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撰文

支付宝微信杠上了!刷脸支付「线下战」打响

把刷脸支付搬到线下能带来多大价值?
在于你对线下场景的理解有多深——支付宝誓要投入30亿补贴合作伙伴,微信则提前喊出免费口号,刷脸支付「线下战」一触即发,零售行业变革的号角也愈发急促。
未来十年,交易场景的闭环,或由「刷脸」构建。

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首个刷脸支付机具产品“蜻蜓”,官方售价2688元,正式开启「刷脸支付」线下商业应用时代。目前已经在全国300多个城市落地。

三个月后,微信不甘示弱,推出对标「蜻蜓」的刷脸支付产品「青蛙」,售价也与支付宝看齐,并表示在全国几百家商户落地。据网付渠道商透露,只要商家笔单能达到微信要求便可免费铺设。

支付宝的「蜻蜓」和微信的「青蛙」,连取名上都透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就在昨天,支付宝的第二代刷脸支付机具马不停蹄在北京亮相,经过 4 个月迭代,「蜻蜓」在产品性能、搭载小程序、小指令等软件功能方面进行了明显提升。支付宝还宣布将投入 30 亿元设立「蜻蜓」运营奖励与补贴。

左为支付宝「蜻蜓」刷脸支付机,右为微信「青蛙」刷脸支付机

不同于「扫码时代」的聚合支付,一个「码」可以同时兼容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等多种支付渠道。针对刷脸支付的同一张「脸」,机器暂不能辨别使用哪种支付方式。目前微信和支付宝推出的刷脸支付设备在功能层面主要支持自家支付渠道。

「码」可以做聚合,但「脸」还不行。

考虑到一家商户大概率只会安装一台刷脸支付设备。目前,支付宝、微信针对自家刷脸支付机在线下的竭力推广,基本可视为「扫码支付」战役的进阶版,「刷脸支付」才标志着线下支付圈地运动真正打响。

而更显意味深长的是,在「刷脸」背后还隐藏着更宏伟的「零售蓝图」。

目前,我们能看到的「刷脸」不过只是一个入口。但基于人脸与用户身份的一一对应的特性,从「刷脸」切入线下,将线上线下的商家与用户数据对齐,势必为零售行业变革注入一针猛剂。

「刷脸支付机」如何定义?

用户对于具体产品的体验,很大程度来自于产品经理对于使用场景理解得是否足够深入。

在微信支付,根据「青蛙」的公布的规格来看,刷脸机最为显著的两个特性在于:

一是即插即用,无需过多冗余安装设置,直接连接上 POS 机后即可「刷脸」工作,并替代原有的扫码枪或扫码盒子进行扫码支付。  

二是 3D 结构光的摄像头模组,能够针对假体攻击等手段进行防御的有效面部扫描技术,容错率提升到万分之一。

再来看支付宝,即插即用连接 POS 机、针对活体检测 3D 结构光摄像头模组在「蜻蜓」一代已有体现,而二代「蜻蜓」则在机体厚度、重量、显示器尺寸上进一步瘦身。

但在机身和摄像头关键部件设计方面,支付宝和微信的方案成熟度有所差异。

「蜻蜓」摄像头模组提供方「蚂里奥」首席产品官张兼向机器之心表示,产品设计之初由于对刷脸场景理解和背后诉求理解不够深入,在产品设计方面走了一些弯路。比如,针对标准柜台高度,如何设计适用大多数消费者的支架高度,以及针对自助货柜等室外场景的强光照射、高温低温耐受性等方面的适应等。

于是,当「蜻蜓」完成第二次迭代后可以看到,在机身设计,采用支架模式(支架可拆),商家可根据店面情况放于桌面或是直接挂立,显示器提供 180 度上下旋转。针对台式收银机空间有限等问题,「蚂里奥」则提出了近距离 30-100cm 检测、易集成的 3D 摄像头方案。

此外,针对自助售货机摄像头位置相对固定、无法自调节等特点,「蚂里奥」则特别设计大垂直视角的摄像头。

对比来看,微信的刷脸支付机则主要采用桌面模式,机身采用 40 度倾斜角。桌面式设计可让用户在操作过程中更私密更安全,不必担心被他人窥见。但与此同时,倾斜设计的摄像头在检测时容易受直射与侧边光束影响,直接影响识别效果。

产品背后的变数

人脸识别技术发展至今,3D 人脸识别被业界一致认为是目前安全系数最高的方案,细分下来,3D 结构光、TOF 飞行时间、双目立体视觉识别是三类主流方案,其中以 3D 结构光安全性与适用性最广。

而与此同时,由于 3D 结构光所涉及到的光学器件供货资源有限,甚至可以说是稀缺,此外光学设计要求精密度高,从而导致其成本在三类方案位列最高,难度最大。

2017 年,iPhone X 验证了 3D 人脸识别技术在移动终端市场的落地可能性,但在随后安卓阵营跟进的两年时间里,却阻力重重最终也未能普及,最为核心的原因就在于 3D 结构光的技术难度与成本门槛。

如今,刷脸支付机市场方兴未艾,微信与支付包均选择了 3D 结构光方案,其魄力与决心可见一斑。但在实际落地过程中,仍存在诸多变数,最为关键的压力源在于成本和量产能力。

在 3D 摄像头的供货与量产方面,蚂蚁金服采取成立合资公司模式来确保稳定性。2018 年 4 月,蚂蚁金服与与摄像头模组厂商奥比中光成立合资公司「蚂里奥」,奥比中光此前曾为 OPPO Find X 提供 3D 摄像头模组,具备较丰富的移动端产品经验。

据机器之心了解,目前「蚂里奥」专为支付宝刷脸机提供 3D 摄像头模组。

专供模式还能确保方支付宝方案的技术领先性与快速迭代。在二代「蜻蜓」中,「蚂里奥」提供的方案更为安全和完整,包括 3D 结构光摄像头、RGB 摄像头和红外摄像头,可通过不同方位和角度还原人的真实身份。采用芯片与模组的分离式设计,进一步优化模组体积。

在方案完成度方面,蚂里奥提供 3D 模组、3D 感知模块(MTK/高通)、整机解决方案三类服务。从而衍生出支付宝刷脸机三种供货模式:由移动支付硬件开发商「商米」进行组装,并借助其广泛的线下支付渠道资源推广;由支付宝生产,搭载支付宝品牌效应和支付资源推广;由蚂里奥生产并推广。

此外,支付宝还有意将「蜻蜓」从自营品牌发展为合作伙伴授权模式。钟繇表示,新的「蜻蜓」技术将向全行业开放,无论厂商之前是造手机还是造电脑的,只要达到标准都可以参与到「蜻蜓」相关产品技术的生产、销售与推广中来。

未来,「蜻蜓」不是只有一只,而是一群。

据支付宝生物识别技术负责人留召向机器之心表示,目前支付包已经建立一套产品设计安全标准,定制完成之后,还会有安全评审,从软件硬件技术链路到数据多个维度进行规范审查。

微信方面,据机器之心了解,其 3D 结构光摄像头模组采用「华捷艾米」方案。这是一家北京 3D 视觉与 MR 光方案提供商,成立于 2015 年 9 月,在 2018 年完成由光大控股、君度投资、汉富资本等 5 亿元 B 融资。不过去年来,华捷艾米有意转向 MR 软件与应用方向。有产业人士评价,其在硬件端的模组供货能力一般。

在成本方面,加入 3D 结构光方案的刷脸机将大幅提升其硬件成本。据知情人士表示,二代「蜻蜓」1999 元的原价才勉强覆盖住成本。

但目前正是刷脸支付推广的「窗口期」,「补贴」与「免费」才是王道。

支付宝在昨天宣布,在前期的 5 个月补贴计划中,设备预售价降至 1199 元,同时按照 0.7 元/个累计有效刷脸用户数(去重)向商户补贴,单月封顶奖励 400 元,单设备封顶奖励 1200 元。如果达标,相当于商户的刷脸设备免费。这需要商户每个月新增有效刷脸用户超过 572 人。

支付宝行业支付事业部总经理钟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支付宝投入的 30 亿元将包括用于激励商户使用刷脸支付进行数字化运营,以及鼓励商米、蚂里奥等刷脸设备制造运营商等。

而微信线下支付合作方「网付」方面则透露,「青蛙」刷脸支付设备面向全国的合作伙伴提供免费铺设政策,前提是只要商家达到支付笔单要求。

在此之前,旷视、商汤等 AI 算法公司曾推出过类似的「刷脸广告机」等产品。但就支付宝与微信的战略来看,借「刷脸」推广线下支付渠道,不惜砸下重本,抢占线下零售入口,将是只属于「大财主」的游戏。

而在硬件方案和成本之外,支付宝生物识别技术负责人留召还谈道,「刷脸支付技术需要与自己的服务商、ID 系统、支付链路做打通,这是一项非常繁重的任务」。

「刷脸」之外的算盘

迈过成本和量产的两道坎,则意味着刷脸支付机进入到大面积推广阶段。此时,刷脸支付机所承载的远远不止「支付」的使命。

在收银台前,顾客的留存时间通常不过两三分钟。但这却是「离钱最近」的两三分钟。谁能将这宝贵的两三分钟从单一的「结账」玩转成多维度的「数字化营销」,才算是真正理解了「入口」。

在二代「蜻蜓」中,支付包强调「刷脸即会员」功能,即首次刷脸绑定手机注册会员,该认证体系将在同一品牌的店铺内打通,二次消费时刷脸即可消费。

这一模式效果显著,支付宝方面称,前期刷脸注册会员转化率比传统模式提升 6 倍以上。谈道会员制,留召认为,会员的本身是商家跟顾客之间建立的忠诚度计划,线下打通的会员制将为大商户管理与运营用户提供有效帮助。

此外,为进一步帮助商家通过会员完成与顾客的连接,通过支付宝小程序完成识人、领券、核销等一揽子操作,比如礼券模式则更适合小商贩模式。

这些操作依托于支付宝近期开放的「蜻蜓小程序」和「小指令」实现。

蜻蜓小程序可复制支付宝小程序所有开发组件,将支付宝小程序内开发的应用移植到蜻蜓小程序上,还可进一步针对摄像头、语音交互开发定制化功能。小指令则主要帮助商家与已有小程序或原生态 App 叠加,减少重复开发。

「例如,如果蜻蜓某个界面需要显示商家支付和优惠的金额,我们就可以通过定义小指令将这个金额传递到蜻蜓界面上。」

据介绍,目前简单的功能可以在三天内通过蜻蜓小程序和小指令完成开发,从而大幅节约生态开发成本和产品运营效率。

由于目前微信刷脸支付机「青蛙」还处于一代产品,微信尚未对刷脸支付机在「支付」以外的功能进行定义和介绍。但依托于微信小程序已经建立起的线下店铺生态,手机端与支付机端的微信「小程序」的打通也将很快跟进。

在全面开放与权限的同时,数据隐私与用户安全也同样需要引起重视。

支付宝表示,将继续延续「你敢付,我敢赔」的保底政策。加强对数据传输的加密处理。此外,目前监管机构针对「刷脸支付」的限额要求与静态二维码支付看齐。

全面爆发只待时机

就整个商业体系来看,支付只是其中的一个节点,但人脸识别的技术赋能却让其成为线下消费服务体验的重要「入口」。

如何让商家把更多的线下生意、让消费者把更多的交易环节搬到「线上」去,从而实现线下线上的全渠道运营,将成为互联网厂商和技术厂商共同推动线下零售行业变革的关键。

相关数据显示,自从去年支付宝宣布刷脸支付大规模商业化后,与刷脸支付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催生的研发、生产、安装调试人员就已经达到 50 万人。

刷脸支付迎来全面爆发将是大势所趋,面对潜力巨大的刷脸支付市场,微信与支付宝都在蓄势发力,而人脸识别技术的成熟和落地将为两者的支付市场格局注入更多变数。

未来十年,交易场景的闭环,或将由「刷脸」构建。

产业微信支付宝人脸识别
相关数据
高通机构

高通公司(英语:Qualcomm,NASDAQ:QCOM)是一个位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无线电通信技术研发公司,由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厄文·马克·雅克布和安德鲁·维特比创建,于1985年成立。两人此前曾共同创建Linkabit。 高通公司是全球3G、4G与5G技术研发的领先企业,目前已经向全球多家制造商提供技术使用授权,涉及了世界上所有电信设备和消费电子设备的品牌。根据iSuppli的统计数据,高通在2007年度一季度首次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半导体供应商,并在此后继续保持这一领导地位。其骁龙移动智能处理器是业界领先的全合一、全系列移动处理器,具有高性能、低功耗、逼真的多媒体和全面的连接性。目前公司的产品和业务正在变革医疗、汽车、物联网、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多个领域。

感知技术

知觉或感知是外界刺激作用于感官时,脑对外界的整体的看法和理解,为我们对外界的感官信息进行组织和解释。在认知科学中,也可看作一组程序,包括获取信息、理解信息、筛选信息、组织信息。与感觉不同,知觉反映的是由对象的各样属性及关系构成的整体。

人脸识别技术

广义的人脸识别实际包括构建人脸识别系统的一系列相关技术,包括人脸图像采集、人脸定位、人脸识别预处理、身份确认以及身份查找等;而狭义的人脸识别特指通过人脸进行身份确认或者身份查找的技术或系统。 人脸识别是一项热门的计算机技术研究领域,它属于生物特征识别技术,是对生物体(一般特指人)本身的生物特征来区分生物体个体。

蚂蚁金服机构

蚂蚁金服是一家旨在为世界带来普惠金融服务的科技企业。蚂蚁金服起步于 2004 年成立的支付宝。2014 年 10 月,蚂蚁金服正式成立。 蚂蚁金服以“为世界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为使命,致力于通过科技创新能力,搭建一个开放、共享的信用体系和金融服务平台, 为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安全、便捷的普惠金融服务。

https://www.antfin.com/
奥比中光机构

奥比中光2013年在深圳创立,是一家以3D传感技术为核心的人工智能3D视觉领军企业。公司先后获得蚂蚁金服、松禾资本、赛富投资、金石投资、广发信德、联发科技等战略投资。2015年,奥比中光自主研发出中国第一颗3D感知芯片,并成为亚洲第一家量产全自主知识产权消费级3D传感摄像头的企业。目前,奥比中光全球客户近2000家,包括惠普、蚂蚁金服、OPPO、平安集团、百度等国内外知名企业,产品已广泛应用于手机、新零售、智慧家庭、智能安防、机器人、物流等十几个行业。奥比中光致力于为所有的智能终端提供一双“3D智慧之眼”。

www.orbbec.com.cn
结构光技术

结构光是将已知图案(通常是栅格或水平条)投射到场景上的过程。这些物体在撞击表面时变形的信息来在视觉系统中计算场景中物体的深度和表面信息,如在结构光3D扫描器中使用的。 结构光是一组由投影仪和摄像头组成的系统结构。用投影仪投射特定的光信息到物体表面后及背景后,由摄像头采集。根据物体造成的光信号的变化来计算物体的位置和深度等信息,进而复原整个三维空间。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