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开源做贡献,我们要做一次最具挑战的尝试!

本土与世界的同步机会

DevOps.com 的首席记者艾伦·希梅尔在本月4号写了一篇文章:开源的基金会时代,如果有心的读者应该还记得Linux基金会执行董事 Jim 在年初的演讲:

图源网络侵删

那么聪明的读者,结合二者就是说:开源正处于基金会式的黄金时代

艾伦·希梅尔将开源从诞生之日起如今的现状做了如下的区分:

细心的读者,大约是可以看得出来,开源20年是本土参与极少的,无论在产业上,还是在治理上,均是几乎都是空白,至少截止到今天是这样一个客观现实。

那么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了呢?

 本土存在的难题 

根据不完全观察,大多数观察到这一现象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说,中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很多人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哪里会为开源做贡献?

在开源圈子里待久了人,大多知道这个结论是不成立的,因为商业公司参与开源已经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就拿Linux 内核的开发为例:

近80%的开发者是来自商业机构,再比如人工智能领域的炙手可热的项目 TensorFlow ,在GitHub 2019的统计数据上来看,绝大多数的贡献都是来自公司:

这个笼统的证据,或许还无法完全说明,贡献开源确实已经是一个商业行为了。也就是说有人开始以获得某种金钱上的酬劳为开源项目做贡献了。但是这并没有强说服力。

那是不是因为文化落后,在编程能力上难以和世界上的其它地缘相提并论?当我说这个的时候,很多人不服了,会暴跳如雷。会列举一些优秀的项目,比如近期由开源中国搞的优秀中国开源软件的投票活动,就有非常多的优秀项目。虽然在技术和创新上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但是格局略显小,没有将自身放在一个基于互联网的世界视野下,终究是无法做出正确的比较的。

归结一句话,那就是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本土的开发者从业人员,占比而言没有显示出其应该有的能力。想想最近的中国足球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吧,这是个极大的难题。

 如何破解?

当我们他律地行动时,我们是为了某些外在于我们的给定的目的去行动,我们是自己所追求的各种目的的工具,而非目的的设定者。
———— 伊曼纽尔.康德

激励通常是人们选择的最佳方式,那么贡献开源这件事,该如何破解?让我们不妨看看研究开源贡献的几种情况:

  • 认同开源项目共同体的价值观
  • 纯粹的利他主义
  • Just for Fun
  • 学习技能
  • 赢得声誉
  • 找一份好工作
  • ......

开放源代码项目一如人类其它的活动一样,需要人的劳动、协作,花时间和精力去努力的完成,那么这些有形、无形的社会奖励就是必要的。

问题来了,总有一些人是不愿意付出,就像获得最大的回报,这样的人怎么激励?笔者告诉你吧,你必须放弃这些人。而去认同一份努力,一份收获的人。然后根据他们的意愿来进行相应的提供。

OpenI 启智社区将如何做?

OpenI启智平台是在国家实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背景下,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AITISA)组织产学研用通力协作共建共享的开源软件开源硬件开放数据超级社区,肩负“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源开放平台”的使命与梦想,英文名称OpenIntelligence,简称OpenI。平台旨在促进人工智能领域的开源开放协同创新,构建OpenI的技术链、创新链和生态链、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健康快速发展及其在社会经济各领域的广泛应用。

将在2019.12.21日开启首届开发者大会,在会上将宣布一项史无前例的计划,旨在解决为开源做贡献的超级难题。我们试图用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来应对这样的挑战,除了上文中所提及的激励之外,OpenI启智平台还将额外提供大家意料之外的激励方式。

这一次,我们将做一次前所未有挑战的事情!也需要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和监督。

具体细节,我们将在大会 Keynote 时间宣布,期待你的现场见证

入门人工智能开源项目开发者
相关数据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TensorFlow技术

TensorFlow是一个开源软件库,用于各种感知和语言理解任务的机器学习。目前被50个团队用于研究和生产许多Google商业产品,如语音识别、Gmail、Google 相册和搜索,其中许多产品曾使用过其前任软件DistBelief。

推荐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