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 BOGOST作者大西洋月刊来源孙茜茜、微胖编译

中美芯片黑客案预示一场真正的危机 | 大西洋月刊

在 APP 时代,人们很容易忘记一点:硅谷的名字来源于微芯片。

将果园改造成甲骨文公司的那代人是通过制造电子电路来实现这一目标的,这些电路可以将半导体材料(通常由硅制成)的「芯片」包裹起来。

在旧金山南部肥沃的土壤上,发明、设计和制造奠定了电子革命的基础。肖克利半导体、快捷半导体、英特尔和其它集成电路制造商蓬勃发展。使用他们零件的计算机制造商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接下来是软件和服务,然后是为这些提供资金的风险资本。

如今,资本和软件还在,一些电脑和设备制造商也还在,但是大部分集成电路制造商已经搬离了这里。集成电路制造商离开的原因有很多:

土地、住房和劳动力变得更加昂贵。其他国家,主要是东亚地区的国家,为促进半导体制造业的发展出台了很多激励措施。全球精益生产以及世界范围内运输小型、轻型微型芯片的低成本,都使得垂直整合变得不那么可取。

《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称,中国间谍通过在视频流媒体服务、CIA 等广泛使用的服务器主板上安装硬件漏洞,系统性地侵入了美国企业和政府的电脑系统;它们为所有安装这些机器的网络开了后门;至少有 30 家美国公司受到影响,其中包括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苹果和亚马逊。尽管这两家公司都坚决否认了彭博社的指控,但彭博社仍坚持自己的报道。

谁是谁非,事关企业和国家安全。与一个能够隐形访问管理着大量敏感信息的公司和政府机构的整个网络的外国政府相比,近年来震撼科技产业的漏洞和黑客行为似乎微不足道。

不过,即使实际情况与《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不符,这篇文章(或者类似的文章)中所描述的情景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这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最近才为人所知,可能与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强硬态度、特朗普总统对关税和贸易战的热爱,以及中国越来越致力于独立等「催化剂」相关。由此引发的怒怼已经对美国科技行业产生了严重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不会很快消失。

从历史上看,中国并不是集成电路的设计者或者制造者,大部分集成电路靠进口。

其中,一些芯片是在国内使用的, 但许多芯片是作为计算机、嵌入式系统和其他计算工具的部件,然后再出口到全球。

即便如此, 中国也在快速、廉价制造大量芯片, 并在将进口零部件组装成新的零部件或出口设备方面表现出色。因此,越来越多的计算设备依靠中国制造,即使中国仍然依靠进口来满足这些需求。

《彭博商业周刊》报道中提及的服务器是由超微(Super Micro Computer)制造的,超微是一家在硅谷有着悠久历史的公司。

该公司生产服务器,并且可以根据企业的具体需求定制,但它从中国进口预制组件用于组装。如果这些机器是在供应链层面受到的影响,通过零部件组装成最终的产品,那么,买卖双方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超微也强烈否认了《彭博商业周刊》的指控。)

中美两国可能正在建立新的经济秩序

对中国制造业的担忧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儿。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投票禁止国内电信公司使用华为和中兴生产的设备。

另外,中兴违反美国经济制裁,向伊朗和朝鲜出售电子产品,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中兴通讯依赖高通的微处理器和康宁的玻璃)。最终,中兴同意支付超过 10 亿美元的罚款以解除禁令。

最近的这些事例表明,对中国计算机零部件供应商的进一步指责已经摆在了台面上,由此引发的紧张局势也进一步加剧。

中国政府已经向半导体行业投入了大量资金,试图摆脱美国和欧洲,获得技术独立。与此同时,正如超微所证实的那样,美国仍然依赖中国的零部件和组装。

无论微控制器后门是否已经安装在中国供应链的某个地方,人们都有理由担忧:这种可能性会对中美之间的高科技产业贸易带来影响。

《彭博商业周刊》所调查的真相可能没有它所引发的担忧那么重要,或者说,没有因此激起白宫、美国监管机构和普通民众公开的担忧那么重要。

国际贸易学者亨利·法雷尔和亚伯拉罕·纽曼推测,那些事情引发的余波可能会让美国利用其对中国的依赖针对中国。

如果中国制造商为国内制造所需的零部件提供最好或最便宜的选择,那么,这可能有利于中国利用这种需求进行企业的或政府的间谍活动。

当然,风险将是巨大的。

如果中兴没有支付高额罚款来解除禁令,那么中兴就可能破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中国对当地零部件来源的投资成功,那么,中国可能不会像美国和欧洲依赖中国的进口产品那样,依赖美国和欧洲的进口产品。

到目前为止,成本驱动着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大量依赖:在很多情况下,这是快速、廉价生产大量零部件的最佳方式。

但也有不利的一面,比如缺乏多余的选择、削弱了谈判地位,这些都是过度依赖一个供应商,或者过度依赖一个地区组织导致的。

劳动力、环境和政治方面的担忧也越来越多,黑客入侵服务器主板就是最新的例子。

此外,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也在上升。

中国科技革命如何对硅谷构成威胁

但与中国不同,美国不准备重建其半导体和主板制造业。不过,国内仍有一些这方面的努力。

英特尔仍然在国内——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俄勒冈州的工厂生产部分微处理器。德州仪器(TI)在达拉斯都会区生产集成电路。美光公司生产用于固态硬盘的闪存,在犹他州和弗吉尼亚州拥有制造工厂。Patriot Memory 在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生产 USB 闪存盘。但是,所有这些和其他半导体公司也在台湾,大连和东亚其他地方保有制造设施。

其他更为突出的想要产品制造回归美国本土的努力,就是诸如供应链物流这样的宣传策略。

库克吹嘘的苹果高端桌面 Mac Pro 制造商,是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附近的一家工厂。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制造」; 这些计算机是在德克萨斯州组装——零件来自全球,包括来自中国的零件。它也可以说是苹果公司最不重要的产品线,而且据报道,这家美国制造商正在放慢生产速度。

即使近年来离岸外包制造的成本节约有所下降,美国工人可能也不希望做这些工作,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发现特朗普政府这样搞的政治运动很有吸引力。但是,替代方案——制造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来做这些工作——只能疏远蓝领和中产阶级工人。这意味着,自动化可能会在中国更快地流行起来,而西方则会困于其产生的社会和政治影响中。

如果中国开始相信其本土制造能力将超过其对美国设计、零件和材料的依赖,那么,与硬件级别攻击有关的风险将大大降低,同时以产业或国家间谍的方式来提供实质性利益。很快,当人们开始拆卸深陷这桩丑闻核心的超级微型主板时,全世界都会知道这场攻击究竟是真正的危机,还是虚惊一场。但在某些方面,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一场真正的危机。

产业黑客AI芯片芯片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