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闵万里:走出阿里云的「山景」和他的「北高峰」

「感谢阿里云飞天,让我踏上了定位于产业的新起点,『山景路』还留在杭州云栖小镇,而山景开始追寻云和远方」。

上个月底,闵万里以一封「山景辞行」向阿里云作别。

此前,他以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的身份与阿里云共度四年,这四年是阿里云飞速发展登顶亚太市场的四年,也是闵万里前半生中最为关键的四年。

而彼时,大部分人并不清楚他口中的「新起点」究竟意味着什么?

01  迪拜奇遇

从阿拉丁神灯到航海家辛巴达,在千里之外的阿拉伯世界里从来不缺「传奇故事」。

九个月前,就是在那里,闵万里遇上了人生中的转折点。

在迪拜举办的一场大型信息技术展上,主题围绕「智慧城市」展开,阿里「城市大脑」的缔造者闵万里上台分享,任职阿里云期间打造的成功案例首次在迪拜系统亮相。

很快,精彩的演讲引起了台下一位「关键人物」的注意。演讲结束,朋友为闵万里引荐了这位后来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贵人」——一位来自阿布扎比的私人投资者。

让闵万里没有想到的是,孙正义为「愿景基金」融资千亿的相似脚本即将上演。

「当时我只是在分享我的观点和经历,并没有提出做投资的构想」,闵万里回忆当天的交流,「但我谈到了我一直以来的信念——在那些数据密集型的传统产业里,理应也享受技术进步带来的福利」。

作为国家未来的掌舵手,为传统产业发展布局投资是其重要工作。听完闵万里淋漓尽致的陈述,以及实打实的落地项目,投资人显然被眼前这位「传统」的「阿里人」打动了。

你可以想象,在他们身边永远都不乏创新者,募资者们天天围绕在其左右,想法设法地从他们身上套现更多投资。

当所有人都在谈无人驾驶、基因检测等充满未来感的前沿创新时,突然有这么一个人从遥远的东方,一家全球知名的科技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而来,和他讨论的却是种庄稼如何提升亩产、造轮胎如何提升良率……

前沿的「阿里巴巴」和接地气的「种庄稼」,强烈的对此反差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如果我当时想的是,我要出来创业,做人脸识别,做安防,需要融一笔钱。或许他们压根就不会感兴趣,这些话题他们恐怕听得要耳朵起茧了吧」,闵万里说道。

这招出奇制胜被闵万里概括为「要想outstanding,就得先standout」,而这一点「大胆冒险」的特质在他后来做的基金里体现得更加鲜明,「用最先进的云智能技术征战最古老的的战场」。

不久,这位「关键人物」便提出以资本的方式支持闵万里,并以LP的身份推动了「NorthSummitCapital」的创立,中文译名「北高峰资本」。

九个月后,「北高峰」团队正式在深圳落地,同时也成为闵万里定位于产业的新起点。

基金首期募得资金为数亿美金,甚至超过了一家成熟基金的整体规模,尤其是在资本寒冬的当下,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于AI人才「吸金」能力的认知。

02 离开阿里云

「北高峰」设立在深圳市自贸中心,一栋崭新的商业大厦,办公室视野开阔,能够望到远处的深圳湾海岸。

在闵万里的办公室一角,书架上立着两只包装精致的公仔,在极简的商务范儿装潢风格下稍显突兀。闵万里说,那是临走前,阿里云的同事们送他给他的。

公仔名为「小ET」,赠予「ET之父」,不失为一份贴心的临别之礼。

四年前,从一人单枪匹马到离开前的四五百号人队伍,很多人都是闵亲自面试招聘;从最初的道路信号灯优化系统到后来的ET城市大脑、ET工业大脑、ET农业大脑,「都是兄弟们一起打拼出来的」。

这段经历承载了他和团队之间的珍贵回忆。闵万里表示,公仔会一直留着。

外界得知闵万里离开阿里,是因为6月21日的内部别告别信被公开,但在此之前,闵万里已经与内部沟通了小半年。

「真正下决心出来是在今年春节后」,闵万里说道,但是因为部门和团队较大,前后工作交接和安排花了些时间。

在此期间,阿里方面曾提出过挽留。「不过我已经想得比较清楚」,闵说道,「倒是原来团队里的同学挺不错,对他们有过一些纠结」。

他很快又转开了话题,「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是到了运载火箭该和一、二级分离的时候了」。

在新办公室里,已经立起照片墙,上边有闵万里最新组建的投资团队,十来号人,风格清新,活力满满。

闵万里表示,因为基金融资很顺利,所以释放了最大部分的压力,目前正处于团队的打磨阶段,「不仅要看得懂技术,还要不断提升我们对于项目的鉴别和鉴赏能力」。

得益于此前在阿里云做ET大脑项目的独特资源,「北高峰」的进展迅速。

「部分标的已经进入到条款谈判阶段」,闵万里解释,当时做云计算项目,亲自见证过具体行业和合作伙伴的水平,所以知根知底,「现在算是把革命友情升华到更深层的股东关系」。

目前,「北高峰」主要聚焦在制造业、农业、医疗三大领域。作为一家美元基金,闵万里表示不仅着眼于国内市场,挑选海外标的也将是其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他最近就在看一家德国企业。

「阿里之前,我个人在海外待了16年。源自国内市场的技术创新会让我们到海外更有优势」,他说道,接下来海外的重点将放在东南亚地区,「今天的东南亚,制造业数字农业都有很大的潜力」。

此外,人民币基金也是闵心心念念的,「如果有可能,我想投一些国有化的特色产业,比如半导体,仍然从制造业的逻辑出发」。

03 立下「北高峰」

在工作中,芝大统计学博士出身的闵万里是个绝对理性派,但在细节之处,却显露出数学主义感性和浪漫的一面。

比如在取名方面,闵万里便对「山」情有独钟。他说,正所谓「览千年美景,领时代风骚」。

六年前,他从旧金山的Mountain view回来,便取下了「山景」的花名。

现在,虽然转身离开了奋斗四年的杭州,举家来到深圳再立扬帆,但他仍不忘把杭州的北高峰「搬」过来。

那是灵隐寺身后的一座「灵山」,石磴数百级,曲折三十六湾,属杭州城最高地。登高远望,西湖盛景、钱江雄姿,阿里西溪园区、滨江园区都能尽收眼底。

采访前,闵万里正跟同事开早会,他说道,「要用梦想拥抱未来,用回忆拥抱过去」。某种程度上,「北高峰」正象征着他过去的高度和回忆。

看过闵万里履历的人都不会否认其过往的「耀眼」:中科大少年班、海外名校博士毕业、在IBM研究院Google做研究……

但在闵万里的脑海中一直思考的问题是,「究竟哪个部分才是我最独一无二的?」

截止进入阿里云之前,闵万里的人生轨迹和AI圈里的热门「大牛」都极为雷同。闵万里认为,上述标签并不能成为构建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我想在阿里云这四年,才算是我人生中相当独特的经验,非常关键的四年」,闵万里说道。他将其定义为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行业跨界」。

幸运的是,闵万里遇到了「云计算」,就像爱迪生遇到了「电」。

一百多年前,爱迪生发明了电灯泡,然后沿着电生产力不断探索跨界:成立通用电气公司、发明微波炉、电磁炉、电气机车、X光机……

闵万里说这种感受很像,「我从互联网走到传统产业,在交通业、光伏行业、钢铁行业、农业,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行业跨界,寻找到新的价值」。 

而在此之前,无论是高校还是大公司的研究机构,都是待在熟悉的研究领域,「一个自在的甲方市场」——「自己当老板,发发文章就好了,挺爽的」。

进入阿里云,让闵万里有机会从互联网走进传统产业,同时也锻造了其独特的核心竞争力——在科学界背景的基础上,积累起产业一线的作战经验。而这,正是当下产业与学界交叉路口上难得的复合型能力。

阿里云的四年,让闵万里看到了技术背后更大的「可能性和边界」,更激发出他不再拘泥于大平台的志向,「在阿里,是为一家公司工作,但跳出来平台的限制,能为整个产业做出贡献」。

立志于此,闵万里从一开始放弃了「创业」的念头。

他曾想过,如果要创业,必然需要聚焦在一个行业做穿做透。「但我在阿里做了那么多行业都证明能创造价值,如果只选其中一个,或许是对我个人的价值最大化;但是对那些产业和行业而言,可能就是一种机会上的损失。」

04 因为看见而笃信

2015年6月1号,闵万里清楚地记得,四年前进入阿里云的日子。

伴随公司组织架构调整,闵万里进入阿里云负责孵化各类人工智能应用,开始从头组建大数据孵化器团队。

「当时我一人从孵化器开始做起,其实很多人都不看好,觉得这件事情挺难的」,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个绝佳的机遇——「太容易反而就不能把能力发挥到极致了」。

闵万里首先从老本行交通预测领域开始开刀,「我在IBM时就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Google scholar搜索「Wanli Min」的研究论文,引用数排名第一的仍是闵在IBMWatson研究院期间发表的《Real-time road traffic prediction with spatio-temporal correlations (基于时空相关性的实时道路交通预测)》,425次引用。

2015年11月,「闵万里」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国内新闻报道上,因为联合浙江省交通厅信息中心推出浙江省高速路况预测的项目。

接着,团队进一步在交通领域打造标杆应用,2016年团队针对救护车特种车辆设计实现了弹性绿波带,将救护车行驶时间压缩了一半。

闵万里将其比喻成「前面有一排风扇在转,你打出一颗子弹,如何确保子弹不被风扇叶片挡住而顺利穿过」。

如果救护车一路遇红灯,为了赶时间闯红灯,可能造成二次伤害,最理想的情况是提前变绿,前面的车都清掉,等它经过时空空如也。实际案例证明,通过绿波带优化,最快能将救护车节省时间高达14分钟,没有遇到一个红灯。

「虽然现在很多公司也在谈『城市大脑』,但我们做绿波带仍是世界首例,并且已经在杭州市用起来」,闵万里谈到此时颇为自豪。

他还将案例编撰成论文,投稿给IEEE智能交通系统学术期刊。今年5月1号被正式收录,文章审稿前后用了18个月。

「写文章已经不是我的主要KPI,但想想还是希望给学术上留下一点贡献」,闵万里说道。

很快,「城市大脑」之外的第二座「宝藏」出现了——同样拥有海量数据沉淀的制造业。「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数据密集型的地方一定有我的机会」,闵万里信心十足。

从一开始的光伏行业,协鑫光伏、天合光能、协鑫集成等;接着是石化行业,像是恒逸石化、中策橡胶;再往下就是钢铁行业,攀枝花钢铁……闵万里带领着团队一路高歌猛进,四年里拿下来了几十个项目。

「一听都是很粗很笨重的公司吧?」

「三年前,我们看一家工厂,眼里也都是非常骨感的钢筋水泥,很现实」,闵万里回忆道。

「但是现在,如果你把它想象为一个数据流,会发现在每一个环节都沉淀了数据,这是一个4×100米、8×100米的接力赛,每个环节都在传递数据,而且也在制造参数,所以你会发现,它是一个数据流的场景,和互联网没有一点区别」。

这便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那在闵万里的脑子里会是什么呢?

他拿起水彩笔在白板上画起来——「映射」,将每一道公司抽离出来,成为一连串的向量值,对应不同环节的变量,比如这是监控变量,这是过程变量。

而结果观测值就是与其对应的Y,最终问题便简化成为——「当某个环节发生变化,应该把参数调整多少,才能使得整体工艺不受影响」。

「这恰恰就是很多年前,我自己做的研究课题。做交通控制信号灯是这样的原理,工业、农田都是一套东西」。

这枚打着闵万里烙印的理论,帮助其游走于各大传统行业之间,快速打破边界,建立对话体系和认知,最后出具解决问题的方案。

闵万里将其定义为「方法论」,后续晋升为「北高峰资本」的「独家剑谱」。

「很多人以为只要用上云计算人工智能就能发生奇迹」,闵万里谈道,「实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光有工具还不够。送宝剑的人太多,但真正卖剑谱的人却很少」。

在最近的一次农业项目中,闵万里团队为中国最大的生菜提供商——青岛浩丰食品集团提供减肥增效方案,让其每亩地施肥和灌溉的成本节约153块,一年下来节省上千万。

「到我离开前,部门将近500人规模,人均实现收益超过400万,去年收入超过17亿」,闵万里谈道。

这些事实都在不断证明,toB市场掘金的巨大潜力——抓住创造价值的核心,价值就一定会被体现出来。

因为切切实实地看见,闵万里更为坚信了云计算和AI技术背后的价值。

05 「闹革命」

然而,深入一线后,你还会看到单纯依靠技术无法跨越的鸿沟,横亘在互联网技术和传统产业之间。来自互联网领域的技术人才在这边,而传统产业的从业者在鸿沟的另一头。

为什么长久以来,掌握技术的人才不愿意过去?

「因为他们吹着空调敲敲键盘上就能赚到钱」,闵万里说道,「当时我要跨过去,很多人会质疑,『这个方式很传统』,『太重、不可复制』……你都能想象得到,互联网的一套思维」。

而传统产业这边,大家怀疑的是互联网,怀疑AI和DT技术究竟能不能干?

「直到这几年我们出了几十个案例,大家才开始从完全怀疑到将信将疑,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具备上方案的条件」,闵万里谈道,这就是产业发展的规律。

跨越鸿沟的方式很多,借助资本之力的跃迁或许是最为快速的一种。而与此同时,靠AI技术人员向传统产业的单方向渗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

闵万里认为,「我认为今天更大的机会在于反方向,不是让技术人才走到传统产业中去,而是激活,先把先进的方法论原理传输过去,激活这些人,唤醒他们来革命」。

于是,闵万里总结出一套「Capital + Solution」组合拳方式,成为基金的独特赋能优势。

如果说「数亿美金」是看得到的真枪实弹,那「Solution」就是「方法论」,也是「云智能技术」,还是打着「山景」烙印的「云智能技术」。

谈道「云智能」,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人能比闵万里理解更为深刻。

「云智能」取材于「阿里云智能」。

2018年11月16号,闵万里在海外媒体发了一篇文章《Smarter Clouds, Smarter Businesses》,谈道「没有AI就没有未来的云」。

十天后,阿里宣布,「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这背后的「智能」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闵万里所做的「ET大脑」系列项目和机器智能技术。

「以前谈『云计算』,都说能够帮你节省多少IT的运维成本,让机房变得便宜,但这只是一种防守型价值」,闵万里说道,「因为它并没有触达到云计算的核心」。

那么「核心」是什么?

云计算的核心在于,你能够调配几千上万台机器供你一人使用,让你瞬时之间拥有超强无比的计算力」,闵万里眼里透着光,「尽管时间很短,但它的威力就像是一束激光摧毁一栋建筑只需几秒。」

激光,被称为「最快的刀」、「最准的尺」、「最亮的光」。这十几年里,很少人能悟出这才是云计算最本质的东西。

「我做ET大脑,就是同时调用几千上万台机器,在十分钟甚至更短时间里精准聚焦在某个具体问题上。

云计算的能力去『看』那些积攒多年的数据记录,就像AlphaGo,几分钟就能看完棋谱。『见多才能识广』,透过这些蛛丝马迹很快就能找到工业生产当中的窍门和秘诀」,闵万里形象地描述着,仿佛「云计算」在眼前活过来了。

恰恰因为从学术实验室到工厂的应用中有着巨大的鸿沟:实战场景中有非常多意想不到的约束条件,但实验室里假定什么都是完美的。

然而现实里的不完美可能包括,有些数据不完整,断断续续,甚至有些数据是假的。

从完美到现实之间的落差,更需要有「方法论」桥梁来嫁接。「这个方法论,将会是我和我的基金最为独特的东西」闵万里谈道。

他还表示,团队会亲自提供「Solution」,「所以我不光是做投资,而是做技术和投资,强调『云智能技术的注入』 」。

06 潮水的流向

正如闵万里「转身」所引起的行业热议,当下,外界对于「核心人才」的流向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加关注。他们或是技术大牛、或是学术大咖,吴恩达李飞飞、贾扬清、张潼、颜水成……

越来越多的话题和注意力投注在这些人身上。他们去到哪里,便意味着资源、资金、人才将在哪里汇聚,更预示着人工智能时代里大江大河的走向。

那么,这背后究竟流淌着怎样的一条逻辑

在今天,你会看到,做人工智能、大数据的这一批人,都迫切地渴望走到行业的场景里头去。当人工智能不再是一门在实验室苦思冥想的理论技术,它太需要有产业的场景、行业的场景来支撑其发展。

「我们已经濒临与应用场景结合的拐点,就没有理由再往后退,只能往前进,进到产业当中去,这是一个共性」,闵万里谈道。

当所有人都尝试走到场景里,挣脱乏味的实验室。那么,是追求自身价值实现的最大化?还是财富价值的最大化?

当BAT纷纷抛出年薪百万的offer「抢人」,投资人举着千万甚至上亿元支票的敲门砖苦苦等候,为什么仍然留不住人,等不到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为何上下求索?

闵万里给出了一种答案。

「我要把我看到的创造价值的方法投射到多个行业里去,帮助那里的人实现价值提升。因为今天我已经看到了,所以我不应该浪费,我有责任把它投射出去」。

这种「看见」带着当下迫切的自我价值实现驱动,而这或许正是促进整个产业发展进步的源源动力。

将闵万里话里的「我」换成「他」,或者「她」,就会明白。

将真正的「创造价值」和人为附加的「明码标价」混为一谈不过是个误会。

在某种特定时空和社会背景下被人为贴上「标价」远远比不上自身创造出的「实际价值」来得踏实,因为后者才是更为长久和坚固的。

产业阿里
1
相关数据
IBM机构

是美国一家跨国科技公司及咨询公司,总部位于纽约州阿蒙克市。IBM主要客户是政府和企业。IBM生产并销售计算机硬件及软件,并且为系统架构和网络托管提供咨询服务。截止2013年,IBM已在全球拥有12个研究实验室和大量的软件开发基地。IBM虽然是一家商业公司,但在材料、化学、物理等科学领域却也有很高的成就,利用这些学术研究为基础,发明很多产品。比较有名的IBM发明的产品包括硬盘、自动柜员机、通用产品代码、SQL、关系数据库管理系统、DRAM及沃森。

https://www.ibm.com/us-en/
相关技术
IBM研究院机构

IBM研究院(IBM research)是IBM公司的一个(研究)部门,是一个研究与先进发展的组织,该部门目前分布在全球八个地方,并正进行着数百个研究专案,这个部门最早可追溯到1945年成立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华生科学运算实验室(Watson Scientific Computing Laboratory)。 IBM研究院的主要研究活动包括创新材料与结构的发明、高效能微处理器及电脑、分析方法与工具、算法、软件架构、管理方法、从资料进行搜寻并探知意向。

吴恩达人物

斯坦福大学教授,人工智能著名学者,机器学习教育者。2011年,吴恩达在谷歌创建了谷歌大脑项目,以通过分布式集群计算机开发超大规模的人工神经网络。2014年5月16日,吴恩达加入百度,负责“百度大脑”计划,并担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2017年3月20日,吴恩达宣布从百度辞职。2017年12月,吴恩达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公司Landing.ai,并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2018年1月,吴恩达成立了投资机构AI Fund。

颜水成人物

颜水成,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360集团副总裁、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第十三批国家 "千人计划"专家。颜水成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信息检索应用与多媒体分析。他带领的团队曾提出的“Network in Network” ,对深度学习产生了很大的推动力,同时他的团队开发的”Purine”是全球第一个开源的支持多机多GPU的深度学习系统。

相关技术
李飞飞人物

李飞飞,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斯坦福视觉实验室负责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SAIL)前负责人。专业领域是计算机视觉和认知神经科学。2016年11月李飞飞加入谷歌,担任谷歌云AI/ML首席科学家。2018年9月,返回斯坦福任教,现为谷歌云AI/ML顾问。10月20日斯坦福大学「以人为中心的AI计划」开启,李飞飞担任联合负责人。11月20日李飞飞不再担任SAIL负责人,Christopher Manning接任该职位。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参数技术

在数学和统计学裡,参数(英语:parameter)是使用通用变量来建立函数和变量之间关系(当这种关系很难用方程来阐述时)的一个数量。

人脸识别技术

广义的人脸识别实际包括构建人脸识别系统的一系列相关技术,包括人脸图像采集、人脸定位、人脸识别预处理、身份确认以及身份查找等;而狭义的人脸识别特指通过人脸进行身份确认或者身份查找的技术或系统。 人脸识别是一项热门的计算机技术研究领域,它属于生物特征识别技术,是对生物体(一般特指人)本身的生物特征来区分生物体个体。

云计算技术

云计算(英语:cloud computing),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共享的软硬件资源和信息可以按需求提供给计算机各种终端和其他设备。

映射技术

映射指的是具有某种特殊结构的函数,或泛指类函数思想的范畴论中的态射。 逻辑和图论中也有一些不太常规的用法。其数学定义为:两个非空集合A与B间存在着对应关系f,而且对于A中的每一个元素x,B中总有有唯一的一个元素y与它对应,就这种对应为从A到B的映射,记作f:A→B。其中,y称为元素x在映射f下的象,记作:y=f(x)。x称为y关于映射f的原象*。*集合A中所有元素的象的集合称为映射f的值域,记作f(A)。同样的,在机器学习中,映射就是输入与输出之间的对应关系。

逻辑技术

人工智能领域用逻辑来理解智能推理问题;它可以提供用于分析编程语言的技术,也可用作分析、表征知识或编程的工具。目前人们常用的逻辑分支有命题逻辑(Propositional Logic )以及一阶逻辑(FOL)等谓词逻辑。

阿里云机构

阿里云创立于2009年,是全球领先的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科技公司,致力于以在线公共服务的方式,提供安全、可靠的计算和数据处理能力,让计算和人工智能成为普惠科技。 阿里云服务着制造、金融、政务、交通、医疗、电信、能源等众多领域的领军企业,包括中国联通、12306、中石化、中石油、飞利浦、华大基因等大型企业客户,以及微博、知乎、锤子科技等明星互联网公司。在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12306春运购票等极富挑战的应用场景中,阿里云保持着良好的运行纪录。 阿里云在全球各地部署高效节能的绿色数据中心,利用清洁计算为万物互联的新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能源动力,目前开服的区域包括中国(华北、华东、华南、香港)、新加坡、美国(美东、美西)、欧洲、中东、澳大利亚、日本。 2014年,阿里云曾帮助用户抵御全球互联网史上最大的DDoS攻击,峰值流量达到每秒453.8Gb 。在Sort Benchmark 2016 排序竞赛 CloudSort项目中,阿里云以1.44$/TB的排序花费打破了AWS保持的4.51$/TB纪录。在Sort Benchmark 2015,阿里云利用自研的分布式计算平台ODPS,377秒完成100TB数据排序,刷新了Apache Spark 1406秒的世界纪录。 2018年9月22日,2018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宣布成立全球交付中心。

https://www.aliyun.com/about?spm=5176.12825654.7y9jhqsfz.76.e9392c4afbC15r
阿里巴巴机构

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阿里巴巴集团)是以曾担任英语教师的马云为首的18人于1999年在浙江杭州创立的公司。 阿里巴巴集团经营多项业务,另外也从关联公司的业务和服务中取得经营商业生态系统上的支援。业务和关联公司的业务包括:淘宝网、天猫、聚划算、全球速卖通、阿里巴巴国际交易市场、1688、阿里妈妈、阿里云、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等。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BABA”,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为马云。 2018年7月19日,全球同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阿里巴巴集团排名300位。2018年12月,阿里巴巴入围2018世界品牌500强。

https://www.alibabagroup.com/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