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力琴

刚刚,网易有道纽交所敲钟上市!13年磨一剑的AI教育生意经全解读

并非音乐,也不是游戏,而是教育。时隔 19 年,网易孵化出首个赴美上市的独立分拆公司——网易有道。 10 月 25 日纽约时间上午九点半(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半),网易有道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交易代码为「DAO」,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ADS)17 美元,对应市值 19 亿美元。相比去年 11.2 亿美元估值,溢价 170%。 募资方面,IPO 融资 9520 万美元,网易最大机构股东 Orbis 基金私募配售 1.25 亿美元。合计融资 2.2 亿美元。 走过 13 个年头,延续网易的产品精神内核,网易有道自搜索业务起家,从词典业务切入教育市场、逐步撬开 AI 教育硬件大门,打下一片江山。

周枫站在华尔街 11 号的敲钟台上,回想起丁磊当年的盛情邀请,往事历历在目。


过去的 13 年里,网易有道经历过低谷与高潮。从搜索业务起家,誓言「三年打败百度」未果,转型词典业务,专攻教育业务,开拓 AI+教育硬件,每一步都走得意味深长。


2014 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爆发,在线教育机构以每天平均 2.6 家的速度快速成长,激烈的竞争与淘汰并行,踩着「互联网+教育」概念入场的在线教育玩家经过血拼 O2O 补贴、资本寒冬等大战后趋于理性。有道学堂宣布改版,正式进军在线教育领域。


「人工智能+教育」概念兴起,教育产业与技术结合的契机点被发掘,教育巨头玩家及教育创业玩家们纷纷在此赛道布局产品与技术。去年起,赴美上市教育公司中出现「人工智能+教育」玩家流利说,让更多人看到人工智能技术倒逼教育产业升级带来的想象空间。


以技术为支撑,在线教育开始不断迈向深水区,尤其是 AI 技术的出现弥补了在线教育存在的不足和缺陷。人工智能、大数据与教育的融合发展,让在线教育产品模拟「人的思维方式」,更好地辅助老师教学、作业批改;帮助学生学习课程、获取资料,让技术成为师生的良师益友。


迈过在线教育的繁荣与泡沫,2018 年网易有道获战略融资晋升独角兽,为赴美上市吃下一颗「定心丸」。


与此同时,互联网在线教育市场也燎原之势快速发展,形成三股竞争力量,包括以新东方、好未来等为首的教育集团;猿辅导、掌门 1 对 1 等融资能力较强的在线教育玩家;以 BAT 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也在主动进攻教育板块。


与普通的在线教育公司不同,网易有道对学习市场有着更大的野心。作为一家技术驱动产品的教育科技公司,网易有道一直在扩充自己的教育版图。


从词典业务逐步扩展到学龄前、K12、成人及职业教育等领域的提供学习服务及产品。多条业务线独立发展、保证产品的多元化是网易有道的最大特点,这既延续网易系鼓励内部创业的文化,同时也遵循着网易系独立工作室发展的特质。


一、抉择之光


从搜索转型词典,成为网易有道至关重要的节点。


2006 年互联网创业浪潮兴起,恰好 PC 时代,搜索引擎成流量入口,谷歌、百度等登陆美股,腾讯、360 等互联网公司相继加入搜索引擎的创业阵营。网易 CEO 丁磊不想错过良机。


左为丁磊,右为周枫,2005 年,丁磊通过邮件找到了在加州伯克利读博的周枫,开启了有道后来 13 年的商业版图



周枫因一篇论文,颇受丁磊赏识。周枫在丁磊力邀下加入网易,主导网易搜索业务的研发。他邀请同在伯克利大学读书的段亦涛、以及曾经在清华大学科协共事的吴迎晖加入。
 

网易有道首席科学家段亦涛



周枫、吴迎晖、段亦涛三支强将集合,主攻搜索业务。丁磊喊出「三年内赶超百度」,没能做成。「每天都有人离开」,周枫回忆道。2012 年,搜索业务暂停,段亦涛后来反思,认为有道缺乏的是先发优势。


搜索业务失败,网易有道把目标转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词典业务。


起初由一位搜索业务的程序员提出建议,他发现市面上的英语词典更新迭代慢,而词典产品收录的新词更契合用户需求。


周枫看到了新机会,决定把搜索引擎技术应用在词典里,并且以互联网方式运作。周枫找到丁磊,协调邮箱、门户的推广资源。


「无心之举」让周枫带领的工程师团队看到希望。有道开发一系列垂直工具型产品,如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有道学堂(有道精品课的前身)等。


词典业务的成功为网易有道建立起两块基石:一是以词典为基础发展一系列工具型产品做前端流量打造的用户群;二是打磨出一套为内容与产品赋能的 AI 技术。


在词典最为核心的翻译领域,网易有道从统计翻译模型(SMT)逐步迭代到基于深度学习技术的「神经网络翻译」(NMT) 模型,并于 2017 年正式上线,该技术将服务于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翻译网页版、有道 e 读等产品,并给有道产品在语言翻译质量方面带来显著提升。


作为国内最早开发统计机器翻译(SMT)的公司,网易早在 2015 年就开始涉足神经网络翻译领域的探索,并为此投入了巨大的研发力量。


与传统的基于短语的统计翻译模型相比,NMT 翻译质量的提升是 SMT 过去十年累计提升的总和。而有道在用户翻译场景上十年的积累,也为其拥有丰富的数据资源,同时攻克了数据处理、领域适配等技术难题。该项技术被丁磊肯定,被称为「是网易最重要技术创新之一」。
 

网易有道副总裁吴迎晖



典型技术型的学霸周枫领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博士段亦涛攻克技术难题,以及同是技术出身的吴迎晖专攻产品,内生的技术基因和技术能力为有道的 AI 能力和智能硬件落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AI 打破边界

「从公司创始到现在,不断创新、不断扩展我们解决的问题的边界,已经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上市前,周枫发出的全员信中谈道。


从搜索到词典,再从词典到工具型产品应用,逐步转攻在线教育、AI 教育硬件,网易有道一直在突破边界。


那么,这个边界在哪里?


「用户」,周枫说,网易有道都是在根据用户需求的主脉络探索产品。而探索业务的核心优势还在于人工智能,无论是围绕课堂直播开展的在线教育主赛道,还是基于学习场景需求的智能硬件产品线,技术底层的支撑和革新力量始终发挥着作用。


从技术脉络来分析网易有道的破局之道,或许能够看得更清楚。在教育场景里,翻译、图像识别、语音和自适应教育四项人工智能能力发挥着重要作用,具体针对有道来看:


  • 神经网络翻译(NMT):在学习和新闻测试集中,有道 NMT 的中英互译准确度均优于同行,最好成绩领先 7 个百分点,在学习、新闻、口语和用户日志中就已高于其他国家引擎。可支持 12 种语言的中文互译,10 种语言的英文互译。

  • 图像识别(OCR):拥有国内可识别语言最多的 OCR 识别引擎,且能应对多种高难度场景,平均准确率可达 95%;

  • 语音识别与合成:有道语音识别技术在一些场景上识别准确率超过 98%,支持中、英、日、韩多个语言;有道语音合成引擎音色逼近真人,支持中、英、日、韩、葡等多个语言;

  • 自适应学习:配合自研的智能学习硬件,实现实时采集书写数据,并且提供如学情分析、知识图谱评估、智能推题等一系列自适应学习辅助。


此外,网易有道还扩展其它相关语音技术的研发,例如声纹识别、说话人日志、语音前端增强等。目前有道的各个 AI 技术支持离线调用,极大扩展了应用场景。


在此基础上,网易有道陆续打造出 8 款 AI 学习硬件产品,除两代词典笔之外,还有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翻译蛋与有道翻译王等,成为有道拓展 AI 业务边界的利刃。


「三年内在线教育体验将优于线下培训,AI 人工智能是有道战略的另一块基石。」周枫说。智能化与 AI 将加速在线教育规模化运作。


在硬件之外,网易有道开发了一套 AI 智能学习系统,通过分析智能笔上传的做题数据,提供如学情分析、知识图谱评估、智能推题等一系列自适应学习辅助。


通过分析智能笔上传的做题数据,进而提供如学情分析、知识图谱评估、智能推题等一系列自适应学习辅助。这套系统由有道自主开发的题库和大数据推荐算法组成,目前有道自有题库容量已有 5000 万。


以初中数学为例,题库共收录了教学大纲中的数百个知识点、每个知识点对应上百道习题。题目和知识点均由老师人工标注难度及重要程度,为算法推荐提供依据。


为 K12 用户专门打造的、有硬件加持的自适应学习系统在业内并不多见,同时还原学生熟悉的纸笔交互系统,这是网易有道「AI+教育」业务的重要技术壁垒。


此外,网易有道的少儿编程产品线也在逐步加入人工智能元素。面向低幼年龄段的产品如有道数学、有道少儿英语等采用 AI 互动课的形式,由 AI 机器自动评分、游戏化互动练习等元素组成。


技术落地,研发并驾齐驱。以产品作为数据接口,是企业做 AI 的先天优势。


网易有道技术总监林会杰曾表示,对于 AI+教育行业而言,得数据者得先机。网易有道本身的背景是一家 100% 用户导向的教育科技公司,全平台用户量 8 亿+,能够获取更多样化的第一手数据。


总体而言,与转型拥抱 AI 的新东方、好未来等传统教育企业相比,网易有道的技术基因和互联网用户优势更加突出。

三、中枢拆解

网易有道 2014 年宣布进军在线教育领域,2018 年宣布获得战略融资跻身独角兽名列,2019 年赴美上市。五年时间,网易有道发展迅速,这与其产品、用户、流量、技术四个方面的综合优势不无关系。


区别于大部分教育公司从点及面的战略,比如以课程内容、教师资源等 1-2 个点为切入口去深挖,逐步构建起自家的业务体系和商业逻辑。而网易有道偏向矩阵式布局。


自 2014 年正式进军互联网教育行业,重点发力 K12 在线教育,逐步形成了涵盖工具、内容和智能硬件等在内的教育产品体系。


经过多年发展,网易有道已经构筑起四大块业务版图,包括在线知识工具、在线课程、智能硬件和内容互动课,形成全方位产品矩阵图。


网易有道业务版图



AI 技术贯穿网易有道绝大部分的产品线,主线以有道精品课为核心,学习工具类应用提供流量支持,学习型智能硬件则是作为各个产品与课程的连接,由此形成一条贯穿线上+线下的完整学习工具要链。


比如,学习工具为入口积累了大规模用户,2018 年初有道词典用户就突破 7 亿大关,优质的师资教研资源为课程内容提供保障,以及基于语言处理、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语言合成等 AI 技术的有道翻译王、有道云笔等智能硬件提供更高效的学习工具,同时链接到有道词典等学习平台。


「学习工具类应用的庞大忠实用户群为有道精品课程和其他具有强大盈利潜力的产品创造了有效流量。这些协同作用有效地降低了产品开发和获客成本。」网易有道的招股书提到。


相比由点到面的在线教育玩家,网易有道更容易建立流量池。网易旗下邮箱、游戏、音乐等业务线以及一些学习型工具都为网易有道的课程产品提供流量入口,网易有道拥有相对较低的流量成本。


2019 上半年,有道全部产品 MAU 超过 1 亿。学习工具类应用建立的用户群为有道精品课程和其他产品提供有效流量。这些协同作用有效地降低产品开发和获客成本。


网易有道的产品一脉继承网易系产品的调性,这是丁磊带领团队在历经阵痛转型时吸取的经验教训,即一切以用户为中心,以口碑为导向。让工具做粘度,把内容做变现,硬件做闭环,是网易有道打出矩阵式的差异化之路。

四、有道的下一站

从最早定位的搜索业务到词典业务,在过去的 10 余年里,网易有道逐渐从词典业务,拓展成覆盖学龄前、K12、成人及职业教育等领域的提供学习服务及产品的智能学习公司。


多条业务线独立发展、保证产品的多元化是网易有道的最大特点,这既延续网易系鼓励内部创业的文化,同时也遵循着网易系独立工作室发展的特质。


上市对于网易有道也是一次挑战,能否保持初心,延续网易系的特色发展也有待市场考验。


对于未来,周枫谈道,「我们非常笃信技术的力量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些改变,但我们却不是盲目的唯技术论者,一切技术的使用都要以人的需求为原点去看」。


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为在线教育市场提供了一个新的增长点,尤其在智能评估、精准分析、个人化方案等领域中发挥重要功能。与此同时,教育行业强调与人的联系,而人的需求的复杂性便决定了教育是个慢行业。


人工智能对于教育的重塑遵循同样的规律,在理解教育本质的前提下,技术、教研、产品逻辑、用户体验等都需要反复探索。


过去十年里,教育场景完成了从黑板到投影仪、从线下到线上的变革,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在教育产业中的作用逐渐显著。而下一个十年,定会是技术制胜的十年。

产业网易有道网易
相关数据
自适应学习技术

自适应学习也称为适应性教学(Adaptive Learning),是一种以计算机作为交互式教学手段的教学方法,根据每个学习者的特别需求,以协调人力资源和调解资源的分配。计算机根据学生的学习需求(如根据学生对问题、任务和经验的反馈)调整教育材料的表达方式。自适应学习技术已经涵盖了来自各个研究领域,包括计算机科学,教育,心理学和脑科学等等。

知识图谱技术

知识图谱本质上是语义网络,是一种基于图的数据结构,由节点(Point)和边(Edge)组成。在知识图谱里,每个节点表示现实世界中存在的“实体”,每条边为实体与实体之间的“关系”。知识图谱是关系的最有效的表示方式。通俗地讲,知识图谱就是把所有不同种类的信息(Heterogeneous Information)连接在一起而得到的一个关系网络。知识图谱提供了从“关系”的角度去分析问题的能力。 知识图谱这个概念最早由Google提出,主要是用来优化现有的搜索引擎。不同于基于关键词搜索的传统搜索引擎,知识图谱可用来更好地查询复杂的关联信息,从语义层面理解用户意图,改进搜索质量。比如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Bill Gates的时候,搜索结果页面的右侧还会出现Bill Gates相关的信息比如出生年月,家庭情况等等。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机构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简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又常被译为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莱分校,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伯克利市,是一所世界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其许多科系位于全球大学排行前十名,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常被誉为美国乃至世界最顶尖的公立大学。

https://www.berkeley.ed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