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Davies作者Wired来源探险家编译

又一个国外激光雷达挑战者入场!技术思路与外观都被巧妙颠覆

通过三菱镜系统和一个激光雷达,创业公司 Baraja 大大降低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成本。

在自动驾驶领域,得优质激光雷达者得天下。

要想让自动驾驶汽车安全行驶,那就必须让它看清周围的世界。最好的方式就是配备一个每秒都会发射数百万激光脉冲的系统,测算光线从附近物体弹回的时间,进而绘制出环境的 3D 高精地图。

然而,激光雷达技术的研发却是长路漫漫。

这是一项非常年轻的技术,2005 年才开始专门应用于汽车之上。从汽车领域自动驾驶层级标准所需的可靠性来看,激光雷达技术是有待考验的,而且价格非常昂贵。这也是为什么近几年涌现的大量激光雷达生产商都说自己所提供的完整雷达解决方案能够平衡距离、分辨率、稳定性以及成本等各方因素的原因。

这不,又有一个激光雷达领域的新来者,而且有望点亮整个舞台。

这是一家名为 Baraja 的创业公司,由两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电信业从业者创立。它家的激光雷达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答案就是三菱镜。三菱镜和光纤电缆。

当工程师们设计激光雷达时,他们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要让激光前后左右地移动,这是收集环境数据的必经之路。

Velodyne 是这个领域资历最老、实力也最为强大的玩家,它的传感器配有 128 束激光,每秒可以旋转 64 次。

Luminar 是一家成长中的创业公司,它们使用了一对可以摆动的、硬币大小的镜子。这类装置的争议在于,摆动部分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而且有局限性。

Baraja 则提出了一个新思路:利用机械且简单的方法去引导激光瞄准器。

如果你还没忘记初中物理的知识,你就会知道,白光进入三菱镜后会从另一边折射出彩虹色。这条彩虹上的颜色是按照波长排列的:红色(大约 700 纳米)在橙色(大约 600 纳米)之上,青色(420-440 纳米)在紫色(大约 400 纳米)之上。

Baraja 就利用了这一原理,把单束激光射入类三菱镜材料中。公司 CEO Federico Collarte 没有提供具体的技术细节,但是他解释,这是一种能够使红外线发生折射的镜片,就像三菱镜折射可见光那样。

通过对红外脉冲的波长(它们几乎都是 1550 纳米)进行微小的调整,Baraja 的激光雷达可以控制折射脉冲离开镜片的角度以及射入世界的方向。如果想让脉冲聚焦到某一个场景的某一处,那么只需要直射出合适波长的光脉冲即可。

这个想法是 Collarte 和公司 CTO Cibby Pulikkaseril 从电信行业中借鉴而来的。直到几年前,他们还在这一领域工作。电信行业里有一种叫做波长多重分割的技术,可以让单个光纤携带一堆信号,而且每一个信号都有不同的波长,而三菱镜可以用来结合和分开这些信号。

当时,Collarte 和 Pulikkaseril 看到了正在萌芽的自动驾驶汽车产业对激光雷达激增的需求。他们开始也意识到,自己一直在使用的技术完全可以应用到这些汽车上。

2015 年的 7 月,二人创立了公司 Baraja。在经历了四次系统的迭代之后,他们准备好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方案了。

「我们没有发明激光,也没有发明三菱镜。」Collarte 说道,「我们只是把电信行业的一个成熟概念带到了新的市场。」


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市场。Woodside Capital Partners 在四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激光雷达产业到 2032 年会达到 100 亿美元的规模,各种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将无处不在。


从外观上看,Baraja 的激光雷达非常特别,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奇怪。

由于激光雷达传感器视野有限,它需要在车上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散射激光。不同于那些配备大量激光雷达的汽车,Baraja 的每辆车只有一个激光雷达,它放置在一个无线路由器大小的盒子里。激光雷达从汽车底部发出光脉冲,光脉冲经过光纤电缆后会抵达数个三菱镜,它们分别安装在车顶的几个蓝色塑料盒内。



Collarte 表示,这种装置不仅增强了激光雷达方案的可靠性,也降低了维护成本。

这种乱石堆一样的装置之所以能够降低成本,原因在于,买家只需要花一个激光雷达的钱,如果其中一个外部零件被冰雹砸坏,发生小事故,或者被行人恶意损毁,替换过程非常简易,价格也不贵。

据了解,Baraja 的激光雷达能够从 240 米之外看到那些仅能反射 10% 光线的物体——想象一下,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在晦暗街道行走的行人,Collarte 说道。

除此之外,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者们也可以使用开源 API 来给激光雷达编程,分析系统收集起来的数据。

Baraja 的总部位于悉尼,在硅谷和中国也有办公室。Baraja 取自西班牙语,意为「一副牌」,创始团队希望激光雷达的尺寸能够和牌面一般大。(其实公司名字也有洗牌的意思,Collarte 说这与激光波长的不断变化很像。)


当然,全新的解决方案也意味着激光雷达的潜在客户们需要对此更多的了解和调查。

三菱镜装置只能上下移动光束,Baraja 的激光雷达需要依赖 Collarte 所说的「机械辅助设备」来实现光束的左右移动(没有提供具体细节)。对于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商来说,在车里运行光纤电缆会成为一个痛点。


而且,即便 Collarte 承诺了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成本,但他也是要从一大堆竞争对手手里去抢客户的。

目前来看,激光雷达市场依然在快速增长,仍是一片蓝海。

不同的自动驾驶技术应用需要不同的视觉成像系统,没有公司会一家独大。

风险投资基金 Lux Capital 合伙人 Shahin Farshchi 曾投资雷达制造商 Aeva 以及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Zoox。在他看来,「很难想象会有一招吃遍天下的产品和技术。」


也许 Baraja 的解决方案并非完美,但要论及在视觉上的能力,它敢说自己一个激光雷达和几个三菱镜就够了。

产业自动驾驶激光雷达初创公司人工智能
机器之心
机器之心

机器之心是国内领先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关注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神经认知科学,坚持为从业者提供高质量内容和多项产业服务。

推荐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