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考名校,把子女加进论文署名,韩国研究者学术不端行为遭Nature曝光

韩国一年一度的高考将于明天举行,55 万考生走到了人生第一个转折点,其中不乏寒门学子。但韩国教育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为了考上更好的大学,大学学者帮助少年儿童在自己论文中不正当署名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其中大部分是自己的子女或熟人的孩子。成均馆大学(韩国 Top 5 高校)的一位学者已因此事而被免职。

高考的竞争,已经引发了学术不端的问题。《Nature》在最近的新闻中报道了这一现象。

这份最新版的报告列出了 11 位大学研究者,他们将高中或初中的青少年列为合著者,尽管这些孩子并未对研究做出任何贡献。其中 5 位将自己子女的名字加到了论文中,还有 1 位把这个机会给了熟人的孩子,另外几位和加名的孩子没有特殊关系。在此报告发布之际,韩国正严格审查有钱有势的精英子女进入大学的方式。

这份调查始于 2017 年末。当时,一位首尔大学的学者被发现将少年儿童加入其合著者之列。此后,政府开始针对此现象进行调查。2018 年 1 月,教育部表示,他们发现有 82 篇学术论文有少年儿童合著者,其中一半人大概是作为学校计划的一部分参与了研究,而另一半则没有参与。当时,教育部并未透露这一案件涉及的相关学者数量,只是表示将会把案件移交给大学伦理委员会,以确认少年儿童的相关参与是否合规。

今年的调查新发现了 9 位采用此做法的学者。如果算上之前查出的人数,采用此做法的学者人数已经达到 17 位,受到影响的论文达到了 24 篇。

韩国教育部长 Yoo Eun-hae 在今年 10 月 17 日的一份声明中说,目前教育部和大学方面已经确定了 794 篇少年儿童参与合著的出版物,其中 549 篇已经过审阅,但发现有 24 篇论文的少年儿童合著者身份不合规。被查出的这些论文起码可以追溯到 2007 年。

在韩国,这种不正当的署名被视为学术不端,会受到严厉惩罚。教育部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对这些学术不端者进行处罚,包括申斥、一年内不得参与国家科研活动或免职等。根据教育部提供的信息,至少有一位成均馆大学的学者已经因此而被免职,同一大学的另一位学者则因此而受到申斥。

论文不正当署名:一切为了孩子

在韩国,高考的压力并不比中国小,父母们一样有着「望子成龙」的焦虑,所以即使身为大学教授的家长也会铤而走险将孩子加到论文合著者中。

2018 年,韩剧《天空之城 SKY Castle》准确地描述出了这种教育焦虑,在这座由韩国前 0.1% 上流家庭组成的「天空之城」里,几对均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父母希望将自己的子女培养成「王子」和「公主」,用尽各种手段,都要把孩子送入 SKY。

韩剧《天空之城 SKY Castle》剧照。

影视作品未见得能反映出真实社会的全貌,但在韩国国民的心中,SKY 的光环确实是非比寻常。

SKY 是指韩国最著名的三所综合性大学:首尔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三所大学的首字母组合在一起正好是 SKY(天空的意思)。这三所学校在韩国的地位类似于美国的常春藤联盟或者英国的剑桥大学,甚至更强。

韩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高度精英化的社会,有着固定的经商或从政的校友交际网。一本名为《太极虎韩国》的书籍详尽地描述了现代韩国社会的潜在规则:「即使在今天的韩国,SKY 三所大学的学位仍然是通往最好的机会、最好的人际关系以及最好婚姻的门票。韩国最大规模企业的 CEO 们有 70% 都是这三所大学的毕业生,而 80% 的司法机构公务员都来自这三所大学。」

这种人脉、金钱等资源的世代相袭必然造成阶级固化。此次论文不正当署名现象的揭露也是韩国社会阶级固化的一种表现:有个大学教授的父母或熟人就可以轻易获得学术加分,但那些没有过硬人脉网的学生就只能凭借裸分冲刺名牌大学。这种现象造成了极大的教育不公。

当然,这种不公平归根结底是制度上造成的。如果论文发表等可操作性较强的项目不被纳入高校招生考察范围,这些大学学者家长也就没有机会利用这种方式为子女增加高考筹码。

成均馆大学的材料科学家 Changgu Lee 说,他不同意将论文作品用于申请大学入学资格。他说:「我不喜欢大学在录取过程中强调出版物,因为高中生不可能认真参与研究,出版物成果却可能以不正当的方式影响录取结果。」

论文署名应该怎么做

论文作者加上自己的孩子,显然大概率是一种「作弊」的行为。那么,论文应该怎么署名呢?机器之心对此有以下几点看法。

首先,在论文署名上,论文作者(们),特别是第一作者,对于谁应当被加入论文作者列表具有一定的裁量权。如果一篇论文有多个研究者参与,如共同写作、参与实验、提供数据和文献支持、提供工程化方法、或者对于论文的研究方向、思路等有指导意义,则应当为这些作者署名。没有为这些参与者署名(除对方主动推辞拒绝外),是不太合适的。从这一角度来看,如果论文署名的儿童确实符合以上标准,则署名这一行为无可非议。

其次,以社会科学研究为例,如果某人以受试者或受访者的形式参与了这项研究,则论文不会署上这些人员的姓名。相反,在研究过程中,研究者会向这些参与人员提供充分的书面说明文件,如果对象同意参与,则需要签署知情同意书,向研究者授权使用参与研究范围内的信息。而研究者在论文中介绍研究和结果的时候,应当保护受访者或受试者的个人隐私。

此外,只要这些研究涉及到其他活体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人类、动植物等),特别是涉及到未成年人的研究,研究者还需要向大学的伦理委员会或具有相应职能的机构提交书面伦理报告,充分说明研究不会对受试者或受访者带来任何伤害,经有关机构同意后才能开展相关研究。更不用说是理工科、生物学和医学相关的研究了。这样一来,如果说论文署名中有儿童姓名是因为这些儿童参与了实验或采访等,则这些儿童的姓名也不应当出现在论文作者列表中。而且,大学伦理委员会等机构应当审查到有儿童参与的研究。

第三,如果说这些儿童不符合以上情况,仅仅只是因为其父母希望能够给孩子一个机会,则这和某些论文导师要求自己的学生必须署名,而实际本身并没有参与研究的情况有些类似。对于不知情的儿童来说,这是一种「非主观的沽名钓誉」,更何况是具有「署名裁量权」的父母们将他们列为作者。我们不应当谴责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而是应当叹息为了让孩子「镀金」而有些偏离常规的父母们。正如 Changgu Lee 教授所说,这种行为反而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种学术不端,不仅影响父母的学术声誉,也会给孩子们的名誉带来影响。

调查报告:

https://www.moe.go.kr/boardCnts/view.do?boardID=294&boardSeq=78739&lev=0&searchType=null&statusYN=W&page=2&s=moe&m=020402&opType=N

参考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371-0

入门成均馆大学Nature韩国学术论文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