部听诊显示有支气管炎,并进行了胸片检查,未发现异常。

甲型和乙型流感的快速核酸扩增测试(NAAT)为阴性。在48小时内对所有测试的病原体均呈阴性,包括甲型和乙型流感,副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腺病毒和已知会导致人类疾病的四种常见冠状病毒株(HKU1,NL63、229E和OC43)。

尽管该患者报告说他没有在华南海鲜市场上度过时间,并且报告在前往中国期间没有与病者接触,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同意有必要根据目前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进行2019-nCoV测试。

1月20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确认患者的鼻咽和口咽拭子通过实时逆转录酶-聚合酶链反应(rRT-PCR)检测为2019-nCoV阳性。

于是,这名患者被收治于西雅图附近一家医院的隔离病房进行治疗。

2 12天后 临床状况得到显著改善

入院时,患者报告持续咳嗽,并有两天的恶心和呕吐史。他报告说他没有呼吸急促或胸痛。生命体征在正常范围内。体格检查发现患者粘膜干燥。其余的检查通常不明显。


病患最高体温记录

(2020年1月16日至2020年1月30日)

在住院的第2至5天(患病的第6至9天),患者的生命体征基本保持稳定,除了出现间歇性发烧并伴有心动过速。

2020年1月22日(患病第7天,住院第3天)的后前胸和外侧胸片

在住院第3天(患病第7天),拍摄的胸部X光片未显示浸润或异常迹象。

但是,在住院第5天晚上(患病第9天)晚上进行的第二次胸部X光片检查显示,左肺下叶有肺炎。晚上开始的呼吸状态变化相吻合,当时患者在呼吸周围空气时通过脉搏血氧饱和度测定的血氧饱和度值降至90%。

2020年1月24日(患病第9天,住院第5天)的后前胸X线片

在第6天(患病第10天),患者开始接受补充氧气,该氧气由鼻导管以每分钟2升的速度输送。考虑到临床表现的变化和对医院获得性肺炎的关注,开始使用万古霉素(1750 mg负荷剂量,然后每8小时静脉注射1 g)和头孢吡肟(每8小时静脉注射)。

2020年1月25日(疾病第10天,医院第6天)前后透视X光片。

当天,第四次胸部X射线照片显示两个肺中都有基底条状混浊,这一发现与非典型肺炎相符,并且在听诊时在两个肺中都出现了啰音(Lung rales)。

(啰音:听诊呼吸音时,当空气通过含有分泌物的气管、支气管,或通过因痉挛或肿胀而狭窄的支气管时,在呼吸音的基础上,又听到一种附加的呼吸杂音,即啰音。出现啰音多表明肺部有病变,治疗需到正规医院进行对因、对症处理。)

第7天晚上开始,医生为其静脉注射一种正在开发的新型核苷酸类似物前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 ,由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研发的抗病毒药,,未观察到与输注有关的不良事件。

(瑞德西韦,曾用于埃博拉病毒治疗,能够抑制依赖RNA的RNA合成酶(RdRp)。由于冠状病毒里同样有RdRp,因此这种在研疗法也有望对冠状病毒进行抑制。)

(北卡罗来纳大学 Ralph Baric 领导的一项小鼠研究(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中,测试了干扰素 beta-1b 与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制造的实验药物 Remdesivir 联用。使用这个组合的 MERS 感染小鼠表现得更好,减少了病毒复制并改善了肺功能。这个组合也可能用于治疗 2019-nCoV。)

在对甲氧西林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进行了连续的降钙素原水平和鼻PCR检测后,在第7天晚上停用万古霉素,并在第二天停用头孢吡肟。

在住院后第8天(患病第12天),患者的临床状况得到改善,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96%。先前的双侧下叶罗音不再存在。食欲得到改善,除了干咳和流鼻涕外,已没有其他症状。

截至2020年1月30日,患者仍在住院,除发热、咳嗽外,所有症状均已缓解,咳嗽的程度正在减轻。

3 呼吸道病毒载量高 具有传播潜力

报告显示,该名病例患者曾去过中国武汉,但在武汉期间没有去过海鲜批发市场或医疗机构,也没有和已知的病人进行过接触。

尽管他的2019-nCoV感染的来源尚不清楚,但已公开了人对人传播的证据。到2020年1月30日,尚未发现与此病例相关的2019-nCoV继发病例,但仍在密切监视下。

该名病患在患病的第4天和第7天,从上呼吸道标本中检测到具有低Ct值的2019-nCoV RNA,同时还在患者患病第7天收集的粪便样本中检测到了2019-nCoV RNA,表明病毒载量高且具有传播的潜力。

该名患者最初表现为轻度咳嗽和低度间歇性发烧,在患病第四天肺部听诊显示有支气管炎,胸片检查未发现异常;直到症状出现的第九天,病情才进展到肺炎的阶段。

考虑到早期的症状非常轻微,且和其他冬季的传染性疾病有着类似之处,这也增加了诊断的难度。

尽管根据患者的临床状况恶化决定是否使用美国的“同情用药”(compassionate use)原则进行的治疗,但仍需要进行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remdesivir和任何其他研究药物治疗2019-nCoV感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4 德国雾化治疗四例但未公布药品名称

近日,关于新型冠状肺炎的治疗,德国境内巴伐利亚州卫生部也传来一则好消息。

德国于1月27日对确诊的4例新冠肺炎,使用了欧洲权威专家提出的雾化治疗手段,目前这几人已经全部治愈。截至目前,他们没有任何的新冠肺炎临床症状,针对这几人接下来的几天,如果病毒测试继续为阴性,那么这几人就可以正式康复出院了。

按照新闻时间显示,从确诊到治疗,德国的医疗专家仅用了不到72小时。

中新社柏林1月29电,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29日晚间表示,该州当天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同时此前确诊的四名病患目前已无症状、状态良好。当局目前正在继续筛查上述四人的同事等密切接触者。

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当天发布了上述消息。根据目前已公布的信息,德国境内分别于27日确诊的首例病患和28日确诊的后3例病患均为汽车天窗系统供应商韦巴斯托(WEBASTO)公司职员,位于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南部。

当天公布的信息显示,首例确诊病患为33岁男性,后三人分别为27岁和40岁男性和33岁女性。

此次负责治疗和预防隔离的慕尼黑医学专家文德特纳(Clemens Wendtner)表示,四人均已无症状(symptomfrei),目前状况良好。院方表示,四人仍将继续隔离观察,以该院的隔离条件不存在疾病传播风险。

此次病例均被收纳至Schwabing慕尼黑诊所,该医院设有一个专门为高度传染病患者隔离的站,即所谓的HoKo-Unit。此外,德国在柏林,法兰克福和汉堡还有其他传染病中心。

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曾任科隆大学医学教授兼助理医学主任,有资料显示,他曾在2013年3月接诊过一名疑似新型冠状病毒(nCoV)的73岁男子,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

当时,该起病例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极大兴趣,因此Science等相关平台进行了报道,该名患者可能被他的一只赛骆驼感染了,最后该名患者因病情恶化,成为当时的第11名死亡比例。

经过雾化治疗,温特纳称患者的病情已经表现为无症状。德国权威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对外指出,德国此次使用的治疗新冠肺炎手段为“雾化”,顾名思义就是讲治疗的药物溶液雾化,然后经过口鼻呼吸进入呼吸道抵达肺部,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但对于雾化过程中采用的药物名称并没有公布。

参考2016年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制定的《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所谓雾化,是一种治疗的方式,通过仪器将药物分解成直径很小的微粒(直径3~5μm为佳,这是选雾化器时的关键点),通过呼吸进入到呼吸道及肺部,从而发挥治疗作用。

雾化治疗有以下优势:简便易行,直接作用于病变部位,起效迅速,疗效佳,全身不良反应少,宝贝无痛易配合。

雾化器一般分为三种:

  • 喷射雾化器(空气压缩泵或氧气驱动):药物利用度高,目前临床应用的主要治疗方式。
  • 震动筛孔雾化器:优势安静无噪音。
  • 超声雾化:因其药物分解颗粒大,药物稳定性差等原因。

新的肺部疾病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流感,症状相似。

温特纳表示,发烧,干咳,呼吸急促,呼吸急促和疲乏也是肺部疾病的最初征兆。由于病毒感染下呼吸道,因此患者不会感冒。

温特纳补充,除了患有肺炎的呼吸道疾病的症状外-还必须增加另一个关键标准:在疾病发作的前两周,患者必须与武汉地区的中国人直接或间接接触。

1月31日,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宣布,当日再确诊两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累计确诊已达7例。

据介绍,这两名新确诊患者均与前5名患者有密切接触,其中31日下午确诊的第6名患者为30日确诊的第5例确诊男子的孩子,这既是德国首例儿童确诊患者,也是德国第一起家庭成员间感染的病例。

目前冠状病毒的流行已经席卷全球经济。不仅中国内经济受到影响 ,由于供应链中断和缺乏中国客户,全球公司担心面临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产业智慧医疗疾控武汉肺炎
1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