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多田作者

不止马斯克,特斯拉私有化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巨大「解脱」

这种做法对于所有参与者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解脱。愿意继续支持特斯拉的,自然会仍然忠诚;而看衰他们的人,则可以放弃挣扎,调转方向。

「我真希望特斯拉是一家非上市公司」,特斯拉 CEO 马斯克在去年 11 月接受《滚石》杂志专访时曾发出这样的抱怨,「成为上市公司之后,真的降低了我们的效率。」

2010 年 6 月 29 日,特斯拉上市。这也是自 1956 年褔特以来,第一家上市的美国汽车公司。

当时,马斯克曾希望人们能对特斯拉未来更乐观一点。

八年过去了,特斯拉市值已经超过福特、通用汽车等传统汽车厂商。但是,马斯克却需要持续不断地去应付那些质疑者,尤其是那些怀疑他的公司永远不会盈利的人。

今天的这一系列举动,证明他不想再为此纠结。

北京时间 8 月 8 日,马斯克发表公开信表示,希望以每股 420 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此举如果成真,将使特斯拉的估值超过 700 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

公开信原文

在这封不长的公开信中,马斯克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理由:

不用再为某些重大决定的披露方式(得讨好分析师与投资者)而绞尽脑汁;也不用为难看的现金流与利润数字而遭到市场的白眼;更不用为「每周能多交付几辆汽车」而遭到投资者与客户的埋怨、老车厂们的嘲笑。

以及,「撕碎」那些总是买空特斯拉股票的投资者的嘴脸。

马斯克从来追求的都是伟大事物,他曾说「VC 或者职业经理人永远不会带来伟大的事物,他们很有能力,但他们没有创造力或洞察力,至少大多数 VC 或者职业经理人是这样。」

「伙计们,看看这篇报道:特斯拉的空头头寸是整个股票市场最高的。足足有 90 亿美元。」即使在接受媒体专访,马斯克也会时不时通过手机查看特斯拉的空头损失情况。

「他们把赌注压在股价下跌上,如果真的下跌他们能大赚一笔。但是股价涨得很高,就亏得家都不认识了。」

实际上,唱空特斯拉的论调一直弥漫市场。有对冲基金甚至表示,特斯拉将与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败笔之一的安然的结局类似。

而特斯拉股价自 2017 年 9 月 18 日创出 385 美元的历史新高后,就一路走低。有做空者曾在今年 6 月份表示,特斯拉逃不出最终破产的命运,甚至在未来 3—6 月里资产就将化为乌有。

当然,马斯克也从不掩饰自己对卖空者的蔑视。他将做空特斯拉的人形容为「一群想致我们于死地的混蛋」:

「他们总是试图编造虚假的传言,放大任何负面的传言。说谎和攻击我的人品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件极具诱惑力的事情。这真的很糟。这是……很伤人。」

因此,马斯克没有走正常监管程序直接在 Twitter 上「宣布私有化」(如果有上市公司决定私有化,他们通常会遵循这样的程序:先停止交易或发表正式声明,以遵守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指导方针,避免给股市带来冲击。),直到 1 个半小时后股票才被冻结,既是对做空者与分析师们的嘲弄,也是一种「反击」:

据金融技术公司 S3 Partners 的估算,马斯克死对头们在这次「420 事件」后损失超过 8 亿美元,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马斯克就靠几百字收获了 8.51 亿美元。除了华尔街以外,没人知道该如何立即做出反应。

实际上,今年年初至今,特斯拉已经让做空者损失了 45 亿美元。押注了特斯拉的绿光资本创始人 David Einhorn 也承认,今年是「做空者的痛苦年」。

即便如此,特斯拉仍然是被做空最多的美股股票(美股市场被卖空最多的 20 多只股票中,一半是科技股),自 2016 年 3 月以来大部分时候都占据这一位置。

原因无它,因为特斯拉从不赚钱,但估值却令人目眩,市盈率能高达 135 倍。这无论如何都在暗示投资者:

「你只是被高估了。」

没错,特斯拉从未在年度基础上盈利,至今也未曾连续两季度盈利。

而与此同时,烧钱速度却相当惊人。

据彭博社统计,特斯拉在过去 12 个月里平均每分钟「烧掉」8000 美元,按照这一速度,特斯拉将于 2018 年 8 月份耗尽目前的现金储备。

美国知名对冲基金经理约翰·汤普森则认为,在未来 18 个月内,特斯拉将需要筹集约 80 亿美元来弥补运营亏损、资本支出、到期债务和周转资金需求。

而更被饱受诟病的,则是持续的「产能地狱」。

在今年 6 月之前,Model3 的可持续生产率几乎一直保持在每周 2000 辆以下;而「搭帐篷造车」尽管是为了提升产能,但也让传统车厂看尽了笑话。

如今,刚有希望走出 Model 3 产能地狱,却又被华尔街质疑连续盈利的能力。高盛就曾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质疑: 

「考虑到 Model 3 生产速度的历史波动性,特斯拉断断续续停工,仍然存在一个疑问:到 2018 年第三季度生产率能否持续下去。」

就连巴菲特也调侃马斯克无法在糖果领域颠覆他们。

就 Model 3 产能问题,发图挤兑那些唱衰公司的人

而私有化,或许能终结这些纷扰。

其实,早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上市公司私有化便作为资本运营的一种手段出现在西方发达的资本市场 ,1986-1989 年私有化活动达到顶峰。

因为主动私有化以后,会给公司带来更多自由和便利。

比如,不再按照 SEC 的要求来做定期信息披露,公司高层和大股东施展动作也可以少了阻碍。

当市值不能准确反映公司的价值时,私有化可以让公司行为不再以股价为中心,而是依据现金流等因素来做出决策,可以提高公司在股市外其他市场的融资能力,公司治理会更加灵活。

对于像特斯拉这样的明星公司,在私募市场就可以获得比较好的流动性,融资就更不必说了,再加上美国私募股权发达,参与的投资者足以撑起一个市场,所以这些公司的股权交易需求在私募市场可以得到满足。

如此以来,公司也可以致力于长期目标,而不是常常为短期符合市场预期而烦恼。

其实,彭博社专栏作家与投资银行家 Liam Denning 在几年前的博客中就曾认为,特斯拉应该选择以 Uber 那种独角兽的方式存活下来。

「这些(短期)目标与特斯拉建立长期可持续业务的理念格格不入,而长期业务理念,正是特斯拉维持其天价市盈率的基础。」

当然,「私有化」不单单要从特斯拉的发展角度来看,马斯克的种种举动,就已经表明他并不适合做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

马斯克也不仅仅是特斯拉的 CEO,他还兼任产品架构师,负责该公司所有产品的研发、工程制造和设计。

在 SpaceX 公司(他的火箭公司)中,他担任 CEO 和首席设计师,负责研发和制造先进火箭和航天器。与此同时,他还是 The Boring 公司(马斯克的隧道公司)的创始人、OpenAI 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脑机接口初创公司 Neuralink 的创始人。

马斯克家族,以及这三家公司之间的微妙联系

而特斯拉、SpaseX 和 Solar City 三家公司之间还存在微妙关系。

当 2016 年特斯拉斥资 26 亿美元收购 SolarCity 时,一个强势、独立的董事会会对这一交易提出重大质疑,认为交易符合马斯克而非特斯拉的最大利益。

因为马斯克与 SolarCity 存在诸多利益纠葛:马斯克是 SolarCity 主要投资者、董事长,也是 SolarCity 两名创始人的亲戚。

但是,马斯克根本无需担心董事会做出不利于他的决策,因为多名董事在 SolarCity 被特斯拉收购的交易中都存在既得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的董事们每三年会选举一次,与上市前的董事会成员基本没什么不同,而且这些董事与马斯克的其他公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在维系公司的安全与掌控权方面,马斯克也不惜经常剑走偏锋。

譬如以卖个人持股或者发行可转换债券的方式给旗下公司筹集资金。

截至 2017 年 3 月,马斯克的个人借款总额达到了 6.24 亿美元,所借资金主要用于投资特斯拉。要知道,这都是拿他在特斯拉所持的股票抵押的。

但实际上,很少有企业高管会用自己的股份作为抵押去申请个人贷款,因为这将给其他股东带来风险,也会引起关于个人与公司利益冲突的质疑。

一些企业治理专家和分析师认为,考虑到 SolarCity 和特斯拉都已经是大型上市公司,因此马斯克以公司股份作为抵押大举借贷的做法应当受到质疑。

但是,作为曾创立过四家独角兽公司的 CEO,这些举动在很多眼中更像是 对自己「孩子们」的「不遗余力」。

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于私有化退市的规定相对简单,但有两个绝对条件:

一是由 1 位控股股东发起;二是收购流通股需全部以现金进行。由于从二级市场购入,比照市场价需有一定的溢价(高过市场价格即可)。

而马斯克已经在 Twitter 上表示,已经确认了私有化特斯拉的资金来源。

据路透社消息,银行家们表示,马斯克最明显的股权合作伙伴将是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 (PIF) 等主权财富基金,或软银集团 (SoftBank Group Corp) 的 Vision Fund 等主要科技投资基金。而腾讯去年持有特斯拉 5% 的股份,是另一个可能的合作伙伴。

但马斯克也留了一嘴——对于是否推动特斯拉的私有化,其实「尚未做出最终决定」。

不过,如果特斯拉真的要进行私有化交易,路还很长。

比如,他需要与董事会协商收购要约,然后在股东投票中获得至少 51% 的批准;此外,马斯克拥有大约 20% 的特斯拉股份,因此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来收购公司的其他股份。

这并不简单。

一方面,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笔交易的规模将是之前最大的私人收购交易的两倍多;

而另一方面,为此类交易发放贷款的银行通常希望获得稳定的现金流。但特斯拉是无利可图的,它的现金流很不稳定。

因此,对马斯克举动持赞同态度的投资银行家 Liam Denning 发表了这样一种观点——马斯克应该希望通过这次「意外的举动」讨得那些看涨者的欢喜:

「很有趣,特斯拉其实想让那些不想套现的投资者留在这个可能会进行周期性筹款的私有主体中,而这个举动会吸引那些忠实的看涨者,他们对 2019 年特斯拉可能高达 143 倍的市盈率略感失望。况且马斯克在宣布这件事后,股票大涨了,这对他们是个好消息。」

而马斯克也在 Twitter 上说,他「希望所有目前的投资者都能留在特斯拉,即使我们是私人的。」

但不得不说,此前一些私有化失败的案例也值得特斯拉引以为鉴:譬如德克萨斯州公用事业公司于 2007 年私有化,并于 2014 年申请破产。

另外,从监管的角度来看,马斯克的这番举动,其实还存在法律风险。

法律事务所 Ganfer Shore Leeds & Zauderer 的合伙人 Ira Matetsky 就提出质疑: 

这些融资来自哪里?是真的吗?如果他在做「白日梦」,那么就涉嫌违法了。

「口头表述已经完成,那么现在的问题应该聚焦于投标资金是否能最终落实。而马斯克要负的责任大小,取决于这个出价靠不靠谱。如果最终这只是一个白日梦,那么就会有案子发生。」


当然,Matetsky 绝对不是唯一一个持有这个观点的人。

与股票的反映不同,包括 CNBC、金融时报、名利场等知名媒体均在第一时间对这番言论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而舆论从一开始的看热闹、震惊,也开始对这场「特斯拉私有化」事件的升级性讨论:

马斯克的「420」推特算违法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主席 Harvey Pitt 通过媒体表示,尽管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指导方针在 2013 年就曾明确表示——高管们可以利用社交媒体发表关于公司的声明。但…马斯克的推特,还是被他称为「绝对前所未有」。

「如果他试图操纵市场,那么是可以被认为是证券欺诈。我们必须对他的意图进行更为精准地判断。」

尽管从私有化可实现角度来说,质疑者远远多于支持者,但包括 Denning 在内的许多投资人士认为,无论是对于马斯克自己,做空者,还是看涨者,亦或是媒体们,私有化都是一种巨大的解脱:

「也许 SpaceX 的发展能给出一些参考。愿意继续支持特斯拉的,自然会仍然忠诚;而看衰他们的人,则可以放弃挣扎,调转方向。」

入门
2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